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十九1】「论埃及的默示:看哪,耶和华乘驾快云,临到埃及。埃及的偶像在祂面前战兢;埃及人的心在里面消化。」

【赛十九2】「我必激动埃及人攻击埃及人——弟兄攻击弟兄,邻舍攻击邻舍;这城攻击那城,这国攻击那国。」

【赛十九3】「埃及人的心神必在里面耗尽;我必败坏他们的谋略。他们必求问偶像和念咒的、交鬼的、行巫术的。」

【赛十九4】「我必将埃及人交在残忍主的手中;强暴王必辖制他们。这是主——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 十九-二十章是论埃及的默示,宣告埃及的谋略将被败坏。
  • 1-4节是预言神将击打埃及。
  • 「耶和华乘驾快云,临到埃及」(1节),比喻神将迅速行动(诗十八9-15),「击打埃及」(22节)。南国犹大此时正试图与埃及结盟,所以神要迅速行动,使百姓「与死亡所立的约必然废掉,与阴间所结的盟必立不住」(二十八18)。在神的打击之下,埃及将发生内乱(2节),雄才大略全部落空(3节),落到亚述的辖制之下(4节)。因此,百姓不应该与注定要失败的外邦人结盟。
  • 埃及是巴别塔(创十一1-9)的扩大版:人类可以倚靠尼罗河满足自己的需要,倚靠自己的智慧解决所有的问题,完全不需要神。历史上,每逢神的百姓遭遇患难,埃及常常成为他们最后的投靠之处(创十二14;四十二1-2;出十四12;王上十一40),以致一些百姓倚靠眼见的埃及,多于信靠眼不能见的神。因此,这次神定意要让倚靠偶像和谋略的埃及彻底失败,挪去人在地上所倚靠的,好让百姓「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
  • 神「必败坏他们的谋略」(3节),指神将败坏古实王朝的雄心大志,挪去神的百姓在地上所依靠的。古实王皮耶(Piye,主前744-714年在位)从南方的那帕塔(Napata)侵入埃及,统一了上下埃及,建立了古埃及新王国时代版图最大的第二十五王朝(Twenty-fifth Dynasty of Egypt,主前744-656年)。皮耶雄才大略、野心勃勃,重新建造金字塔、扩展阿蒙神庙,并且挑战亚述,试图扩大在亚洲的影响。主前720年,他派遣军队支持非利士背叛亚述,结果被亚述击败。
  • 「我必将埃及人交在残忍主的手中;强暴王必辖制他们」(4节),可能是预言主前671年,亚述王以撒哈顿攻陷孟菲斯和埃及北部,自称埃及与古实之王。
上图:位于苏丹北部El-Kurru的皮耶金字塔(Piye's pyramid)。 古实王皮耶(Piye,主前744-714年在位)建立了古埃及新王国时代版图最大的第二十五王朝,并复兴了古王国和中王国时期的伟大特征——金字塔的建造。他在El-Kurru建造了第一座金字塔。

上图:位于苏丹北部El-Kurru的皮耶金字塔(Piye’s pyramid)。 古实王皮耶(Piye,主前744-714年在位)建立了古埃及新王国时代版图最大的第二十五王朝,并复兴了古王国和中王国时期的伟大特征——金字塔的建造。他在El-Kurru建造了第一座金字塔。

