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29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二十九1】「唉!亚利伊勒,亚利伊勒,大卫安营的城,任凭你年上加年,节期照常周流。」

【赛二十九2】「我终必使亚利伊勒困难;她必悲伤哀号,我却仍以她为亚利伊勒。」

【赛二十九3】「我必四围安营攻击你,屯兵围困你,筑垒攻击你。」

【赛二十九4】「你必败落,从地中说话;你的言语必微细出于尘埃。你的声音必像那交鬼者的声音出于地;你的言语低低微微出于尘埃。」

  • 1-14节是第二个「祸哉」,预言百姓的失败将越来越深,即使经历了管教和拯救,灵里仍然昏迷;而神将行奇妙的事,让人的自作聪明彻底失败。包括四个部分:
    1. 神将熬炼亚利伊勒(1-4节);
    2. 神将拯救亚利伊勒(5-8节);
    3. 百姓仍然灵里昏迷(9-12节);
    4. 神要行奇妙的事(13-14节)。
  • 「亚利伊勒 אֲרִיאֵל/ar-ee-ale’」(1节)的意思是「神的狮子」,原文与祭坛的「供台 אֲרִאֵיל/ar-ee-ale’」(结四十三15、16)发音相同、但书写略有区别,在此代指耶路撒冷。
  • 神特地用「大卫安营的城」(1节)来称呼耶路撒冷,是要提醒百姓:神过去在「毗拉心山、基遍谷」(二十八21)为专心倚靠神的大卫冲破外邦人,而现在却要像外邦人一样攻击不肯靠神安息的「大卫安营的城」,这就是所谓「非常的工、奇异的事」(二十八21)。
  • 虽然耶路撒冷的祭坛还在年复一年地献祭,「节期照常周流」(1节),但百姓的心却已经「远离」(13节),不肯「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因此,神用「亚利伊勒」这个双关语来宣告祂的旨意:
    1. 「我终必使亚利伊勒困难」(2a):神将管教百姓,使耶路撒冷成为祭坛的「供台 אֲרִאֵיל/ar-ee-ale’」、被火炼净(三十一9;结十一3、7);
    2. 「我却仍以她为亚利伊勒」(2b):神在管教之中必有拯救,因为耶路撒冷仍然是「神的狮子  אֲרִיאֵל/ar-ee-ale’」。
  • 「我必四围安营攻击你」(3节),是预言亚述王西拿基立将于主前701年围困耶路撒冷。「屯兵」(3节),指建造攻城塔;「筑垒」(3节),指修筑攻城坡道。
  • 「你必败落,从地中说话」(4节),是预言希西家王将忍气吞声地向亚述王求和认罚(王下十八14)。
上图:主前8世纪,亚述军队围攻拉吉时所建的攻城坡道(Siege Ramp),坡道上挖出了许多攻守双方使用过的箭头、吊索、链子和石摆。后来罗马军队攻陷马萨大(Masada),也是使用了坡道。

上图:主前8世纪,亚述军队围攻拉吉时所建的攻城坡道(Siege Ramp),坡道上挖出了许多攻守双方使用过的箭头、吊索、链子和石摆。后来罗马军队攻陷马萨大(Masada),也是使用了坡道。

【赛二十九5】「你仇敌的群众,却要像细尘;强暴人的群众,也要像飞糠。这事必顷刻之间忽然临到。」

【赛二十九6】「万军之耶和华必用雷轰、地震、大声、旋风、暴风,并吞灭的火焰,向她讨罪。」

【赛二十九7】「那时,攻击亚利伊勒列国的群众,就是一切攻击亚利伊勒和她的保障,并使她困难的,必如梦景,如夜间的异象;」

【赛二十九8】「又必像饥饿的人梦中吃饭,醒了仍觉腹空;或像口渴的人梦中喝水,醒了仍觉发昏,心里想喝。攻击锡安山列国的群众也必如此。」

  • 当百姓被对付到极其卑微、羞辱的地步(4节),它的敌人却「顷刻之间」(5节)如噩梦消失,好像被风吹去的「细尘、飞糠」(5节)。耶路撒冷将出人意料地得救(三十七36),亚述唾手可得的胜利将如美梦成空(8节)。无论是犹大自我拯救的努力,还是亚述横扫天下的势力,都「必如梦景」(7节)一般不真实。这一切都因为「万军之耶和华」(6节)统管万有、施行拯救,要显明「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人」(诗一百一十八9)。
  • 神做工的原则永远不变:当我们变相地倚靠自己、不肯靠主安息(二十八12)的时候,神也必会兴起环境,让我们枉费心机,落到「言语低低微微出于尘埃」(4节)的卑微地步,倍受羞辱。但神也绝不弃绝祂所拣选的人,祂掌管历史,耕种打谷都是为了收获(二十八23-29)。因此,当神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敬虔和心志都只是「污秽的衣服」(亚三3)以后,我们才能「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7)。那时,祂必让我们经历「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8-9)。

