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耶二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二至六章的一系列预言可能是神在耶利米工作的头十年赐下的。也有人认为是约西亚王死后赐下的,因为约西亚一死,整个犹大就转向偶像,国家的光景迅速堕落。

【耶二2】「『你去向耶路撒冷人的耳中喊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

神要先知向自己百姓的「耳中喊叫」,可这百姓还是不听,今天许多基督徒,岂不也落在这可悲的境地中吗?神将以色列民在西奈山领受神的律法之约比喻为人间的婚姻之约,但除了在建造会幕的那几个月里,以色列整体在历史上忠于这婚约的时间是很短的。人的心思仅仅那样一次归向神,神就那样细腻地纪念、数算:「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幼年的恩爱」指神与以色列立约时彼此间密切的关系,好像新婚夫妇在蜜月期间的感情。

【耶二3】「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作为土产初熟的果子;凡吞吃它的必算为有罪,灾祸必临到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

按照摩西律法,地里首先初熟之物要献给神, 人不可食用(出二十三19)。以色列在万民之中好像「初熟的果子」,是归给耶和华的产业。得救的信徒也是归给神的「初熟的果子」(雅一18,启十四4)。「必算为有罪」指任何外邦国家若践踏以色列,神必要追讨。神一旦把人得着了,祂就要纪念到底。

【耶二4】「雅各家、以色列家的各族啊,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

神指出当时神的百姓实在的光景。「雅各家、以色列家的各族」指全体以色列人,当时北国以色列已亡于亚述一百多年。

【耶二5】「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

「有什么不义」指有没有失信违约。「虚无的神」指偶像。虽然以色列罪恶多多,但神首先指出他们远离神、随从偶像的罪,因为人所有罪的背后,都是因为与神的关系不正常。

【耶二6】「他们也不说:那领我们从埃及地上来,引导我们经过旷野,沙漠有深坑之地,和干旱死荫、无人经过、无人居住之地的耶和华在哪里呢?」

以色列人不仅在行为上没有尽心敬拜神,更是从心思意念中完全弃绝神。他们好像不认识神,完全忘却了神的作为和恩典。

【耶二7】「我领你们进入肥美之地,使你们得吃其中的果子和美物;但你们进入的时候就玷污我的地,使我的产业成为可憎的。」

【耶二8】「祭司都不说:耶和华在哪里呢?传讲律法的都不认识我。官长违背我;先知借巴力说预言,随从无益的神。」

「祭司、官长、先知」带领百姓走上悖逆之路的,正是这些神百姓的领袖。

【耶二9】「耶和华说:我因此必与你们争辩,也必与你们的子孙争辩。」

「争辩」即「控诉」。「争辩」的目的是要把神的百姓挽回。

【耶二10】「你们且过到基提海岛去察看,打发人往基达去留心查考,看曾有这样的事没有。」

「基提」即塞浦路斯岛,代表西方。「基达」是约旦河东的阿拉伯游牧地区,代表东方。

【耶二11】「岂有一国换了他的神吗?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

神一直用无尽的爱情、恩典来扶持自己的百姓,但他们却忘记神、背离神。那些拜偶像的人都没有想去更换假神,而这些经历了真神的百姓,却放弃又真又活的神,去随从那虚无的假神。可悲的是,即使在今天,许多异教徒对他们的假神也比挂名的基督徒对真神更加虔诚。「他们的荣耀」指以色列的真神。「无益的神」原文与「巴力」的字样相似。

【耶二12】「诸天哪,要因此惊奇,极其恐慌,甚为凄凉!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二13】「因为我的百姓作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活水的泉源」指天然的水源,代表神的供应。「池子」指涂上灰泥的深坑,用来贮藏雨水,但日子久了水池的泥墙会破裂,不能贮水,代表人的努力。神的百姓一面是拒绝神,一面是信靠自己,这两件恶事是亚当后裔的标准光景。

