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3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三十一1】「耶和华说:『那时,我必作以色列各家的神;他们必作我的子民。』」

【耶三十一2】「耶和华如此说:脱离刀剑的就是以色列人。我使他享安息的时候,他曾在旷野蒙恩。」

【耶三十一3】「古时(或译:从远方)耶和华向以色列(原文是我)显现,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

【耶三十一4】「以色列的民(原文是处女)哪,我要再建立你,你就被建立;你必再以击鼓为美,与欢乐的人一同跳舞而出;」

【耶三十一5】「又必在撒马利亚的山上栽种葡萄园,栽种的人要享用所结的果子。」

【耶三十一6】「日子必到,以法莲山上守望的人必呼叫说:起来吧!我们可以上锡安,到耶和华——我们的神那里去。」

  • 本书一再提到「我必作以色列各家的神;他们必作我的子民」(1节;七23;十一4;二十四7;三十22;三十一33;三十二38),这是重申圣约的应许(利二十六12),也是神向出埃及的百姓的反复宣告(出六7;十九5;利十一45;二十二33;二十五38;民十五41)。
  • 「那时」(1节),是在「雅各遭难的时候」(三十7)之后,也就是弥赛亚的国度降临的时候。
  • 1-26节是神应许南北两国的复兴,「以色列各家」(1节)指以色列南北十二支派。其中2-22节是北国的以色列的复兴,23-26节是南国犹大的复兴。
  • 2-3节可译为:「耶和华如此说:从刀剑生还的百姓在旷野蒙恩;当以色列寻找安歇之处时,耶和华从远方向他显现。我以永远的爱爱你,所以我继续用信实对待你」(英文ESV译本)。
  • 「蒙恩」(2节)原文是「找到恩惠」,是出埃及时的关键词(出三十三12、13、16、17;三十四9)。
  • 「永远的爱」(3节),指神信守「永远的约」(创十七7)。神向亚伯拉罕宣告:「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神」(创十七7)。「永远的爱」就是神应许永远作立约之民的神,无论百姓怎样失败、悖逆,神都会「再建立」(4节)他们。
  • 「你必再以击鼓为美,与欢乐的人一同跳舞而出」(4节),是引用出埃及、过红海的典故(出十五20)。
  • 「撒马利亚的山」(5节)代指北国以色列。「栽种的人要享用所结的果子」(5节),代表复兴百姓将从圣约的咒诅(申二十八30、39)之下得着释放。
  • 「以法莲山」(6节)也是代指北国以色列。「守望的人」(6节),指那些观测新月首次出现的人。古代以色列人根据新月的首次出现来决定一个月的开始,据此计算前往耶路撒冷守节时间。自从南北分裂以后,北国的诸王就阻止百姓前往位于南国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王上十二26-33);而当国度被恢复以后,北方的十个支派都要前往锡安(6节)守节,南北十二个支派将在神面前重新恢复合一的见证。

【耶三十一7】「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为雅各欢乐歌唱,因万国中为首的欢呼。当传扬颂赞说:耶和华啊,求祢拯救祢的百姓以色列所剩下的人。」

