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二十一1】「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那时,西底家王打发玛基雅的儿子巴施户珥和玛西雅的儿子祭司西番雅去见耶利米,说:」

【耶二十一2】「『请你为我们求问耶和华;因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攻击我们,或者耶和华照祂一切奇妙的作为待我们,使巴比伦王离开我们上去。』」

  • 二十一-二十九章的主题,是驳斥虚假的平安,由一系列不同时期的信息组成,用「玛西雅的儿子祭司西番雅」(二十一1;二十九25)首尾呼应。这些信息并非按照时间顺序排列,而是按照内容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西底家年间:宣告归降巴比伦者必得存活(二十一1-14);
    •  B. 西底家年间:审判失职的坏牧人(二十二1-二十三40);
    •   C. 西底家年间:宣告被掳者必蒙看顾(二十四1-10);
    •    D. 约雅敬年间:预言犹大将被掳七十年(二十五1-14);
    •     E. 约雅敬年间:宣告神将审判列国(二十五15-38);
    •    D1. 约雅敬年间:先知的预言激起反对(二十六1-24);
    •   C1. 西底家年间:劝告百姓服事巴比伦(二十七1-22);
    •  B1. 西底家年间:审判说谎的假先知(二十八1-17);
    • A1. 西底家年间:应许被掳巴比伦者必蒙眷顾 (二十九1-32)。
  • 二-二十章的信息并没有明确指出时间,而本章一开始就指出是在西底家王执政期间,也就是南国犹大的最后两年间。此时巴比伦已经第三次入侵犹大(2节),但许多人却还是心存侥幸、继续沉溺于虚假的平安里。
  • 约雅敬是埃及法老所立的傀儡王(王下二十三34),所以投靠埃及。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 II,主前605-562年在位)率领巴比伦-玛代联军在迦基米施战役(Battle of Carchemish)中打败了亚述和埃及联军(四十六2),亚述帝国灭亡。尼布甲尼撒乘胜追击,把法老赶回埃及,并且第一次入侵犹大,掳走了犹大王约雅敬、部分圣殿器皿(代下三十六6-7)和贵族(但一1-2、6)。后来约雅敬被放回犹大,服事巴比伦三年(王下二十四1)。
  • 主前601年,尼布甲尼撒与法老尼哥在埃及小河再次对决,双方伤亡惨重、不分胜负,巴比伦军队退回国内重整旗鼓。这时,骄傲自大的约雅敬不听先知耶利米的警告,趁机投靠埃及、背叛巴比伦(二十七9-11;王下二十四1)。主前598年,尼布甲尼撒卷土重来,不但再次把法老赶回埃及(王下二十四7),而且第二次入侵犹大(王下二十四2)。此时约雅敬去世(王下二十四6),继位的儿子约雅斤、太后和百姓中的精英被掳巴比伦( 王下二十四15-16)。主前597年,约雅敬的弟弟西底家被巴比伦立为傀儡王(王下二十四17)。
  • 这一系列的悲剧,不但应验了耶利米的预言(十三18-19;二十4),也让百姓大受「惊吓」(二十3-4);不但打破了百姓对圣殿的迷信(七4),也把他们从虚假的平安里惊醒(六4;八11)。但西底家是一个左右摇摆、内心纠结的人,他既相信耶利米是先知,又经不住众人的鼓动,结果再次背叛巴比伦,招惹了巴比伦的第三次入侵。「他作王第九年十月初十日,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全军来攻击耶路撒冷」(五十二4),围城长达一年半(五十二1-6)。此时情势丕变,事实证明耶利米的预言没有「成为风」(五12-13)。所以在兵临城下的窘迫之际,连敌视先知的权贵和祭司也前倨后恭地向他求问(2节)、乞盼蒙神垂怜,正如神所预言的:「我必要坚固你,使你得好处。灾祸苦难临到的时候,我必要使仇敌央求你」(十五11)。但西底家就和今天许多不信主的人一样,不断地找一位医生看病,却从来不肯按照处方吃药。
  • 「奇妙的作为」(2节),指希西家王期间,神让强大的亚述军队一夜消失(王下十九35-36)。但希西家王所祈求的,乃是「使天下万国都知道惟独你—耶和华是神」(王下十九19);而西底家王所期望的,只是「使巴比伦王离开我们上去」(2节)。在他的心目中,神只是另外一个能帮上忙的偶像,先知与占卜者并无区别。
上图:埃及帝国、亚述帝国和新巴比伦帝国。耶路撒冷位于埃及与美索不达米亚强权争霸的前沿。