【赛二十九9】「你们等候惊奇吧!你们宴乐昏迷吧!他们醉了,却非因酒;他们东倒西歪,却非因浓酒。」

【赛二十九10】「因为耶和华将沉睡的灵浇灌你们,封闭你们的眼,蒙盖你们的头。你们的眼就是先知;你们的头就是先见。」

【赛二十九11】「所有的默示,你们看如封住的书卷,人将这书卷交给识字的,说:『请念吧!』他说:『我不能念,因为是封住了。』」

【赛二十九12】「又将这书卷交给不识字的人,说:『请念吧!』他说:『我不识字。』」

  • 虽然神将在关键时刻拯救耶路撒冷(5-8节;三十七36-37),但先知预言:百姓还是不能「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南国犹大的败坏并没有因着耶路撒冷之围的解除而扭转,反而在玛拿西王的时候到达无可救药的地步(王下二十三26;二十四3),最终被掳巴比伦。
  • 「你们宴乐昏迷吧」(9b),可译为「自己蒙住眼,你们就眼瞎」(英文ESV、NASB译本),表明人的属灵迟钝,是自己故意选择的结果(帖后二9-12)。并非所有的人都会把亚述的撤军归功于神(三十七36-37),有人可能归功于外交(三十七8-9),有人可能归功于运气,有些人则归功于鼠疫(希罗多德《历史 Histories》第二卷141)。再大的「惊奇」(9a)也不能使百姓灵里苏醒,再多的神迹奇事也未必能见证福音。因为人若没有圣灵在里面动工,对神的作为不是故意不看(二十六11)、就是胡乱解释(二十八7),结果是头脑「醉了」(9c)、灵里昏迷(二十八7-8),「东倒西歪」(9d)、生活混乱。
  • 神百姓的属灵盲目,一方面是自己的选择(9节),一方面也是神的审判(10节)。神的话语简单明白,就是在神里面得安息(二十八12)。这话连幼儿也能听懂(二十八13),但却被自作聪明的成年人讥诮亵慢(二十八9)、「当作愚拙的道理」(林前一21)。因此,神就「将沉睡的灵浇灌你们,封闭你们的眼,蒙盖你们的头」(10节),任凭属灵的领袖灵里昏暗、饱尝恶果,「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太二十五29)。
  • 11-12节比喻以赛亚的信息对耶路撒冷的百姓毫无效果(六9-10)。古代的书信通常是卷起来用印封住,人若不肯打开「封住的书卷」(11节),就无法阅读里面的内容。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百姓对神话语的刻意推诿、轻忽拒绝;能读的不屑阅读(11节)、不能读的安于无知(12节),用不信和悖逆封闭了自己属灵的眼睛。

【赛二十九13】「主说:因为这百姓亲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敬畏我,不过是领受人的吩咐。」