【赛十九5】「海中的水必绝尽,河也消没干涸。」

【赛十九6】「江河要变臭;埃及的河水都必减少枯干。苇子和芦荻都必衰残;」

【赛十九7】「靠尼罗河旁的草田,并沿尼罗河所种的田,都必枯干。庄稼被风吹去,归于无有。」

【赛十九8】「打鱼的必哀哭。在尼罗河一切钓鱼的必悲伤;在水上撒网的必都衰弱。」

【赛十九9】「用梳好的麻造物的和织白布的都必羞愧;」

【赛十九10】「国柱必被打碎,所有佣工的,心必愁烦。」

  • 5-10节预言埃及的经济崩溃。
  • 「海」(5节)可能指尼罗河下游洪水泛滥的样子,「河」(5节)指尼罗河,「江河」(6节)指尼罗河的灌溉系统,「埃及的河水」(6节)指尼罗河三角洲的分支。5-6节原文四次间接提到尼罗河,7-8节原文四次直接提到「尼罗河 יְאֹר/yeh-ore’」,表明灾难极其常严重。
  • 没有尼罗河,就没有埃及。埃及的降水稀少,国家的生存和繁荣完全倚赖尼罗河,灌溉渠结束的地方、就是沙漠的开始。尼罗河的最后一千多公里没有任何支流,水况非常容易预测,每年洪水泛滥的周期几乎是固定的。这一生命资源的丰富性和可预测性,使埃及人的自信满满。人倚仗什么,神就取走什么;一旦尼罗河「消没干涸」(5节),就会导致全国的崩溃。埃及人自以为不需要神,其实命脉完全掌握在神的手中。这样脆弱的国家,怎么能值得神的百姓倚靠呢?
  • 「苇子和芦荻」(6节)是尼罗河的出产,「打鱼」(8节)是埃及的重要行业,「麻造物、白布」(9节)是埃及的特产。尼罗河的干涸,严重影响了埃及的农业(7节)、渔业(8节)和麻纺业(9节),经济的崩溃又将导致社会的崩溃。
  • 「国柱」(10节),可能指经济的支柱。
上图:尼罗河下游从沙漠中间穿过,两岸灌溉渠的终点,就是沙漠的起点。尼罗河丰富的水资源,使埃及成为罗马帝国的粮仓,也使埃及的生存和繁荣完全倚赖尼罗河。

上图:尼罗河下游从沙漠中间穿过,两岸灌溉渠的终点,就是沙漠的起点。尼罗河丰富的水资源,使埃及成为罗马帝国的粮仓,也使埃及的生存和繁荣完全倚赖尼罗河。

【赛十九11】「琐安的首领极其愚昧;法老大有智慧的谋士,所筹划的成为愚谋。你们怎敢对法老说:我是智慧人的子孙,我是古王的后裔?」

【赛十九12】「你的智慧人在哪里呢?万军之耶和华向埃及所定的旨意,他们可以知道,可以告诉你吧!」

【赛十九13】「琐安的首领都变为愚昧;挪弗的首领都受了迷惑。当埃及支派房角石的,使埃及人走错了路。」

【赛十九14】「耶和华使乖谬的灵搀入埃及中间;首领使埃及一切所做的都有差错,好像醉酒之人呕吐的时候东倒西歪一样。」

【赛十九15】「埃及中,无论是头与尾,棕枝与芦苇,所做之工都不成就。」

  • 11-15节预言埃及的政治崩溃。
  • 「琐安」(1节)就是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塔尼斯(Tanis),是埃及北部的行政中心。
  • 「挪弗」(13节)是下埃及的古都孟斐斯,皮耶之后的古实法老迁都于此,成为当时抵抗亚述的前沿基地。
  • 「谋士、智慧人」(11节)、「首领、房角石」(13节)都是指埃及的祭司、贵族。这些领袖「所筹划的成为愚谋」(11节),把国家带入歧途(13节)。因为他们与神为敌,所以神也与他们为敌(14节)。
  • 「无论是头与尾,棕枝与芦苇」(15节),比喻整个社会从上层到下层,所有的人「所做之工都不成就」(15节)
上图:从尼罗河上游到下游,依次是古实、上埃及和下埃及。底比斯是上埃及的首都,挪弗是下埃及的首都,琐安是埃及北部的行政中心,那帕塔是古实的首都。

