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歌二1】「我是沙仑的玫瑰花(或译:水仙花),是谷中的百合花。」

  • 「玫瑰花」和「百合花」都是指以色列平凡的小野花,佳偶形容自己是「玫瑰花」、「百合花」,是表示谦虚,而非自夸美丽。
  • 「沙仑」是从迦密山向南延伸的沿海平原,古代是湿润肥沃的地区。「沙仑的玫瑰花」并不是艳丽的蔷薇科玫瑰花,而是指一种沙仑平原上到处都有的球茎野花,但并不能确定是哪种,番红花、水仙花、鸢尾花、郁金香都有可能。
  • 「谷中」原文是复数,指多水的山谷。「谷中的百合花」并不是白色的百合科百合属百合花,而是指一种谷中到处都有的六瓣红色野花(五13)。
上图:以色列Dor-Habonim海滩的沙仑郁金香(Sharon tulip)。沙仑郁金香是一种过去遍布以色列的野花(Tulipa agenensis subspecies sharonensis),也可能就是「沙仑的玫瑰花」(歌二1)。

上图:以色列Dor-Habonim海滩的沙仑郁金香(Sharon tulip)。沙仑郁金香是一种过去遍布以色列的野花(Tulipa agenensis subspecies sharonensis),也可能就是「沙仑的玫瑰花」(歌二1)。

【歌二2】「【新郎:】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像百合花在荆棘内。」

良人顺着佳偶的比喻,说她即使是平凡的「百合花」,也是「在荆棘内」的百合花,因为她的美丽远远超过她周围的「荆棘」。

上图:山地郁金香(Mountain Tulip)是以色列的一种百合花,三至四月开花,花开六瓣,长在山坡上,很可能就是「谷中的百合花」(歌二1)。「他的嘴唇像百合花」(歌五13),这个比喻表明「谷中的百合花」很可能是红色的。

上图:山地郁金香(Mountain Tulip)是以色列的一种百合花,三至四月开花,花开六瓣,长在山坡上,很可能就是「谷中的百合花」(歌二1)。「他的嘴唇像百合花」(歌五13),这个比喻表明「谷中的百合花」很可能是红色的。

【歌二3】「【新娘:】我的良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我欢欢喜喜坐在他的荫下,尝他果子的滋味觉得甘甜。」

在佳偶的眼中,良人是能带来荫凉和甘甜的「苹果树」,让她得着快乐和满足。

【歌二4】「他带我入筵宴所,以爱为旗在我以上。」

【歌二5】「求你们给我葡萄干增补我力,给我苹果畅快我心;因我思爱成病。」

佳偶在环境中认识了良人的爱和恩典,她可以享受良人,但良人却不能享受她。虽然她的「哪哒香膏发出香味」(一12),但此时她享受良人多,良人享受她不多。我们在环境里所认识主的爱和恩典也都是外面的,软弱的时候得主刚强,需要的时候得主满足,伤心的时候得主安慰,患病的时候得主医治,但这些恩典只是主给我们的「苹果」、「葡萄干」和「筵宴所」(4节)。我们所认识的十字架还只是外面的十字架,我们为主所受的苦难、委屈、牺牲都是外头的,十字架还没有进到我们里面,还没有除去我们的肉体。此时我们看起来是在追求主,但目的却是为着自己,叫我们能享受主、得着主,主在我们身上能得着的却非常少。

【歌二6】「他的左手在我头下,他的右手将我抱住。」

佳偶躺在良人的怀里,完全地安息了。每一个追求主的信徒,都能得着主成为我们的满足,祂要叫我们得着完全的安息。

【歌二7】「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阿,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不要叫醒…情愿“或作”不要激动爱情,等他自发“)」

佳偶如此满足于爱的第一个阶段,以致只想永远留在那一刻。当一个信徒完全地安息在主里面,得着主、认识主、尝到祂的恩典的时候,也常常觉得很满足,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属灵的最高峰了,不愿意离开。这时我们躲在「己」里面享受主,结果是把自己当作中心,落在自己的里面,变得消极、被动,失去了灵里的活泼。

