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15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十五1】「论摩押的默示:一夜之间,摩押的亚珥变为荒废,归于无有;一夜之间,摩押的基珥变为荒废,归于无有。」

【赛十五2】「他们上巴益,又往底本,到高处去哭泣。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号,各人头上光秃,胡须剃净。」

【赛十五3】「他们在街市上都腰束麻布,在房顶上和宽阔处俱各哀号,眼泪汪汪。」

【赛十五4】「希实本和以利亚利悲哀的声音达到雅杂,所以摩押带兵器的高声喊嚷,人心战兢。」

  • 十五-十六章是论摩押的默示,由五个部分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摩押的危机(十五1-4);
    •  B. 神为摩押悲哀(十五5-9);
    •   C. 摩押因骄傲拒绝庇护(十六1-8);
    •  B1. 神为摩押哀哭(十六9-12);
    • A1. 摩押的结局(十六13-14)。
  • 摩押位于约旦河东,摩押人是罗得的女儿乱伦而生的后代(创十九37)、以色列人的亲戚,但在进迦南的路上就给百姓制造难处(书二十四9),在士师时代也曾欺压过百姓(士三14)。大卫的曾祖母路得是摩押女子(得一22),所以他在逃避扫罗追杀的时候曾把父母送到摩押王那里避难(撒上二十二4)。犹太传统认为,摩押人后来杀了大卫的父母,所以大卫征服了摩押(撒下八2)。
  • 「亚珥」(1节)位于摩押中部的亚嫩河以南(民二十一13-15),「基珥」(1节)可能是位于摩押的中部的堡垒吉珥·哈列设(十六7、11;王下三25)。一夜之间,这两处「变为荒废,归于无有」(1节),表明敌军可能从东方的沙漠而来,迅速征服了摩押的心脏地带。
  • 「底本」(2节)位于摩押中部的亚嫩河以北,「尼波和米底巴」(2节)在更北边,而「希实本、以利亚利、雅杂」(4节)位于最北边的摩押平原。列出这些地名,表明绝望之情从南到北、从一城传染到另一城,军队和平民一样「人心战兢」(4节)。
  • 「高处」(2节)指异教拜偶像的邱坛。当摩押陷入危机的时候,他们首先的反应就是寻找自己的宗教,「到高处去哭泣」(2节)。
  • 「各人头上光秃,胡须剃净」(2节),是表示悲伤哀悼(二十二12;弥一16)。
上图:米沙石碑(Mesha Stele),又名摩押石(Moabite Stone),是一块黑色玄武岩石碑,用原始希伯来字母记载了约主前840年摩押王米沙与以色列争战的事迹,1868年被发现于约旦的底本(Dhibon),现藏于卢浮宫博物馆。米沙石碑证明了圣经中以色列及摩押争战的事件(王下三5-27)是史实,也提到了「亚他录、底本、比稳、基列亭、雅杂、尼波」等地名,并宣称摩押人的神是「基抹」。

上图:米沙石碑(Mesha Stele),又名摩押石(Moabite Stone),是一块黑色玄武岩石碑,用原始希伯来字母记载了约主前840年摩押王米沙与以色列争战的事迹,1868年被发现于约旦的底本(Dhibon),现藏于卢浮宫博物馆。米沙石碑证明了圣经中以色列及摩押争战的事件(王下三5-27)是史实,也提到了「亚他录、底本、比稳、基列亭、雅杂、尼波」等地名,并宣称摩押人的神是「基抹」。