上图:从尼罗河上游到下游,依次是古实、上埃及和下埃及。底比斯是上埃及的首都,挪弗是下埃及的首都,琐安是埃及北部的行政中心,那帕塔是古实的首都。

【赛十九16】「到那日,埃及人必像妇人一样,他们必因万军之耶和华在埃及以上所抡的手,战兢惧怕。」

【赛十九17】「犹大地必使埃及惊恐,向谁提起犹大地,谁就惧怕。这是因万军之耶和华向埃及所定的旨意。」

  • 16-25节是预言神对埃及的五个旨意。
  • 神「击打埃及」(22节),但击打的目的却是「医治」(22节)。神的管教是为了拯救,击打是为了医治,祂的旨意对犹大、埃及、亚述和所有的外邦人都是一样的。所以先知用五个「那日」(16、18、19、23、24节)和五个「万军之耶和华」(16、17、18、20、25节),宣告了神在救恩计划里对埃及和外邦人的五个旨意,也就是新约将阐明的「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弗三9)。
  • 第一个旨意,是神要让埃及人敬畏神(16-17节)。
  • 「万军之耶和华在埃及以上所抡的手」(16节),就是为了让人敬畏祂。因为「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诗一百一十一10),只有敬畏神才能让埃及脱离「愚昧」和「迷惑」(13节)。
  • 犹大只是一个小国,埃及却是古代的世界强国。「犹大地必使埃及惊恐,向谁提起犹大地,谁就惧怕」(17节),是因为他们敬畏神、又看到神站在祂的百姓一边。
上图:努比亚弓箭手的木制模型,出土于主前2000年左右第十一王朝上埃及的Mesehti墓,现存于开罗的埃及博物馆。

上图:努比亚弓箭手的木制模型,出土于主前2000年左右第十一王朝上埃及的Mesehti墓,现存于开罗的埃及博物馆。

【赛十九18】「当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说迦南的方言,又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有一城必称为『灭亡城』。」

  • 第二个旨意,是神的国度将临到埃及五城(18节)。
  • 「五」是埃及人的吉祥数目(创四十三34;四十五22;四十七2),「五城」(18节)可能代表埃及全地的许多城,这些城将首先成为神的国度。
  • 「迦南的方言」(18节)指希伯来话,如「哈利路亚」,将来有许多埃及人转向敬拜真神,用希伯来话「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18节)。
  • 「灭亡 הֶרֶס/heh’-res」(18节)原文与「日头 חֶרֶס/kheh’-res」(伯九7;士十四18)谐音,七十士译本把「灭亡城」(18节)译为「太阳城」,影射埃及的太阳神敬拜中心「埃及地伯·示麦」(耶四十三13),古埃及人称之为「支柱 I͗wnw」,古希腊人称之为「太阳城 Heliopolis」。这是双关语,预言将来埃及那些坚持敬拜偶像的人结局就是「灭亡」。将来,巴比伦王「必打碎埃及地伯·示麦的柱像,用火焚烧埃及神的庙宇」(耶四十三13)。

【赛十九19】「当那日,在埃及地中必有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

【赛十九20】「这都要在埃及地为万军之耶和华作记号和证据。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祂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

【赛十九21】「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在那日,埃及人必认识耶和华,也要献祭物和供物敬拜祂,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

【赛十九22】「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祂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

  • 第三个旨意,是神将使埃及人归向祂。
  • 神的国度将从「五城」(18节)扩展到整个「埃及地」(20节),从「埃及地中」(19节)扩展到「埃及的边界上」(19节)。埃及人「归向耶和华」(22节)将包括五个方面:
    1. 成为属神的国度:用「坛、柱」(19节)「在埃及地为万军之耶和华作记号和证据」(20a);
    2. 蒙神拯救:「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祂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20b);
    3. 认识神:「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21a);
    4. 敬拜神:埃及人「要献祭物和供物敬拜祂,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21b);
    5. 蒙神复兴:「祂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22节)。
上图: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法老辛努塞尔特一世(Senusret I,主前1971-1926年在位)在太阳城赫里奥波里斯所建的方尖碑。「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赛十九19),可能就是类似的方尖碑。

上图: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法老辛努塞尔特一世(Senusret I,主前1971-1926年在位)在太阳城赫里奥波里斯所建的方尖碑。「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赛十九19),可能就是类似的方尖碑。

