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十九1】「耶和华如此说:『你去买窑匠的瓦瓶,又带百姓中的长老和祭司中的长老,」

【耶十九2】「出去到欣嫩子谷、哈珥西(就是瓦片的意思)的门口那里,宣告我所吩咐你的话,」

【耶十九3】「说:“犹大君王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当听耶和华的话。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使灾祸临到这地方,凡听见的人都必耳鸣;」

【耶十九4】「因为他们和他们列祖,并犹大君王离弃我,将这地方看为平常,在这里向素不认识的别神烧香,又使这地方满了无辜人的血,」

【耶十九5】「又建筑巴力的邱坛,好在火中焚烧自己的儿子,作为燔祭献给巴力。这不是我所吩咐的,不是我所提说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

  • 「百姓中的长老和祭司中的长老」(1节),就是那些「设计谋害耶利米」(十八18)的人。神并没有按照先知的要求,立刻在「发怒的时候罚办他们」(十八23),而是祂「看怎样好,就怎样做」(十八4),宣告「我必在这地方使犹大和耶路撒冷的计谋落空」(7节)。
  • 「欣嫩子谷」(2节)是环绕耶路撒冷西面和南面的山谷,是倾倒垃圾的地方,也是背道的百姓焚烧儿女献给偶像摩洛的地方(王下二十一6;二十三10)。
  • 「哈珥西」(2节)原文就是「瓦片」,「哈珥西的门」(2节)可能通往欣嫩子谷的陶器作坊。
  • 「犹大君王」(4节)原文是复数,指在约西亚之后相继执政的诸王。
  • 「将这地方看为平常」(4节),可译为「使这地方与我疏远」(和合本修订版),指百姓敬拜偶像,亵渎了圣城和圣殿。
  • 「使这地方满了无辜人的血」(4节),包括杀害先知(王二十一16)、焚烧儿子献给巴力(5节)。
上图:耶路撒冷西南的欣嫩子谷。

上图:耶路撒冷西南的欣嫩子谷。

【耶十九6】「耶和华说:因此,日子将到,这地方不再称为陀斐特和欣嫩子谷,反倒称为杀戮谷。」

【耶十九7】「我必在这地方使犹大和耶路撒冷的计谋落空,也必使他们在仇敌面前倒于刀下,并寻索其命的人手下。他们的尸首,我必给空中的飞鸟和地上的野兽作食物。」

【耶十九8】「我必使这城令人惊骇嗤笑;凡经过的人,必因这城所遭的灾惊骇嗤笑。」

【耶十九9】「我必使他们在围困窘迫之中,就是仇敌和寻索其命的人窘迫他们的时候,各人吃自己儿女的肉和朋友的肉。”」

  • 6-9节是神宣告耶路撒冷被审判的可怕情形。
  • 「陀斐特」(6节)的意思是「焚烧之处」,位于欣嫩子谷中,这里有百姓焚烧儿女献祭的邱坛(5节;七31)。既然百姓把这里当作向偶像求福的地方,神就必在这地方使犹大和耶路撒冷的计谋落空(7节),叫这里反而成为杀害(7节)和埋葬(七32)他们的杀戮谷」(6节;七31)。百姓在哪里离弃神,神的管教就要在哪里显明出来。今天,我们把什么当作偶像,神也必让我们在那些事物上跌倒。
  • 「落空 בָּקַק/baw-kah’」(7节)原文与「瓶 בַּקְבּוּק/bak-book’」(1节)谐音。先知可能一面宣告众人的计谋「落空」,一面在他们面前「打碎那瓶」。
  • 「各人吃自己儿女的肉和朋友的肉」(9节),指被围困的居民饥饿难当,竟然「亲手煮自己的儿女作为食物」(哀四10)。
  • 6-7节是神第二次用陀斐特和欣嫩子谷来警告百姓(七32-33),而8节是引用神在所罗门献殿以后对他的警告(王上九7-9),第9节是宣告圣约的咒诅(申二十八53)。每一样灾祸,神都已经差派「祂的仆人众先知」(二十五4)向百姓反复警告,但他们却「没有听从,也没有侧耳而听」(二十五4),成了「不受教训的国民」(七28)。

【耶十九10】「『你要在同去的人眼前打碎那瓶,」

【耶十九11】「对他们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要照样打碎这民和这城,正如人打碎窑匠的瓦器,以致不能再囫囵。并且人要在陀斐特葬埋尸首,甚至无处可葬。」

【耶十九12】「耶和华说:我必向这地方和其中的居民如此行,使这城与陀斐特一样。」

【耶十九13】「耶路撒冷的房屋和犹大君王的宫殿是已经被玷污的,就是他们在其上向天上的万象烧香、向别神浇奠祭的宫殿房屋,都必与陀斐特一样。”』」

  • 耶利米在长老和祭司面前「打碎那瓶」(10节),象征毁灭即将到来(11节)。虽然这瓶子可以使用、是付代价买来的(1节),但却并不能因此获得安全的保障,若是主人定意要打破,必「不能再囫囵」(11节)。同样,「这民和这城」(10节)也不能倚仗神的拣选,自恃安全无虞。
  • 「使这城与陀斐特一样」(12节),指全城将像陀斐特一样成为「葬埋尸首」(11节)的地方,因为敬拜偶像的耶路撒冷城和陀斐特一样、「已经被玷污」(13节)了。
  • 「他们在其上向天上的万象烧香」(12节),指百姓「在房顶上敬拜天上万象」(番一5)。古代以色列的屋顶是平的,可以有许多用途,而背道的百姓则在屋顶「向巴力烧香,向别神浇奠」(三十二29)。

【耶十九14】「耶利米从陀斐特——就是耶和华差他去说预言的地方——回来,站在耶和华殿的院中,对众人说:」

【耶十九15】「『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使我所说的一切灾祸临到这城和属城的一切城邑,因为他们硬着颈项不听我的话。』」

  • 十九14到二十6以第三人称写作,很可能是巴录的手笔(三十六4)。耶利米在陀斐特宣告了审判之后,回到圣殿的院中再次重申(14节),提醒百姓要为自己所将面临的「一切灾祸」(15节)负责,因为是他们自己选择「硬着颈项不听」(15节)神的话、拒不遵守西奈之约。此时先知的信息不再有呼吁、只有审判——「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二十二11)。
  • 神给了百姓太多的悔改机会,但他们却「倚靠虚谎的话」(七4)、「硬着颈项不听」,以为神心胸宽广、降福不降祸,以为圣殿可以给自己提供保障(六14;七4;八11)。但神早就宣告,祂「施平安,又降灾祸」(赛四十五7),「你们若离弃耶和华去事奉外邦神,耶和华在降福之后,必转而降祸与你们,把你们灭绝」(书二十四20)。百姓一旦活在虚谎里,就会执意「转奔己路,如马直闯战场」(八6),再也无法悬崖勒马。今天,也有不少假教师想诱导信徒同样活在虚谎里,沉溺于虚假的「恩典」、「平安」和「属灵」中,无法自拔。这些人「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罚的,是不虔诚的,将我们神的恩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并且不认独一的主宰——我们主耶稣基督」(犹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