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传十二1】「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所说,我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记念造你的主。」

【传十二2】「不要等到日头、光明、月亮、星宿变为黑暗,雨后云彩反回,」

【传十二3】「看守房屋的发颤,有力的屈身,推磨的稀少就止息,从窗户往外看的都昏暗;」

【传十二4】「街门关闭,推磨的响声微小,雀鸟一叫,人就起来,歌唱的女子也都衰微。」

【传十二5】「人怕高处,路上有惊慌,杏树开花,蚱蜢成为重担,人所愿的也都废掉;因为人归他永远的家,吊丧的在街上往来。」

【传十二6】「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

【传十二7】「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

【传十二8】「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 十一7-10是描述年轻生命的美好,十二1-8是描述人过中年、日薄西山的死亡结局。十一7–十二8是本书结尾的「生命之诗」,与开始的「时空之诗」(一2-11)首尾呼应:
    1. 在「时空之诗」,时空就像一个循环反复的圆圈;而在「生命之诗」中,生命却是一条一去不复返的单行线。这趟没有回程的旅途是最慢的,又是最快的;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又是最容易令人后悔的;前半程是一往无前,后半程却是频频回头;前半程是没有享受的条件,后半程却失去了享受的能力。
    2. 在「时空之诗」中,日头落下来还会升起(一5);而在「生命之诗」中,日头将变为黑暗(2节)。
    3. 在「时空之诗」中,传道者的目光一直在「日光之下」(一3);而在「生命之诗」中,传道者一开始就仰望「造你的主」(1节)。
    4. 在「时空之诗」中,人类的一切成就都「无人记念」(一11);而在「生命之诗」中,传道者却劝人「当记念」(1节)造他的神,照着神的心意享受人生。
    5. 在「时空之诗」中,传道者一开始就宣告「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一2);而在「生命之诗」中,传道者最后也宣告「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8节)。
  • 「年幼」(1节)指年轻、精力旺盛的时期。「衰败的日子」(1节)指人过中年,开始日益衰老、没有精力的时期,那是人「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1节)。日光之下最长的莫过于时间,因为它似乎永无穷尽;最短的也莫过于时间,因为我们总是良宵苦短,青春就像一个短暂的美梦,一觉醒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朋友们开始夸你看起来多年轻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开始变老了。
  • 在历史上,解经家们对2-6节有许多不同的解释。有些人按字面解释,有些人认为是末日来临的情形。而犹太传统和主流解经则认为是比喻人体的老化,但对比喻身体的哪个部位却莫衷一是。其中可能的比喻是:
    • 第2节的「日头、光明、月亮、星宿变为黑暗」比喻衰老,「雨后云彩反回」,比喻持续不断的悲哀,新的风暴接踵而至。
    • 第3节的「房屋」比喻身体,「看守房屋的」比喻双手,「有力的」比喻腰,「推磨的」比喻牙齿,「从窗户往外看的」比喻眼睛。
    • 第4节的「街门」比喻耳朵,「推磨的响声微小」比喻听力受损,「雀鸟一叫,人就起来」比喻失眠,「歌唱的女子」比喻嗓门。
    • 第5节的「人怕高处」比喻害怕爬高,「路上有惊慌」比喻害怕摔倒,「杏树开花」比喻头发花白,「蚱蜢成为重担」比喻力量衰微,「人所愿的也都废掉」比喻欲望消失,「归他永远的家」比喻死亡。
    • 第6节的「银链折断」比喻脊椎出问题,「金罐破裂」比喻脑力退化,「瓶子在泉旁损坏」比喻心脏功能衰退,「水轮在井口破烂」比喻肺功能失效。
  • 第1节和第7节已经清楚地表明,1-7节所描绘的是一个死亡的意境。传道者并不需要我们一一对号入座,因为这意境本身就足以在所有人的心中引起共鸣。
  • 人死后,身体化为尘土,「尘土仍归于地」(7a)。而「灵仍归于赐灵的神」(7b),接受神的审判。从这个意义上看,日光之下什么都没有留下,所以还是「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8b)。
上图:别是巴遗址城门口的公共水井,深70米,是在南地已发现最深的水井。很可能就是以撒所挖的井。古代的中东公共水井一般在村口或城门口,以方便牲口喝水,通常带有一个饮水槽。别是巴遗址位于一条旱溪旁边,旱溪冬天被雨水充满,夏天水存于地下,因此附近有多个水井。别是巴从主前4000年开始就存在了,现有遗迹是按主前8世纪的样式恢复的,外围的泥砖墙是主前10世纪开始的,城内可居住400名军人和公务员,农夫们住在城外的村庄里。

上图:别是巴遗址城门口的公共水井,深70米,是在南地已发现最深的水井。很可能就是以撒所挖的井。古代的中东公共水井一般在村口或城门口,以方便牲口喝水,通常带有一个饮水槽。别是巴遗址位于一条旱溪旁边,旱溪冬天被雨水充满,夏天水存于地下,因此附近有多个水井。别是巴从主前4000年开始就存在了,现有遗迹是按主前8世纪的样式恢复的,外围的泥砖墙是主前10世纪开始的,城内可居住400名军人和公务员,农夫们住在城外的村庄里。

