耶利米书第36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三十六1】「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四年,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

【耶三十六2】「『你取一书卷,将我对你说攻击以色列和犹大,并各国的一切话,从我对你说话的那日,就是从约西亚的日子起直到今日,都写在其上。」

【耶三十六3】「或者犹大家听见我想要降与他们的一切灾祸,各人就回头,离开恶道,我好赦免他们的罪孽和罪恶。』」

  • 「约雅敬第四年」(1节),「就是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元年」(二十五)。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 II,主前605-562年在位)率领巴比伦-玛代联军在迦基米施战役(Battle of Carchemish)中打败了亚述和埃及联军,亚述帝国灭亡。8月,巴比伦王那波帕拉萨尔去世,尼布甲尼撒赶回巴比伦继承王位。第二年,尼布甲尼撒将入侵犹大,约雅敬和部分贵族即将被掳(但一1-2),先知预言了二十三年(二十五3)从北方来的审判(四6;六1;十五12)终于要应验了。但约雅敬却仍然藐视神的话语,执意走向灭亡的深渊。
  • 「书卷」(2节)用蒲草纸粘合而成。神吩咐先知写下过去二十三年来所说的一切预言(2节),目的是要启示救恩,呼唤「各人回头,离开恶道(3节),好蒙神「赦免他们的罪孽和罪恶」(3节)。虽然大厦将倾,但回转的个人还可以在覆巢之下得以保存。
  • 「或者」(3节)表明不确定,但并不是说神不能预知结果(31节),而是说人的反应并不总是符合理性(16、24节)。虽然神应许百姓只要及时回转,还有被赦免的机会;但是,「如果你认为人类总是理性的,那么,至少一半的历史是无法解释的」(托马斯·索维尔 Thomas Sowell)
上图:尼布甲尼撒编年史(Nebuchadnezzar Chronicle),又称为耶路撒冷编年史(Jerusalem Chronicle),是巴比伦编年史的一部分,在一块粘土版上详细记录了尼布甲尼撒二世作王头十一年的西征行动,包括主前605年的迦基米施战役和主前597年围困耶路撒冷。

上图:尼布甲尼撒编年史(Nebuchadnezzar Chronicle),又称为耶路撒冷编年史(Jerusalem Chronicle),是巴比伦编年史的一部分,在一块粘土版上详细记录了尼布甲尼撒二世作王头十一年的西征行动,包括主前605年的迦基米施战役和主前597年围困耶路撒冷。

【耶三十六4】「所以,耶利米召了尼利亚的儿子巴录来;巴录就从耶利米口中,将耶和华对耶利米所说的一切话写在书卷上。」

【耶三十六5】「耶利米吩咐巴录说:『我被拘管,不能进耶和华的殿。」

【耶三十六6】「所以你要去趁禁食的日子,在耶和华殿中将耶和华的话,就是你从我口中所写在书卷上的话,念给百姓和一切从犹大城邑出来的人听。」

【耶三十六7】「或者他们在耶和华面前恳求各人回头,离开恶道,因为耶和华向这百姓所说要发的怒气和忿怒是大的。』」

【耶三十六8】「尼利亚的儿子巴录就照先知耶利米一切所吩咐的去行,在耶和华的殿中从书上念耶和华的话。」

  • 「巴录」(4节)是一位年轻的文士(32节),担任耶利米的助手和书记。他「照先知耶利米一切所吩咐的去行」(8节),可能用了十个月写成书卷(9节)。他虽然期间也有挣扎(四十五3),但却顺服神、摆上个人的前途作代价,不「为自己图谋大事」(四十五4),不但忠心地记录了这些预言,也忠心地当众宣讲了预言(8节),关闭了自己在社会上出人头地的通道(26节)。
  • 「被拘管」(5节)原文是「被禁止」(和合本修订版)。耶利米在圣殿门口(七2;二十六2)发表了讲话之后,可能就被禁止进入圣殿。神的先知被禁止进入神的殿(5节),但神的话却没有临到圣殿中装模做样禁食的人(6节),而是临到被拦在圣殿之外的先知(1节),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主耶稣说:「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七17)。同样,「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神的话语才会临到他。
  • 此时正是冬天(22节),并不是需要禁食的赎罪日(利十六29),也没有特别的宗教节期。「禁食的日子」(6节),可能是因巴比伦入侵、全民紧急禁食(十四2),从各城出来的首领都聚集在圣殿里。

【耶三十六9】「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第五年九月,耶路撒冷的众民和那从犹大城邑来到耶路撒冷的众民,在耶和华面前宣告禁食的日子,」

