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30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三十1】「耶和华说:祸哉!这悖逆的儿女。他们同谋,却不由于我,结盟,却不由于我的灵,以致罪上加罪;」

【赛三十2】「起身下埃及去,并没有求问我;要靠法老的力量加添自己的力量,并投在埃及的荫下。」

【赛三十3】「所以,法老的力量必作你们的羞辱;投在埃及的荫下,要为你们的惭愧。」

【赛三十4】「他们的首领已在琐安;他们的使臣到了哈内斯。」

【赛三十5】「他们必因那不利于他们的民蒙羞。那民并非帮助,也非利益,只作羞耻凌辱。」

  • 本章是第四个「祸哉」(1节),与第一个「祸哉」对应(二十八1-29)。前三个「祸哉」并不局限于具体的历史事件,而是启示人的败坏趋势、以及神不变的管教原则;而后三个「祸哉」则与具体的历史事件有关,预言神将怎样在亚述的危机中施行管教。在第一个「祸哉」中,百姓要「与死亡立约,与阴间结盟」(二十八15),第四个「祸哉」则预言埃及的帮助是徒然无益;所以神必用「谋略奇妙、智慧广大」(二十八29)来管教他们,在管教中信守应许、等候施恩给百姓。本章是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埃及的帮助徒然无益(1-7节);
    •  B. 百姓藐视神的话语(8-17节);
    •  B1. 神信守自己的应许(18-26节);
    • A1. 亚述的威胁迎刃而解(27-33节)。
  • 「悖逆的儿女」(1节)按照律法要判死刑(申二十一18-21),这是对犹大的领袖最严重的指控。犹大所面临的亚述威胁乃是神的管教(二十九1-4),但在神的管教面前,百姓不但不回转「求问」(2节)神、「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反而「起身下埃及去」(2节),「要靠法老的力量加添自己的力量」(2节)、倚靠世界的势力逃避神的管教,这是「罪上加罪」(1节)。
  • 百姓「亲近」神、「用嘴唇尊敬」神,但「心却远离」神(二十九13);所以宁可投靠埃及,也不肯「归回安息」(15节)。今天,有些信徒平时也是满口属灵的口号,在神的管教面前却不肯「求问」神,一心只想从世界寻找方法、解决问题,岂不也是「罪上加罪」吗?
  • 神两次强调百姓「投在埃及的荫下」(2、3节),是讽刺他们把埃及当作神。因为神的百姓本来应当「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诗九十一1)、「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诗九十一4;三十六7;五十七1;六十三7)。
  • 不管埃及有多么强大,神也不允许「法老的力量」成为百姓的倚靠。此时埃及虽然跃跃欲试地要与亚述一争高下,但最终却在家门口被远道而来的亚述打败,被亚述王西拿基立嘲笑为「压伤的苇杖」(三十六6),会刺透依仗它之人的手(王下十八21)。因此,百姓「投在埃及的荫下,要为你们的惭愧」(3节);信徒若与世界联合,也「必作你们的羞辱」(3节)。
  • 「琐安」(4节)就是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塔尼斯(Tanis)、下埃及北部的行政中心。「哈内斯」(4节)就是埃及古都赫拉克来俄波利斯(Heracleopolis Magna)、下埃及重要的宗教和政治中心。「琐安」位于孟斐斯以北、「哈内斯」位于孟斐斯以南,绕道南地旷野(5节)的犹大使团可能先到达孟斐斯,然后分别前往这两个地方,寻求埃及各方势力的支持。
  • 犹大与埃及结盟的结果是自取其辱(5节),不但没能脱离亚述独立,反而激怒了亚述,占领犹大、掳走百姓。神一面宣告祂会使「雅各必不再羞愧」(二十九22),一面用「羞辱、惭愧」(3节)、「蒙羞、羞耻凌辱」(5节)五个词来强调投靠埃及的恶果,但犹大的领袖们却一意孤行,成了不折不扣的「悖逆的儿女」。同样,今天那些因投靠世界而被辖制的信徒,岂不也是因为对神的话置若罔闻,对世界心存幻想,不相信世界「并非帮助,也非利益,只作羞耻凌辱」(5节)吗?
上图:从犹大通往埃及的三条路线:沿海大道(Via Maris)、往书珥的路(Way to Shur)和阿拉伯商道(Arabian Trade Route)。沿海大道经过迦萨前往埃及的琐安,最为方便,但在以赛亚时代已被亚述控制,非利士人有的图谋背叛亚述,有的则与亚述合作。从犹大前往埃及求助的外交使团若想避开亚述的监视,第二条路就是从别是巴经过南地旷野、书珥的旷野,前往埃及的孟斐斯。

