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2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二十八1】「当年,就是犹大王西底家登基第四年五月,基遍人押朔的儿子,先知哈拿尼雅,在耶和华的殿中当着祭司和众民对我说:」

【耶二十八2】「『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已经折断巴比伦王的轭。」

【耶二十八3】「二年之内,我要将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从这地掠到巴比伦的器皿,就是耶和华殿中的一切器皿都带回此地。」

【耶二十八4】「我又要将犹大王约雅敬的儿子耶哥尼雅和被掳到巴比伦去的一切犹大人带回此地,因为我要折断巴比伦王的轭。这是耶和华说的。』」

  • 本章的主题是「审判说谎的假先知」,与二十二1-二十三40「审判失职的坏牧人」前后呼应,这两件事都是在西底家时期发生的。
  • 「基遍」(1节)和耶利米的家乡亚拿突一样,都是便雅悯支派境内的祭司之城(书二十一13、17-18)。因此,「哈拿尼雅」(1节)很可能也是一位祭司。
  • 哈拿尼雅和耶利米非常相似,他们都来自便雅悯支派境内的祭司之城,都自称是先知,都斩钉截铁地宣告「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2节;二十七4)。但他们的信息却截然相反:耶利米的话不近人情、令人丧气,描绘了黯淡的前景;哈拿尼雅的话却铿锵有力、鼓舞人心,让人满有盼望。选择的责任落在听众的身上——哪个是真神的话语,哪个是伪造的版本呢?
    1. 耶利米劝人「把颈项放在巴比伦王的轭下服事他」(二十七11),哈拿尼雅却宣告神「已经折断巴比伦王的轭」(2节);
    2. 耶利米叫人不可相信「耶和华殿中的器皿快要从巴比伦带回来」(二十七16),哈拿尼雅却预言神在两年之年就会把「耶和华殿中的一切器皿都带回此地」(3节);
    3. 耶利米预言耶哥尼雅必死在巴比伦(二十二26),哈拿尼雅却预言他将被「带回此地」(4节)。

【耶二十八5】「先知耶利米当着祭司和站在耶和华殿里的众民对先知哈拿尼雅说:」

【耶二十八6】「『阿们!愿耶和华如此行,愿耶和华成就你所预言的话,将耶和华殿中的器皿和一切被掳去的人从巴比伦带回此地。」

【耶二十八7】「然而我向你和众民耳中所要说的话,你应当听。」

【耶二十八8】「从古以来,在你我以前的先知,向多国和大邦说预言,论到争战、灾祸、瘟疫的事。」

【耶二十八9】「先知预言的平安,到话语成就的时候,人便知道他真是耶和华所差来的。』」

  • 「阿们!愿耶和华如此行,愿耶和华成就你所预言的话」(6节),这既是对假先知的讽刺,也表明耶利米同样希望百姓能有好的结局,并非故意咒诅他们。
  • 「然而我向你和众民耳中所要说的话,你应当听」(7节),这是警告假先知悬崖勒马,也是提醒百姓根据律法来判断真假(申十八22)。愿望归愿望、事实就是事实,「先知预言的平安,到话语成就的时候」(9节),才能证明是来自神的话语。

【耶二十八10】「于是,先知哈拿尼雅将先知耶利米颈项上的轭取下来,折断了。」

【耶二十八11】「哈拿尼雅又当着众民说:『耶和华如此说:二年之内我必照样从列国人的颈项上折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轭。』于是先知耶利米就走了。」

  • 耶利米「做绳索与轭,加在自己的颈项上」(二十七2),哈拿尼雅却「将先知耶利米颈项上的轭取下来,折断了」(10节);耶利米向众民说了第一句话(二十七16),哈拿尼雅却向众民说了最后一句话(11节)。这场辩论以哈拿尼雅大获全胜告终,「于是先知耶利米就走了」(11节),留下背后各种各样的目光和议论。
  • 「先知哈拿尼雅将先知耶利米颈项上的轭取下来,折断了」(二十八10),与「到那日,我必从你颈项上折断仇敌的轭,扭开他的绳索」(三十8)前后呼应。假先知做的事情好像也是神要做的事,但只要时间不对、方法不对,也是假预言。神并非希望自己的百姓负轭,但只有神按着祂的时间表折断这轭,才能让人得着真正的自由。人若倚靠自己折断这轭,得着的不是自由、而是更重的「铁轭」(13节)。古往今来许许多多革命的结局,岂不都是用一个暴政代替另一个暴政吗?许许多多选举的结果,岂不都是用一个骗子代替另一个演员吗?
  • 今天,我们在教会中分辨真假先知的根据,既不在于风度口才、外表行为,也不在于热心事奉、爱心助人,更不在于谁说了最后一句话,而在于事实——「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假先知常常演得比真的更像先知(二十九26-27)。所以摩西吩咐:「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申十八22)。只要不是出于神的预言,都不会应验;不管听起来多属灵,都是假预言;无论看上去多真诚,都是假先知。历史将证明哈拿尼雅说的是假预言,结局将证实他是个假先知。但在预言成为现实之前,人们往往只爱听自己想听的,因为人的内心如何、所信的也是如何。哈拿尼雅之所以敢用虚假的平安来欺哄百姓,是因为百姓不顾律法、「只随从自己顽梗的心行事」(九14);假先知之所以能在教会「迷惑多人」(太二十四11),是因为我们对神的爱心「渐渐冷淡了」(太二十四12)。
上图: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时期(主前1981-1885年)的木雕,描绘一个耕地的农夫,牛背上负着轭,现藏于大都会博物馆。「轭」指加在牛后颈上的横木,用来驱使牲畜。「巴比伦王的轭」(耶二十八2)比喻巴比伦的统治。

