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22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二十二1】「论异象谷的默示:有什么事使你这满城的人都上房顶呢?」

【赛二十二2】「你这满处呐喊、大有喧哗的城,欢乐的邑啊,你中间被杀的并不是被刀杀,也不是因打仗死亡。」

【赛二十二3】「你所有的官长一同逃跑,都为弓箭手所捆绑。你中间一切被找到的都一同被捆绑;他们本是逃往远方的。」

【赛二十二4】「所以我说:你们转眼不看我,我要痛哭。不要因我众民(原文是民女)的毁灭,就竭力安慰我。」

  • 本章是论异象谷的默示,与论大马士革的默示(十七-十八章)前后对应。后者宣告北国以色列倚靠盟友的结局,前者宣告南国犹大倚靠自己的结局,包括三个部分:
    1. 倚靠自己的国(1-18节);
    2. 倚靠自己的人(15-19节);
    3. 被人倚靠的人(20-25节)。
  • 「异象谷」(1节)代表耶路撒冷,可能指异象中耶路撒冷周围「嘉美的谷遍满战车」(7节);也可能是以赛亚得到这个异象时,正经过某个山谷。这个异象预言了耶路撒冷的荒凉,宣告「这罪孽直到你们死,断不得赦免」(14节),让先知在灵里进入了一个「死荫的幽谷」(诗二十三4)。
  • 1节所描述的是百姓当前的欢乐。以色列人的房顶是平坦的,全城百姓兴奋地「上房顶」(1节),是为了举行狂欢(13节),但先知却质疑他们:「有什么事使你这满城的人」(1节)那么欢乐呢?
  • 「你这满处呐喊、大有喧哗的城,欢乐的邑啊」(2a),可能因为古实王特哈加的埃及军队逼近(赛三十七8-9),西拿基立暂时停止对耶路撒冷的围攻,百姓却以为亚述的威胁已经解除,所以全城狂欢。
  • 2b-3节所描述的是百姓未来的灾难,也就是神审判耶路撒冷的日子(5-7节)。痛哭的先知(4节)与欢乐的百姓(2a)的视角完全不同,他所看见的是另外一番景象(5-7节),将带来无法安慰的伤痛(4节)。
  • 「都为弓箭手所捆绑」(3节),可译为「不用弓箭就被捆绑」(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意思是不战而降。「你所有的官长一同逃跑,都为弓箭手所捆绑」(3节),可能是预言主前586年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因为耶路撒冷的领袖弃城而逃,只发生在西底家王的年代(王下二十五4)。

【赛二十二5】「因为主——万军之耶和华使『异象谷』有溃乱、践踏、烦扰的日子。城被攻破,哀声达到山间。」

【赛二十二6】「以拦带着箭袋,还有坐战车的和马兵;吉珥揭开盾牌。」

【赛二十二7】「你嘉美的谷遍满战车,也有马兵在城门前排列。」

  • 5-7节详细描述2-3节的灾难。
  • 本章四次提到「主——万军之耶和华」(5、12、14、15节),用这个称号提醒百姓倚靠他们真正力量的源头。而本书另一处四次提到「主——万军之耶和华」,是在宣告神将刑罚亚述、拯救余民的时候(十16、23、24、33)。正因为百姓倚靠自己、不信靠神的拯救,所以主——万军之耶和华从耶路撒冷和犹大,除掉众人所倚靠的,所仗赖的,就是所倚靠的粮,所仗赖的水(三1)。
  • 「以拦」(6节)在以赛亚的时代一直是巴比伦的盟友,帮助巴比伦对抗亚述。「吉珥」(6节)位于亚述境内(王下十六9)。异象中围攻耶路撒冷的敌军包括「以拦」和「吉珥」,可能是概述了亚述和巴比伦的两次围攻耶路撒冷;也可能是预言主前586年巴比伦的围攻,那时巴比伦已经征服了亚述,所以军中有「吉珥」士兵。
  • 「嘉美的谷」(7a)指耶路撒冷周围的山谷,包括西南的欣嫩子谷或东面的汲沦溪,通常并不是敌军攻击的主要方向。「你嘉美的谷遍满战车」(7a),是要防止百姓从谷中逃脱(王下二十五4)。
  • 「有马兵在城门前排列」(7b),是为了正面攻城。
上图:耶路撒冷西南的欣嫩子谷。

