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2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二十四1】「看哪,耶和华使地空虚,变为荒凉;又翻转大地,将居民分散。」

【赛二十四2】「那时百姓怎样,祭司也怎样;仆人怎样,主人也怎样;婢女怎样,主母也怎样;买物的怎样,卖物的也怎样;放债的怎样,借债的也怎样;取利的怎样,出利的也怎样。」

【赛二十四3】「地必全然空虚,尽都荒凉;因为这话是耶和华说的。」

  • 神宣告了祂在全地掌权之后(十三至二十三章),接着预言末日的审判和复兴(二十四至二十七章):到了耶和华的日子(十三6),世界的设防城必将荒凉,救恩的坚固城必将永存。二十四至二十七章常被称为「以亚赛书的启示录 Apocalypse of Isaiah」。
  • 二十四-二十七章分成五个部分,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宣告了十三-二十三章的十个默示的结局:
    • A. 神拆毁荒凉城、在锡安山作王(二十四章);
    •  B. 神倾倒设防城(二十五1-5);
    •   C. 神在锡安摆设筵席(二十五6-10);
    •  B1. 义人进入坚固城(二十六章);
    • A1. 神败坏设防城、全地归向锡安(二十七章)。
  • 本章宣告神将拆毁荒凉城、在锡安山作王,作为论巴比伦(十三1-十四27)和海旁旷野(二十一1-10)默示的结局。这个宣告的范围远远超过了耶路撒冷和犹大,乃是预言从基督再来到新天新地,与《创世纪》一-十一章遥相呼应。
  • 1-20节以「地」首尾呼应(1-3节;17-20节),描述耶和华的日子临到时的情形:
    • A. 地必全然空虚(1-3节);
    •  B. 剩下的人稀少(4-6节);
    •   C. 荒凉之城(7-12节);
    •  B1. 余民称颂主名(13-16节);
    • A1. 地被全然破坏(17-20节)。
  • 1-3节以「空虚、荒凉」(1a、3a)首尾呼应,宣告神将「使地空虚,变为荒凉」(1a):地和人将同受审判(1b),无人例外(2节)、遍及全地(3a)。
  • 翻转大地」(1节),可译为「使地面扭曲」(英文ESV译本)。
  • 「将居民分散」(1节),是呼应神在巴别「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创十一9)。

【赛二十四4】「地上悲哀衰残,世界败落衰残;地上居高位的人也败落了。」

【赛二十四5】「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秽;因为他们犯了律法,废了律例,背了永约。」

【赛二十四6】「所以,地被咒诅吞灭;住在其上的显为有罪。地上的居民被火焚烧,剩下的人稀少。」

  • 当天地万物刚造齐的时候,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一31)。但人堕落以后,罪把咒诅带入世界(6节;创三17),所以「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八22)。今天,全地都已经被罪恶污秽(5a;民三十五33;诗一百零六38;耶三1-2、9),导致「地上悲哀衰残,世界败落衰残」(4a)。如果神不干预,全地都将被罪恶毁灭(6a)。
  • 「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秽」(5a),并非因为环境的污染,而是因为属灵的败坏,包括:
    1. 犯了律法」(5节),人越过了神所设立的界限,为所欲为。
    2. 废了律例」(5界),人拒绝神的绝对真理,发明自己的道德标准,使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3. 「背了永约」(5节),人破坏了神主动与他们建立的关系,拒绝神的救恩。
  • 神与人所立的「永约」(5节),包括:挪亚之约(创九9-11)、亚伯拉罕之约(诗一百零五10;创十二3;二十二18;加三8)、安息日(利二十四8)和大卫之约(撒下二十三5),最终指向弥赛亚的应许、基督里的安息(五十五3;六十一8)。
  • 「所以」(6节)一词表明,「地上悲哀衰残,世界败落衰残」并非因为科技落后、气候变化、环境污染,而是因为神的「咒诅」(6节)。虽然人「背了永约」,但神却永远信守圣约,所以必要成就圣约的应许(利二十六44-45),也必执行圣约的咒诅(利二十六14-43;申二十八15-68)。目的不是为了终止「永约」,而是要让百姓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申十一26-28),承认全然败坏、回转归向神(但九11-19)。