【耶三十一8】「我必将他们从北方领来,从地极招聚;同着他们来的有瞎子、瘸子、孕妇、产妇;他们必成为大帮回到这里来。」

【耶三十一9】「他们要哭泣而来。我要照他们恳求的引导他们,使他们在河水旁走正直的路,在其上不至绊跌;因为我是以色列的父,以法莲是我的长子。」

【耶三十一10】「列国啊,要听耶和华的话,传扬在远处的海岛说:赶散以色列的必招聚他,又看守他,好像牧人看守羊群。」

【耶三十一11】「因耶和华救赎了雅各,救赎他脱离比他更强之人的手。」

【耶三十一12】「他们要来到锡安的高处歌唱,又流归耶和华施恩之地,就是有五谷、新酒,和油,并羊羔、牛犊之地。他们的心必像浇灌的园子;他们也不再有一点愁烦。」

【耶三十一13】「那时,处女必欢乐跳舞;年少的、年老的,也必一同欢乐;因为我要使他们的悲哀变为欢喜,并要安慰他们,使他们的愁烦转为快乐。」

【耶三十一14】「我必以肥油使祭司的心满足;我的百姓也要因我的恩惠知足。这是耶和华说的。」

  • 「因万国中为首的欢呼」(7节),指被神复兴以后的以色列将在列国中扬眉吐气。过去,南北两国的贵族因着自己的成就,骄傲地自称「国为列国之首」(摩六1);将来,却是「以色列所剩下的人」(7节)因着白白的救恩,成为「万国中为首的」蒙恩者。
  • 「我必将他们从北方领来」(8节),指北方十个支派将从北方的亚述和美索不达米亚回归。
  • 「从地极招聚」(8节),指北方十个支派无论流落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将来都要被神领回(赛十一12)。
  • 「同着他们来的有瞎子、瘸子、孕妇、产妇」(8节),比喻因着神的「引导」(9节)、「看守」(10节)和「救赎」(11节),就连最软弱无助的人也能得以回归。
  • 「他们要哭泣而来」(9节),指将来回归的百姓不是骄傲自恃地衣锦还乡,而是「真正懊悔」(19节)、一路求告神。
  • 使他们在河水旁走正直的路」(9节),指神的引导不但不会让百姓迷路,而且会一路供应他们的所需。
  • 「以法莲」(9节)是约瑟的次子,后来被雅各收养(创四十八5),得了长子的名分(创四十八13-19)。以法莲支派是北国势力最大的支派,在先知书里常被用来代指北国以色列。
  • 11节的第一个「救赎 פָּדָה/paw-daw’」,原文意思是付出代价、赎回已经被别人占有的东西(出十三13;民十八15)。第二个「救赎 גָּאַל/gaw-al’」,原文与「救赎主」(五十34)和「至近的亲属」(利二十五25;得二20)都是同一个词。律法规定,「至近的亲属」包括「兄弟,或伯叔、伯叔的儿子,本家的近支」(利二十五48-49),他们有责任赎回弟兄的产业(利二十五25),也有责任赎回弟兄的自由(利二十五48)。旧约一共有四次同时使用了这两个救赎(利二十七27;诗六十九18;耶三十一11;何十三14)。
  • 将来北国的回归,不只是「流归耶和华施恩之地」(12节),更「要来到锡安的高处歌唱」(12节);不但是十二支派重新合一,更要在神面前同心赞美。
  • 「他们的心必像浇灌的园子」(12节),比喻喜乐和满足。
  • 「我必以肥油使祭司的心满足」(14节),代表百姓与神的关系将恢复正常,所以祭司也将得着足够的祭肉作为食物。
  • 「我的百姓也要因我的恩惠知足」(14节),指当百姓与神的关系恢复正常以后,不必再寻求偶像,就可以在物质的需要上知足,因为「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
上图:两名Bnei Menashe玛拿西支派后裔以色列士兵。大约主前722年,亚述攻取撒马利亚,将北国以色列十个支派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王下十七6)。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帝国以后,玛拿西支派可能沿着丝绸之路向东逃亡,部分在印度东北的Mizoram以及Manipur省落脚,从20世纪开始自称是玛拿西的后裔。2005年,DNA测试显示一些Bnei Menashe人的女性的MtDNA有中东血统,尽管存在争议,但仍被犹太大拉比正式承认属于失踪的支派,符合以色列回归法。至今已有3000多Bnei Menashe人移民以色列。

上图:两名Bnei Menashe玛拿西支派后裔以色列士兵。大约主前722年,亚述攻取撒马利亚,将北国以色列十个支派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王下十七6)。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帝国以后,玛拿西支派可能沿着丝绸之路向东逃亡,部分在印度东北的Mizoram以及Manipur省落脚,从20世纪开始自称是玛拿西的后裔。2005年,DNA测试显示一些Bnei Menashe人的女性的MtDNA有中东血统,尽管存在争议,但仍被犹太大拉比正式承认属于失踪的支派,符合以色列回归法。至今已有3000多Bnei Menashe人移民以色列。

【耶三十一15】「耶和华如此说:在拉玛听见号啕痛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

【耶三十一16】「耶和华如此说:你禁止声音不要哀哭,禁止眼目不要流泪,因你所做之工必有赏赐;他们必从敌国归回。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三十一17】「耶和华说:你末后必有指望;你的儿女必回到自己的境界。」

