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23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二十三1】「论推罗的默示:他施的船只都要哀号;因为推罗变为荒场,甚至没有房屋,没有可进之路。这消息是从基提地得来的。」

  • 本章是论推罗的默示,与论埃及的默示(十九-二十章)前后呼应,宣告推罗的货财必不存留。
  • 埃及和推罗代表古代文明在经济和文化上的最高成就:埃及是农业文明的中心,推罗是商业文明的中心;埃及是大陆文明最发达的地方,推罗是海上文明最发达的地方;埃及以政治影响世界,推罗以贸易影响世界;埃及采取专制独裁,推罗采取独立自治。埃及与推罗关系紧密、命运相似,所以在推罗的哀歌(1-14节)中三次交织着埃及和尼罗河(3、5、10节)。
  • 「推罗」(1节)是以色列北部地中海的腓尼基海港,以稀有昂贵的紫色染料「推罗紫」闻名。「西顿」(2节)是腓尼基的另一个重要海港,也是最古老的腓尼基城市,位于推罗北方四十公里。在以赛亚的时代,这两个城邦彼此和平竞争,都自称是腓尼基的代表(Mother City of Phoenicia)。腓尼基人擅长航海、经商、建筑和手工业,盛产香柏木,腓尼基字母是现代所有字母的祖先。
  • 「他施的船只」(1节),指可以横渡地中海的远航船只,能从地中海东岸的推罗航行到西岸的他施,是古代地中海最大的船只。腓尼基人善于航海,是最早在地中海冒险的商人。青铜时代晩期崩溃(Late Bronze Age collapse,主前1200-1150年)之后,腓尼基人控制地中海贸易一千年,也促进了地中海世界的文化交流。
  • 「可进之路」(1节),指港口。
  • 「基提」(1节)是位于塞浦路斯岛东南的推罗殖民地,在推罗西北240公里。返航的他施船只在最后一站基提听闻推罗城被毁,不禁痛哭哀号。
  • 本章的默示分为两部分:1、推罗将被神击打(1-14节);2、推罗将被神接纳(15-18节)。1-14节是推罗的哀歌,用「他施的船只都要哀号」和「荒场」首尾呼应,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他施的船只都要哀号(1节);
    •  B. 推罗的倾倒(2-6节);
    •  B1. 推罗倾倒的原因(7-13节);
    • A1. 他施的船只都要哀号(14节)。
上图:油画《欧罗巴被掳 The Rape of Europa》(提香Titian,作于1560-1562年)。在希腊神话中,宙斯看中了推罗王的女儿欧罗巴,遂化身为一只雪白的公牛诱奸欧罗巴,并把欧罗巴带到克里特岛。欧罗巴和宙斯生了三个儿子,后来成为克里特岛的统治者。推罗王叫儿子们出去寻找女儿,没有找到就不要回来,结果儿子们都滞留他乡,其中卡德摩斯(Cadmus)把腓尼基字母带到了希腊。希腊人把爱琴海以西的大陆称为「欧罗巴」,成为欧洲名称的起源。孕育文明的欧罗巴和传播腓尼基字母的卡德摩斯都来自推罗,代表推罗在早期文明西传到爱琴海和欧洲的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希腊人在黑暗时期以后,重新学会了腓尼基字母,并加上母音,成为后来欧洲各类字母之祖。腓尼基的商船所带来的埃及笔墨纸张,也促进了希腊文学的萌芽。

上图:油画《欧罗巴被掳 The Rape of Europa》(提香Titian,作于1560-1562年)。在希腊神话中,宙斯看中了推罗王的女儿欧罗巴,遂化身为一只雪白的公牛诱奸欧罗巴,并把欧罗巴带到克里特岛。欧罗巴和宙斯生了三个儿子,后来成为克里特岛的统治者。推罗王叫儿子们出去寻找女儿,没有找到就不要回来,结果儿子们都滞留他乡,其中卡德摩斯(Cadmus)把腓尼基字母带到了希腊。希腊人把爱琴海以西的大陆称为「欧罗巴」,成为欧洲名称的起源。孕育文明的欧罗巴和传播腓尼基字母的卡德摩斯都来自推罗,代表推罗在早期文明西传到爱琴海和欧洲的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希腊人在黑暗时期以后,重新学会了腓尼基字母,并加上母音,成为后来欧洲各类字母之祖。腓尼基的商船所带来的埃及笔墨纸张,也促进了希腊文学的萌芽。

