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十四1】「耶和华要怜恤雅各,必再拣选以色列,将他们安置在本地。寄居的必与他们联合,紧贴雅各家。」

【赛十四2】「外邦人必将他们带回本土;以色列家必在耶和华的地上得外邦人为仆婢,也要掳掠先前掳掠他们的,辖制先前欺压他们的。」

  • 十三1-十四27是论巴比伦的默示,由四个部分组成一个交错平行的结构:
    • A. 巴比伦必将倾覆(十三1-22);
    •  B. 神自己会领回百姓(十四1-2);
    • A1. 巴比伦必将被弃(十四3-23);
    •  B1. 神自己会拯救百姓(十四24-27)。
  • 第1节原文以「因为」开始(英文ESV译本),表明「巴比伦受罚的时候临近;它的日子必不长久」(十三22)的原因,是因为「耶和华要怜恤雅各,必再拣选以色列」(1节)。百姓面对亚述的威胁,对远方的巴比伦寄予厚望(三十九1-2)。但神却首先宣告巴比伦必将倾覆(十三1-22),因为祂自己会眷顾自己百姓的未来,让选民「得享安息」(3节),不必倚靠地上的任何势力。
  • 「必再拣选以色列」,是把被掳的百姓回归比作第二次出埃及(申四37;七6-7)。
  • 「寄居的必与他们联合,紧贴雅各家」(1节),是预言神将使百姓重获安息,那时到百姓中间寻求庇护的外邦寄居者(申十四29)将十分羡慕神百姓的生活,以致盼望定居在应许之地。
  • 「外邦人必将他们带回本土」(2节),是预言玛代波斯征服巴比伦以后,将释放百姓返回故乡,重建圣殿(代下三十六22-23)。
  • 「以色列家必在耶和华的地上得外邦人为仆婢,也要掳掠先前掳掠他们的,辖制先前欺压他们的」(2节),是预言弥赛亚国度的扩展(九7;启二十一24-26),凡归信神的外邦人都成为选民团体中的一员,正如当初强大的非利士人成了他们的仆人(撒上十七9)。

【赛十四3】「当耶和华使你脱离愁苦、烦恼,并人勉强你作的苦工,得享安息的日子,」

【赛十四4】「你必提这诗歌论巴比伦王说:欺压人的何竟息灭?强暴的何竟止息?」

【赛十四5】「耶和华折断了恶人的杖,辖制人的圭,」

【赛十四6】「就是在忿怒中连连攻击众民的,在怒气中辖制列国,行逼迫无人阻止的。」

【赛十四7】「现在全地得安息、享平静;人皆发声欢呼。」

【赛十四8】「松树和黎巴嫩的香柏树都因你欢乐,说:自从你仆倒,再无人上来砍伐我们。」

  • 3-21节是论巴比伦王之歌。巴比伦是世上一切强权的代表,也是撒但的象征。
  • 「恶人的杖,辖制人的圭」(5)象征地上的王权。百姓在危机之中所盼望的外援只是「恶人的杖,辖制人的圭」,结果是「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十20)。惟有弥赛亚的王权,才能带来真正的平安(九7),所以神会负责使「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创四十九10)。
  • 3-8节的主题是「安息」(3、7节)。巴比伦「在忿怒中连连攻击众民」(6),使列国不得安息。所以它将成为神击打的对象,好让「全地得安息、享平静」(7节),回到起初创造的光景(创二3)。而选民「得享安息的日子」(3节),首先应验在被掳巴比伦的百姓回归,最终应验在基督再来的时候。

【赛十四9】「你下到阴间,阴间就因你震动来迎接你,又因你惊动在世曾为首领的阴魂,并使那曾为列国君王的,都离位站起。」

【赛十四10】「他们都要发言对你说:你也变为软弱像我们一样吗?你也成了我们的样子吗?」

【赛十四11】「你的威势和你琴瑟的声音都下到阴间。你下铺的是虫,上盖的是蛆。」

  • 9-11节是想象阴间的一幕,征服者和被征服者的结局没有两样(10节)。
  • 今生无论多么伟大的强权,都无法逃脱死亡、软弱和羞辱的结局。所以「你们休要倚靠世人。他鼻孔里不过有气息;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么呢」(二22)。