【耶二14】「以色列是仆人吗?是家中生的奴仆吗?为何成为掠物呢?」

「仆人」指用钱买来的奴隶,「家中生的」指奴隶的后裔。神的百姓是神的产业,不应该做人的奴隶。

【耶二15】「少壮狮子向他咆哮,大声吼叫,使他的地荒凉;城邑也都焚烧,无人居住。」

「少壮狮子」指亚述。主前722年撒缦以色攻陷北国(王下十七),主前701年西拿基立围攻耶路撒冷(王下十八)的事。

【耶二16】「挪弗人和答比匿人也打破你的头顶。」

「挪弗」即孟斐斯,古代下埃及的首都,位于开罗附近。「答比匿」在尼罗河三角洲东部,居高临下,控制通往以色列的路。挪弗人和答比匿人指残害犹大的埃及人。

【耶二17】「这事临到你身上,不是你自招的吗?不是因耶和华——你神引你行路的时候,你离弃他吗?」

灾难的真正原因并不是神抛弃了祂的百姓,而是祂的百姓离弃了神,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

【耶二18】「现今你为何在埃及路上要喝西曷的水呢?你为何在亚述路上要喝大河的水呢?」

「西曷」指尼罗河,「大河」即幼发拉底河。喝水代表依附这些外邦国,仿效外邦的行为。

【耶二19】「你自己的恶必惩治你;你背道的事必责备你。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神,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这是主——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耶二20】「我在古时折断你的轭,解开你的绳索。你说:我必不事奉耶和华;因为你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屈身行淫(或译:我在古时折断你的轭,解开你的绳索,你就说:我必不事奉别神。谁知你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仍屈身行淫)。」

「高冈」、「青翠树下」是以色列人随从迦南人给偶像巴力献祭,进行亚舍拉和亚斯她录崇拜行淫仪式的场所。「轭、绳索」形容牲畜要摆脱主人的束缚,以色列人不愿作神的百姓,但却成了偶像的奴隶。

【耶二21】「然而,我栽你是上等的葡萄树,全然是真种子;你怎么向我变为外邦葡萄树的坏枝子呢?」

「外邦葡萄树」或作「野葡萄树」。

【耶二22】「你虽用硷、多用肥皂洗濯,你罪孽的痕迹仍然在我面前显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硷」指矿物碱,是碱性湖沉积的泡碱或碳酸钠,被收集起来制成碱液,用于洗濯。「肥皂」指生物碱,从燃烧某种植物而获得,用于洗濯。

【耶二23】「你怎能说:我没有玷污、没有随从众巴力?你看你谷中的路,就知道你所行的如何。你是快行的独峰驼,狂奔乱走。」

「独峰驼」原文指小母骆驼,以色列追随偶像,在灵性上行淫乱,正像情欲发动的母骆驼,狂奔乱走,求偶交配。「你谷中」可能指耶路撒冷南面和西面的欣嫩子谷所发生的可憎之事,所罗门曾在欣嫩子谷南面的山顶上为亚扪神摩洛建造了邱坛(王上十一7),亚哈斯和玛拿西在这里用儿童献祭(王下十六3,二十一6)。

【耶二24】[你是野驴,惯在旷野,欲心发动就吸风;起性的时候谁能使它转去呢?凡寻找它的必不至疲乏;在它的月份必能寻见。」

「吸风」指母驴运用嗅觉去寻觅公驴。「起性的时候」、「它的月份」指交配季节。「凡寻找她的必不至致疲乏」母驴狂热地找公驴,公驴不需费力便能找到配偶。同样,假神也不必去讨好以色列人,以色列人自己会犯贱狂热追求偶像。