【赛十五5】「我心为摩押悲哀;他的贵胄(或译:逃民)逃到琐珥,到伊基拉·施利施亚。他们上鲁希坡,随走随哭;在何罗念的路上,因毁灭举起哀声。」

【赛十五6】「因为宁林的水成为干涸,青草枯干,嫩草灭没,青绿之物,一无所有。」

【赛十五7】「因此,摩押人所得的财物和所积蓄的都要运过柳树河。」

【赛十五8】「哀声遍闻摩押的四境;哀号的声音达到以基莲;哀号的声音达到比珥·以琳。」

【赛十五9】「底们的水充满了血;我还要加增底们的灾难,叫狮子来追上摩押逃脱的民和那地上所余剩的人。」

  • 5-9节是神「为摩押悲哀」(5节)
  • 「琐珥」(5节)位于死海南端,摩押的始祖罗得曾经从所多玛逃难至此(创十九20-22)。这个小城代表神对摩押祖先的怜悯,但如今摩押人在大难之中,却拒绝接受神的怜悯(十六6)。
  • 「伊基拉·施利施亚、鲁希坡、何罗念」(5节)可能都在摩押西南部、琐珥附近,摩押的难民从西南面越境而逃。
  • 「宁林的水」(6节)可能是摩押南部的南美拉溪谷(Wadi Numeira)。
  • 「柳树河」(7节)可能是摩押南部与以东交界的的撒烈溪(民二十一12;申二13)。
  • 「以基莲」(8节)可能位于死海北端,「比珥·以琳」(8节)可能位于摩押南界。「哀号的声音达到」(8节)这两个地方,代表哀声已经「遍闻摩押的四境」(8节)。
  • 「底们」(9节)可能是「底本」(2节)的别名,「底们的水」可能就是亚嫩河。「底们 דִּימוֹן/dee-mone’」原文与「血 דָּם/dawm」(9节)谐音,与「底本 דִּיבֹון/dee-bome’」首尾呼应。「底们的水充满了血」(9节),这句话使人想起从前摩押人看到血的幻象(王下三22-23),但现在却是真实的灾难。但河中的血仍然不能满足神的公义要求,所以祂「还要加增底们的灾难」(9节)。
  • 「狮子 אֲרִי/ar-ee’」(9节)比喻侵略者。摩押勇士「亚利伊勒 אֲרִיאֵל/ar-ee-ale’」(撒下二十三20;代上十一22)名字的意思就是「神的狮子」。神「要照各人所行的待他们」(代下六30),以狮子骄傲自夸的摩押人,神就「叫狮子来追上摩押逃脱的民和那地上所余剩的人」(9节),才能满足公义的追讨。
  • 5-9节原文用七个「因为 כִּי/kee」(5b、5c、6a、6b、8a、9a、9b)连成一个整体,表明「我心为摩押悲哀」(5节)「我还要加增底们的灾难」(9节)是同一位发言者,也就是神自己。让神悲哀的原因,不但包括摩押人的悲惨境遇(5b-9a),也包括神自己「还要加增底们的灾难」(9b)。神击打人的同时、也在为人悲哀,祂的心中充满了人类无法想象的同情和怜悯(诗一四五8-20),只有不认识神的人才会觉得祂的公义与爱有矛盾。神用「烈怒」(十三13)表达了公义,也用「悲哀」显明了怜悯,这种公义和怜悯的顶峰,是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赎(罗八3-4;约三16-18)。
上图:罗得及其后裔摩押和亚们:1、罗得离开亚伯兰,往东迁移,直到所多玛,被北方四王所掳,但被亚伯兰救回(创十三4-13,创十四12-16);2、天使自希伯仑到所多玛,罗得接待天使(创十九1-14);3、天使救罗得等出城后,神毁所多玛等城,罗得和两个女儿逃到小城琐珥(创十九15-22);4、罗得与两个女儿乱伦生了摩押和便亚米(创十八30-十九38),成为摩押和亚扪两国的祖先。

上图:罗得及其后裔摩押和亚们:1、罗得离开亚伯兰,往东迁移,直到所多玛,被北方四王所掳,但被亚伯兰救回(创十三4-13,创十四12-16);2、天使自希伯仑到所多玛,罗得接待天使(创十九1-14);3、天使救罗得等出城后,神毁所多玛等城,罗得和两个女儿逃到小城琐珥(创十九15-22);4、罗得与两个女儿乱伦生了摩押和便亚米(创十八30-十九38),成为摩押和亚扪两国的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