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4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赛四十七1】「巴比伦的处女啊,下来坐在尘埃;迦勒底的闺女啊,没有宝座,要坐在地上;因为你不再称为柔弱娇嫩的。」

本章预言大国巴比伦的灭亡。「处女」可能指新巴比伦帝国十分强盛,从未被人征服。

【赛四十七2】「要用磨磨面,揭去帕子,脱去长衣,露腿趟河。」

「磨面」巴比伦自视为主母(5、7节),却将要做奴婢的工作。「帕子」、「长衣」本是尊贵妇女的装束。「蹚河」可指难民要远离家园迁往他方。

【赛四十七3】「你的下体必被露出;你的丑陋必被看见。我要报仇,谁也不宽容。」

形容巴比伦受到大大的羞辱。

【赛四十七4】「我们救赎主的名是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

【赛四十七5】「迦勒底的闺女啊,你要默然静坐,进入暗中,因为你不再称为列国的主母。」

【赛四十七6】「我向我的百姓发怒,使我的产业被亵渎,将他们交在你手中,你毫不怜悯他们,把极重的轭加在老年人身上。」

神允许巴比伦惩罚犹大犯罪的百姓,但不许巴比伦对他们施以暴行。巴比伦超越神所赋的权柄,对以色列过分残暴。

【赛四十七7】「你自己说:我必永为主母,所以你不将这事放在心上,也不思想这事的结局。」

「思想这事的结局」当巴比伦登峰造极的时候,完全不考虑到她罪恶行径和骄傲自大的后果。

【赛四十七8】「你这专好宴乐、安然居住的,现在当听这话。你心中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我必不至寡居,也不遭丧子之事。」

【赛四十七9】「哪知,丧子、寡居这两件事在一日转眼之间必临到你;正在你多行邪术、广施符咒的时候,这两件事必全然临到你身上。」

「丧子、寡居」比喻巴比伦可怜无助的境况。「多行邪术,广施符咒」巴比伦盛行趋吉避凶之术。在巴比伦历史上的最后一夜,占星家和占卜者都被叫到伯沙撒面前,可是他们无法解读墙上的字迹,更不用说拯救城市脱离厄运了(但五7,26-31)。那属灵的巴比伦也是借着邪术欺骗和诱惑了地上的各国(启十八23)。

【赛四十七10】「你素来倚仗自己的恶行,说:无人看见我。你的智慧聪明使你偏邪,并且你心里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

「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是神才能说的话,巴比伦人却骄傲到自以为神。在今天人本主义的时代,自信的世人不再敬畏神,他们自己所依靠的「智慧、聪明」反而会使人「偏邪」,自以为神。诱惑巴比伦人,使他们掉进灭亡网罗的,正是他们依靠的数学、天文学,他们把这些学问用于占星术和邪术。

【赛四十七11】「因此,祸患要临到你身;你不知何时发现(或译:如何驱逐)灾害落在你身上,你也不能除掉;所不知道的毁灭也必忽然临到你身。」

神在150年前就预言了巴比伦的毁灭,那是在巴比伦崛起成为世界大帝国之前。但当毁灭的时候突然来临时,巴比伦所有哲士都感到惊讶(但五4-9),巴比伦的术士无法对抗上天的命令和古列的力量。

【赛四十七12】「站起来吧!用你从幼年劳神施行的符咒和你许多的邪术;或者可得益处,或者可得强胜。」

「站起来吧」即继续使用符咒邪术吧。「从幼年」指巴比伦的这种宗教已有长久历史。神很少用这样嘲笑的语气说话。

【赛四十七13】「你筹划太多,以致疲倦。让那些观天象的,看星宿的,在月朔说预言的,都站起来,救你脱离所要临到你的事。」

「在月朔说预言」即每月初定出吉凶的日子,作行事的参考。

【赛四十七14】「他们要像碎秸被火焚烧,不能救自己脱离火焰之力;这火并非可烤的炭火,也不是可以坐在其前的火。」

在厄运来临之时,邪术无法提供逃生之路,烧毁巴比伦的火焰也将烧毁那些星占学家。

【赛四十七15】「你所劳神的事都要这样与你无益;从幼年与你贸易的也都各奔各乡,无人救你。」

「与你贸易的」巴比伦是「贸易之地」和「买卖城」(结十七4)。属灵的巴比伦也与「地上的客商」密切交往(启十八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