【耶三十六10】「巴录就在耶和华殿的上院,耶和华殿的新门口,沙番的儿子文士基玛利雅的屋内,念书上耶利米的话给众民听。」

  • 「约雅敬第五年九月」(9节),大约主前604年阳历十一-十二月间。此时巴比伦军队已经摧毁了沿海平原的非利士城邑亚实基伦(四十七5),神所派定的刀剑还不能「止息」(四十七6、7)。因此,百姓纷纷来到耶路撒冷,「在耶和华面前宣告禁食」(9节)。
  • 「耶和华殿的上院」(10节),就是内院(王上六36)。
  • 「基玛利雅」(10节)的父亲沙番是约西亚王的书记(王下二十二3),沙番的另一个儿子亚希甘曾经保护耶利米(二十六24)。沙番曾在约西亚王面前诵读发现的律法书(王下二十二10),现在是巴录在沙番儿子的屋内诵读书卷,他们一家都与神的话语紧密联系在一起。
  • 耶利米的书卷被宣读了三次:第一次是念给众民听(10节),第二次是念给首领听(15节),第三次是念给约雅敬王听(21节)。

【耶三十六11】「沙番的孙子、基玛利雅的儿子米该亚听见书上耶和华的一切话,」

【耶三十六12】「他就下到王宫,进入文士的屋子。众首领,就是文士以利沙玛、示玛雅的儿子第莱雅、亚革波的儿子以利拿单、沙番的儿子基玛利雅、哈拿尼雅的儿子西底家,和其余的首领都坐在那里。」

【耶三十六13】「于是米该亚对他们述说他所听见的一切话,就是巴录向百姓念那书的时候所听见的。」

【耶三十六14】「众首领就打发古示的曾孙、示利米雅的孙子、尼探雅的儿子犹底到巴录那里,对他说:『你将所念给百姓听的书卷拿在手中到我们这里来。』尼利亚的儿子巴录就手拿书卷,来到他们那里。」

【耶三十六15】「他们对他说:『请你坐下,念给我们听。』巴录就念给他们听。」

【耶三十六16】「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害怕,面面相观,对巴录说:『我们必须将这一切话告诉王。』」

【耶三十六17】「他们问巴录说:『请你告诉我们,你怎样从他口中写这一切话呢?』」

【耶三十六18】「巴录回答说:『他用口向我说这一切话,我就用笔墨写在书上。』」

【耶三十六19】「众首领对巴录说:『你和耶利米要去藏起来,不可叫人知道你们在哪里。』」

  • 此时巴比伦大军压境,这些「众首领」(12节)可能都相信耶利米是奉神名说话的先知(二十六16),所以对他的预言心存敬畏(16节),并且愿意保护巴录和先知(19节)。从前奉命把乌利亚引渡回国的「亚革波的儿子以利拿单」(12节;二十六22)也在场,他显然也不想让乌利亚的悲剧重演(二十六23)。
  • 「他用口向我说这一切话,我就用笔墨写在书上」(18节),这句话是巴录证实这份文件的真实性。当时的「墨」可能是用碳加上橄榄油调制而成的。
上图:拉吉信件(Lachish Letters, Lachish Ostraca or Hoshaiah Letters),是一系列用含碳墨水写在粘土陶片上的古希伯来语信件,出土于拉吉遗址(Tel Lachish),现存于大英博物馆和以色列博物馆。这些信件记录了犹大遭受巴比伦攻击的情形,证实拉吉和亚西加是当时最后剩下的两座坚固城(耶三十四7)。

上图:拉吉信件(Lachish Letters, Lachish Ostraca or Hoshaiah Letters),是一系列用含碳墨水写在粘土陶片上的古希伯来语信件,出土于拉吉遗址(Tel Lachish),现存于大英博物馆和以色列博物馆。这些信件记录了犹大遭受巴比伦攻击的情形,证实拉吉和亚西加是当时最后剩下的两座坚固城(耶三十四7)。

【耶三十六20】「众首领进院见王,却先把书卷存在文士以利沙玛的屋内,以后将这一切话说给王听。」

【耶三十六21】「王就打发犹底去拿这书卷来,他便从文士以利沙玛的屋内取来,念给王和王左右侍立的众首领听。」

【耶三十六22】「那时正是九月,王坐在过冬的房屋里,王的前面火盆中有烧着的火。」

【耶三十六23】「犹底念了三四篇(或译:行),王就用文士的刀将书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烧尽了。」