【赛十四12】「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

【赛十四13】「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

【赛十四14】「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赛十四15】「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

【赛十四16】「凡看见你的都要定睛看你,留意看你,说:使大地战抖,使列国震动,」

【赛十四17】「使世界如同荒野,使城邑倾覆,不释放被掳的人归家,是这个人吗?」

  • 「明亮之星」(12节)可能指金星,拉丁文武加大译本和英文KJV译本译为「路西法Lucifer」,象征巴比伦王背后的撒但(路十18)。12-17节暗示了撒但的来历,牠是堕落的天使长,「明亮之星,早晨之子」(12节)。圣经另一处暗示撒但来历的是结二十八12-19。
  • 「北方的极处」(13节)是迦南神话中诸神的住所(诗四十八2)。
  • 巴比伦王和撒但一样,不但想自己成为神,「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而且还想在众神之中高居首位(13节);他并不是寻求有神的性情,而是追求地位、权力和荣耀「与至上者同等」(14节)。将来的敌基督也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后二4)。而基督却是「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腓二6-7)。
  • 「坑」(15节)是「阴间」的同义词,比喻死人的领域。
  • 坑中「极深之处 יְרֵכָה/yer-ay-kaw’」(15节)和北方的「极处 יְרֵכָה/yer-ay-kaw’」(13节)原文是同一个字,是双关语。「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凡是把自己高举「在神众星以上」(13节)的人,结果都是「坠落阴间」(15节);凡是自己能构到「北方的极处」(13节)的人,结局却是在「坑中极深之处」(15节)。

【赛十四18】「列国的君王俱各在自己阴宅的荣耀中安睡。」

【赛十四19】「惟独你被抛弃,不得入你的坟墓,好像可憎的枝子,以被杀的人为衣,就是被刀刺透,坠落坑中石头那里的;你又像被践踏的尸首一样。」

【赛十四20】「你不得与君王同葬;因为你败坏你的国,杀戮你的民。恶人后裔的名,必永不提说。」

【赛十四21】「先人既有罪孽,就要预备杀戮他的子孙,免得他们兴起来,得了遍地,在世上修满城邑。」

【赛十四22】「万军之耶和华说:我必兴起攻击他们,将巴比伦的名号和所余剩的人,连子带孙一并剪除。这是耶和华说的。」

【赛十四23】「我必使巴比伦为箭猪所得,又变为水池;我要用灭亡的扫帚扫净它。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 「列国的君王俱各在自己阴宅的荣耀中安睡」(18节),比喻极尽哀荣的国葬。而巴比伦王的尸体却将被人践踏(19、20节),并被仇敌斩草除根(21节)。
  • 神借着宣告巴比伦的毁灭,也宣告撒但权势的结束。巴比伦的经历,也是人在地上的经历,属灵的巴比伦所追求、所夸耀的都只是地上的荣耀和丰富。以色列是有前途的,巴比伦是没有前途的,「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23节)。
  • 「箭猪」(23节),原文可能指豪猪、刺猬或一种水上的猛禽。
  • 「灭亡的扫帚」(23节),形容巴比伦这座骄傲的城市污染了神所造的地,在神的眼里只是必须扫除的垃圾。
上图:主前6世纪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的的巴比伦城废墟,墙用土砖做成。

