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47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四十七1】「巴比伦的处女啊,下来坐在尘埃;迦勒底的闺女啊,没有宝座,要坐在地上;因为你不再称为柔弱娇嫩的。」

【赛四十七2】「要用磨磨面,揭去帕子,脱去长衣,露腿趟河。」

【赛四十七3】「你的下体必被露出;你的丑陋必被看见。我要报仇,谁也不宽容。」

【赛四十七4】「我们救赎主的名是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

【赛四十七5】「迦勒底的闺女啊,你要默然静坐,进入暗中,因为你不再称为列国的主母。」

【赛四十七6】「我向我的百姓发怒,使我的产业被亵渎,将他们交在你手中,你毫不怜悯他们,把极重的轭加在老年人身上。」

【赛四十七7】「你自己说:我必永为主母,所以你不将这事放在心上,也不思想这事的结局。」

  • 本章是一首巴比伦的挽歌,预言神将使用古列刑罚巴比伦(四十五1-8)。
  • 主前539年,古列入侵美索不达米亚下游,占领了巴比伦的周边地区,巴比伦王拿波尼度弃城出走,把城交给儿子伯沙撒管理,结果巴比伦城在一夜之间陷落(但五30-31)。本章从属灵的角度,指出巴比伦被古列轻易攻陷的三个原因:
    1. 神为自己的百姓报仇(1-7节);
    2. 神将惩罚骄傲自满者(8-11节);
    3. 神要揭穿偶像的虚假(12-15节)。
  • 「巴比伦的处女、迦勒底的闺女」(1节),比喻拟人化的新巴比伦帝国。「列国的主母」(5节),比喻巴比伦统治列国,把藩属国当作婢女。
  • 「用磨磨面」(2节),代表卑微的工作(士十六21),通常由奴婢来做(出十一5)。
  • 「帕子、长衣」(2节)是尊贵妇女的装束。「露腿趟河」(2节),可能指这些尊贵的妇女要屈尊纡贵、远离家园,失去了抬她们过河的仆人。
  • 1-7节比喻巴比伦将受到屈辱、失去荣耀和权柄。这一切可怕的苦难背后,是「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4节)为自己的百姓「报仇」(3节),负起「救赎主」(4节)、也就是「至近的亲属」(利二十五25)的责任,祂的行动是圣洁公义的。神用巴比伦管教百姓,但巴比伦却骄傲自夸、肆无忌惮,以为自己将存到永远、不被定罪,所以对百姓「毫不怜悯」(6节),「也不思想这事的结局」(7节)。因此,「以色列的圣者」必要让他们为自己的残暴行为受报应。今天,每一个掌握权柄的人和国家,都应当「将这事放在心上」(7节),知道有一位至圣之神在上管理一切,自己总有交账的一天。
上图:主前6世纪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的的巴比伦城废墟,墙用土砖做成。

上图:主前6世纪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的的巴比伦城废墟,墙用土砖做成。

【赛四十七8】「你这专好宴乐、安然居住的,现在当听这话。你心中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我必不至寡居,也不遭丧子之事。」

【赛四十七9】「哪知,丧子、寡居这两件事在一日转眼之间必临到你;正在你多行邪术、广施符咒的时候,这两件事必全然临到你身上。」

【赛四十七10】「你素来倚仗自己的恶行,说:无人看见我。你的智慧聪明使你偏邪,并且你心里说: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