上图:腓尼基字母(Phoenician alphabet)是现代所有字母的祖先,希伯来字母、阿拉伯字母、希腊字母、拉丁字母都源于腓尼基字母。主前1000年左右,腓尼基人(北闪含语系)以原始迦南字母为基础,结合埃及的象形文字和苏美尔的楔形文字,设计出22个腓尼基字母,以牺牲文字的华丽外形来换取更高的书写效率。腓尼基字母和希伯来字母都是辅音音素文字(Abjad),没有代表元音的字母或符号,字的读音须由上下文推断。

上图:腓尼基字母(Phoenician alphabet)是现代所有字母的祖先,希伯来字母、阿拉伯字母、希腊字母、拉丁字母都源于腓尼基字母。主前1000年左右,腓尼基人(北闪含语系)以原始迦南字母为基础,结合埃及的象形文字和苏美尔的楔形文字,设计出22个腓尼基字母,以牺牲文字的华丽外形来换取更高的书写效率。腓尼基字母和希伯来字母都是辅音音素文字(Abjad),没有代表元音的字母或符号,字的读音须由上下文推断。

【赛二十三2】「沿海的居民,就是素来靠航海西顿的商家得丰盛的,你们当静默无言。」

【赛二十三3】「在大水之上,西曷的粮食、尼罗河的庄稼是推罗的进项;她作列国的大码头。」

【赛二十三4】「西顿哪,你当惭愧;因为大海说,就是海中的保障说:我没有劬劳,也没有生产,没有养育男子,也没有抚养童女。」

【赛二十三5】「这风声传到埃及;埃及人为推罗的风声极其疼痛。」

【赛二十三6】「推罗人哪,你们当过到他施去;沿海的居民哪,你们都当哀号。」

  • 2-6节描述推罗的倾倒,用「沿海的居民」(2、6节)首尾呼应,交错提到沿海的居民、西顿、埃及、推罗、西顿、埃及、推罗、沿海的居民。
  • 「西曷」(3节)就是埃及小河(书十三3),代指埃及。
  • 「我没有劬劳」(4节),指因为推罗的倾倒,大海不再有儿女、也就是以海为家的水手。
  • 推罗倾倒的消息传到埃及,「埃及人为推罗的风声极其疼痛」(5节)。因为尼罗河粮食的出口倚赖腓尼基的商船,推罗也是埃及的盟友,亚述攻占推罗、就是入侵埃及的前奏。推罗在主前11世纪独立之前,曾受埃及控制五百年,深受埃及的影响。在新亚述帝国时期,推罗名义上向亚述臣服(主前868–612年),但却经常反叛、常与埃及联盟。
  • 从前推罗人「过到他施去」(6节),是为了赚钱;现在神让他们「过到他施去」,却是为了逃难。
  • 推罗和埃及一样,在人的眼中是文明、繁荣和可靠的象征,但在神的眼中却是人倚靠自己、敬拜偶像的典型,所以必被倾倒:
    1. 神的百姓与推罗的关系,就像与埃及一样爱恨交加。推罗王曾经与大卫建交,帮助大卫建造宫殿(撒下五11-12),又为所罗门提供建造圣殿的木料和工匠(王上五12);西顿的寡妇供养过先知以利亚(王上十七9)。但另一方面,所罗门宠爱「西顿女子」(王上十一1),「随从西顿人的女神亚斯她录」(王上十一5),拜偶像的邱坛一直存留到以赛亚的时代(王下二十三13);「西顿王谒巴力的女儿耶洗别」(王上十六31)更是引诱北国敬拜巴力,流毒数百年。
    2. 神对推罗的旨意,也像对待埃及一样(十九22),在击打之后予以医治和接纳(18节),将来主耶稣还要亲自向腓尼基的妇人传福音(可七24-30)。
上图:亚述巴拉瓦特门(Balawat Gates)上的青铜装饰,描绘推罗和西顿的船只装载贡物献给撒缦以色二世(Shalmaneser II,主前859-824年在位)。

上图:亚述巴拉瓦特门(Balawat Gates)上的青铜装饰,描绘推罗和西顿的船只装载贡物献给撒缦以色二世(Shalmaneser II,主前859-824年在位)。