【耶二25】「我说:你不要使脚上无鞋,喉咙干渴。你倒说:这是枉然。我喜爱别神,我必随从他们。」

「脚上无鞋,喉咙干渴」指疯狂地追求偶像。「这是枉然」百姓在追随别神的事上根本不能自制,所以先知的劝告都是枉然。

【耶二26】「贼被捉拿,怎样羞愧,以色列家和他们的君王、首领、祭司、先知也都照样羞愧。」

【耶二27】「他们向木头说:你是我的父;向石头说:你是生我的。他们以背向我,不以面向我;及至遭遇患难的时候却说:起来拯救我们。」

「木头」树立在迦南人用来膜拜的丘坛之上,代表女神。「石头」是用于巴力膜拜的石柱或偶像,代表男神。耶利米故意把它们的性别颠倒,以木头为父,以石头为母,显示这些拜偶像的人实在愚蠢无知。「你是生我的」这里「你」是阴性的,把石头当作母亲。「以背向我」表示藐视和反感。

【耶二28】「你为自己作的神在哪里呢?你遭遇患难的时候,叫他们起来拯救你吧!犹大啊,你神的数目与你城的数目相等。」

「你神的数目与你城的数目相等」离弃独一真神的百姓转去敬拜许多偶像,可能每一个城市都有崇拜的保护神。人离弃活水的泉源以后,就一直在那里为自己制造假神。

【耶二29】「耶和华说:你们为何与我争辩呢?你们都违背了我。」

【耶二30】「我责打你们的儿女是徒然的,他们不受惩治。你们自己的刀吞灭你们的先知,好像残害的狮子。」

「先知」可能指玛拿西所杀的义人(王下二十一16),以赛亚是被玛拿西杀害的先知之一。「你们的儿女」就是犹大的居民,犹大的城市有时被比作母亲,其居民则被比作儿女。

【耶二31】「这世代的人哪,你们要看明耶和华的话。我岂向以色列作旷野呢?或作幽暗之地呢?我的百姓为何说:我们脱离约束,再不归向祢了?」

「旷野、幽暗之地」在出埃及时,神并没有把以色列人留在旷野,而是领他们进入应许之地。神在质问百姓,祂究竟做错了什么,致使他们转离祂?

【耶二32】「处女岂能忘记她的妆饰呢?新妇岂能忘记她的美衣呢?我的百姓却忘记了我无数的日子!」

神在这里所表达的是何等伤痛的叹息!神记挂着祂名下的人,但是祂名下的人却不纪念神。这些百姓不止是忘记结婚时的「美衣」,她把自己的丈夫都给忘记了(三14)。

【耶二33】「你怎么修饰你的道路要求爱情呢?就是恶劣的妇人你也叫她们行你的路。」

「恶劣的妇人」指妓女。「行你的路」指百姓拜偶像的热心象妓女拉客一样本领出众,已经堕落到连职业妓女都要向他们学习的地步。

【耶二34】「并且你的衣襟上有无辜穷人的血;你杀他们并不是遇见他们挖窟窿,乃是因这一切的事。」

「挖窟窿」即入屋行窃。按照律法,人若晚上遇见贼人偷窃,当场将之打死,不犯杀人罪(出二十二2),但这些人无正当理由杀了人,反说无辜。

【耶二35】「你还说:我无辜;耶和华的怒气必定向我消了。看哪,我必审问你;因你自说:我没有犯罪。」

神的百姓犯罪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不认识自己的罪。他们可能以为自己虽然在玛拿西时代堕落至极,但约西亚的复兴已转移了神迫近的愤怒(王下二十二17)。

【耶二36】「你为何东跑西奔要更换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从前因亚述蒙羞一样。」

神的百姓若不愿走神所带领的路,必然会像没头苍蝇一样「东跑西奔」。犹大听到将被巴比伦灭亡的预言之后,也未曾仰望神的帮助,而是试图依赖亚述或埃及等属世的力量来逃避审判,最后是自取灭亡。「因埃及蒙羞」亚哈斯曾向亚述求助,结果自取羞辱和毁灭(王下十六10),与埃及结盟将会导致同样的羞辱。这个预言在西底家统治时应验(三十七5-10)。

【耶二37】「你也必两手抱头从埃及出来;因为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你必不因他们得顺利。」

「两手抱头」形容悲伤和羞耻。犹大离弃神而投靠了埃及,所以必然会蒙羞抱辱。世俗的权势或事物,或许能够成为我们一时的避难所,但最终反使我们陷于羞辱或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