上图: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时期(主前1981-1885年)的木雕,描绘一个耕地的农夫,牛背上负着轭,现藏于大都会博物馆。「轭」指加在牛后颈上的横木,用来驱使牲畜。「巴比伦王的轭」(耶二十八2)比喻巴比伦的统治。

【耶二十八12】「先知哈拿尼雅把先知耶利米颈项上的轭折断以后,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

【耶二十八13】「『你去告诉哈拿尼雅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折断木轭,却换了铁轭!」

【耶二十八14】「因为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已将铁轭加在这些国的颈项上,使他们服事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他们总要服事他;我也把田野的走兽给了他。』」

【耶二十八15】「于是先知耶利米对先知哈拿尼雅说:『哈拿尼雅啊,你应当听!耶和华并没有差遣你,你竟使这百姓倚靠谎言。」

【耶二十八16】「所以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要叫你去世,你今年必死,因为你向耶和华说了叛逆的话。』」

【耶二十八17】「这样,先知哈拿尼雅当年七月间就死了。」

  • 「你折断木轭,却换了铁轭」(13节),比原来更沉重、更结实,比喻神的旨意不可改变,百姓越不肯顺服,管教就难挣脱(14节)。
  • 「我也把田野的走兽给了他」(14节),比喻神赐给尼布甲尼撒掌管全地的权柄(二十七6)。
  • 「我要叫你去世」(16节),原文是「我要差遣你离开尘世」。这是一个双关语,神没有「差遣 שָׁלַח/shaw-lakh’」哈拿尼雅作先知,却要「差遣 שָׁלַח/shaw-lakh’」他离开尘世。
  • 「当年七月」(17节),离哈拿尼雅说预言的时间只有两个月(1节)。他预言被掳者将在两年内回归(3节),结果却是自己在两个月内丧命。
  • 神早已宣告:「若有先知擅敢托我的名说我所未曾吩咐他说的话,或是奉别神的名说话,那先知就必治死」(申十八20),「这样,就把那恶从你们中间除掉」(申十三5)。现在百姓不但不治死假先知,反而热烈欢迎,所以神就亲自出手对付他——「因为这百姓离弃我在他们面前所设立的律法,没有遵行,也没有听从我的话」(九13)。今天的假先知行骗的成本也很低,他们言之灼灼地说谎,穿帮后只需轻轻忽忽地道歉,变一套说法、换一个讲台,又能赢得新的喝彩和拥趸。他们之所以能在末世大行其道,是「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三2-5)。教会中有名无实的人越多,假先知行骗的成本就越低,说真话的代价却越大,主亲自审判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路二十一28)。
  • 辩论已经结束、先知已经退场,但神的话语却姗姗来迟(12-14节)、出手也慢了好几拍(17节),甚至对假先知的审判也是私下进行的(13节)。神为什么没有在真假先知公开打擂的时候,公开出面支持耶利米呢?因为装睡的人是唤不醒的,神审判哈拿尼雅,更多地是为了坚固耶利米,而不是为了唤醒百姓。耶利米为什么不效法摩西,求神「使地开口」(民十六24)吞灭可拉一党,好让百姓「明白这些人是藐视耶和华」(民十六24)呢?为什么不效法以利亚,求神降火烧尽祭物,「使这民知道祢——耶和华是神,又知道是祢叫这民的心回转」(王上十八37)呢?因为「使地开口」的「新事」(民十九30)已经不新了,将来神要另外再「做一件新事」(赛四十三19)。迦密山的天火并没有叫亚哈王悔改,神迹奇事也不能使百姓回转——「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十六27)。因此,「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看」(太十六4)。犹大的百姓所需要的不是神迹,而是被神「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一10);今天的信徒所需要的不是奇事,而是与基督同死、又与祂同活(罗六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