【耶三十一18】「我听见以法莲为自己悲叹说:祢责罚我,我便受责罚,像不惯负轭的牛犊一样。求祢使我回转,我便回转,因为祢是耶和华——我的神。」

【耶三十一19】「我回转以后就真正懊悔;受教以后就拍腿叹息;我因担当幼年的凌辱就抱愧蒙羞。」

【耶三十一20】「耶和华说:以法莲是我的爱子吗?是可喜悦的孩子吗?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

【耶三十一21】「以色列民(原文是处女)哪,你当为自己设立指路碑,竖起引路柱。你要留心向大路,就是你所去的原路;你当回转,回转到你这些城邑。」

【耶三十一22】「背道的民(原文是女子)哪,你反来复去要到几时呢?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护卫男子。」

  • 「拉玛」(15节)位于耶路撒冷北方的基遍附近(书十八25),附近有拉结的坟墓(撒上十2)。这里是耶路撒冷被毁后被掳者的集合地点(四十1),他们在背井离乡之前,可能在此「号啕痛哭」(15节)。《马太福音》引用15节来描写伯利恒的婴孩被杀时母亲的悲痛(太二18)。
  • 「拉结」(15节)是约瑟和便雅悯的母亲(创三十五24),约瑟的子孙以法莲和玛拿西是北国的主要支派。「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15节),比喻拉结的坟墓也为拉结后裔的被掳而哭泣,但神却向她保证「末后必有指望」(17节)、被掳的儿女「必回到自己的境界」(17节)。
  • 「不惯负轭的牛犊」(18节),指没有受过训练、不肯顺服的倔强牛犊——「以色列倔强,犹如倔强的母牛」(何四16)。
  • 「回转 שׁוּב/shoob」(18、19、21节)是本章的关键词,原文与「归回」(16、23节)、「回到」(8、17节)是同一个字,是双关语。
  • 「以法莲为自己悲叹」(18节),指北国将认罪悔改。
  • 「拍腿叹息」(19节),是「捶胸顿足」的希伯来表达(结二十一12),代表「真正懊悔」(19节)。当北国以色列被神管教以后,将像回头的浪子、听从神的劝告(18-19节),并且经历父神永远的爱(20节)。
  • 21-22节是神对「背道的儿女」(三22)的深情呼唤。4、21、22节原文都用「处女」来称呼以色列民,虽然这位处女已经犯了奸淫(二20),但神仍然应许以「永远的爱」(3节)爱她。
  • 「女子护卫男子」(22节),也可译为「一个女子环绕一个男子」(英文ESV译本)。这里所说的「新事」(22节),有三种合理的可能:
    1. 比喻牺牲的爱,女子通常都比男子体弱,但却挺身而出、牺牲自己来护卫男子。马利亚牺牲自己、童女生子(路一38);主耶稣牺牲自己、道成肉身(约一14),都是这种牺牲的爱。
    2. 比喻悔改以后的处女以色列(第4节「以色列的民」原文)将不再四处追随偶像,从此忠于自己的「丈夫」(32节)、也就是神。
    3. 比喻教会顺服基督,就像忠心的妻子顺服丈夫(弗四22-24)。

【耶三十一23】「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使被掳之人归回的时候,他们在犹大地和其中的城邑必再这样说:公义的居所啊,圣山哪,愿耶和华赐福给你。」

【耶三十一24】「犹大和属犹大城邑的人,农夫和放羊的人,要一同住在其中。」

【耶三十一25】「疲乏的人,我使他饱饫;愁烦的人,我使他知足。』」

【耶三十一26】「先知说:『我醒了,觉着睡得香甜!』」

  • 23-26节是预言南国犹大的复兴。将来百姓会再度承认犹大和耶路撒冷是「公义的居所」(23节)和「圣山」(23节;亚八3)。
  • 「我醒了,觉着睡得香甜」(26节),可能指先知在梦中得见这个异象,所以醒来大得慰藉。

【耶三十一27】「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把人的种和牲畜的种播种在以色列家和犹大家。」

【耶三十一28】「我先前怎样留意将他们拔出、拆毁、毁坏、倾覆、苦害,也必照样留意将他们建立、栽植。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三十一29】「当那些日子,人不再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

