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63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六十三1】「这从以东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就是我,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

  • 1-14节与五十九14-21前后呼应,那里是预告「必有一位救赎主来到锡安」(五十九20),这里是迎接这位救赎主来到锡安。六十三-六十六章所描述的事件,并不是发生在六十-六十二章之后,而是从五十九21开始就「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一面叙述救赎主的工作(六十-六十二章),一面叙述人与神之间的互动(六十三-六十六章)。
  • 神不断让我们注意那位即将临到的「拯救者」(六十二11;五十六1),现在,祂已经得胜而归、来到锡安。锡安的守望者(五十二8;六十二6)在观看祂满有尊严地得胜归来。神曾将祂的外衣(五十九16)赐给弥赛亚(六十一10),这华美的衣代表祂的使命已经完成(启十九1-8)。
  • 过去,锡安的守望者在等候「神作王」(五十二7)、等候「耶和华在万国眼前露出圣臂」(五十二10),但看见的却是一位卑微的「仆人」(五十二13),没有人能相信那就是「耶和华的膀臂」(五十三1)。如今,他们远远看见一位不认识的人物,祂「是谁呢」(1节)?祂就是百姓等候的那位「救赎主」(五十九20),祂「是凭公义说话,以大能施行拯救」(1节)。
  • 「以东」(1节)是雅各的孪生兄弟以扫的后代(创三十六9),住在约旦河东。「波斯拉」(1节)是以东扼守王道(King’s Highway)的重要绿洲和堡垒。这位救赎主「从以东的波斯拉来」(1节),因为「耶和华在波斯拉有献祭的事」(三十四6),刚刚审判了以东。以东长期与百姓争战(撒下上四47;王上十一14;王下八20;王下十四7;代下二十八16),但真正制服过以东的只有大卫(撒下八14)。因此,先知以西结在预言未来的大卫以后(结三十四23),接着就预言对以东的征服(结三十五1-15);以赛亚预言了弥赛亚君王的荣美(三十三17)之后,接着也预言对以东的审判(三十四6)。而这位救赎主就是坐在大卫宝座上的弥赛亚君王(五十五3),所以祂也像大卫一样征服了以东,得胜回来。
上图:波斯拉(Bozrah)三面悬崖,地势险要,防守坚固,控制从以旬迦别来的南北王道,主前800年左右是以东的首府。先知以赛亚、耶利米和阿摩司用波斯拉来代称整个以东(赛六十三1;耶四十九13;摩一12)。

上图:波斯拉(Bozrah)三面悬崖,地势险要,防守坚固,控制从以旬迦别来的南北王道,主前800年左右是以东的首府。先知以赛亚、耶利米和阿摩司用波斯拉来代称整个以东(赛六十三1;耶四十九13;摩一12)。

【赛六十三2】「你的装扮为何有红色?你的衣服为何像踹酒醡的呢?」

【赛六十三3】「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他们的血溅在我衣服上,并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赛六十三4】「因为,报仇之日在我心中;救赎我民之年已经来到。」

【赛六十三5】「我仰望,见无人帮助;我诧异,没有人扶持。所以,我自己的膀臂为我施行拯救;我的烈怒将我扶持。」

【赛六十三6】「我发怒,踹下众民;发烈怒,使他们沉醉,又将他们的血倒在地上。」

  • 「以东」(1节)的意思是「红色」,而这位救赎主也是「穿红衣服」(1节)。这衣服并非原来就是红色得,而是因为仇敌的血溅在衣服上(3、6节),就「像踹酒醡的」(2节)被葡萄汁染红。
  • 「因报仇之日在我心中;救赎我民之年已经来到」(4节),表明这是仆人弥赛亚在完成自己的两大使命:「报告耶和华的恩年,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六十一2)。
  • 弥赛亚宣告:「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3节),表明「报仇」和「救赎」的两大使命,都是由祂独自完成的工作。蒙恩的百姓(六十二11-12)既没有能力帮忙、也没有必要插手。
  • 「我仰望,见无人帮助;我诧异,没有人扶持」(5a),是呼应「祂见无人拯救,无人代求,甚为诧异」(五十九16a),表明弥赛亚并非拒绝人帮忙,而是人根本就帮不上忙。今天,有些信徒觉得既然蒙了救恩,不帮点忙总是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总想伸手做点什么,结果不是事与愿违、就是弄巧成拙,目的只是为了自己得良心舒服、不是为了神得荣耀。
  • 「我自己的膀臂为我施行拯救;我的烈怒将我扶持」(5b),是呼应「用自己的膀臂施行拯救,以公义扶持自己」(五十九16a),表明只有神的大能才能施行拯救、神的烈怒才能施行公义,一切人的作为只是模仿、扭曲。

