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赛二1】「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得默示,论到犹大和耶路撒冷。」

【赛二2】「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

【赛二3】「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将祂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祂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

【赛二4】「祂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

  • 二-四章是序言(一-五章)的第二部分,用一系列的「日子 יוֹם/yom」(二2、11、12、17、20;三7、18;四1、2)作为关键词,组成一个交错平行的结构,发表了神对「犹大和耶路撒冷」(1节)的旨意:
    • A. 到那日,神将在耶路撒冷治理万民(二1-4);
    •  B. 呼吁百姓在光明中行走(二5-9);
    • A. 到那日,神将审判百姓的骄傲狂妄(二10-21);
    •  B. 呼吁百姓不要倚靠世人(二22-三15);
    • A. 到那日,神将洁净锡安的狂傲污秽(三16-四6)。
  • 人在哪里失败,神就要在那里得胜;人在哪里悖逆,神就会在那里挽回。上一章,神刚刚宣告了人的失败:「他的工作好像火星,都要一同焚毁,无人扑灭」(一31);这一章,神立刻预言祂对耶路撒冷的恢复:「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2节)。
  • 「末后的日子」(2节),将应验在进入千年国度的时候。2-4节与弥四1-3基本相同,弥迦和以赛亚是同时代的先知,他们有可能互相引述对方的话,也可能是分别被圣灵感动。
  • 「耶和华殿的山」(2节)、「锡安」(3节)都是指圣殿的所在地、圣城耶路撒冷。「殿 בַּיִת/bah’·yith」原文和「家 בַּיִת/bah’·yith」是同一个词,这是一个双关语,「耶和华殿」就是「耶和华家」,象征神住在祂的百姓中间(出二十九46)。
  • 「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2节),表明耶路撒冷将成为国度的行政中心,全世界都将接受神的管治(启七9)。耶路撒冷在群山中并不算高(诗六十八16),但被神恢复为「公义之城、忠信之邑」(一26)以后,却将「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吸引「万民都要流归这山」(2节)。
  • 百姓努力了两百多年,结果却使「忠信的城变为妓女」(一21),荒凉到「仅存锡安城,好像葡萄园的草棚」(一8)。但被神恢复以后,百姓必能恢复「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的功用,「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3节)。「训诲 תּוֹרָה/Torah」原文与「路 אֹרַח/Orah」(2节)谐音,「言语 דָּבָר/Dabar」原文与「道 דֶּרֶךְ/Derek」(2节)谐音。锡安将成为人的「道」和「路」的起点,也将成为神的「训诲」和「言语」的中心。
  • 「施行审判」、「断定是非」(4节),是「施行统治」的代名词,并非最后的审判,而是比喻神是国度的统治者。「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4节),比喻止息战争。世人只有不再以自己为神,而是以神为神;只有不再自以为「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而是承认惟有神是绝对真理,纷争才能和平解决,战争才会消失,伊甸园的光景才能恢复。人类的历史证明,离开了神来谈论「和平、博爱」,不是幼稚天真,就是别有用心,最终都是事与愿违。
  • 神一切的计划,都是祂「亲口应许,亲手成就」(王上八24),并不需要任何人帮忙,也不会被任何势力拦阻。祂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大国」(创十二2)、应许给摩西的「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绝不会因着人的软弱和失败而落空。因此:
    • 当百姓偏行己路的时候,神却宣告以色列必将成为真正的「祭司的国度」,用神的话语吸引万民降服在神的权柄之下(2-4节);
    • 当百姓即将亡国的时候,神却宣告外邦人必将投靠真神,承认「我们列祖所承受的,不过是虚假」(耶十六19);
    • 当圣殿破败、圣城荒凉的时候,神却宣告恩典必将临到,外邦人必将彼此劝说「快去恳求耶和华的恩,寻求万军之耶和华」(亚八21),「必有十个人从列国诸族中出来,拉住一个犹大人的衣襟,说:『我们要与你们同去,因为我们听见神与你们同在了』」(亚八23)。
上图:纽约联合国大厦对面Ralph Bunche公园里的「以赛亚墙」,上面刻着「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赛二4;弥四3)。这句话表达了人类盼望和平的美好愿望,但却故意不写前面一句:「祂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赛二4)。世人要和平、却不要赐和平的神,所以和平的美好愿望注定只是一场美梦。

上图:纽约联合国大厦对面Ralph Bunche公园里的「以赛亚墙」,上面刻着「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赛二4;弥四3)。这句话表达了人类盼望和平的美好愿望,但却故意不写前面一句:「祂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赛二4)。世人要和平、却不要赐和平的神,所以和平的美好愿望注定只是一场美梦。

【赛二5】「雅各家啊,来吧!我们在耶和华的光明中行走。」

  • 「在耶和华的光明中行走」(5节),就是在神的同在与眷顾中(民六25;诗二十七11),遵行神的旨意(诗四十三3)和话语(诗一百一十九105)。
  • 是先知第一次呼吁百姓回转,劝勉百姓与神同行。当先知宣告了国度的荣耀前景之后(2-4节),就呼吁百姓回转归向神(5节);当神对立约之民的管教完成的时候,也将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十一26)、国度在地上显现的时候。