【耶三十一30】「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

  • 27-40节用了三个「日子将到」(27、31、38节),描述神「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31节)。这是三十-三十三章「安慰之书」交错对称结构的中心,也是整本《耶利米书》交错对称结构的中心,更是本书信息的中心。
  • 第一个「日子将到」(27节),是预言神将重新建立百姓。
  • 「我要把人的种和牲畜的种播种在以色列家和犹大家」(27节),是对「全地必然荒凉」(四27)的反转。
  • 神「先前怎样留意将他们拔出、拆毁、毁坏、倾覆、苦害」(28节;一10),将来「也必照样留意将他们建立、栽植」(28节;一10)。「留意」管教百姓是神,「留意」建立他们也是神,这正是先知起初所看见的「杏树枝」(一11)的异象——神必「留意保守」(一12)自己的话、「使得成就」(一12)。
  • 罪的后果一定会影响后代,所以神宣告:「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三十四7)。但将来那些重新被「建立、栽植」的世代,却将打破罪的循环——「人不再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29节;结十八2)。因为神将把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33节),每个人都要为自己与神的关系负责,不能抱怨自己是替悖逆的父辈受苦,因为神的旨意是「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凡被杀的都为本身的罪」(申二十四16)。因此,无论是「原生家庭」(Family of origin)、还是「批判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 CRT),都是罪人诿过饰非的理由。信徒既不能把个人的责任推卸给团体、制度或社会,也不能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家庭、祖先或环境,而要承认「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30节;三十二19)。

【耶三十一31】「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耶三十一32】「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三十一33】「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耶三十一34】「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这是耶和华说的。』」