上图:埃及帝国、亚述帝国和新巴比伦帝国。耶路撒冷位于埃及与美索不达米亚强权争霸的前沿。

【耶二十一3】「耶利米对他们说:『你们当对西底家这样说:」

【耶二十一4】「“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要使你们手中的兵器,就是你们在城外与巴比伦王和围困你们的迦勒底人打仗的兵器翻转过来,又要使这些都聚集在这城中。」

【耶二十一5】「并且我要在怒气、忿怒,和大恼恨中,用伸出来的手,并大能的膀臂,亲自攻击你们;」

【耶二十一6】「又要击打这城的居民,连人带牲畜都必遭遇大瘟疫死亡。」

【耶二十一7】「以后我要将犹大王西底家和他的臣仆百姓,就是在城内,从瘟疫、刀剑、饥荒中剩下的人,都交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手中和他们仇敌,并寻索其命的人手中。巴比伦王必用刀击杀他们,不顾惜,不可怜,不怜悯。这是耶和华说的。”」

  • 「迦勒底」(4节)位于巴比伦尼亚(Babylonia)的南部,即现代的伊拉克南部和科威特。主前11-9世纪,在美索不达米亚西北部黎凡特地区游牧的「迦勒底人」(伯一17)迁入这一地区,之后又有许多民族陆续迁入。主前780-748年,迦勒底人从亚述的附庸手中夺取了巴比伦王位,但很快就被镇压。亚述王撒珥根二世(Sargon II,主前722-705年在位)即位后,迦勒底人「米罗达·巴拉但」(赛三十九1)在古代伊朗南部的「以拦」(十一11)支持下再次短暂夺取巴比伦的王位(主前721-710年),联合犹大王希西家背叛亚述。主前626年,迦勒底人那波帕拉萨尔(Nabopolassar,主前626-605年在位)在巴比伦建立了新巴比伦帝国(Neo-Babylonian Empire,主前626-539年),并于主前612年联合玛代摧毁了亚述首都尼尼微。因此,圣经中常用「迦勒底」来代指「巴比伦」。
  • 「伸出来的手,并大能的膀臂」(5节),比喻神的大能大力,是描述出埃及的常用语(出六6;申四34;五15)。百姓是神「用大能和伸出来的膀臂领出来的」(申九29),现在神却要用自己「伸出来的手,并大能的膀臂」亲自攻击他们,这是巨大的讽刺。
  • 此时耶路撒冷才刚刚被困,神却宣告了他们的结局:犹大军队将被逼入城内(4节),因为神将「亲自攻击」(5节)悖逆的百姓,并用严重的瘟疫击打他们(6节),幸存的三种人——「犹大王西底家、他的臣仆、百姓」(7节)将落到「不顾惜,不可怜,不怜悯」(7节)的三种仇敌手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他们仇敌、寻索其命的人」(7节)。西底家的美梦破灭了,再也不会有奇迹发生(2节),因为攻击他们的真正敌人不是巴比伦(2节),而是神自己(5节)

【耶二十一8】「『你要对这百姓说:“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将生命的路和死亡的路摆在你们面前。」