上图:从犹大通往埃及的三条路线:沿海大道(Via Maris)、往书珥的路(Way to Shur)和阿拉伯商道(Arabian Trade Route)。沿海大道经过迦萨前往埃及的琐安,最为方便,但在以赛亚时代已被亚述控制,非利士人有的图谋背叛亚述,有的则与亚述合作。从犹大前往埃及求助的外交使团若想避开亚述的监视,第二条路就是从别是巴经过南地旷野、书珥的旷野,前往埃及的孟斐斯。

【赛三十6】「论南方牲畜的默示:他们把财物驮在驴驹的脊背上,将宝物驮在骆驼的肉鞍上,经过艰难困苦之地,就是公狮、母狮、蝮蛇、火焰的飞龙之地,往那不利于他们的民那里去。」

【赛三十7】「埃及的帮助是徒然无益的;所以我称她为『坐而不动的拉哈伯』。」

  • 「南方」(6节)原文就是「南地」。前往埃及的犹大外交使团若想避开被亚述控制的沿海大道,就要从别是巴经过南地旷野、前往「埃及前的书珥」(撒上十五7;创十六7;二十五18),这是一条与出埃及正好相反的路(出十五22;民三十三8),违背了神禁止百姓回埃及的命令(出十三17;申十七16)。
  • 「公狮、母狮、蝮蛇、火焰的飞龙之地」(6节),都是形容旷野之路的「艰难困苦」(6节;民二十一6;申八15)。
  • 「拉哈伯」(7节)是神话中的海怪,比喻埃及(五十一9;诗八十七4)。「坐而不动的拉哈伯」(7节),是讽刺埃及看起来很强大、承诺也很动听,但实际上毫无帮助。
  • 6-7节是一幅生动的讽刺画面,百姓拒绝近在「口中、心里」(申三十14)的神的话语,反而不惜付出巨大代价,让「驴驹、骆驼」(6节)辛辛苦苦地经过「公狮、母狮、蝮蛇、火焰的飞龙之地」,向「坐而不动的拉哈伯」购买拯救,结果却是自取其辱(5节)、徒然无益(7节)。今天,有些信徒和教会不肯回到圣经、专心倚靠神,却想靠心理学说关怀辅导、用市场营销传扬福音、借企业管理建造教会,岂不也是「经过艰难困苦之地」(6节)、去寻求「坐而不动的拉哈伯」吗?
上图:剧毒的锯鳞蛇(saw-scale viper)会跳起来攻击,被咬中后伤口灼痛,可能就是「火焰的飞龙」(赛三十6)。西奈半岛和以色列的旷野里都生活着彩锯鳞蝰(Echis coloratus)。

上图:剧毒的锯鳞蛇(saw-scale viper)会跳起来攻击,被咬中后伤口灼痛,可能就是「火焰的飞龙」(赛三十6)。西奈半岛和以色列的旷野里都生活着彩锯鳞蝰(Echis coloratus)。