【赛六十三7】「我要照耶和华一切所赐给我们的,提起祂的慈爱和美德,并祂向以色列家所施的大恩;这恩是照祂的怜恤和丰盛的慈爱赐给他们的。」

【赛六十三8】「祂说:他们诚然是我的百姓,不行虚假的子民;这样,祂就作了他们的救主。」

【赛六十三9】「他们在一切苦难中,祂也同受苦难;并且祂面前的使者拯救他们;祂以慈爱和怜悯救赎他们;在古时的日子常保抱他们,怀搋他们。」

  • 救赎主已经来到锡安,一切仇敌都已经得报应,救赎已经临到所有得救的人(1-6节),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但弥赛亚所设立的守望者的祷告还没有结束(六十二6-7)。六十三7-六十四-12与五十九1-13前后呼应,那里是百姓不怀诡诈的认罪,这里是百姓坦然无惧的呼求,包括两个部分:
    1. 抓紧应许(六十三7-14)
    2. 向神祈求(六十三15-六十四12)。
  • 7-14节是这段祷告的第一部分:抓紧应许。
  • 「我要照耶和华一切所赐给我们的」(7节),指照着神的应许祷告。第7节原文的首尾都是复数的「慈爱 חֶסֶד/kheh’-sed」,可译为「不变的爱」(英文ESV译本),是盟约中的用语,特指神向祂的百姓信守圣约的「不变的爱」。不管神的百姓怎样失败和不配,神都会照着圣约的应许赐下丰盛的怜恤和恩典。
  • 「提起 זָכַר/zaw-kar’」(7节)、「想起」(11节)、「记念」(六十四5)原文与「呼吁」(六十二6)是同一个词,表明这位祷告者,就是弥赛亚在锡安所设立的那些守望者之一(六十二6),弥赛亚吩咐他们昼夜不停地「呼吁」,一直到神「建立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为可赞美的」(六十二7)。
  • 「祂以慈爱和怜悯救赎他们」(9节),其中「慈爱 אַהֲבָה/a-hab-aw」原文被用来形容雅各对拉结的「深爱」(创二十九20),「救赎 גָּאַל/gaw-al’」原文与「至近的亲属」(利二十五25;得二20)和「救赎主」(16节)是同一个词。律法规定,「至近的亲属」包括「兄弟,或伯叔、伯叔的儿子,本家的近支」(利二十五48-49),他们有责任赎回弟兄的产业(利二十五25),也有责任赎回弟兄的自由(利二十五48)。神在爱中接纳了自己的百姓,愿意作为他们「至近的亲属」赎回他们、背负他们的重担。
  • 「在古时的日子常保抱他们,怀搋他们」(9节),指第一次出埃及,这是历史上神「以慈爱和怜悯救赎他们」的最大证明。8-9节密集出现的「我的百姓」(8节;出三10)、「子民」(8节;出四22「儿子」原文)、「救主」(8节;出十四30「拯救」原文)、「使者」(9节;出三2)和「拯救」(9节;出十四30),都是出埃及的用语。
  • 「他们在一切苦难中,祂也同受苦难」(9节),表示神对百姓的苦难感同身受,正如祂在出埃及时所宣告的:「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出三7)。同样,「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5-16)。
  • 「不行虚假的子民」(8节),可译为「不行虚假的儿子们」(英文ESV译本)。由于「我的百姓」(8节)是神在出埃及时的宣告(出三10),「不行虚假的儿子」也可能应于神的另一句宣告:「以色列是我的儿子」(出四22)。这并不是说百姓不行虚假,而是说他们是「不行虚假」者的儿子。