【耶二十一9】「住在这城里的必遭刀剑、饥荒、瘟疫而死;但出去归降围困你们迦勒底人的必得存活,要以自己的命为掠物。」

【耶二十一10】「耶和华说:我向这城变脸,降祸不降福;这城必交在巴比伦王的手中,他必用火焚烧。”』」

  • 神的旨意不是暂时解决百姓的问题、「使巴比伦王离开」(2节),而是要严厉管教百姓,把耶路撒冷「交在巴比伦王的手中」(10节)。因此,城中的百姓只有两条道路:一条是拒绝管教、坚持抵抗,「住在这城里的必遭刀剑、饥荒、瘟疫而死」(9节);另一条是顺服管教、投降敌人,「出去归降围困你们迦勒底人的必得存活,要以自己的命为掠物」(9节)。
  • 神向自己的百姓「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二十九11),暂时的管教是为了叫人末后有指望。因此,虽然神的审判是严厉的,但祂并没有让人绝望,还是「将生命的路和死亡的路」(8节)摆在他们面前,让人自己选择。但是,正如从前的百姓没有选对摩西摆明的「生死祸福」(申三十19)之路,现在的百姓也无法选对耶利米摆出的生死之路——此时正是需要鼓舞士气、保家卫国的时候,先知怎么能劝人投降呢?在人看来,这些都是没有骨气、卖国求荣的言论。但是,「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十七9),对于背弃圣约的人来说,所有的高贵都是卑鄙的面具——气节只是掩盖悖逆的遮羞布,爱国只是抵挡真神的挡箭牌(赛三十九5-7)。他们勇敢地挥霍生命、无知地藐视死亡,其实只是在偷窃神的产业(十16;十二7),因为他们的一切、包括身体和生命,全部都是属于神的(出十九5)。

【耶二十一11】「『至于犹大王的家,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

【耶二十一12】「大卫家啊,耶和华如此说:你们每早晨要施行公平,拯救被抢夺的脱离欺压人的手,恐怕我的忿怒因你们的恶行发作,如火着起,甚至无人能以熄灭。」

【耶二十一13】「耶和华说:住山谷和平原磐石上的居民,你们说:谁能下来攻击我们?谁能进入我们的住处呢?看哪,我与你们为敌。」

【耶二十一14】「耶和华又说:我必按你们做事的结果刑罚你们;我也必使火在耶路撒冷的林中着起,将她四围所有的尽行烧灭。』」

  • 「每早晨」(12节;诗七十三14;赛三十三2;番三5)是希伯来文学中的习惯用语,意思是「每天、终日」。
  • 「住山谷和平原磐石上的居民」(13节),指耶路撒冷城中的君王和臣仆,该城三面环谷、易守难攻。
  • 「耶路撒冷的林中」(14节),比喻香柏木建成的宫殿(王上七2)。
  • 11-14节是神对西底家王的警告。他并非全然没有机会,只要「秉公行义」(撒下八15)、改变自己的「恶行」(12节),就可以避免眼前的灾祸。「但西底家和他的臣仆,并国中的百姓,都不听从耶和华借先知耶利米所说的话」(三十七2),用自己的结局证明了人性的「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人心不但「比万物都诡诈」(十七9)、而且毫无根据地狂傲(13节),所以没有任何人能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而回转悔改,无论是晓之以情(九1)、还是动之以理(八4),也无法阻挡「他们各人转奔己路,如马直闯战场」(八6);无论是喻之以弊(十七5-6)、还是诱之以利(十七7-8),都不能改变「他们守定诡诈,不肯回头」(八5)。所以神在呼吁之后立刻宣告:「看哪,我与你们为敌」(13节)。
  • 3-14节这些不近人情的预言,实在让人很难说得出口,有几个传道人敢宣讲这种会被千夫所指、斥为冷酷无情的信息呢(二十六11;三十八4)?西底家王已经纡尊降贵,主动派人求见耶利米(1节)、为国家和百姓求神怜悯,比顽梗的约雅敬王好得太多(三十六23-26)。但耶利米既没有受宠若惊,也没有碍于情面,而是毫不含糊地传达神的话语(3节)。今天,信徒一遇到爱国或政治的话题,就很难站稳天国公民的地位,常常不是忘记神的话语、自己站到人的一边,就是扭曲神的话语、把神拉到人的一边。但耶利米却清楚地知道,面对即将灭亡的百姓,「爱人如己」(十九18)就是向他们说明真相,而不是用「平安了!平安了」(六14)来敷衍了事;医治「背道的病」(三22)必须刮骨疗毒,而不是用鼓励安慰的空话来「轻轻忽忽地医治」(六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