【赛二十四7】「新酒悲哀,葡萄树衰残;心中欢乐的俱都叹息。」

【赛二十四8】「击鼓之乐止息;宴乐人的声音完毕,弹琴之乐也止息了。」

【赛二十四9】「人必不得饮酒唱歌;喝浓酒的,必以为苦。」

【赛二十四10】「荒凉的城拆毁了;各家关门闭户,使人都不得进去。」

【赛二十四11】「在街上因酒有悲叹的声音;一切喜乐变为昏暗;地上的欢乐归于无有。」

【赛二十四12】「城中只有荒凉;城门拆毁净尽。」

  • 7-12节用一首诗歌描述世界的荒凉之城。这首诗组成一个交错平行结构:
    • A. 宴乐俱都止息(7-9节);
    •  B. 城邑拆毁(10节);
    • A1. 欢乐归于无有(11节);
    •  B1. 城门拆毁(12节)。
  • 「新酒、葡萄树」(7节)和「酒、浓酒」(9节)都代表喜乐。「地上悲哀衰残」(4节)的结果,使人类的一切追求都适得其反、变为「衰残」(7节):追求喜乐的得着「悲哀」(7节),追求繁荣的得着「荒凉」(12节;六11)。
  • 第10节的「荒凉 תֹּהוּ/to’-hoo」,原文就是创造之始的「混沌」(创一2;耶四23)。当人类拒绝神的时候(5b),世界就失去了神才能赋与的一切,回到了「混沌」的状态。在这个「荒凉的城」(10节)里,人们选择没有神的生活,所以世界不再有秩序、生命也不再有目的,成了一个什么都可以、什么都无所谓的地方。人的价值观彻底相对化,追求毫无节制的自满自足。这个「荒凉的城」从「巴别」(创十一9)开始,在历史中不断重现(十三1;二十一1),最后成为必将倾倒的「巴比伦大城」(启十四8)。
  • 「在街上因酒有悲叹的声音」(11节),指那些饮酒上瘾的人因为缺酒而倍受折磨。
  • 「城门拆毁净尽」(12节),原文是「城门全都摧毁」(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意思是城门被敌人撞毁、失去保障。在没有神的荒凉之城里,人类想建立自己的秩序、也必须靠自己维护安全,所以建造城墙。但结果却是「城门全都摧毁」,人类自我拯救的努力归于无有。
上图:主前5400年的埃利都(Eridu)遗址。埃利都是目前发现的美索不达米亚最早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城市,以泥砖和芦苇建房,覆盖范围约为8-10公顷,大约有4千人口。埃利都原来位于波斯湾沿岸,数千年时间的泥沙积累使得现在的埃利都遗址已近距离海岸线相当远了。古代城市的创建与国家或民族的成立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城市大都在河流、水泉旁边建筑,作为附近贸易、文化、宗教活动的中心,后来成为城邦或政治中心。兴建城市和定期维修泥砖城墙所需的组织能力,促进了统治城市的议会或君主体制的形成。

上图:主前5400年的埃利都(Eridu)遗址。埃利都是目前发现的美索不达米亚最早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城市,以泥砖和芦苇建房,覆盖范围约为8-10公顷,大约有4千人口。埃利都原来位于波斯湾沿岸,数千年时间的泥沙积累使得现在的埃利都遗址已近距离海岸线相当远了。古代城市的创建与国家或民族的成立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城市大都在河流、水泉旁边建筑,作为附近贸易、文化、宗教活动的中心,后来成为城邦或政治中心。兴建城市和定期维修泥砖城墙所需的组织能力,促进了统治城市的议会或君主体制的形成。

【赛二十四13】「在地上的万民中,必像打过的橄榄树,又像已摘的葡萄所剩无几。」

【赛二十四14】「这些人要高声欢呼;他们为耶和华的威严,从海那里扬起声来。」

【赛二十四15】「因此,你们要在东方荣耀耶和华,在众海岛荣耀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名。」