  • 第二个「日子将到」(31节),是预言神将另立新约(31-37节)。时间是在「那些日子以后」(33节),也就是神重新建立百姓以后(27-30节)。
  • 「以色列家和犹大家」(31节)、「以色列家」(33节),都是指立约的对象、合一的百姓团体。神「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31节),表明新约和旧约一样,既是神与团体立约(出十九4-6)、也是与个人立约(出三十二33);并非旧约是集体与神的关系、新约是个人与神的关系。无论是新约还是旧约,神的心意都是为了得着一群合一的百姓——「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也是为了得着合神心意的个人——「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做事的结果报应他」(十七10;三十二19;王上八39;诗六十二12;太十六27;罗二6;启二十二12)。
  • 「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32节),指西奈之约(出十九4-6),也就是旧约。
  • 「我虽作他们的丈夫」(32节),比喻立约之民与神之间应有的亲密关系。
  • 「他们却背了我的约」(32节),这是宣告人没有可能倚靠自己守约,所以就成了旧约的「瑕疵」(来八7)。这并不是抱怨、也不是惊讶,因为神在订立西奈之约的时候,早已经宣告「这百姓真是硬着颈项的百姓」(出三十二9)。新约并不是旧约失败之后的无奈之举,也不是对旧约的修修补补,而是神救赎计划中的两个步骤。神明知立约的百姓「必全然败坏」(申三十29),却仍然与他们立约,并且允许他们倚靠肉体守约、也任凭他们放纵肉体背约。因为神要让人在尝试了所有的失败之后,不得不承认:人倚靠自己无法成全律法,唯一出路就是彻底否定自己、「诚实倚靠耶和华」(赛十20)。这样,「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祂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四4-5)。那时,人不再倚靠肉体的努力守约,而是仰望神亲自成就那「凭更美之应许立的」(来八6)「更美之约」(来七22;八6)。
  • 「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33节),表明新约并不倚赖于人的热心或敬虔,而是倚靠神「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结十一19;三十六26)。摩西早已劝告百姓:「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申十6),但历史证明,人不但无法「将心里的污秽除掉」,而且善于假冒为善、用各种伪装来自欺欺人,以致「守定诡诈,不肯回头」(八5)。所以摩西也预言:当神管教并恢复百姓之后,祂也「必将你心里和你后裔心里的污秽除掉,好叫你尽心尽性爱耶和华——你的神,使你可以存活」(申三十6)。
  • 「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34节),不是说不必再教导律法的知识,而是说不必再教导「你该认识耶和华」。在旧约的时代,神安排祭司(利十11)和利未人(申三十三10)来教导众人,也要求父母教导儿女(申十一19)。但人却知易行难、活不出刻在石版上的律法,结果是「他们各人欺哄邻舍,不说真话;他们教舌头学习说谎,劳劳碌碌地作孽」(九5),人人都「不认识耶和华」(赛五十九13)。若是律法被「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百姓就不必再彼此教导「你该认识耶和华」,而是人人都成为「有君尊的祭司」(彼前二9)。因为凡是真正认罪悔改的人,都必敬畏神;凡是真正重生得救的人,都必认识神。
  • 新约并没有废除旧约,而是加强和成全了旧约。圣约的实质并没有改变,但遵行却更加有效。新约与旧约的相同点是: 
    1. 内容相同,都是神宣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33节;出十九5-6;利二十六12)。「约」代表关系,新约和旧约都是订立神与人的关系:「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启二十一3)。因此,活在这种关系里的立约之民都有守约的义务:旧约的百姓有责任顺服神,保守自己在应许之地的「日子长久」(申三十20);新约的百姓有责任顺服神,「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犹21)。
    2. 律法相同,都被神称为「我的律法」(33节),要让人知道什么是神所要的(罗七12)、什么是神所不要的(罗七7)。因此,主耶稣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五17)律法,「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五18)。
    3. 恩典相同,新约和旧约都是恩典之约,都是神主动透过恩典设立、借着「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施行。过去,是神先「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然后才与百姓立约、赐下律法;将来,也是神先赐下重生、让人白白称义,然后才与信徒立约、宣告天国的宪章(太五-七章)。因此,我们不能误以为新约是恩典、旧约是律法,新约和旧约都是既有恩典、又有律法。
    4. 来源相同,旧约源于神向亚伯拉罕应许的「永远的约」(创十七7),新约也是神向百姓应许的「永远的约」(三十二40)。
  • 新约与旧约相比的「新」在于:  
    1. 守约的方式不同。旧约的律法是写在石版上,从外面约束人;新约的律法却是「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从里面催促人。因此,新约「不是文字上的约,而是圣灵的约」(林后三6b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人的说教并不能让人认识神,只有圣灵才能使人随从圣灵、「从最小的到至大的」(34节)都认识神,而不是体贴肉体、「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一味地贪婪」(六13;八10)。因此,信徒应当「彼此劝勉」(来十25),但也要「诸事都有节制」(林前九25),因为每个人「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着什么地步行」(腓三16)。「响鼓不用重锤、快马不用鞭催」,没有节制的说教,只会拔苗助长、逼人装假。
    2. 守约的根据不同。旧约是倚靠人自己的生命,而新约是倚靠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基督是我们的生命」(西三4), 「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罗十4),因此,当基督在人心中作王的时候,律法就被「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后三17),正因为「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加五1),我们才能脱离罪恶(太一21)和肉体(罗七25)的捆绑,自由地顺服神的律法。那时,人不再拘泥于字句的规条,也不再倚靠外表的模仿,而是活在基督生命的约束里,顺服于圣灵的权柄下,「用心灵和诚实」(约四23)来敬拜心中的王、天上的神。
    3. 赦罪的途径不同。旧约的百姓在神面前维持正确的立约关系,要靠人间的「祭司天天站着事奉神,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来十11;利四26、32;五10)。新约的百姓却是靠那永远的的大祭司基督「只一次献上祂的身体,就得以成圣」(来十10)。因此,神宣告:「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34节),因为「这些罪过既已赦免,就不用再为罪献祭了」(来十18)。
    4. 立约的中保不同。摩西是西奈之约的中保,但他纵然愿意为百姓代死(出三十二32),结果也只能悲叹:「我知道我死后,你们必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基督是「新约的中保」(来九15;十二22;林前十一25),祂「既然受死赎了人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来九15)。

【耶三十一35】「那使太阳白日发光,使星月有定例,黑夜发亮,又搅动大海,使海中波浪砰訇的,万军之耶和华是祂的名。祂如此说:」

【耶三十一36】「这些定例若能在我面前废掉,以色列的后裔也就在我面前断绝,永远不再成国。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三十一37】「耶和华如此说:若能量度上天,寻察下地的根基,我就因以色列后裔一切所行的弃绝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