【耶三十六24】「王和听见这一切话的臣仆都不惧怕,也不撕裂衣服。」

【耶三十六25】「以利拿单和第莱雅,并基玛利雅恳求王不要烧这书卷,他却不听。」

【耶三十六26】「王就吩咐哈米勒的儿子(或译:王的儿子)耶拉篾和亚斯列的儿子西莱雅,并亚伯叠的儿子示利米雅,去捉拿文士巴录和先知耶利米。耶和华却将他们隐藏。」

  • 希伯来历的正月是阳历三-四月(出十二2),「九月」(2节)大约是阳历十一-十二月冬天,所以「王的前面火盆中有烧着的火」(22节)。
  • 「文士的刀」(23节)是用来修理芦杆笔、裁剪蒲草纸卷的。
  • 23节可译为:「犹底每念三四行,王就用文士的刀将书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烧尽了」(英文ESV译本)。约雅敬焚烧书卷的动机可能是当时的一种迷信,想消灭书卷的咒诅能力。
  • 神的话「岂不像火,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锤吗」(二十三29)?不但能直击人的灵魂,「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四12),无论对于信者还是不信者,同样「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来四12)。今天,对于活在圣灵里的人,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三16-17);而对于活在肉体里的人,圣经叫人坐立不安、难以忍受,恨不得「在火中烧尽了」。
  • 「撕裂 קָרַע/kaw-rah’」(24节)原文与「割破」 (23节)是同一个字,是双关语。约雅敬对书卷的傲慢无知,与他父亲约西亚对律法书的谦卑回应完全相反。约西亚虽然平安无事,但他「听见律法书上的话,便撕裂衣服」(王下二十二11);而约雅敬尽管危机当头,却「不惧怕,也不撕裂衣服」(24节),反而「将书卷割破,扔在火盆中」。因为人对神话语的真实态度并不根据环境,而是根据内心;约雅敬已经不把神当神,所以也不会把神的话放在眼里。
  • 虽然是众首领叫巴录和耶利米躲起来(19节),但若不是神「将他们隐藏」(26节),他们将和乌利亚同样被杀(二十六23)。

【耶三十六27】「王烧了书卷(其上有巴录从耶利米口中所写的话)以后,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

【耶三十六28】「『你再取一卷,将犹大王约雅敬所烧第一卷上的一切话写在其上。」

【耶三十六29】「论到犹大王约雅敬你要说,耶和华如此说:你烧了书卷,说:“你为什么在其上写着,说巴比伦王必要来毁灭这地,使这地上绝了人民牲畜呢?”」

【耶三十六30】「所以耶和华论到犹大王约雅敬说:他后裔中必没有人坐在大卫的宝座上;他的尸首必被抛弃,白日受炎热,黑夜受寒霜。」

【耶三十六31】「我必因他和他后裔,并他臣仆的罪孽刑罚他们。我要使我所说的一切灾祸临到他们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并犹大人;只是他们不听。』」

【耶三十六32】「于是,耶利米又取一书卷交给尼利亚的儿子文士巴录,他就从耶利米的口中写了犹大王约雅敬所烧前卷上的一切话,另外又添了许多相仿的话。」

  • 「巴比伦王必要来毁灭这地,使这地上绝了人民牲畜」(29节),这就是神「想要降与他们的一切灾祸」(3节)。这是神对百姓集体的管教,已经无法避免,但悔改的个人仍有蒙恩得救的机会(3节)。
  • 「他后裔中必没有人坐在大卫的宝座上」(30节),是预言约雅敬的后裔不再有人长久作王。他的儿子约雅斤短暂执政三个月就被掳走(王下二十四8),继位的最后一位犹大王是约雅敬的弟弟西底家。事实上,在神的眼里,「大卫的宝座」从约西亚之后已经中止了(太一11)。
  • 「他的尸首必被抛弃」(30节),是预言约雅敬在巴比伦第二次进攻犹大期间去世,没有得到体面的埋葬。「抛弃 שָׁלַךְ/shaw-lak」(30节)原文与「扔」(23节)是同一个词,是双关语。约雅敬放肆地把先知乌利亚的尸首「抛在平民的坟地中」(二十六23),又把先知的书卷「扔在火盆中」(23节),结果自己的「尸首必被抛弃」,「好像埋驴一样,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门之外」(二十二19)。
  • 「白日受炎热,黑夜受寒霜」(30节),是讽刺约雅敬生前「坐在过冬的房屋里,王的前面火盆中有烧着的火」(22节)。
  • 「另外又添了许多相仿的话」(32节),包括约雅敬对神话语的傲慢回应(23-24节)、以及对神仆人的放肆逼迫(26节)。人越拒绝神的话语,需要读的书卷就越厚;越逃避神的管教,需要补的功课就越多。
  • 神明知「他们不听」(31节),但还是吩咐先知「再取一卷,将犹大王约雅敬所烧第一卷上的一切话写在其上」(28节),并且「另外又添了许多相仿的话」。今天,无论抵挡神的世人怎样攻击神的话语,都无法影响神话语的权柄;无论反对神的政权怎样禁止圣经,也不能拦阻神对历史的管理。相反,一切藐视神话语的行为,都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徒然给自己加添罪状;将来在天上的法庭上作见证告他们的,除了被他们拒绝的圣经(约十二47-48)、还有他们自己的傲慢无知(十四7;赛五十九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