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赛二十一1】「论海旁旷野的默示:有仇敌从旷野,从可怕之地而来,好像南方的旋风,猛然扫过。」

神宣告了亚述的灭亡,就继续宣告取代亚述的巴比伦的灭亡,将来事情成就的时候,神的百姓就可以知道,亚述、巴比伦都是毁灭在神的手中。「海旁旷野」指巴比伦的平原,巴比伦的边界南伸至阿拉伯旷野,境内散布湖沼,另有幼发拉底河流过,地势平坦,国土犹如海旁的浅滩(耶五十一42-43)。玛代军队将汹涌而至,如以色列南部沙漠的烈风吹过一般。

【赛二十一2】「令人凄惨的异象已默示于我。诡诈的行诡诈,毁灭的行毁灭。以拦哪,你要上去!玛代啊,你要围困!主说:我使一切叹息止住。」

行诡诈、好毁灭的巴比伦将遭受敌人同样对待。主前539年,波斯与玛代连手征服巴比伦,解除各国所受压迫,释放被掳的犹大人回国。「使一切叹息止住」。「以拦」当时是波斯的属地,是波斯进攻巴比伦的前沿阵地,代表波斯。对以色列人而言,波斯是生疏的名字,以拦却耳熟能详(创十四1)。

【赛二十一3】「所以,我满腰疼痛;痛苦将我抓住,好像产难的妇人一样。我疼痛甚至不能听;我惊惶甚至不能看。」

以赛亚只是看见异象,但已感同身受地体验到巴比伦灭亡之苦。

【赛二十一4】「我心慌张,惊恐威吓我。我所羡慕的黄昏,变为我的战兢。」

以赛亚在这个「凄惨的异象」中所见到的「黄昏」,正是伯沙撒和巴比伦人在那个狂筵的夜晚。

【赛二十一5】「他们摆设筵席,派人守望,又吃又喝。首领啊,你们起来,用油抹盾牌。」

巴比伦狂宴的那一夜,玛代和波斯的军队突然攻陷巴比伦(但五)。「用油抹盾牌」用油抹皮质的盾牌以防干裂,这是为战争做准备。

【赛二十一6】「主对我如此说:你去设立守望的,使他将所看见的述说。」

以赛亚先看到以拦-玛代军队的前进(2节),再看到巴比伦人的筵席(4、5节),现在看到侵略军进入城内(6-9节),似乎列身于巴比伦陷落前城墙的守望者中间,报导所见所闻。

【赛二十一7】「他看见军队,就是骑马的一对一对的来,又看见驴队,骆驼队,就要侧耳细听。」

「一对一对」指玛代的军队以整齐的步伐进军巴比伦。

【赛二十一8】「他像狮子吼叫,说: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楼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

【赛二十一9】「看哪,有一队军兵骑着马。一对一对地来。他就说:巴比伦倾倒了!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于地。」

「巴比伦倾倒了」虽然新巴比伦帝国在主前539年亡于波斯玛代人之手,但抵挡神的属灵的巴比伦,要到大灾难时期结束时才最终被倾倒(启十四8;十八2)。

【赛二十一10】「我被打的禾稼,我场上的谷啊,我从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那里所听见的,都告诉你们了。」

「禾稼、谷」指长期被外邦逼迫,备受羞辱的以色列民。

【赛二十一11】「论度玛的默示:有人声从西珥呼问我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度玛」是阿拉伯沙漠上的一块绿洲,是以实玛利的儿子之一(创二十五14),这里指以东。「西珥」也是指以东。「夜里如何」询问者迫切而重复地问黑夜还有多长,以东人显然落在困境中,希望早日脱离。

【赛二十一12】「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早晨将到,黑夜也来」守望者的回答是含蓄而不祥的,前面没有什么光明或希望。以东日后的下场可参三十四5-17及俄巴底亚书。「可以回头再来」似乎暗示以东的遭遇或会有转机,要看人民是否悔改。

【赛二十一13】「论阿拉伯的默示:底但结伴的客旅啊,你们必在阿拉伯的树林中住宿。」

「底但」指一些以贸易为业的阿拉伯部落,通过贸易积累财富(结二十七15,20),与以色列有贸易关系(代下九14),也是阻挡东方民族入侵以色列的保护墙。亚述自主前700年起开始攻打阿拉伯,横跨沙漠的商队为了躲避亚述的袭击,常隐藏在树林中。以色列也无法再依靠他们。

【赛二十一14】「提玛地的居民拿水来,送给口渴的,拿饼来迎接逃避的。」

「提玛」是阿拉伯旷野上的绿洲。提玛和度玛都是以实玛利的儿子。

【赛二十一15】「因为他们逃避刀剑和出了鞘的刀,并上了弦的弓与刀兵的重灾。」

【赛二十一16】「主对我这样说:『一年之内,照雇工的年数,基达的一切荣耀必归于无有。」

「基达」以实玛利十二子中的第二子(创二十五13),是一个强大的阿拉伯游牧部落。「照雇工的年数」指不会推迟。西拿基立远征埃及时自称为「阿拉伯人与亚述人的王」,表明他后来已经征服阿拉伯。

【赛二十一17】「弓箭手所余剩的,就是基达人的勇士,必然稀少,因为这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说的。』」

「弓箭手」基达人善于用弓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