【传十二9】「再者,传道者因有智慧,仍将知识教训众人;又默想,又考查,又陈说许多箴言。」

【传十二10】「传道者专心寻求可喜悦的言语,是凭正直写的诚实话。」

【传十二11】「智慧人的言语好像刺棍;会中之师的言语又像钉稳的钉子,都是一个牧者所赐的。」

【传十二12】「我儿,还有一层,你当受劝戒: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

  • 9-14节是本书的结尾。传道者声明自己已经严谨地「将知识教训众人」(9a),「又默想,又考查,又陈说」(9b),旁征博引、运用了各种技巧。
  • 「传道者专心寻求可喜悦的言语」(10a),表明传道者尽力使用了文学技巧,以吸引读者、帮助理解。因此,本书并非只是罗列一堆「默想、考查、陈说」,而是精心设计了整体结构,用以传递中心论点。另一方面,传道者「是凭正直写的诚实话」(10b),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为了表达真理。
  • 「刺棍」(11节)指用来赶牛的尖头木棍。「智慧人的言语好像刺棍」(11节),比喻传道者的话语是苦口良药,可以激发人的行动。
  • 「会中之师的言语又像钉稳的钉子」(11节),可译为「这些嘉言好像钉稳的钉子」。「钉子」指牧羊人用来固定帐棚的钉子,比喻传道者的话语可以提供稳健的人生观。
  • 「都是一个牧者所赐的」(11节),指传道者全部的信息都是来自神。
  • 一方面,人的天性并不爱读书,所谓的经典,就是那些人人都希望已经读过、却又很少有人愿意开卷的作品。另一方面,读书太多而用脑太少的人,会养成懒于思考的习惯。没有人能遍览群书,2018年,仅中国就出版了超过50万种图书,实在是「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12b)。阅读一本好书,如同和过去最杰出的人促膝交谈,但若是谈话的人太多,就像万马奔腾而过、践踏了自己的草坪,读书就成了逃避思考,让别人代替我们思想。知识在书中,运用知识的智慧却在书外。神的百姓若不首先熟读圣经、立好真理的根基,怎么能判断书的好坏、从别的书籍中获益呢?传道者不是给不爱读书的人一个偷懒的借口,而是指出:人的精力和时间有限,读了太多别的书,一定会影响读那「一个牧者所赐的」书,所以「书就像朋友,应该少而精」。
上图:主前24-22世纪的埃勃拉泥版(Ebla tablets),包括1800块完整粘土版,1974年出土于叙利亚的Ebla。写作是文明的标记,在《传道书》的写成之前,很多人早已著书。先是写在泥版上,后来写在蒲纸或皮革上。主前20世纪左右,字母文字传入亚兰和迦南一带,更使「著书多,没有穷尽」(传十二12),今天已经出土了大量楔形文字的石版、瓦片及蒲纸。这些文学中有许多观点是传道者所反对的,因为它们并不是来自神。以色列人揉和了许多邻近国家的智慧传统,这些外邦文学无疑对他们也有助益(徒气22),使徒保罗也熟悉外邦文学(徒十七28;多一12)。但外邦人的智慧永远在神的审判之下(赛十九11节;结二十八2-10;林前一17;二6)。而在以色列人中间也有一种离弃神的智慧人(耶八9)。

上图:主前24-22世纪的埃勃拉泥版(Ebla tablets),包括1800块完整粘土版,1974年出土于叙利亚的Ebla。写作是文明的标记,在《传道书》的写成之前,很多人早已著书。先是写在泥版上,后来写在蒲纸或皮革上。主前20世纪左右,字母文字传入亚兰和迦南一带,更使「著书多,没有穷尽」(传十二12),今天已经出土了大量楔形文字的石版、瓦片及蒲纸。这些文学中有许多观点是传道者所反对的,因为它们并不是来自神。以色列人揉和了许多邻近国家的智慧传统,这些外邦文学无疑对他们也有助益(徒气22),使徒保罗也熟悉外邦文学(徒十七28;多一12)。但外邦人的智慧永远在神的审判之下(赛十九11节;结二十八2-10;林前一17;二6)。而在以色列人中间也有一种离弃神的智慧人(耶八9)。

【传十二13】「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祂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或译:这是众人的本分)。」

【传十二14】「因为人所做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

  • 「这些事都已听见了」(13a),意思是「总而言之、都说完了」。
  • 神赐给人「在日光之下虚空的年日」(九9),让人发现日光之下的人生「凡事都是虚空」(8节),目的是要叫人向往「永生」(三11)。因为人类所面临最可怕的不是虚空、也不是死亡,而是死后的审判。因此,传道者的目的不是叫人绝望,而是勉励人「敬畏神,谨守祂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13节),也是人脱离虚空的唯一出路,更是人将来得以面对审判的前提。
  • 在最后审判的日子,「人所做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14节),「神要打破祂仇敌的头」(诗六十八21)。鸡蛋从外部打破会成为食物,从内部打破会产生生命。人与其装作没有审判、隐藏自己,将来被神从外部打破,不如现在就接受神从里面的破碎,因为里面的破碎必然会产生新的生命。
  • 人生就像一条将沉的游轮,我们不必留恋船上的快乐时光,却应该在救生艇上欢喜高歌。神并没有让人因为日光之下的虚空而放弃人生,却指示我们按着祂的心意去享受和使用短暂的一生,把生命看为祂的恩赐(二24),善用今生的每个机会(九10)。人所追求的,往往是日光之下短暂的现实好处,却忘了神永恒的恩典和托付。因此,我们只有牢记日光之下「一切的事」(十一9)都要向神交账(14节),才有可能「敬畏神,谨守祂的诫命」,在虚空之中潇洒积极地活出有意义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