【赛二十九14】「所以,我在这百姓中要行奇妙的事,就是奇妙又奇妙的事。他们智慧人的智慧必然消灭,聪明人的聪明必然隐藏。」

  • 「这百姓亲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13节),并不是说他们表面属灵、生活败坏,而是说他们不肯「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归回安息」(三十15)。这不但是当时南国犹大的光景,也是历代教会的普遍光景。我们常常和希西家王一样「亲近」神、「尊敬」神,热心事奉、爱心见证样样俱全,惟独一遇到实际难处,就情不自禁地倚靠自己、投奔埃及。人的特点就是「嘴唇」虚假、脚步诚实:口里倚靠神,实际找埃及;嘴上交托主,实际倚赖人。因为人最善于「自欺」(林前六9;加六3;约壹一8),自以为是归向神,其实是归向人;自以为是「为主做得不够」,其实是自己不够满意;自以为是对神有信心,其实是对人才、物质和方法有把握。但人在压力面前最诚实,所以神一票否决我们「属灵感觉」的方法,就是看我们在难处面前能否「诚实倚靠耶和华」。因此,我们不要轻信自己的「属灵感觉」,而要承认自己的「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
  • 「他们敬畏我,不过是领受人的吩咐」(13节),表明百姓在许多的事上都遵行了神的旨意,而且还做得相当到位(代下二十九-三十一)。但他们的「敬畏」并非建立在信心和应许的磐石上(二十八16),「不过是领受人的吩咐」。这种没有根基的建造,早晚都会倒塌(太七27),所以在亚述的威胁面前,他们「骑马奔走」(三十16)、四处求援,惟独不肯「归回安息」。而耶路撒冷蒙神拯救之后(三十七36),百姓又很快故态复萌,变本加利地跟随玛拿西行恶(王下二十一9)。
  • 在历史上,许多信徒和教会的初衷都是为主做工、广传福音。但人一旦倚靠自己的敬虔和努力,有了成绩就会「心里高傲」(二十八1),逐渐就会「亵慢」(二十八14)神的话语,接着就会「自己蒙住眼」(9节),在灵里的盲目中难以自拔。所以神会先任凭百姓自欺欺人(9-12节),冒充属灵到一个地步,甚至连自己也信了(13节);然后「在这百姓中要行奇妙的事,就是奇妙又奇妙的事」(14a),彻底消灭人的自作聪明(14b;林前一19)。历史上的拯救首先要让亚利伊勒跌入尘埃(1-4节),将来神也将会任凭信徒彻底失败;历史上的拯救(5-8节)是突然的,将来那件「奇妙的事」(14节)也将是戏剧性的;历史上的拯救(5-8节)是外面的,将来那件「奇妙又奇妙的事」(14节)却是里面的(罗十二2)。神的救赎计划永远也不会落空,仇敌的软硬兼施不能破坏,百姓的冥顽不灵也无法拦阻,因为祂是「独行奇事的耶和华」(诗七十二18;二十八23-29):「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林前一21)。

【赛二十九15】「祸哉!那些向耶和华深藏谋略的,又在暗中行事,说:谁看见我们呢?谁知道我们呢?」

【赛二十九16】「你们把事颠倒了,岂可看窑匠如泥吗?被制作的物岂可论制作物的说:他没有制作我?或是被创造的物论造物的说:祂没有聪明?」

  • 15-24节是第三个「祸哉」,预言神「行奇妙的事」(14节)所要达成的效果:虽然百姓灵里将越来越昏迷,甚至向神隐藏自己,但最终神却要苏醒人心。包括两个部分。
    1. 百姓向神隐藏(15-16节);
    2. 神将苏醒人心(17-24节)
  • 「向耶和华深藏谋略的,又在暗中行事」(15节),指希西家和犹大的领袖一面自称倚靠神(代下三十二7-8),一面暗中筹划与埃及结盟(三十1-2),失败以后又向亚述求和认罚(王下十八14),甚至「将耶和华殿门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来,给了亚述王」(王下十八16)。他们忙着应对危机、不肯「归回安息」(三十15),好像神根本不存在一样——「谁看见我们呢?谁知道我们呢」(15节)。先知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因为他们心里认为神「没有聪明」(16节),以为神与自己一样有限。当人敢向神隐藏自己的时候(创三8),实际上就是自诩「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不相信神能超越难处、解决现实问题。
  • 今天,我们也常常把神限制在教会里,遇到难处时一面满口「靠主」,一面「又在暗中行事」,还以为可以「向耶和华深藏谋略」。事奉可以装假、生活才最诚实,生活中的每个压力,都是神显明我们信心真实光景的机会(彼前一7)。因此,每个信徒都是分别为圣的「圣徒」(林前一2),工作生活都没有圣俗之分,并非是属灵就是带人信主,顺服就要全职事奉。神不但注意我们在聚会中的言行,更在意我们在家庭生活、人际关系、工作学习等大小事情上是否凭信心「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