【赛二6】「耶和华,祢离弃了祢百姓雅各家,是因他们充满了东方的风俗,作观兆的,像非利士人一样,并与外邦人击掌。」

【赛二7】「他们的国满了金银,财宝也无穷;他们的地满了马匹,车辆也无数。」

【赛二8】「他们的地满了偶像;他们跪拜自己手所造的,就是自己指头所做的。」

【赛二9】「卑贱人屈膝;尊贵人下跪;所以不可饶恕他们。」

  • 第6节原文以「因为」(英文ESV、NASB译本)开始,表明第5节的呼吁,是因为人已经濒临险境:百姓自以为蒙福,却不知已经被神离弃(6节)、面临审判(6-21节);百姓偏行己路,却不知已经离开光明、走向黑暗;百姓看重生活和福气,却不知道已经脱离了生命和福气的源头。日益世俗化的百姓对生活、前途和朋友的观念,都与世人无异:
    1. 「他们充满了东方的风俗」(6节),原文是「他们充满了东方」,百姓不但没有「在耶和华的光明中行走」(5节),反而向东方的外邦人寻求亮光;不但没有吸引外邦人「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3节),反而效法东方亚兰、美索不达米亚一带的外邦风俗。如:所罗门敬拜摩押人的基抹、亚扪人的摩洛和米勒公(王上十一5、7),亚哈斯王在全国敬拜偶像(代下二十八1-4,23-25;王下十六10-14),玛拿西敬拜天上的万象(王下二十一5),亚哈斯(王下十六3)和玛拿西(王下二十一6)焚烧自己的儿子献祭等等。
    2. 「作观兆的,像非利士人一样」(6节),百姓不但没有专心寻求神的智慧,反而效法外邦人的迷信,用人的方法作为生活的指南。
    3. 「与外邦人击掌」(6节),百姓不但没有专心倚靠神的看顾,反而与外邦人结盟,靠人的努力在列强之间求生存。
  • 「国 אֶרֶץ/eh’·rets」(7节)和「地 אֶרֶץ/eh’·rets」(7、8、19、21节)原文是同一个词。百姓追求的是地上的「金银、财宝」(7节),倚靠的是地上的「马匹、车辆」(7节),敬拜的是地上的「偶像」(8节)。他们的价值观、安全感和精神寄托都建立在地上,与外邦人无异。
  • 古代以色列的「马匹、车辆」(7节)都是用来打仗的。神吩咐「王不可为自己加添马匹」(申十七16),「不可为自己多积金银」(申十七17)。所以大卫说:「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诗二十7)。但从所罗门开始,犹大君王却越来越追求金银、马匹和车辆。
  • 「偶像 אֱלִיל/el·el’」(8节)原文是「虚无的、没有价值的」,与「神 אֱלֹהִים/el·o·hem’」谐音。这正是偶像的特点:它们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其实是虚无之物。
  • 在乌西雅王年间,百姓享受长期的和平、稳定和繁荣,但地上的福气不但没有使人「在耶和华的光明中行走」(5节),反而令他们背道而驰(8-9节);国家的强盛不但没有使人感恩顺服,反而令他们「眼目高傲、性情狂傲」(11节)。正如神借着摩西所预言的,百姓已经渐渐在恩典中堕落,离弃了福气的来源:「耶书仑渐渐肥胖,粗壮,光润,踢跳,奔跑,便离弃造他的神,轻看救他的磐石」(申三十二15)。