【歌二8】「【新娘:】听啊,是我良人的声音;看哪,他蹿山越岭而来。」

8-15节:当佳偶满足于安息的时候,满有生命的良人却「蹿山越岭」去了。良人满了活泼、满了新鲜、满了力量,好像「羚羊」、「小鹿」(9、17节),「蹿山越岭」。

【歌二9】「我的良人好像羚羊,或像小鹿;他站在我们墙壁后,从窗户往里观看,从窗棂往里窥探。」

当佳偶落在自己里面的时候,以为自己还和良人在一起,以为那是「我们」的墙,却不知道良人已在墙外了,不知不觉已经与良人有了隔膜。初始阶段的信徒常觉得自己很属灵了,觉得「良人属我,我也属他」(16节),我们爱那些祝福、爱那些经历,以那些经历为满足,只想赶快砌一个围墙,把主和我围在里头,主是我的,不要再出去了。这时我们属灵的长进就停顿了,当我们落在自己里面的时候,主已经在墙外了。「窗户」、「窗棂」都是复数,可能指良人从这窗子掠过到另一个窗子,好看得清楚。

【歌二10】「我良人对我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良人呼唤佳偶同去。当我们落在自己里面的时候,主也在那里呼召我们,要我们脱离自己,脱离自己的享受、自己的满足,「起来,与我同去」,主有复活的生命等我们去得着。

【歌二11】「因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过去了。」

11-13节:当佳偶还躲在墙里面,陶醉在良人的爱里面的时候,良人却呼唤佳偶进到春天复活的生命里去。当我们要躲在「己」里面与主交通的时候,主却呼召我们进到复活的里面,在复活的里面再来尝尝主的爱,在复活的里面再来认识主的恩典,与主一同活泼地往前行,叫祂有所享受。我们可能说「良人属我,基督属我,祂施恩于我」,但我们这个人没有更新而变化,还活在自己的里面,就不能叫主有所享受。因为只有从祂自己出来的东西,才能满足祂的心。主说:「我是复活,我是生命」(约十一25直译),什么时候我们在复活里认识主的生命,什么时候基督的生命在复活里临到我们身上,我们才能让主得着享受。

【歌二12】「地上百花开放;百鸟鸣叫的时候已经来到,班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

斑鸠」在春天迁徙到以色列,其独特的鸪鸪叫声是春天的一个征候。

【歌二13】「无花果树的果子渐渐成熟,葡萄树开花放香。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无花果树」在三月中旬到月底开花,早期无花果立刻就开始成形,直到八、九月份成熟为真无花果。没有出现早期无花果的树,最后也不会产生真无花果(太二十一1819)。

【歌二14】「我的鸽子阿,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岩的隐密处;求你容我得见你的面貌,得听你的声音;因为你的声音柔和,你的面貌秀美。」

佳偶不愿回应,她满足于安息,不愿起来和良人一起进入春天的新生命里。「鸽子」指那些数量繁多、永久定居于以色列的岩鸽,它们喜欢把巢筑在峭壁上隐密的突出部或洞穴中。

【歌二15】「要给我们擒拿狐狸,就是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因为我们的葡萄正在开花。」

葡萄开花时最怕狐狸毁坏。在佳偶和良人的爱情里,天然肉体生命的每一个小骄傲、小脾气、小自爱、小嗜好,都是「小狐狸」,一不经意,爱情就会被它们毁坏。

【歌二16】「良人属我,我也属他;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

「良人属我,我也属他」是对爱的第一个阶段的总结。在佳偶此时的感觉里面,良人是完全属于她的,良人属她过于她属良人。但是当她说「良人属我」的时候,良人已经在墙外了。在我们属灵生命的起始阶段,也是这样以自己为中心,基督在我们生命中有一点地位,但都是为着「我」:主的恩典、祝福、安慰、力量、爱情都是为着「我」,祂的一切都是我的,主属于我过于我属于主。

【歌二17】「我的良人哪,求你等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你要转回,好像羚羊,或像小鹿在比特山上。」

虽然佳偶感觉「我也属祂」,但这只是感觉而已,因为她此时还不愿意响应良人的呼召,与良人「同去」(10,13节),只是停在那里等祂「转回」。她虽然很爱良人,但她还是以自己为中心:是她在追求良人;她要出去的时候,要良人与她一同出去;她要住下来的时候,要良人与她一同住下来。初始阶段的自以为属灵的信徒也还不愿意脱离自己,与主「出到营外,就了祂去」(来十三13)。「比特山」指有裂罅的山岭,分开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