【赛三十8】「现今你去,在他们面前将这话刻在版上,写在书上,以便传留后世,直到永永远远。」

【赛三十9】「因为他们是悖逆的百姓、说谎的儿女,不肯听从耶和华训诲的儿女。」

【赛三十10】「他们对先见说:不要望见不吉利的事,对先知说:不要向我们讲正直的话;要向我们说柔和的话,言虚幻的事。」

【赛三十11】「你们要离弃正道,偏离直路,不要在我们面前再提说以色列的圣者。」

【赛三十12】「所以,以色列的圣者如此说:因为你们藐视这训诲的话,倚赖欺压和乖僻,以此为可靠的,」

【赛三十13】「故此,这罪孽在你们身上,好像将要破裂凸出来的高墙,顷刻之间忽然坍塌;」

【赛三十14】「要被打碎,好像把窑匠的瓦器打碎,毫不顾惜,甚至碎块中找不到一片可用以从炉内取火,从池中舀水。」

  • 第9节的「因为」,表明9-14节是神让先知当众「将这话刻在版上,写在书上,以便传留后世,直到永永远远」(8节)的第一个原因,目的是作为后人的鉴戒。
  • 「柔和的话」(10节),指顺耳、安慰的话。
  • 「虚幻的事」(10节),指人爱听的虚假预言或励志故事。
  • 先知责备百姓「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他生疏,往后退步」(一4),呼吁百姓「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十20)、「眼目重看以色列的圣者」(十七7),宣告「人间贫穷的必因以色列的圣者快乐」(二十九19),但悖逆的百姓却叫先知「不要在我们面前再提说以色列的圣者」(11节)。「所以,以色列的圣者如此说」(12节),百姓当清楚知道藐视祂的后果(12-14节)。
  • 「好像将要破裂凸出来的高墙,顷刻之间忽然坍塌」(13节),比喻藐视神的话、必然会导致自我毁灭(13节),就像凸出的破墙会因自身的重量坍塌。
  • 「甚至碎块中找不到一片可用以从炉内取火,从池中舀水」(14节),比喻彻底毁坏、毫无用处。
  • 「藐视这训诲的话」(12节),就是轻看神的话语。今天,大部分信徒都不会「藐视」圣经,但却很少人肯付代价认真读经,不是浮光掠影、心浮气躁,就是断章取义、「六经注我」。表面上尊重圣经,实际上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神;表面上每天读经,实际上每天都在「藐视这训诲的话」。
  • 百姓向神「说谎」(9节)、「不肯听从耶和华训诲」(9节),并非要求先知闭口,而是希望内容无关痛痒(10-11节)。在今天的教会里,人们也不会要求停止讲道,只会要求信息迎合自己。他们「不要望见不吉利的事」(10节),只想听顺耳的「柔和的话」;不想听「正直的话」(10节),只想听励志的「虚幻的事」;不想「提说以色列的圣者」和祂的绝对真理,免得给自己带来罪疚和压力,影响自己的生活方式。「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四3-4)。但是,神的拣选是不可抗拒的,「以色列的圣者」绝不允许以色列「离弃正道,偏离直路」(11节),所以神宣告:他们必要饱尝藐视神训诲的苦果(12-14节)。

【赛三十15】「主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曾如此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你们竟自不肯。」

【赛三十16】「你们却说:不然,我们要骑马奔走。所以你们必然奔走;又说:我们要骑飞快的牲口。所以追赶你们的,也必飞快。」

【赛三十17】「一人叱喝,必令千人逃跑;五人叱喝,你们都必逃跑;以致剩下的,好像山顶的旗杆,冈上的大旗。」

  • 第15节原文以「因为」开始(英文ESV译本),表明15-17节是神让先知当众「将这话刻在版上,写在书上,以便传留后世,直到永永远远」(8节)的第二个原因,目的是作为后人的鉴戒。
  • 百姓不但拒绝「以色列的圣者」(11节)的圣洁,也怀疑「主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15节)的大能,所以不肯「归回安息」(15节;七4),拒绝「不再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十20)。
  • 「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15节),可译为「你们得力在乎平静信靠」(英文ESV译本)。
  • 「好像山顶的旗杆,冈上的大旗」(17节),形容余民稀少、孤立无援(一8)。
  • 神的百姓一旦拒绝信心的信靠,无论用什么来代替神,都会成为自己的报应。若选择「骑马」(16节)预备逃跑,结果就必定逃跑;若选择「骑飞快的牲口」(16节)逃跑,结果追赶他们的也必定会追得飞快。
  • 神的百姓若凭信心倚靠神,「五个人要追赶一百人,一百人要追赶一万人」(利二十六8)。但百姓若拒绝「眼目重看以色列的圣者」(十七7),「归回安息、平静安稳」,就是放弃应许中的福气、选择应许中的管教:「一人叱喝,必令千人逃跑;五人叱喝,你们都必逃跑」(17节;申三十二30)。

【赛三十18】「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你们。因为耶和华是公平的神;凡等候祂的都是有福的!」

【赛三十19】「百姓必在锡安、在耶路撒冷居住;你不再哭泣。主必因你哀求的声音施恩给你;祂听见的时候就必应允你。」

【赛三十20】「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

【赛三十21】「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赛三十22】「你雕刻偶像所包的银子和铸造偶像所镀的金子,你要玷污,要抛弃,好像污秽之物,对偶像说:『去吧!』」