【赛二10】「你当进入岩穴,藏在土中,躲避耶和华的惊吓和祂威严的荣光。」

【赛二11】「到那日,眼目高傲的必降为卑;性情狂傲的都必屈膝;惟独耶和华被尊崇。」

【赛二12】「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

【赛二13】「又临到黎巴嫩高大的香柏树和巴珊的橡树;」

【赛二14】「又临到一切高山的峻岭;」

【赛二15】「又临到高台和坚固城墙;」

【赛二16】「又临到他施的船只并一切可爱的美物。」

【赛二17】「骄傲的必屈膝;狂妄的必降卑。在那日,惟独耶和华被尊崇;」

【赛二18】「偶像必全然废弃。」

【赛二19】「耶和华兴起,使地大震动的时候,人就进入石洞,进入土穴,躲避耶和华的惊吓和祂威严的荣光。」

【赛二20】「到那日,人必将为拜而造的金偶像、银偶像抛给田鼠和蝙蝠。」

【赛二21】「到耶和华兴起,使地大震动的时候,人好进入磐石洞中和岩石穴里,躲避耶和华的惊吓和祂威严的荣光。」

  • 10-21节是一组交错对称的诗歌,用三个「到那日」(11、17、20节),预言神将审判百姓的骄傲狂妄:
    • A. 人当藏在土中,躲避神的惊吓和荣光(10节);
    •  B. 高傲者必降卑,惟独神被尊崇(11节);
    •   C. 神降罚的日子(12-16节);
    •  B1. 狂妄者必降卑,惟独神被尊崇(17节);
    • A1. 人必抛弃偶像,躲避神的惊吓和荣光(18-21节)。
  • 既然「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成了「他们的国」(7节),「应许之地」(申六23)成了「他们的地」(7节),人所看重的一切都在地上(7、8节),神就「使地大震动」(19、21节),把神的百姓在地上所倚靠的金银财宝、马匹车辆、城邑保障,连同他们在地上所敬拜的偶像一起消灭(弥五10-14)。那时,凡是看重「地」、倚靠「地」的人,最合适的去处就是「藏在土中」(10节)、「进入土穴」(19节)。
  • 「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12节),指神的主权介入人类历史的时候。「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骄傲不但使人与神为敌、也使人彼此为仇;人类越是「骄傲狂妄」(12节),神降罚的日子就越近。人性的败坏,在于不能在福气中感恩顺服,只有在灾难面前才能降卑屈膝。
  • 「香柏树、橡树、高山」(13-14节),比喻骄傲的人和民族,也是外邦人敬拜偶像的地方。
  • 「高台和坚固城墙」(15节)都是人所设计和倚仗的,是古代人类技术的最高成就,乌西雅(代下二十六9-10)、约坦(代下二十七3-4)和希西家(代下三十二2-6)都曾修筑过防御工程。但在神降罚的日子里,无论多么伟大的人类工程,也没有一样能够抵挡得住。
  • 「他施」(16节)可能位于地中海最西边的西班牙,以出产金属矿物闻名(结二十七12)。「他施的船只」(16节),可能泛指可以远洋航行的大型船只。
  • 「偶像 אֱלִיל/el·el’」(18节)原文是「虚无的、没有价值的」。当真神「兴起」(19、21节)的时候,不必与偶像争战,一切「偶像必全然废弃」(18节),「惟独耶和华被尊崇」(11、17节)。因为神「威严的荣光」(10、19、21节)显明了偶像的虚假和无用。
  • 神三次强调,百姓所追求的都是「地」上的事物(7-8节);所以神又两次宣告,祂必「使地大震动」(19、21节)。今天,教会和信徒如果追求的都是「地」上的福气、「地」上的安全感、「地」上的寄托,神也必使我们所看重的「地」大大震动。
  • 人越来越「骄傲狂妄」、神越来越「使地大震动」,这是末日临近的两大信号。当基督再来、施行审判之前,必有许多大地震(何十8;启六14-17;十一19;十六18;太二十四7)。那时,不管多么骄傲、狂妄和自高的人(11、12、17节),都不得不躲在洞穴中(19节),与携带大量细菌、病毒的田鼠和蝙蝠作伴(20节)。而他们所倚靠的财富(7a、16节)、武力(7b、15节)和偶像(8、18节),没有一样能够帮助他们,只能当作废物抛弃(20节)。但他们还是心里刚硬,宁可在黑暗的「磐石洞中和岩石穴里」(21节)躲避神,也不愿意「在耶和华的光明中行走」(5节)。
上图:一只倒挂在黑暗洞穴中的蝙蝠。蝙蝠是会飞行的哺乳动物,寿命长、体温高,可以携带大量致命病毒、但却很少发病,所以成为许多病毒的理想宿主,包括埃博拉、SARS、MERS和COVID-19等。当人类侵入蝙蝠的生活空间时,这些病毒就有可能直接或间接地传染给人。

上图:一只倒挂在黑暗洞穴中的蝙蝠。蝙蝠是会飞行的哺乳动物,寿命长、体温高,可以携带大量致命病毒、但却很少发病,所以成为许多病毒的理想宿主,包括埃博拉、SARS、MERS和COVID-19等。当人类侵入蝙蝠的生活空间时,这些病毒就有可能直接或间接地传染给人。

【赛二22】「你们休要倚靠世人。他鼻孔里不过有气息;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么呢?」

  • 「世人 אָדָם/ä·däm’」(22节)原文就是「亚当」。「气息」(22节)一词提醒我们,人的生命都是神所赐的(四十二5;创二7),唯有那位气息的赐予者,才是我们应当倚靠的对象。犹大南方的埃及和北方的亚述,是当时最强大的「世人」,但却很快就要毁灭。
  • 「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么呢」(22节),这句话并非否定人的价值,而是表明人并不足以作为倚赖的对象。今天,教会和信徒常常把希望寄托于贤明的领袖、公正的法官、民主的制度或慈善的行为,但实际上,任何人本主义的努力,都无法阻止世人的「全然败坏」(申三十一39)。
  • 是先知第二次呼吁百姓回转,劝勉百姓不要「倚靠世人」(22节)。百姓的堕落始于制造和敬拜偶像(8、18、20节),但他们之所以用偶像来代替真神,根源是因为「倚靠世人」,以致「骄傲狂妄」(11、12、17节)。教会的历史告诉我们,信徒不管起初多么虔诚、多么摆上,只要在倚靠肉体的轨道上开始下滑,接踵而来的就是「骄傲狂妄」,很快就是随从世俗,最终都会被神离弃(6节)、管教(11、12、17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