上图:以撒哈顿胜利石碑(Victory stele of Esarhaddon),描绘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1-669年在位)打败了推罗和埃及的反亚述联盟,用钩子牵着推罗王巴力一世(Ball I,主前680-660在位)和埃及法老特哈加(Taharqa)的儿子。现藏于柏林别加摩博物馆。

上图:以撒哈顿胜利石碑(Victory stele of Esarhaddon),描绘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1-669年在位)打败了推罗和埃及的反亚述联盟,用钩子牵着推罗王巴力一世(Ball I,主前680-660在位)和埃及法老特哈加(Taharqa)的儿子。现藏于柏林别加摩博物馆。

【赛二十三7】「这是你们欢乐的城,从上古而有的吗?其中的居民往远方寄居。」

【赛二十三8】「推罗本是赐冠冕的。她的商家是王子;她的买卖人是世上的尊贵人。遭遇如此是谁定的呢?」

【赛二十三9】「是万军之耶和华所定的!为要污辱一切高傲的荣耀,使地上一切的尊贵人被藐视。」

【赛二十三10】「他施的民(原文是女)哪,可以流行你的地,好像尼罗河;不再有腰带拘紧你。」

【赛二十三11】「耶和华已经向海伸手,震动列国。至于迦南,祂已经吩咐拆毁其中的保障。」

【赛二十三12】「祂又说:受欺压西顿的居民(原文是处女)哪,你必不得再欢乐。起来!过到基提去;就是在那里也不得安歇。」

【赛二十三13】「(看哪,迦勒底人之地向来没有这民,这国是亚述人为住旷野的人所立的。现在他们建筑戍楼,拆毁推罗的宫殿,使她成为荒凉。)」

  • 7-13节宣告推罗的遭遇「是万军之耶和华所定的」(9节),依次提到推罗、西顿、推罗。
  • 推罗历来是一个商业发达、繁华享乐的「欢乐的城」(7节),为了方便贸易,「其中的居民往远方寄居」(7节),殖民地分布于地中海诸岛和沿岸。
  • 「推罗本是赐冠冕的。她的商家是王子」(8节),指推罗的贸易活动给地中海沿岸带来了许多好处,所以成了各国仰赖的「赐冠冕的」,推罗商人也像「王子」一样倍受尊重。
  • 人一有钱,就会膨胀,自信的推罗高傲到「居心自比神」(结二十八6)的地步,所以神必要使她降卑,「为要污辱一切高傲的荣耀,使地上一切的尊贵人被藐视」(9节)。这也是今天物质社会的写照和结局。
  • 「他施的民哪,可以流行你的地」(10节),是宣告他施恢复了自由。他施倚赖推罗的贸易致富,但若要维持富有,就要受制于推罗。推罗倾倒之后,他施虽然不再富有,但也不再受辖制,「好像尼罗河;不再有腰带拘紧你」(10节)。同样,当我们受益于世界的经济发展时,也成了世界的奴隶。当神「向海伸手,震动列国」(11节)的时候,经济固然崩溃了,但世人在亏损的同时,实际上也恢复了自由。
  • 「迦南 כְּנַעַן/ken-ah’-an」(11节)原文与「买卖人 כְּנַעַן/ken-ah’-an」(8节)、「贸易 כְּנַעַן/ken-ah’-an」(结十六29)是同一个词,是双关语。
  • 12节预言腓尼基人在仇敌的攻击之下,逃往塞浦路斯的殖民地「基提」(12节)。「基提」是腓尼基的殖民地,位于推罗西北240公里,常常成为腓尼基人逃亡的地方。主前701年,西拿基立围攻推罗,推罗王(Luli)逃往基提。主前677年,西顿被亚述王以撒哈顿所灭,西顿王(Abdi-milkutti)也逃往基提,但却被以撒哈顿抓回处死。
  • 13节是预言巴比伦将围攻推罗。此时迦勒底人只是「亚述人为住旷野的人所立的」一个小国,但一百多年以后,巴比伦迦勒底王朝的尼布甲尼撒将围困推罗城十三年,把城攻陷。
  • 「戍楼」(13节)是古代攻城的工具,用以推到城墙前,让攻城的士兵可以从高处向城墙射箭、把攻城梯搭到城墙上,也可以从楼底撞击城墙。
上图:主前865-860年出土于宁录的亚述浮雕,描绘亚述军队在戍楼上攻城。