上图:主前6世纪尼布甲尼撒二世时代的的巴比伦城废墟,墙用土砖做成。

【赛十四24】「万军之耶和华起誓说:我怎样思想,必照样成就;我怎样定意,必照样成立,」

【赛十四25】「就是在我地上打折亚述人,在我山上将他践踏。他加的轭必离开以色列人;他加的重担必离开他们的肩头。」

【赛十四26】「这是向全地所定的旨意;这是向万国所伸出的手。」

【赛十四27】「万军之耶和华既然定意,谁能废弃呢?祂的手已经伸出,谁能转回呢?」

  • 既然百姓所寄予厚望的巴比伦将来也会「辖制列国」(6节),并且最终「被砍倒在地上」(12节),神的百姓就不应该「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十20)。
  • 「在我地上打折亚述人,在我山上将他践踏」(25节),预言主前701年亚述王西拿基立进攻耶路撒冷,亚述大军将占领犹大全地,但神早已定意在耶路撒冷城外击杀仇敌,挪去仇敌所加的轭和重担(25节)。
  • 当亚述大军即将摧毁耶路撒冷的时候,神的百姓若是看见「这是神向万国所伸出的手」(26节),就会在管教之中单单仰望、信靠神。因为「以马内利」(七14)不但带来管教,也将带来拯救;若是「祂的手已经伸出」(27节),不但管教不能停止,拯救也无法阻挡。因此,当我们面对危机的时候,不必东奔西跑、寻找帮助,只需要回到神面前,寻求神「向全地所定的旨意」(26节)。
上图:西拿基立年鉴(Sennacherib's Annals)是三个主前691-689年的完整粘土棱柱,上面都刻有相同的文字,分别收藏于大英博物馆((The Taylor Prism)、芝加哥东方博物馆(Oriental Institute Prism)和以色列博物馆(Jerusalem Prism)。这份年鉴记录了西拿基立于主前704-681年的军事行动,宣称从犹大掳走了二十万零一百五十人,攻陷了四十六所坚固城及无数的小村镇,并把希西家王如笼中之鸟关在耶路撒冷,把所占领的城镇交给了亚实突、以革伦和迦萨三个投靠亚述的非利士王。

上图:西拿基立年鉴(Sennacherib’s Annals)是三个主前691-689年的完整粘土棱柱,上面都刻有相同的文字,分别收藏于大英博物馆((The Taylor Prism)、芝加哥东方博物馆(Oriental Institute Prism)和以色列博物馆(Jerusalem Prism)。这份年鉴记录了西拿基立于主前704-681年的军事行动,宣称从犹大掳走了二十万零一百五十人,攻陷了四十六所坚固城及无数的小村镇,并把希西家王如笼中之鸟关在耶路撒冷,把所占领的城镇交给了亚实突、以革伦和迦萨三个投靠亚述的非利士王。