  • 18-26节用「耶和华」(18、26节)首尾相连,宣告虽然百姓藐视神的训诲(8-17节),但神却信守祂不变的应许。
  • 立约之神是信实的,祂必按照圣约施行管教(申三十二30),也必按照圣约施行怜悯(申三十1-10)。虽然无知的百姓藐视神的话语(8-17节),但信实的神却信守自己的应许(18-26节),只是在「等候」(18a)我们「等候」(18b)祂、「等候」施恩的时机成熟。因为管教还没有开始,神的恩惠与怜悯就已经预备好了(18节):祂必将回应祷告(19节),引导百姓行走正道(20-21节)、离弃偶像(22节),并且恢复安息之地(24-25节),医治受伤的百姓(26节)。这个恩典也将同样临到百姓所仰赖的埃及身上:「祂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十九22)。
  • 「因为耶和华是公平的神」(18节),也可译为「因为耶和华是判断的神」,「祂的谋略奇妙;祂的智慧广大」(二十八29),知道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施恩时机(创八12),好向不配的百姓彰显祂的「怜悯」(18节;十四1)。因此,受管教的百姓不可「着急」(二十八16)挣扎,而应耐心等候,「凡等候祂的都是有福的」(18节)。
  • 「百姓必在锡安、在耶路撒冷居住」(19节),是强调施恩的地点。神的应许不但要在最佳的时间实现(18节),也会在指定的地点实现(二十八16)。
  • 「你的教师」(20节)原文是复数,可能指神自己。「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22节),是比喻圣灵的带领。一个「靠圣灵得生」、又「靠圣灵行事」(加五25)的人,总是注意聆听圣灵的声音,不会像顽梗倔强的牲畜要从前面牵拉,只需从「后边」发声;也不会像高傲狂妄的亚述,必须用「威严的声音」(三十30)斥责,只需「微小的声音」(王下十九12)提醒。而装睡的人就是在「雷轰、地震、大声、旋风、暴风」(二十九6)中也不能醒来,因为他们「竟自不肯」(15节;二十八9-13;二十九11-12)。他们自称等候圣灵,实际上却是「耳朵发沉」(六10),只想听到正中下怀的声音;他们自称仰望神,实际上却是「眼睛昏迷」(六10),纵然神的手高举,「他们仍然不看」(二十六11)。倚靠肉体的人常常把自己的冲动当作神的呼召,所以他们常常感动、常常变动,一惊一乍、难以持久,成功时自高、失败时自卑。
  • 当我们陷入管教的时候,表面上是我们在「等候」(18b)神的审判和拯救(二十六8),实际上是神在「等候」(18a)我们「归回安息」(15节)、不再「骑马奔走」(16节),好赶快给我们「施恩(18a)、「医治」(26节)。如果我们执意「骑飞快的牲口」(16节)逃跑,怨天尤人、苦苦挣扎,却没有真诚「哀求的声音」(19节),就是定意要让神管教的目的落空,那么祂的怜悯何时才能临到呢?

【赛三十23】「你将种子撒在地里,主必降雨在其上,并使地所出的粮肥美丰盛。到那时,你的牲畜必在宽阔的草场吃草。」

【赛三十24】「耕地的牛和驴驹必吃加盐的料;这料是用木杴和杈子扬净的。」

【赛三十25】「在大行杀戮的日子,高台倒塌的时候,各高山冈陵必有川流河涌。」

【赛三十26】「当耶和华缠裹祂百姓的损处,医治祂民鞭伤的日子,月光必像日光,日光必加七倍,像七日的光一样。」

  • 23-26节是预言神所应许的弥赛亚国度(十一6-9),与「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20节)的管教相反。在弥赛亚的国度里,咒诅将被去除,土地(23a)、牲畜(23b-24节)、山川(25节)、人(26a)和宇宙(26b)都得着了恢复,受造之物一起「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八21)。
  • 「耕地的牛和驴驹必吃加盐的料」(24节),指卑微的牛驴也得到了最好的饲料,比喻丰富蒙福。
  • 神是公义的,也是慈爱的。「耶和华的日子」(十三6),对于仇敌是「大行杀戮的日子,高台倒塌的时候」(25节;二十五12);但对于神的百姓,却是「缠裹祂百姓的损处,医治祂民鞭伤的日子」(26节)。这个恩典也将同样临到百姓所仰赖的埃及身上:「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十九22)。