上图:主前865-860年出土于宁录的亚述浮雕,描绘亚述军队在戍楼上攻城。

上图:主前11-6世纪腓尼基的主要城市和殖民地。腓尼基并不是一个政治意义上的国家,而是由语言和文化相同的独立城邦组成,彼此之间和平竞争。为了促进航海贸易,腓尼基人在地中海沿岸建立了许多殖民地和商业据点,覆盖了塞浦路斯、克里特、西西里、马耳他、撒丁、科西嘉、西班牙、南欧和北非。腓尼基人口不多,所以对开疆拓土没有兴趣,殖民地的居民很少超过一千人,只有迦太基和地中海西部的一些附近定居点比较大。腓尼基殖民地的自治程度很高,通常只是以宗教献礼的方式向他们的母城致敬。

上图:主前11-6世纪腓尼基的主要城市和殖民地。腓尼基并不是一个政治意义上的国家,而是由语言和文化相同的独立城邦组成,彼此之间和平竞争。为了促进航海贸易,腓尼基人在地中海沿岸建立了许多殖民地和商业据点,覆盖了塞浦路斯、克里特、西西里、马耳他、撒丁、科西嘉、西班牙、南欧和北非。腓尼基人口不多,所以对开疆拓土没有兴趣,殖民地的居民很少超过一千人,只有迦太基和地中海西部的一些附近定居点比较大。腓尼基殖民地的自治程度很高,通常只是以宗教献礼的方式向他们的母城致敬。

【赛二十三14】「他施的船只都要哀号,因为你们的保障变为荒场。」

  • 14节和第1节用「他施的船只都要哀号」、「荒场」首尾呼应,结束了推罗的哀歌。
  • 「你们的保障」(14节)指推罗。因着推罗的倾倒,他施的船只失去了港口。
  • 从以赛亚的时代开始,推罗屡次遭到围攻,最终被亚历山大「变为荒场」(14节):
    1. 主前724-720年,亚述王撒缦以色五世及撒珥根二世围城五年;
    2. 主前701年,亚述王西拿基立围城;
    3. 主前671年,亚述王以撒哈顿围城;
    4. 主前663年,亚述王亚述巴尼帕围城;
    5. 主前586-573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围城十三年;
    6. 主前539年,波斯王古列围城;
    7. 主前332年,希腊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围城七个月。
上图:出土于尼尼维的浮雕,描绘主前701年亚述王西拿基立围攻推罗,推罗王(Luli)被迫撤离推罗,逃往塞浦路斯的基提。由海德堡大学扫描。