【赛十九23】「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

  • 第四个旨意,是神要借着埃及把亚述接纳进国度。
  • 当时已经有一条「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23节),就是古代的国际商道「沿海大道 Via Maris」,埃及和亚述通过这条路彼此攻击,夹在中间的犹大也因此遭殃(王下二十三29)。但在弥赛亚的国度里,列国不再彼此争战(二4;九6-7),「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将使埃及和亚述彼此接纳,并且一同到耶路撒冷拜神:「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23节)。
上图:从埃及通往亚述的道路,既是古代国际贸易大道,又是列国争战的道路。将来这条路将成为敬拜神的福音之路,「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赛十九23)。

上图:从埃及通往亚述的道路,既是古代国际贸易大道,又是列国争战的道路。将来这条路将成为敬拜神的福音之路,「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赛十九23)。

【赛十九24】「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

【赛十九25】「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

  • 第五个旨意,是神要借着埃及、亚述,以色列一起把国度扩展到全地,「使地上的人得福」(24节);不是借着武力,而是借着「平安的福音」(弗六15)。
  • 出埃及时,神曾向法老宣告「容我的百姓去」(出五1);但将来,神却要宣告埃及是「我的百姓」(25节)。「百姓」(出五1)、「工作」(赛二十九23)和「产业」(诗二十八9),是以色列十二支派在神面前所特有的地位和称呼,但将来外邦人也将获得同样的地位。这正是福音的奥秘,「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借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弗三6)。
  • 今天,大部分亚述人和古埃及人的后裔科普特人都是基督徒,应验了「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现在,「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十一25-26),与埃及、亚述一起见证神、「使地上的人得福」。
  • 神拣选以色列,是救赎的方法、而不是目的。因为神不只是以色列的神,更是全地的主、全人类的创造者,祂「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三9)。埃及、亚述和以色列同样都是罪人,也同样拥有神的形象(创一27);在神眼里,他们都是「我的」(25节)。埃及过去被神咒诅(创九25),将来却要成为神的百姓;亚述过去是被神利用的工具(十5),将来却要成为神手的工作,祂「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10)!
上图:位于埃及首都开罗的圣马可科普特教堂(Coptic Saint Mark's Church)。科普特的教会是马可建立的,所以其教宗以马可的继承人自居,犹如天主教的教宗以彼得继承人自视。「科普特」一词原意是「埃及人」,随着大部分埃及居民皈依伊斯兰教,该词现在专指埃及的基督徒。埃及的科普特人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基督教族群,人口约占埃及8千多万总人口的10–15%。现在,大多数科普特人使用阿拉伯语,但在敬拜时使用由古埃及语演变而来的科普特语。现代最有名的科普特人是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他曾担任联合国第六任秘书长。罗的圣马可科普特教堂(Coptic Saint Mark's Church)。科普特的教会是马可建立的,所以其教宗以马可的继承人自居,犹如天主教的教宗以彼得继承人自视。「科普特」一词原意是「埃及人」,随着大部分埃及居民皈依伊斯兰教,该词现在专指埃及的基督徒。埃及的科普特人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基督教族群,人口约占埃及8千多万总人口的10–15%。现在,大多数科普特人使用阿拉伯语,但在敬拜是仍使用由古埃及语演变而来的科普特语。现代最有名的科普特人士是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曾担任联合国第六任秘书长。

上图:位于埃及首都开罗的圣马可科普特教堂(Coptic Saint Mark’s Church)。科普特的教会是马可建立的,所以其教宗以马可的继承人自居,犹如天主教的教宗以彼得继承人自视。「科普特」一词原意是「埃及人」,随着大部分埃及居民皈依伊斯兰教,该词现在专指埃及的基督徒。埃及的科普特人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基督教族群,人口约占埃及8千多万总人口的10–15%。现在,大多数科普特人使用阿拉伯语,但在敬拜时使用由古埃及语演变而来的科普特语。现代最有名的科普特人是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他曾担任联合国第六任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