【赛三十27】「看哪,耶和华的名从远方来,怒气烧起,密烟上腾。祂的嘴唇满有忿恨;祂的舌头像吞灭的火。」

【赛三十28】「祂的气如涨溢的河水,直涨到颈项,要用毁灭的筛箩筛净列国,并且在众民的口中必有使人错行的嚼环。」

【赛三十29】「你们必唱歌,像守圣节的夜间一样,并且心中喜乐,像人吹笛,上耶和华的山,到以色列的磐石那里。」

【赛三十30】「耶和华必使人听祂威严的声音,又显祂降罚的膀臂和祂怒中的忿恨,并吞灭的火焰与霹雷、暴风、冰雹。」

【赛三十31】「亚述人必因耶和华的声音惊惶;耶和华必用杖击打他。」

【赛三十32】「耶和华必将命定的杖加在他身上;每打一下,人必击鼓弹琴。打仗的时候,耶和华必抡起手来,与他交战。」

【赛三十33】「原来陀斐特又深又宽,早已为王预备好了;其中堆的是火与许多木柴。耶和华的气如一股硫磺火使他着起来。」

  • 27-33节用「耶和华的名」(27节)和「耶和华的气」首尾呼应,与1-7节对应。虽然百姓藐视神的话(8-17节),但神却信守应许(18-26节)。同样,在亚述的威胁面前,神的百姓远离神、投奔埃及(1-7节);但神却在亚述来袭之时靠近百姓(27-28节)、为百姓争战(31-33节),神的百姓必得享平安、欢然歌唱(29-30节)。
  • 27-33节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神的百姓始终是祂所关怀的中心:
    • A. 神掌管万国(27-28节);
    •  B. 百姓必因神的得胜歌唱(29节);
    • A1. 神掌管亚述(30-33节)。
  • 「耶和华的名从远方来」(27节),形容虽然百姓的心「远离」(二十九13)神,但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百姓。一旦时机成熟,祂会立刻出手拯救。
  • 「祂的气如涨溢的河水,直涨到颈项」(28节),形容神的审判就像旱溪涨水一样突然而彻底。以色列旷野里的旱溪平时干涸,但却可能因为远方的降雨,在几分钟之内就涨满洪水。
  • 「并且在众民的口中必有使人错行的嚼环」(28节),可译为「并在众民口中安放导错方向的嚼环」(和合本修订版)比喻神完全掌握地上列国的道路,让历史为祂的救赎计划服务,正如祂「使乖谬的灵搀入埃及中间;首领使埃及一切所做的都有差错」(十九14)、使埃及人走错了路」(十九13)。「嚼环」指安在马嘴上的金属环,用以引导马奔跑的方向。
  • 「守圣节的夜间」(29节),可能指逾越节。将来神的救赎就是另一次出埃及(27、30节),神「降罚的膀臂」(30节)、火焰与冰雹(30节)都是出埃及的标志(出六6;九23)。神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始终用逾越节的启示来宣告祂的名(出三15)。
  • 亚述在神的旨意之下,前来作管教的工具(十5);但同样也在神的旨意之下,走上自我毁灭之途(33节)。「陀斐特」(33节)的意思是「焚烧之处」,后来被拜偶像的人作为献儿童为祭给摩洛神的场所(王下二十三10),可能位于欣嫩子谷的边缘、尚未与汲沦溪谷会合之处。这里是耶路撒冷城焚化垃圾的地方,比喻神将像焚烧垃圾一样焚烧亚述军队。
  • 神向百姓宣告,亚述大军急急忙忙地一路逼近耶路撒冷(十28-32),其实只是爬上焚烧自己的柴堆(33节;三十一9)。神是管辖「列国」(28节)的主,与这样一位神相比,亚述的威胁又算得了什么呢?当我们面临危机和压力的时候,又何必向世界寻求「徒劳无益」(7节)的帮助呢?人越不肯承认自己全然败坏,就越倚靠自己、也越发「陷入网罗被缠住」(二十八13),自欺欺人地把自信当作信心,把世界的引诱当作神的带领,用各种变相的倚靠人代替「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而人越承认自己的全然败坏,就越敬畏神、也越能有智慧(诗一百一十一10)。
上图:今日欣嫩子谷。希腊文「地狱 Gehenna」一词源于希伯来文Gehinnom,即耶路撒冷城外的「欣嫩子谷 Valley of Hinnom」(书十八16),那里曾经是拜偶像摩洛的人焚烧儿女的地方(王下二十八3;耶七31),后来犹太人改用来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所以那里的火常年不止息,比喻地狱里永远的刑罚。拒绝创造主的人,就像垃圾一样失去了被造的用途,只配丢在这里燃烧。

上图:今日欣嫩子谷。希腊文「地狱 Gehenna」一词源于希伯来文Gehinnom,即耶路撒冷城外的「欣嫩子谷 Valley of Hinnom」(书十八16),那里曾经是拜偶像摩洛的人焚烧儿女的地方(王下二十八3;耶七31),后来犹太人改用来焚烧犯罪者的尸首和一切不洁的垃圾,所以那里的火常年不止息,比喻地狱里永远的刑罚。拒绝创造主的人,就像垃圾一样失去了被造的用途,只配丢在这里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