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66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六十六1】「耶和华如此说: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赛六十六2】「耶和华说: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原文是贫穷)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

  • 六十五章是新天新地、新城和新人,本章则是新天新地里的新殿与五十六1-8首尾呼应。五十六1-8是神招聚万民来到圣山圣殿,六十六章是神招聚万民进入新天新地。只有得着了一群「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4)的百姓,才能使神得着安息之所、心满意足。本章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让神得安息的殿(1-2节);
    •  B. 假冒为善的敬拜者(3-4节);
    •   C. 锡安的儿女(5-9节);
    •    D. 神给锡安儿女的应许(10-14节);
    •   C1. 神为锡安的儿女报仇(15-17节);
    •  B1. 神招聚真实的敬拜者(18-21节);
    • A1. 让人得安息的殿(22-24节)。
  • 「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1b),可译为「什么是你们为我造的家?什么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英文ESV译本)。
  • 「安息的地方 מְנוּחָה/men-oo-khaw’」,原文又被译为「家」(得一9)、「安息之所」(十一10)、「安歇所」(三十二18)。重生得救的人不能像无知的婴孩,以为神的一切计划都是围绕自己。因为不但人需要进入安息(二十八12;诗九十五11),神也需要安息;所以救恩不但要让人得着「安歇的地方」(民十33;申十二9;诗二十三2),也要让神得着「安息之所」(诗一百三十二8、14)。
  • 「至高者并不住人手所造的」(徒七48-50),因为一切都是神手所造,人的手并不能为祂添加什么,祂并不需要人为祂建造宏伟的殿宇(王上八27)。但是,虽然神住在天上的居所(王上八30),但祂仍然安排所罗门建造地上的圣殿(王上八17-20),并启示所罗门求神「昼夜看顾这殿」(王上八29)。现在,神亲自宣告:「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2节)。这清楚地表明,这些属神的百姓才是「永生神的殿」(林后六16)。神「住在至高至圣的所在,也与心灵痛悔谦卑的人同居」(五十七15),只有那些「虚心痛悔」、在神面前完全降卑的人,才能让祂在地上得着「安息的地方」(1节)。因此,我们判断圣灵是否住在我们里头(林前三16)、将来能否活在新天新地里。神也不需要教会在地上进行任何物质的建造,因为只有当「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启二十一2)的时候,神才能得着安息的地方,那里有「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二十一22),神将「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

【赛六十六3】「假冒为善的宰牛,好像杀人,献羊羔,好像打折狗项,献供物,好像献猪血,烧乳香,好像称颂偶像。这等人拣选自己的道路,心里喜悦行可憎恶的事。」

【赛六十六4】「我也必拣选迷惑他们的事,使他们所惧怕的临到他们;因为我呼唤,无人答应;我说话,他们不听从;反倒行我眼中看为恶的,拣选我所不喜悦的。」

  • 「假冒为善」(3节)的敬拜,表面上是在敬拜神,实际上是在敬拜偶像;表面上是按照神所指定的方式敬拜,实际上是「拣选自己的道路,心里喜悦行可憎恶的事」(3节)。人若徒有宗教的形式,却没有真实敬畏、顺服神的心,只是把有名无实、自以为美的敬拜方式强加于神,就像谋杀、奉献不洁的牲畜和拜偶像那样令神憎恶(3节)。「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3)。
  • 「我也必拣选迷惑他们的事,使他们所惧怕的临到他们」(4a),可译为「我也必选择苦待他们,使他们所惧怕的临到他们」(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神的反应是公平的。既然这些人「拣选自己的道路」,神也必拣选「苦待他们」;既然他们「心里喜悦行可憎恶的事。」,神也必「使他们所惧怕的临到他们」。人都是短视的,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所喜悦的事将会有什么结局。
  • 「因为我呼唤,无人答应;我说话,他们不听从;反倒行我眼中看为恶的,拣选我所不喜悦的」(4b),这是重申六十五12。

【赛六十六5】「你们因耶和华言语战兢的人当听祂的话:你们的弟兄——就是恨恶你们,因我名赶出你们的,曾说:愿耶和华得荣耀,使我们得见你们的喜乐;但蒙羞的究竟是他们!」

【赛六十六6】「有喧哗的声音出自城中!有声音出于殿中!是耶和华向仇敌施行报应的声音!」

【赛六十六7】「锡安未曾劬劳就生产,未觉疼痛就生出男孩。」

【赛六十六8】「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因为锡安一劬劳便生下儿女,这样的事谁曾听见?谁曾看见呢?」