【赛六十三10】「他们竟悖逆,使主的圣灵担忧。祂就转作他们的仇敌,亲自攻击他们。」

【赛六十三11】「那时,他们(原文是他)想起古时的日子——摩西和他百姓,说:将百姓和牧养祂全群的人从海里领上来的在哪里呢?将祂的圣灵降在他们中间的在哪里呢?」

【赛六十三12】「使祂荣耀的膀臂在摩西的右手边行动,在他们前面将水分开,要建立自己永远的名,」

【赛六十三13】「带领他们经过深处,如马行走旷野,使他们不至绊跌的在哪里呢?」

【赛六十三14】「耶和华的灵使他们得安息,仿佛牲畜下到山谷;照样,祢也引导祢的百姓,要建立自己荣耀的名。」

  • 10-14节继续回顾出埃及,其中11-14节是回顾过红海的经历。
  • 「使主的圣灵担忧」(10节),表明圣灵是有位格、有情感的,并非只是一种能力。我们千万「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弗四30),因为担忧的圣灵必然会采取行动,「亲自攻击」(10节)我们。
  • 「祂就转作他们的仇敌,亲自攻击他们」(10节),因为凡是悖逆神、抵挡神的人,都将自动成为神的「对头」和「敌人」(一24)。摩西的千叮万嘱也不如神的一次管教,只有当神与悖逆的百姓为敌、「亲自攻击他们」以后,他们才能「想起古时的日子」(11节),重新仰望神的怜悯(11-13节)。
  • 「将祂的圣灵降在他们中间」(11节),指神亲自住在会幕当中(出二十九45;四十34)。
  • 「使祂荣耀的膀臂在摩西的右手边行动」(12节),表明摩西与仆人弥赛亚不同(五十六1),他并不是神的膀臂,而是有神膀臂的同在。
  • 「在他们前面将水分开」(12节)、「带领他们经过深处」(13节),包括过红海(出十四21)和约旦河(书三15-17)的经历,表明神绝不容许任何障碍阻挡祂的救恩。
  • 「要建立自己永远的名」(12节),指神已经把自己的美名与百姓的结局紧密相连(出三十二12;民十四13-16),祂既然领百姓出埃及,就必能将他们带进迦南(申四37-38),「使他们得安息,仿佛牲畜下到山谷」(14节),在荫凉和水草中歇息和藏身。神是永不改变的神,祂的「慈爱和怜悯」(9节)并没有减少,「荣耀的膀臂」也不会「缩短」(五十2;五十九1;民十一23),所以「照样」(14节),祂不但不会丢弃那些悖逆、失败的百姓(10节),反而必引导他们,为「要建立自己荣耀的名」(14节)。

【赛六十三15】「求祢从天上垂顾,从祢圣洁荣耀的居所观看。祢的热心和祢大能的作为在哪里呢?祢爱慕的心肠和怜悯向我们止住了。」

【赛六十三16】「亚伯拉罕虽然不认识我们,以色列也不承认我们,祢却是我们的父。耶和华啊,祢是我们的父;从万古以来,祢名称为『我们的救赎主』。」

  • 15节-六十四12是这段祷告的第二部分:向神祈求。
  • 守望者回顾了神的应许之后(7-14节),已经从出埃及的历史中明白了神的心意:祂的爱永无穷尽(7节);虽然百姓的罪令祂忧伤(10节),但祂对百姓的苦难仍然感同身受(8-10节);虽然百姓自作自受,但却仍有一道怜悯之门向他们打开(10-11节);因为神一定会为自己的名采取行动(12、14节)。因此,现在守望者有信心坦然无惧地为不配的百姓向神祈求,这段祈求由七个直击灵魂、拷问信心的问题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神的爱还在吗(六十三15-16)?
    •  B. 神为什么允许百姓犯罪(六十三17-19)?
    •   C. 神为什么不及早干预(六十四1-3)?
    •    D. 我们还能得救吗(六十四4-5)?
    •   C1. 神为什么不让人及早呼求(六十四6-7)
    •  B1. 神会永远记念百姓的罪吗(六十四8-9)?
    • A1. 神会忍住祂的爱吗(六十四10-12)?
  • 15-16节是第一个问题:既然神是超越的(15节),祂的慈爱和大能从不改变(7节)、祂是永不撇弃百姓的「父」(16节),那么为什么那些恩典好像只出现在教科书上、却「向我们止住了」(15节),「祢的热心和祢大能的作为在哪里呢」(15节)?

【赛六十三17】「耶和华啊,祢为何使我们走差离开祢的道,使我们心里刚硬、不敬畏祢呢?求祢为祢仆人,为祢产业支派的缘故,转回来。」

【赛六十三18】「祢的圣民不过暂时得这产业;我们的敌人已经践踏祢的圣所。」

【赛六十三19】「我们好像祢未曾治理的人,又像未曾得称祢名下的人。」

  • 17-19节是第二个问题:既然神在出埃及以后神已经「使他们得安息」(14节),为什么还允许百姓「走差离开、心里刚硬、不敬畏」(17节),陷入悖逆和失败呢?神百姓的失败历史表明,他们并没有根据应许得着迦南「永远为业」(创十三14-15;十七8),「不过暂时得这产业」(18节),最终还是圣殿被毁,百姓「好像祢未曾治理的人,又像未曾得称祢名下的人」(19节),似乎与神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