【赛十四28】「亚哈斯王崩的那年,就有以下的默示:」

【赛十四29】「非利士全地啊,不要因击打你的杖折断就喜乐。因为从蛇的根必生出毒蛇;它所生的是火焰的飞龙。」

【赛十四30】「贫寒人的长子必有所食;穷乏人必安然躺卧。我必以饥荒治死你的根;你所余剩的人必被杀戮。」

【赛十四31】「门哪,应当哀号!城啊,应当呼喊!非利士全地啊,你都消化了!因为有烟从北方出来,他行伍中并无乱队的。」

  • 28-32节是论非利士的默示。
  • 非利士人来自迦斐托,即地中海的克里特岛(创十14;摩九7),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就小规模地迁到迦南沿海平原(创二十一34)。以色列人进迦南大约一百年多后,非利士人大量定居在迦南沿海平原的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迦特和以革伦五个城邑(撒上六17-18),与以色列人冲突不断(士三31;十7-8;撒上七13-14),直到被大卫制服(撒下五17-25;撒下八1)。亚述第二次西征以后,非利士和南北两国一样,沦为亚述的藩属国。
  • 主前715年,北国灭亡已过七年,投靠亚述的亚哈斯王驾崩。亚哈斯去世之前,非利士曾屡次图谋背叛亚述,均被镇压。亚哈斯去世时,亚述王撒珥根二世( Sargon II,主前722-705年在位)正被迫与东方的乌拉尔图(Urartu)、玛代和巴比伦争战,南方的埃及乘机鼓动非利士和犹大背叛亚述。非利士人可能是想趁亲亚述的亚哈斯去世之机,联合继位的希西家对抗亚述、寻求独立。
  • 「从蛇的根必生出毒蛇;它所生的是火焰的飞龙」(29节),可能是预言继位的亚述王将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要因击打你的杖折断就喜乐」(29节),是说非利士人错误地估计了前途,高兴得太早了。
  • 以色列是神的「长子」(出四22)。「贫寒人的长子必有所食;穷乏人必安然躺卧」(30节),不是倚靠分析国际形势,而是倚靠神的眷顾。
  • 「我必以饥荒治死你的根;你所余剩的人必被杀戮」(30节),是预言拒绝神的非利士人结局悲惨。
  • 「有烟从北方出来,他行伍中并无乱队的」(31节),是预言亚述的军队将再次从北方入侵。主前701年,亚述王撒珥根二世的儿子西拿基立(Sennacherib,主前705-681年在位)首先打败了东方的巴比伦,然后发动第三次西征,掳掠了腓尼基、非利士和犹大。

【赛十四32】「可怎样回答外邦(或指非利士)的使者呢?必说:耶和华建立了锡安;祂百姓中的困苦人必投奔在其中。」

  • 「可怎样回答外邦的使者呢」(32节),意思是怎样回答邀请犹大结盟反对亚述的非利士使者。
  • 「耶和华建立了锡安;祂百姓中的困苦人必投奔在其中」(32节),是预言当亚述攻陷犹大全地、百姓逃到耶路撒冷城的时候,神将宣告「因我为自己的缘故,又为我仆人大卫的缘故,必保护拯救这城」(三十七35),所以亚述始终无法攻克「锡安」,百姓在城中得以保存。
  • 当亚述王西拿基立第三次西征的时候,非利士人全然无助、只能束手待毙(31节)。而被管教的犹大百姓虽然也落到困苦的地步,却仍可投奔「锡安」,因为「神在其中,城必不动摇;到天一亮,神必帮助这城」(诗四十六5)。因此,大卫的百姓何必与被大卫征服的非利士联盟呢?百姓无论是投靠亚述、还是投靠反亚述联盟,都是「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十20)。「信靠的人必不着急」(二十八16),当我们遇到难处、陷入管教的时候,也不应该倚靠势力、与世界联合,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投奔锡安、「诚实倚靠耶和华」(十20)。
上图:非利士五城(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迦特、以革伦),以及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争战的主要地点。以色列人称非利士人为「帕利士丁 P'lishtim」,他们的地为「帕勒斯坦 Pelesheth」。主前5世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开始用「巴勒斯坦 Palaistinē」来称呼这个地区。主后135年,罗马帝国赶走犹太人,把犹太省改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 Syria Palaestina」,后来被称为「巴勒斯坦 Palestine」,一直到1948年以色列复国。今天的巴勒斯坦人是二世纪以后陆续迁入的各民族混杂形成的,他们在七世纪之前大都是希腊化的基督徒,七世纪被阿拉伯人征服后仍然是基督徒,一直到1187年被萨拉丁(Saladin)征服后,才逐渐伊斯兰化。

上图:非利士五城(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迦特、以革伦),以及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争战的主要地点。以色列人称非利士人为「帕利士丁 P’lishtim」,他们的地为「帕勒斯坦 Pelesheth」。主前5世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开始用「巴勒斯坦 Palaistinē」来称呼这个地区。主后135年,罗马帝国赶走犹太人,把犹太省改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 Syria Palaestina」,后来被称为「巴勒斯坦 Palestine」,一直到1948年以色列复国。今天的巴勒斯坦人是二世纪以后陆续迁入的各民族混杂形成的,他们在七世纪之前大都是希腊化的基督徒,七世纪被阿拉伯人征服后仍然是基督徒,一直到1187年被萨拉丁(Saladin)征服后,才逐渐伊斯兰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