上图:出土于尼尼维的浮雕,描绘主前701年亚述王西拿基立围攻推罗,推罗王(Luli)被迫撤离推罗,逃往塞浦路斯的基提。由海德堡大学扫描。

【赛二十三15】「到那时,推罗必被忘记七十年,照着一王的年日。七十年后,推罗的景况必像妓女所唱的歌:」

【赛二十三16】「你这被忘记的妓女啊,拿琴周流城内,巧弹多唱,使人再想念你。」

【赛二十三17】「七十年后,耶和华必眷顾推罗,她就仍得利息(原文是雇价;下同),与地上的万国交易(原文是行淫)。」

【赛二十三18】「她的货财和利息要归耶和华为圣,必不积攒存留;因为她的货财必为住在耶和华面前的人所得,使他们吃饱,穿耐久的衣服。」

  • 15-18节宣告推罗将被神接纳。除了16节原文是一首诗,其它三节原文都以「临到הָיָה/haw-yaw」(15、16、18节)开头。
  • 「推罗必被忘记七十年」(15节),大约从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进攻黎凡特地区开始,到波斯帝国允许推罗自治,推罗的海上贸易衰落了七十年。这个「七十年」与犹大「服事巴比伦王七十年」(耶二十五11)是同一时期。「七十年后」(15节),神将带领自己的百姓回归(拉一1-4),也「必眷顾推罗」(17节),让他们再次提供重建圣殿的木料(拉三7)。
  • 「照着一王的年日」(15节),意思可能是「准确认定并作记录的时间」。正如君王在位的时间每天都有记录,这七十年也是每天都作记录,直到时候满足。
  • 「妓女所唱的歌」(15节),就是16节这首用来吸引老顾客的歌,比喻推罗将再次吸引万国与它贸易(17节)。
  • 「妓女」可能做好事、也可能做坏事,但都不是为了感情,而是为了钱财而出卖一切,这正是推罗的最佳写照。推罗复兴以后,一面为重建圣殿提供木料,一面也「有推罗人住在耶路撒冷;他们把鱼和各样货物运进来,在安息日卖给犹大人」(尼十三16),再次成为神百姓的诱惑。腓尼基人由于商业发达、与外族通婚,所以和他们的字母一样务实,并不坚持特定的宗教或政治立场。新约时代的推罗仍然强大,但已经被异族同化、失去了自己的文化特色。
  • 「利息」(17、18节)原文与妓女的「雇价」(弥一7;何九1;结十六31、34、41)是同一个词。「她的货财和利息要归耶和华为圣」(18节),这个宣告令百姓震惊,因为律法规定「娼妓所得的钱」(申二十三18)不可用来献给神。但神却宣告,将来会有一个崭新的推罗,她的财富将蒙神悦纳、被神使用,「必不积攒存留;因为她的货财必为住在耶和华面前的人所得,使他们吃饱,穿耐久的衣服」(18节)。当弥赛亚开始在地上宣讲福音的时候,推罗和西顿都将有人来寻求主(可三8;路六17),而主耶稣也将亲自把福音带到推罗和西顿(太十五21;可七24)。
  • 今天,世人大都像推罗一样,蝇营狗苟、专心赚钱,追求「小而确切的幸福」。他们既不招惹神,也不接受主;既不想征服世界,也没兴趣永生。但神却不会放过他们,祂必「向海伸手,震动列国」(11节),拆毁世人的财务、健康和安全保障,「为要污辱一切高傲的荣耀,使地上一切的尊贵人被藐视」(9节)。而这样的击打乃是为着接纳,因为在弥赛亚的国度里,我们将会惊异地看到,许多看似没有可能信主的人,也将和推罗人一样,成了锡安的居民:「非利士和推罗并古实人,个个生在那里」(诗八十七4)!
上图:主前716-713年的亚述浮雕,用一系列生动的画面描绘了腓尼基人装载、海运和卸载黎巴嫩的香柏木,用以建造亚述王的宫殿。在所罗门和所罗巴伯的时代,推罗人也用同样的方法为建造圣殿提供香柏木。该出土于杜尔·沙鲁金(Dar Sharrukin)亚述王撒珥根二世(Sargon II,主前722-705年在位)的宫殿,收藏于卢浮宫。

上图:主前716-713年的亚述浮雕,用一系列生动的画面描绘了腓尼基人装载、海运和卸载黎巴嫩的香柏木,用以建造亚述王的宫殿。在所罗门和所罗巴伯的时代,推罗人也用同样的方法为建造圣殿提供香柏木。该出土于杜尔·沙鲁金(Dar Sharrukin)亚述王撒珥根二世(Sargon II,主前722-705年在位)的宫殿,收藏于卢浮宫。

上图:主前480年,波斯王薛西斯一世第二次入侵希腊,腓尼基人为波斯军队建造渡海浮桥。主前539年波斯王古列征服巴比伦以后,腓尼基人务实地向波斯臣服,被划分为四个藩属国:西顿、推罗、阿瓦德(Arwad)和比布鲁斯(Byblos),当地的腓尼基王被允许自治、世袭和铸币。而腓尼基人也不负所望地为波斯帝国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希波战争期间为波斯海军提供了大部分船只和水手,并且修建了薛西斯运河(Xerxes Canal)和跨海浮桥,帮助波斯陆军跨越海峡进入希腊大陆。

上图:主前480年,波斯王薛西斯一世第二次入侵希腊,腓尼基人为波斯军队建造渡海浮桥。主前539年波斯王古列征服巴比伦以后,腓尼基人务实地向波斯臣服,被划分为四个藩属国:西顿、推罗、阿瓦德(Arwad)和比布鲁斯(Byblos),当地的腓尼基王被允许自治、世袭和铸币。而腓尼基人也不负所望地为波斯帝国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希波战争期间为波斯海军提供了大部分船只和水手,并且修建了薛西斯运河(Xerxes Canal)和跨海浮桥,帮助波斯陆军跨越海峡进入希腊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