上图:耶路撒冷西南的欣嫩子谷。

【赛二十二8】「他去掉犹大的遮盖。那日,你就仰望林库内的军器。」

【赛二十二9】「你们看见大卫城的破口很多,便聚积下池的水,」

【赛二十二10】「又数点耶路撒冷的房屋,将房屋拆毁,修补城墙,」

【赛二十二11】「又在两道城墙中间挖一个聚水池,可盛旧池的水,却不仰望做这事的主,也不顾念从古定这事的。」

  • 「他去掉犹大的遮盖」(8a),可译为「他除掉犹大的防御」(和合本修订版),仇敌的攻击使犹大所作的一切努力都变为枉然。虽然犹大一面与各国结盟、一面积极备战,但在亚述大军面前「就如妇人将要生产婴孩,却没有力量生产」(三十七3)。
  • 「那日」(8节),指耶路撒冷备战的日子,而不是敌军围城的日子。
  • 「林库内的军器」(8节),指所罗门所建的黎巴嫩林宫(王上七2)。
  • 「两道城墙」(11节),指希西家「在城外又筑一城」(代下三十二5),在大卫原来的城墙外缘加盖了一道新墙
  • 「聚水池」(11节)可能就是「下池」(9节),也就是西罗亚池。耶路撒冷的供水来自东边城外的基训泉。最初与城内有一条水沟相连(撒下五8),后来用一条沟渠把水引到「旧池」(11节)里。但这个沟渠暴露在外,所以亚哈斯非常担心战时水源被切断(七3)。因此,希西家打通了一条地下隧道,「引水入城」(王下二十20;代下三十二30)。
  • 在亚述的威胁面前,希西家王尽心尽职、加强防御(8b-11a;代下三十二1-5),使武器(8b)、城墙(9a、10节)和水源(9b、11a)都安全无虞,但却导致百姓放心自满,「不仰望、不顾念」(11b)神。
  • 耶路撒冷是神所选择的城(申十二5;王上八29),神是「做这事的、从古定这事的」(11节),祂既「拣选了锡安,愿意当作自己的居所」(诗一百三十二13),当然知道基训泉并不安全。神并没有让耶路撒冷缺水,但却刻意把水源安排在城外,是为了让百姓信靠祂的供应和保护(诗一百三十二14-18)。因此,住在锡安,是对人信心的「试验」(申八2)。希西家修建水道是出于善意,但却破坏了信心的原则,修改了神对耶路撒冷城原先的设计。今天,我们也常常「制造了许多军器、盾牌」(代下三十二5)、自己安排得妥妥贴贴以后,才有勇气说「祂必帮助我们,为我们争战」(代下三十二7)。因此,当我们尽本分的同时,更应当求圣灵鉴察自己肉体的掺杂:我们是否打着「倚靠神」的旗号、行倚靠自己的实际?我们真的「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吗?
  •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诗一百二十七1),希西家的努力建造,却导致许多人「仰望林库内的军器」(8节),「不仰望做这事的主,也不顾念从古定这事的」(11节)。今天,有些牧者呵护过度、教会资源太多,同样也会导致信徒倚靠人、仰望势力,却不仰望唯一可靠的主。
上图:19世纪末发现的希西家水道(又叫西罗亚水道)的内景。

上图:19世纪末发现的希西家水道(又叫西罗亚水道)的内景。

【赛二十二12】「当那日,主——万军之耶和华叫人哭泣哀号,头上光秃,身披麻布。」

【赛二十二13】「谁知,人倒欢喜快乐,宰牛杀羊,吃肉喝酒,说:我们吃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

【赛二十二14】「万军之耶和华亲自默示我说:这罪孽直到你们死,断不得赦免!这是主——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 12-14节用「主——万军之耶和华」(12、14节)首尾呼应,提醒百姓:与全能的神相比,城墙和水道算什么呢?因此,百姓在危机中最重要的就是认罪悔改、一心归向神(珥二12)。
  • 「哭泣哀号,头上光秃,身披麻布」(12节)是悔改的外在表现,代表内心「依着神的意思忧愁」(林后七9)。
  • 「因为明天要死了」(13节),这句话并非百姓直接说的,而是先知指出他们内心的真实态度(二十八15)。
  • 「赦免」(14节)原文又被译为「洁净」(出二十九37)、「赎罪」(利一4)、「遮盖」(创六14「抹上」原文),意思是付出了代价、遮盖了罪。这是本书第二次出现「赦免」(六7)这个词,当以赛亚承认自己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六5)的时候,天使就用红炭「赦免」(六7)了他的罪孽。同样,百姓解决危机的方法也是悔改(12节)。但他们既不仰望神(11节)、也不肯悔改(12节),而是竭力自救(8-11节),甚至「将房屋拆毁,修补城墙」(10节),所以这罪孽「断不得赦免」(14节)。
  • 今天,我们也常常追求自己心目中完美的教会,但却忘了是神配搭这身子」(林前十二24)。神允许每个教会都存在「城外的基训泉」,祂也允许每个肢体身上都「有一根刺」(林后十二7),好让我们时刻认清自己、抓紧「元首基督」(弗四15)。耶路撒冷若是固若金汤,何必仰望神呢?信徒若是能做神「顺命的儿女」(彼前一14),何必还需要基督呢?
上图:耶路撒冷东面的汲沦溪谷。