【赛二十九17】「黎巴嫩变为肥田,肥田看如树林,不是只有一点点时候吗?」

【赛二十九18】「那时,聋子必听见这书上的话;瞎子的眼必从迷蒙黑暗中得以看见。」

【赛二十九19】「谦卑人必因耶和华增添欢喜;人间贫穷的必因以色列的圣者快乐。」

【赛二十九20】「因为,强暴人已归无有,亵慢人已经灭绝,一切找机会作孽的都被剪除。」

【赛二十九21】「他们在争讼的事上定无罪的为有罪,为城门口责备人的设下网罗,用虚无的事屈枉义人。」

  • 17-21节所描绘的是弥赛亚的国度。这国度将首先从苏醒人心开始,「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十七21)。
  • 「黎巴嫩变为肥田」(17节)指高山变为平原,「肥田看如树林」(17节),指平原变为森林。在人看来是沧海桑田的漫长岁月,在神的眼中却「只有一点点时候」(17节;彼后三8)。神必将按照祂的时候,改变世界(17节)、更新人心(18-21节),所以「信靠的人必不着急」(二十八16)。
  • 「谦卑人必因耶和华增添欢喜」(19a),可译为「困苦的人必因耶和华增添欢喜」,因为这些人软弱无助,无法倚靠自己,只能「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
  • 「人间贫穷的必因以色列的圣者快乐」(19b),是回应「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十20)、「眼目重看以色列的圣者」(十七7),表明神将信实地实现应许,借着苏醒人心来彻底改变社会(20-21节)。
  • 世人都是故意不看、故意不听(9-12节)的「聋子、瞎子」(18节 ),因此,若是「照父神的先见」(彼前一2),世上一个得救的人都没有。但信徒却是「照父神的先见被拣选」(彼前一2)的,祂「照自己的大怜悯」(彼前一3)拣选和重生了我们,才使我们这些「聋子必听见这书上的话;瞎子的眼必从迷蒙黑暗中得以看见」(18节;弗五8)。

【赛二十九22】「所以,救赎亚伯拉罕的耶和华论雅各家如此说:雅各必不再羞愧,面容也不至变色。」

【赛二十九23】「但他看见他的众子,就是我手的工作在他那里,他们必尊我的名为圣,必尊雅各的圣者为圣,必敬畏以色列的神。」

【赛二十九24】「心中迷糊的必得明白;发怨言的必受训诲。」

  • 「救赎亚伯拉罕的耶和华」(22节),这个称呼强调神呼召亚伯拉罕是要叫地上的万族得福(创十二1-3),祂既开始、就必成就。
  • 「雅各家」(22节)、「他的众子」(23节),都是指以色列十二支派,也就是与神立约的选民。亚伯拉罕蒙救赎,是要把万民带进国度;同样,神容许「雅各家」在危机之中「心中迷糊、发怨言」(24节),也不是要让他们停留在愚昧里,而是要把他们带进弥赛亚的国度(17-21节)。
  • 雅各的「羞愧」(22节),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后裔「心中迷糊」、又「发怨言」,不肯主动悔改,前途是绝望的。而「雅各必不再羞愧」(22节),是因为看见神「手的工作」(23节)将胜过人的失败,使百姓从愚昧中苏醒(24节),从「远离」(13节)神变为「专要倚靠」(二十六13)祂。
  • 只有神「手的工作」,才能使失败的百姓「必尊雅各的圣者为圣,必敬畏以色列的神」(23节)。而当我们祷告「愿人都尊祢的名为圣」(太六9)的时候,也是在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人对神的「敬畏」(23节),决不是从自己里面生发的感情,完全是因为神「手的工作在他那里」(23节)。因此,大使命乃是根据基督手中「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太二十八18),而不是门徒的敬虔、努力、方法或组织。
  • 今天,使信徒倚靠肉体、自我膨胀的根源,就是否认自己的「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许多人可以承认自己「一无所能、一无所有、一无所是」,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比万物都诡诈」(耶十七9),总以为自己在神面前「其心昭昭」,其实只是「其心可诛」。因为「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七29),我们自以为的「心思单纯」,常常是因为「心蒙脂油」(六10);自以为的「顺从圣灵」,常常只是固执己见;自以为的「忠心为主」,常常只为成功实现抱负;自以为有爱的行为,常常只有爱的感觉;自以为有无亏的良心,常常只有自我陶醉。而否定「全然败坏」的结果,必然会走向倚靠肉体的下滑之路:先是为属灵的成就「心里高傲」(二十八1),接着就「亵慢」(二十八14)神的话语,最终是「自己蒙住眼」(9节),还愚昧地以为可以向神隐藏(15节;创三8)。这样的人表面可能非常敬虔、努力,但却不肯「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其实已经「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祂生疏,往后退步」(一4)。而神任凭我们失败、显明我们愚昧,并非要让我们对救恩绝望,而是要让我们对自己绝望;然后祂才会让「心中迷糊的必得明白;发怨言的必受训诲」(24节)。因为神的救赎并非倚靠以色列软弱的行为,也不是倚靠信徒善变的心志,而是由祂「亲口应许,亲手成就」(王上八24)——「祂的谋略奇妙;祂的智慧广大」(二十八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