【赛四十七11】「因此,祸患要临到你身;你不知何时发现(或译:如何驱逐)灾害落在你身上,你也不能除掉;所不知道的毁灭也必忽然临到你身。」

  • 8-11节描述巴比伦骄傲地自夸「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8、10节),自以为可以「安然居住」(8节),为恶行得逞而洋洋自得(10节),结果所有的灾难在一日之间忽然临到(9节)、无法逃避(11节)。
  • 「丧子、寡居」(9节),比喻巴比伦可怜无助的光景。
  • 「正在你多行邪术、广施符咒的时候,这两件事必全然临到你身上」(9节),讽刺巴比伦的偶像无法拯救他们。
  • 「惟有我,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8、10节),这是形容巴比伦像从前建造巴别塔的人一样(创十一4)自以为神、自满自夸,认为自己无需向任何高于自己的权柄负责。「因此,祸患要临到你身(11节),因为这是神所定的属灵规律。「祸患 רַע/rah」原文就是「恶行」(10节),人若选择「恶行」,就会得到「祸患」。今天,许多不信神的掌权者也常常把自己当作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认为「除我以外再没有别的」,以为只要牢牢掌握权力、就不必担心报应。但人若选择「恶」,就会得到「恶」;毁灭恶人的通常不是来自外面的「恶」,而是出于里面的「恶」。
  • 「你也不能除掉」(11节),原文是「你也不能赎罪」(英文ESV译本)。指这场灾祸既不能预知,也不能用破财免灾的方式来化解。
  • 在人本主义的时代,自信的世人倚靠自己的「智慧聪明」(10节),所以不再敬畏神。这样的「智慧聪明」只会使人「偏邪」(10节)、把自己当作神。过去,使巴比伦人掉进灭亡网罗的,正是他们所擅长的数学、天文学;他们把这些学问用于占星术和邪术,却无法预测和理解突然来临的祸患(但五4-9),更无法抵挡神的旨意和古列的征服。今天,使世界走向灭亡的,正是世人引以为豪的自然科学、人文哲学;他们相信这些学问可以解释一切现象、解决一切问题,却不肯承认自己的罪才是最大的祸患,结果「所不知道的毁灭也必忽然临到你身」(11节)。
上图: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巴比伦城的艺术复原图。当时的巴比伦城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所以迦勒底人自高自大。

上图: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巴比伦城的艺术复原图。当时的巴比伦城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所以迦勒底人自高自大。

【赛四十七12】「站起来吧!用你从幼年劳神施行的符咒和你许多的邪术;或者可得益处,或者可得强胜。」

【赛四十七13】「你筹划太多,以致疲倦。让那些观天象的,看星宿的,在月朔说预言的,都站起来,救你脱离所要临到你的事。」

【赛四十七14】「他们要像碎秸被火焚烧,不能救自己脱离火焰之力;这火并非可烤的炭火,也不是可以坐在其前的火。」

【赛四十七15】「你所劳神的事都要这样与你无益;从幼年与你贸易的也都各奔各乡,无人救你。」

  • 12-15节讽刺偶像的失败。虚假的偶像既不能在人需要的时候提供力量(12节),也不能替人预测未来(13节);在灾难面前不但不能救人、而且无力自救(14节),追随者只能各奔东西、各顾各家(15节)。
  • 「站起来吧」(12a),这道充满讽刺的命令又是何等悲哀。大难当头,拒绝真神的人别无选择,只能倚靠自己的能力或偶像,继续「劳神」(12a)努力,对结果却毫无把握(12b)。
  • 「从幼年劳神施行的符咒」(12节),指巴比伦历来都被美索不达米亚的各国、包括亚述视为宗教中心,是建造巴别塔的地方(创十一9),偶像崇拜已经有悠久的历史。
  • 「你筹划太多,以致疲倦」(13节),指巴比伦的假神很多,各种偶像提供的意见众说纷纭、互相矛盾。今天,为了解决社会的问题,自以为神的世人发明了许多主义、指出了各种方向,也都是彼此矛盾、令人「疲倦」,最终只能拿人类的历史和普罗大众的生命作试验。
  • 「在月朔说预言」(13节),即每月初定出吉凶的日子,作行事的参考。
  • 敬拜偶像的巴比伦终将被火焚烧,「这火并非可烤的炭火,也不是可以坐在其前的火」(14节),可能是讽刺那些制作偶像的人在炉边烤火说:「我暖和了,我见火了」(四十四16)。
  • 「从幼年与你贸易的」(15节),指那些敬拜偶像的人、以及靠偶像牟利的人(启十八15-17)。无论是敬拜偶像的人,还是被人当作偶像的人,彼此之间都是相互利用的「贸易」关系。一旦人无法从偶像获得好处,就会撇弃偶像、「各奔各乡」(15节)。
  • 人人都有需要拯救的时候,无论是敬拜偶像的人、还是倚靠自己的人,都在为着某一天作准备。但是,当那一天真正来到的时候,许多人却发现「你所劳神的事都要这样与你无益」(15节),一生「所劳神的」知识、财富、健康、偶像没有一样能靠上;惟有那位站在宇宙之外、又在历史之中的神,祂既有能力施行拯救、又乐意施行拯救。我们应当选择哪一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