  • 35-37节是神坚定在新约中对百姓的拣选。神既是创造主、也是救赎主,既然没有什么能改变创造主所定的自然规律(35节),也就没有什么能阻挡救赎主的拣选和国度的旨意(36节)。
  • 以色列人成为蒙拣选的选民,是根据他们的祖宗与神所立的西奈之约(32节;出十九4-6)。现在神宣告「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31节),并不是要废弃过去的拣选、也不是要改变拣选的条件,而是为了成全起初的拣选。神所有的应许都是祂「亲口应许,亲手成就」(王上八24),所以祂不会「因以色列后裔一切所行的弃绝他们」(37节),而是借着另立更美的新约来解决人的软弱、成就神的拣选:「先前的条例,因软弱无益,所以废掉了,(律法原来一无所成)就引进了更美的指望;靠这指望,我们便可以进到神面前」(来七18-19)。

【耶三十一38】「耶和华说:『日子将到,这城必为耶和华建造,从哈楠业楼直到角门。」

【耶三十一39】「准绳要往外量出,直到迦立山,又转到歌亚。」

【耶三十一40】「抛尸的全谷和倒灰之处,并一切田地,直到汲沦溪,又直到东方马门的拐角,都要归耶和华为圣,不再拔出,不再倾覆,直到永远。』」

  • 第三个「日子将到」(38节),是预言神将重建圣城(38-40节)。
  • 新约并没有把焦点从团体转移到个人身上,让人可以闭起门来跟随主、满足于个人与神的关系。相反,主赐下一切属灵的恩赐,都是为了建造基督的身体教会(弗四12)。新约应许的高潮乃是圣城耶路撒冷的重建(38节),新天新地的起点乃是「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启二十一2)。
  • 「哈楠业楼」(38节)位于在耶路撒冷的东北角(尼三1;十二39)。「角门」(38节)位于耶路撒冷的西北角(亚十四10)。这两处都是敌军最容易攻破的地方,因为耶路撒冷三面环谷,北面的防线最薄弱。
  • 「迦立山、歌亚」(39节)的位置不能确定,可能是耶路撒冷西面附近的山头。
  • 「抛尸的全谷和倒灰之处」(40节),指耶路撒冷南面的欣嫩子谷。
  • 「一切田地」(40节),可能是城外的梯田。
  • 「汲沦溪」(40节)位于耶路撒冷城的东面,与橄榄山交界。
  • 「马门」(40节)位于耶路撒冷城的东面、汲沦溪谷的北端(尼三28)。
  • 38-40节是神所圈出的「归耶和华为圣」(40节)的范围,比旧约时代任何时期的耶路撒冷范围都大,甚至包括了许多不洁净的地方。无论这些地方曾经怎样污秽不堪,都能被神洁净。因为「日子将到」(33节),神将「以公义的灵和焚烧的灵,将锡安女子的污秽洗去,又将耶路撒冷中杀人的血除净」(赛四3)。到了新约的时代,「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3-4)。
  • 但是,并非所有的新约信徒都自动活在新约的原则下,不少人还活在旧约里,所以保罗才说:「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你们是这样的无知吗」(加三3)?有些人和旧约的以色列人一样,明明是倚靠自己的努力「做个好基督徒」,还要假装有「圣灵内住」、是「倚靠圣灵」,结果陷入了更深的自欺——所谓的圣灵感动只是一时冲动,所谓的圣灵带领只是随心所欲,所谓的圣灵充满只是肉体的感觉。他们之所以落到这样的困境里,是因为忽略了神设立新约的重要前提:「那些日子以后」(33节)——旧约的百姓要彻底失败以后,才能承认「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十七9);新约的信徒也要「拒绝自己」(太十六24「舍己」原文)以后,才能「背起他的十字架」(太十六24)来跟从主。没有经历「那些日子以后」的信徒,总是高估人性、自诩善良,肤浅地以为「只要明白了、回转过来,就可以忠心跟随主」;结果倚靠的不是神,而是热心摆上,追求的不是基督,而是属灵感觉。「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不要贪图虚名,彼此惹气,互相嫉妒」(加五25-26)。因此,无论一个人怎样敬虔事奉、竭力传道,只要对「名」念念不忘、对「气」难以放下、被「嫉妒」吞噬煎熬,就不是「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活在新约的原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