【赛六十六9】「耶和华说:我既使她临产,岂不使她生产呢?你的神说:我既使她生产,岂能使她闭胎不生呢?」

  • 5-9节描述锡安的儿女。
  • 「愿耶和华得荣耀,使我们得见你们的喜乐」(5节),这是不信者对那些「因耶和华言语战兢的人」(5节)的嘲讽(五18-19)。他们自称是「弟兄」(5节)、外表上是神的百姓,但却「假冒为善」(3节),不肯在神的话语面前「虚心痛悔」(2节),甚至「赶出」(5节)那些「因耶和华言语战兢的人」,还「以为是事奉神」(约十六2)。
  • 无论是以赛亚的时代,还是现今的世代,凡是「因耶和华言语战兢的人」,往往都是世人嘲讽的对象,「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七13-14)。但是,「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却能」(路十八27),虽然没有一个人主动寻求神(六十四7;罗三10-12),但神却早就预定了一批跟随祂的人;所以「锡安未曾劬劳就生产,未觉疼痛就生出男孩」(7节),一个「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彼前二9)突然出现、一群「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彼前二9)忽然产生。 这既不是人自己主动的选择、也不是信徒努力传福音的结果,而是神自己「使她生产」(9节),乃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林前二7)。
  • 「锡安一劬劳便生下儿女」(8节),比喻以色列的复兴是突然的,就像母亲刚开始阵痛就生下了孩子。当基督再来的时候,「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十一26),完全是神自己做成的,并不倚靠人的劳苦。圣经里从来都没有说「中国人是福音的最后一棒」,也没有提过要「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而是说福音「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路二十四47),门徒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徒一8)作主的见证。
  • 「我既使她临产,岂不使她生产呢」(9a),比喻神是信实的,祂不会设定了目标,却又中途放弃。
  • 「我既使她生产,岂能使她闭胎不生呢」(9b),比喻神是全能的,祂不会做了一半,就被迫停止。神所开始的事情,也必能完成;神若不想完成,怎么会开始呢?

【赛六十六10】「你们爱慕耶路撒冷的都要与她一同欢喜快乐;你们为她悲哀的都要与她一同乐上加乐;」

【赛六十六11】「使你们在她安慰的怀中吃奶得饱,使他们得她丰盛的荣耀,犹如挤奶,满心喜乐。」

【赛六十六12】「耶和华如此说:我要使平安延及她,好像江河,使列国的荣耀延及她,如同涨溢的河。你们要从中享受(原文是咂);你们必蒙抱在肋旁,摇弄在膝上。」

【赛六十六13】「母亲怎样安慰儿子,我就照样安慰你们;你们也必因(或译:在)耶路撒冷得安慰。」

【赛六十六14】「你们看见,就心中快乐;你们的骨头必得滋润像嫩草一样;而且耶和华的手向祂仆人所行的必被人知道;祂也要向仇敌发恼恨。」

  • 10-14节是神应许给锡安和锡安儿女的快乐、安慰、荣耀和平安,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快乐(10节);
    •  B. 安慰(11a);
    •   C. 荣耀(11b);
    •    D. 平安(12a);
    •   C1. 荣耀(12b);
    •  B1. 安慰(13节);
    • A1. 快乐(14节)。
  • 这个交错对称结构的中心是12节,原文的开头是「因为耶和华如此说」(英文ESV译本),表明将来一切的快乐、安慰、荣耀和平安,都是因着神的应许,并不倚靠人的努力去争取和维持。因此,百姓也不必担心会失去。
  • 「你们看见,就心中快乐彻底解决」(14节),这是要使那些讥讽「使我们得见你们的喜乐」(5节)的人大大「蒙羞」(5节),也是神「向仇敌发恼恨」(14节)的一部分。

【赛六十六15】「看哪,耶和华必在火中降临;祂的车辇像旋风,以烈怒施行报应,以火焰施行责罚;」

【赛六十六16】「因为耶和华在一切有血气的人身上,必以火与刀施行审判;被耶和华所杀的必多。」

【赛六十六17】「『那些分别为圣、洁净自己的,进入园内跟在其中一个人的后头,吃猪肉和仓鼠并可憎之物,他们必一同灭绝;这是耶和华说的。」

  • 15、16节原文都以「因为」开头,解释神怎样「向仇敌施行报应」(6节)、「向仇敌发恼恨」(14节)。
  • 神「在一切有血气的人身上,必以火与刀施行审判」(16节),表示当神以公义施行审判的时候(五十九17;六十一10),「祂必按人的行为施报」(五十九18),一个也不会放过。惟有那些以弥赛亚为赎罪祭的人,才能「得称为义」(五十三11)。
  • 「园」(17节)指拜偶像的地方。「猪肉、仓鼠」(17节)都是不洁净之物。
  • 17节特别提到那些「假冒为善」(3节)者的结局,他们自称是「分别为圣、洁净自己」(17节)的百姓,但却偏行己路(3节)、拒绝听从神(4节),结果变成什么都信、什么都行,结局是与仇敌「一同灭绝」(17节),因为神是「忌邪的神」(出二十5)。

【赛六十六18】「『我知道他们的行为和他们的意念。时候将到,我必将万民万族(族:原文是舌)聚来,看见我的荣耀,」

【赛六十六19】「我要显神迹(或译:记号)在他们中间。逃脱的,我要差到列国去,就是到他施、普勒、拉弓的路德和土巴、雅完,并素来没有听见我名声、没有看见我荣耀辽远的海岛;他们必将我的荣耀传扬在列国中。」

【赛六十六20】「他们必将你们的弟兄从列国中送回,使他们或骑马,或坐车,坐轿,骑骡子,骑独峰驼,到我的圣山耶路撒冷,作为供物献给耶和华,好像以色列人用洁净的器皿盛供物奉到耶和华的殿中;这是耶和华说的。」