【赛二十四16】「我们听见从地极有人歌唱,说:荣耀归于义人。我却说:我消灭了!我消灭了,我有祸了!诡诈的行诡诈;诡诈的大行诡诈。」

  • 13节用「所剩无几」(13节)与第6节「剩下的人稀少」前后呼应。虽然在神的追讨之下(4-6节),世界之城里的「欢乐归于无有」(11节),但从东到西、从「众海岛」到「地极」(16节),那些「所剩无几」的人发起了一场赞美神的大合唱。因为虽然「剩下的人稀少」,「城邑荒凉,无人居住,房屋空闲无人,地土极其荒凉」(六9),但世界却不再是没有神的「混沌」(10节「荒凉」原文)状态,而是重新恢复了秩序和意义。他们并不是「万教归一」,而是丢弃了自己过去所敬拜的各种偶像,单单「荣耀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名」(15节)。
  • 「为耶和华的威严,从海那里扬起声来」(14节),可译为「从西方扬声赞美耶和华的威严」(英文ESV译本)。
  • 「荣耀归于义人」(16a),可译为「荣耀归于公义的那一位」(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这既是称颂神追讨的公义,又是称颂神拯救的恩典,正如祂自己所宣告的:「我是公义的神,又是救主」(四十五21)。神的救恩不是没有原则的怜悯,而是为了「显明祂的义,使人知道祂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罗三26)。
  • 虽然灾难之中的余民将赞美神,但先知还是惊叹:「我消灭了!我消灭了,我有祸了」(16b),因为神的追讨实在太可怕了(17-20节;六5)。但世人却对神的警告充耳不闻、无关痛痒,「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六10)。即使他们落在神的追讨之中,也是「诡诈的行诡诈;诡诈的大行诡诈」(16c),不但毫无悔改之意(启六16;九21),反而更加悖逆亵渎(启十六9)。因此,将来「所剩无几」的余民并非比别人更加敬虔、亦非主动回转,而是因着神恩典的拣选。

【赛二十四17】「地上的居民哪,恐惧、陷坑、网罗都临近你。」

【赛二十四18】「躲避恐惧声音的必坠入陷坑;从陷坑上来的必被网罗缠住;因为天上的窗户都开了,地的根基也震动了。」

【赛二十四19】「地全然破坏,尽都崩裂,大大地震动了。」

【赛二十四20】「地要东倒西歪,好像醉酒的人;又摇来摇去,好像吊床。罪过在其上沉重,必然塌陷,不能复起。」

  • 17-20节与1-3节首尾呼应,描绘神对全地最后的追讨。
  • 恐惧 פַּחַד/pakh’-ad」、「陷坑 פַּחַת/pakh’-ath」和「网罗 פַּח/pakh」(17节)原文谐音,用三个谐音字强调那无法逃避的灭亡。
  • 「天上的窗户都开了」(18节),是呼应挪亚大洪水的审判(创七11)。
  • 「地的根基也震动了」(18节),是形容大地震(19-20a)。
  • 「吊床」(20节),指用枝子和叶子盖搭的茅舍。
  • 「地全然破坏,尽都崩裂」(19节)的原因,是由于「罪过在其上沉重」(20节),连大地也无法承受。

【赛二十四21】「到那日,耶和华在高处必惩罚高处的众军,在地上必惩罚地上的列王。」

【赛二十四22】「他们必被聚集,像囚犯被聚在牢狱中,并要囚在监牢里,多日之后便被讨罪(或译:眷顾)。」

【赛二十四23】「那时,月亮要蒙羞,日头要惭愧;因为万军之耶和华必在锡安山,在耶路撒冷作王;在敬畏祂的长老面前,必有荣耀。」

  • 1-20节预言耶和华的日子(十三6)临到时的情形,而二十四21-二十七13用了七个「到那日」(二十四21;二十五9;二十六1;二十七1、2、12、13),宣告耶和华的日子将带来的七个结果。
  • 21-23节以「到那日」(21节)为标志,宣告耶和华的日子」将带来的第一个结果:世界的荒凉之城被对付之后,神将回到锡安,荣耀地「在耶路撒冷作王」(23节)。
  • 「在高处必惩罚高处的众军,在地上必惩罚地上的列王」(21节),指神将追讨受造界的一切抵挡神的势力,包括犯罪的天使(申三十二8;但十13)和君王。
  • 「他们必被聚集,像囚犯被聚在牢狱中,并要囚在监牢里」(22节),可能预言撒但和邪灵将被拘禁在无底坑中(启二十2),地上的列王则被拘禁在阴间(启十九20;二十5)。
  • 「多日之后便被讨罪」(22节),可能预言千年国度之后的审判(启二十7-10)。
  • 月亮要蒙羞,日头要惭愧」(23节),可能预言神将在新耶路撒冷与人同住:「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启二十一23)。
  • 「在敬畏祂的长老面前」(23节),是呼应神与人立约时的七十位以色列长老(出二十四9-11)。当神与百姓订定西奈之约时,众长老只能看到「祂脚下彷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出二十四10);但将来的众长老(启四4、10-11)却将住在神的荣耀大光面前,将成就西奈之约和大卫之约中的所有应许。
  • 整个人类历史的本质,都是「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创十一4),想靠自己寻求安全与繁荣,把拯救抓在自己手上。结果却事与愿违,「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秽」(5节)、「地被咒诅吞灭」(6节),整个世界都成了一座没有秩序、没有意义的「荒凉的城」(10节)。因此,这城必要被神倾倒(启十八2),那时神「必在锡安山,在耶路撒冷作王」(23节),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启二十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