上图:耶路撒冷东面的汲沦溪谷。

【赛二十二15】「主——万军之耶和华这样说:『你去见掌银库的,就是家宰舍伯那,对他说:」

【赛二十二16】「“你在这里做什么呢?有什么人竟在这里凿坟墓,就是在高处为自己凿坟墓,在磐石中为自己凿出安身之所?」

【赛二十二17】「看哪,耶和华必像大有力的人,将你紧紧缠裹,竭力抛去。」

【赛二十二18】「祂必将你滚成一团,抛在宽阔之地,好像抛球一样。你这主人家的羞辱,必在那里坐你荣耀的车,也必在那里死亡。」

【赛二十二19】「我必赶逐你离开官职;你必从你的原位撤下。”」

  • 15-19节以舍伯那为例,宣告一个人倚靠自己的结局。
  • 「家宰舍伯那」(15节)是掌管财政、内务和王室事务的大臣。他可能主张与埃及结盟、积极参与外交斡旋,成为倚靠自己努力的代表。
  • 舍伯那对自己的外交努力很有把握,所以当百姓「欢喜快乐,宰牛杀羊,吃肉喝酒」(13节)的时候,他也愉快地「在磐石中为自己凿出安身之所」(16节),相信自己会荣耀地寿终正寝,却不肯痛哭悔改(12节)。
  • 17-18节预言舍伯那将死于被掳外邦或外交的途中,无法享受自己在高处凿出的坟墓。他「荣耀的车」(18节)也将和他一起毁灭。
  • 「我必赶逐你离开官职;你必从你的原位撤下」(19节),这个预言将在亚述围攻耶路撒冷时应验,那时以利亚敬将取代舍伯那担任「家宰」,舍伯那改任地位较低的「书记」(三十六22)。

【赛二十二20】「『到那日,我必召我仆人希勒家的儿子以利亚敬来,」

【赛二十二21】「将你的外袍给他穿上,将你的腰带给他系紧,将你的政权交在他手中。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犹大家的父。」

【赛二十二22】「我必将大卫家的钥匙放在他肩头上。他开,无人能关;他关,无人能开。」

【赛二十二23】「我必将他安稳,像钉子钉在坚固处;他必作为他父家荣耀的宝座。」

【赛二十二24】「他父家所有的荣耀,连儿女带子孙,都挂在他身上,好像一切小器皿,从杯子到酒瓶挂上一样。」

【赛二十二25】「万军之耶和华说:当那日,钉在坚固处的钉子必压斜,被砍断落地;挂在其上的重担必被剪断。因为这是耶和华说的。』」

  • 20-25节用以利亚敬作例子,宣告一个人被别人倚靠的结局。
  • 20-23节是预言神将用以利亚敬取代舍伯那,在朝中承担重任。这个预言在亚述围攻耶路撒冷的时候应验了(三十六22)。
  • 「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犹大家的父」(21节),指以利亚敬将管理南国百姓。「我必将大卫家的钥匙放在他肩头上」(22节),象征以利亚敬将成为犹大王的重要辅佐。
  • 24-25节是警告以利亚敬:一个蒙神恩典的人(20-23节),很容易成为别人倚靠的对象,所以「他必作为他父家荣耀的宝座」(23节);当整个家族都因他的蒙恩而沾光的时候,也会把对未来的盼望和信心「挂在他身上」(24节)。
  • 任何被神使用的人,都只是一枚「钉子」(23节),因为被神「钉在坚固处」(23节),才得以在主里发挥功用。但人的眼目看到的总是「钉子」,而不是把「钉子钉在坚固处」的神;跟随的往往是有恩赐的人,而不是赐恩赐的主。如果我们倚靠的是属灵的领袖、能干的人才,不但「钉在坚固处的钉子必压斜,被砍断落地」(25节),而且「挂在其上的重担必被剪断」(25节),无论是被倚靠的、还是倚靠人的,都要被神对付,「因为这是耶和华说的」(25节)。
  • 舍伯那倚靠自己,固然要被神刑罚(16-19节);以利亚敬不倚靠自己,但若容许自己成为别人的倚靠,也会落入同样的陷阱。神不允许祂的百姓在地上寻求安全感,因为无论个人、教会还是国家,若是在地上有所倚靠,必然会自满自足、安于现状,导致「这罪孽直到你们死,断不得赦免」(14节)。因此,每一个蒙主使用、尤其是被神重用的人,都当诚实自省:我们见证讲道,有没有变成被追捧的偶像?爱心助人,有没有变成被倚赖的对象?热心事奉,有没有变成不可少的支柱?我们若有意无意地允许别人「从杯子到酒瓶」(24节)都挂在自己身上,同样也会「被砍断落地」。因为神的旨意是要我们「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而不是仰望「钉在坚固处的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