【赛六十六21】「耶和华说:我也必从他们中间取人为祭司,为利未人。』」

  • 15-17节是神的报仇之工,18-21节是与之平行的救赎之工(18-21节;五十九17;六十一2;六十三4)。
  • 「我知道他们的行为和他们的意念」(18节),这句话原文的意思并不明确。
  • 「我要显神迹在他们中间」(19节),可译为「我要在他们中间设立记号」(英文ESV译本)。神将聚集万民万族,不是使用高举的「大旗」(四十九22;六十二10),而是让他们聚集在「记号」之下,这记号就是基督的十字架。
  • 「逃脱的,我要差到列国去」(19节),可译为「我要从他们当中差遣幸存者到列国去」(英文ESV译本)。这些幸存者,就是那些「因耶和华言语战兢的人」(5节),他们是没有经过神的报仇之工(15-16节)、但却经历了拯救之工的余民,他们将成为大使命的使者(二2-3;太二十八19-20)。
  • 「他施」(19节)在西班牙南部,「普勒」(19节)在利比亚,「路德」(19节)在小亚细亚,「土巴」(19节)在黑海东南面,「雅完」(19节)在希腊,这些地名代表全地遥远的民族,包括以弓箭著名、可能会遇到危险的地方。
  • 「素来没有听见我名声、没有看见我荣耀辽远的海岛」(19节),指那些既没有神的启示,也没有经历过神的遥远地方,他们不可能靠自己认识神,所以神将差派使者让他们认识独一的真神。
  • 「他们必将你们的弟兄从列国中送回」(20节),不是指重新聚集以色列人,而是指神将「招聚别人归并他们」(五十六8),也就是那些从前的外邦人,将来会成为选民的弟兄(十九24-25;四十五25;约十一52)。他们不单来到圣山,更是直到殿中,就是神的「家」(1节)。神不但要接纳他们成为自己的百姓,「也必从他们中间取人为祭司,为利未人」(21节;彼前二5),和复兴的以色列一样成为「耶和华的祭司」(六十一6;出十九6)。这就是福音的奥秘,「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借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弗三6)。

【赛六十六22】「耶和华说:我所要造的新天新地,怎样在我面前长存;你们的后裔和你们的名字也必照样长存。」

【赛六十六23】「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气的必来在我面前下拜。这是耶和华说的。」

【赛六十六24】「他们必出去观看那些违背我人的尸首;因为他们的虫是不死的;他们的火是不灭的;凡有血气的都必憎恶他们。」

  • 新殿是新天新地的中心,也是神救恩计划的高潮,将要新天新地一起在神面前「长存」(22节)。但这里却不提圣殿,却说「你们的后裔和你们的名字也必照样长存」(22节),因为这群「虚心痛悔」(2节)、「因耶和华言语战兢的人」(5节)就是新殿(林后六16)。
  • 律法规定「月朔」要献燔祭和平安祭(民十10;二十八11-14)。但在新天新地里,基督已经成了真正的燔祭、平安祭和安息,因此人不必再献祭,而是「每逢月朔、安息日」(23节)在神面前敬拜,享受基督里的安息,也让神享受安息。
  • 本书从有名无实、被神憎恶的「月朔和安息日」(一13)开始,又以蒙神悦纳的「月朔、安息日」(23节)结束。救恩的结局,是无论以色列人(五十六2)、还是外邦人(五十六6),都在圣殿中一起谨守真正的安息日(五十八13-14),人和神一同安息。
  • 最令人希奇的是,圣城外面还有一个墓地(启二十二15),每当新天新地的居民前来敬拜神的时候,「他们必出去观看」(24节)那些背道者的尸首,思想自己所脱离的是怎样的命运。凡是享受了「耶和华的恩年」(六十一2)的人,也不能忘掉「报仇的日子」(六十一2)。这些背道者都是「被耶和华所杀的」(16节),他们明明知道神的话(4节),但却故意「拣选自己的道路」(3节),所以:
    1. 「他们的虫是不死的」(24节),永远活在腐烂、败坏的生命中;
    2. 「他们的火是不灭的」(24节),永远活在公义之神的责罚里(15节);
    3. 「凡有血气的都必憎恶他们」(24节),因为得救者拜访墓地的原因,不是要幸灾乐祸、也不是要怜悯他们,而是温习罪的工价、谨记罪的可怕,因此憎恶罪的肉体,更加「因耶和华言语战兢」。这也将确保他们能平安稳妥地在新天新地里享受安息,一切可能破坏他们永恒喜乐的事物,都已经被已经全然清除干净了(15-17节)。
上图:耶路撒冷的「城外」就是指上图左下角的欣嫩子谷(Hinnom Valley),是犹太人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的地方。中间的摩利亚山(Mount Moriah)就是原来圣殿的位置。

上图:耶路撒冷的「城外」就是指上图左下角的欣嫩子谷(Hinnom Valley),是犹太人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的地方。中间的摩利亚山(Mount Moriah)就是原来圣殿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