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第1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传十1】「死苍蝇使做香的膏油发出臭气;这样,一点愚昧也能败坏智慧和尊荣。」

愚昧的破坏力比智慧的影响力更大,一次愚昧之举可能使智慧的努力全盘失败。

【传十2】「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

智慧人的心指引他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终至为大;愚昧人的心使他错误连连,终至失败。在希伯来文学里,「右」比「左」更大、更正确。

【传十3】「并且愚昧人行路显出无知,对众人说,他是愚昧人。」

愚昧人行事为人不经审慎思考,以行动显明自己是愚昧人。因此「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弗五15)。「行路」指言行举止。「无知」原文指缺乏心思,没有经过审慎思考。

【传十4】「掌权者的心若向你发怒,不要离开你的本位,因为柔和能免大过。」

即使上司的发怒好像没有道理,也不可愤而离开,甩手不干。平心静气才能止息怒气,避免犯更大的错误。因此「你们各人要快快的听,慢慢的说,慢慢的动怒,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雅一19~20)。

【传十5】「我见日光之下有一件祸患,似乎出于掌权的错误,」

「似乎出于掌权的错误」指下述不好的情形应该归咎于掌权者,但掌权者却会推卸责任或寻找代罪羔羊。

【传十6】「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

愚昧人获重用,智慧人怀才不遇,这是掌权者的失误。「富足人」指知识和经历都较为丰富的人。

【传十7】「我见过仆人骑马,王子像仆人在地上步行。」

「仆人骑马」指小人当道。「王子像仆人在地上步行」指本当管辖别人的,却遭受贬抑。

【传十8】「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

8-9节:凡存心陷害别人的人,终必自食其果,害人不成反害己。「挖陷坑的」指设下阴谋意欲陷害别人。「拆墙垣的」指拆除产业地界的树篱或围墙,企图达到非法侵占的目的。

【传十9】「凿开(或作“挪移”)石头的,必受损伤;劈开木头的,必遭危险。」

「凿开石头的」指挪移界石,侵占别人的地业。「劈开木头的」指不顾友谊或手足之情,强行撕裂关系的。

【传十10】「铁器钝了,若不将刃磨快,就必多费气力;但得智慧指教,便有益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任何事情,必须先按从上头来的智慧进行充分周详的准备,才能进行顺利。建造神的教会不但要「向神有热心」,还要「按着真知识」(罗十2)。

【传十11】「未行法术以先,蛇若咬人,后行法术也是无益。」

本节以外邦人的驯蛇表演为例,比喻事先花工夫作准备工作,远胜于事后花工夫作补救工作。

【传十12】「智慧人的口说出恩言;愚昧人的嘴吞灭自己。」

口舌是一个人属灵成熟程度的标志:「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雅三2)。

【传十13】「他口中的言语起头是愚昧;他话的末尾是奸恶的狂妄。」

「愚昧」指无知的话,对人、对事、对己均没有益处。「奸恶的狂妄」指动机不良,且不受约束的话,对人、对事、对己均具有破坏性。

【传十14】「愚昧人多有言语,人却不知将来有什么事;他身后的事谁能告诉他呢?」

「多有言语」指自以为聪明,喜欢说话表现自己、指导别人,言谈之中好像他对人、对事了如指掌,其实他根本不知自己今后的发展将会如何,更遑论他对自己死后的情形一无所知,因此,还是闭嘴为妙。

【传十15】「凡愚昧人,他的劳碌使自己困乏,因为连进城的路,他也不知道。」

愚昧人的工作事倍功半,格外劳苦困倦。「因为连进城的路,他也不知道」指他最简单的事都不知道。

【传十16】「邦国啊,你的王若是孩童,你的群臣早晨宴乐,你就有祸了!」

「孩童」指掌权者思想幼稚、不成熟。「早晨宴乐」指掌权者放任下属、管束无方。

【传十17】「邦国啊,你的王若是贵胄之子,你的群臣按时吃喝,为要补力,不为酒醉,你就有福了!」

「贵胄之子」指掌权者有高贵气度、品格与行为。「按时吃喝」指掌权者管束下属得宜,使他们循规蹈矩。

【传十18】「因人懒惰,房顶塌下;因人手懒,房屋滴漏。」

懒惰的后果并不立即显明,乃是逐渐暴露。「房顶塌下、房屋滴漏」古时以色列的房顶是用草和泥铺成平顶,人们可在房顶上活动并曝晒东西,若不经常维修,就会渗漏雨水甚或塌下。

【传十19】「设摆筵席是为喜笑。酒能使人快活;钱能叫万事应心。」

物质的正面功用,是被人使用,用于享受生活。而不是让人被物质驾驭,成为酒食、钱财的奴隶,导致虚空的结局。「钱能叫万事应心」指钱能应付人之所需,使万事称心如意。

【传十20】「你不可咒诅君王,也不可心怀此念;在你卧房也不可咒诅富户。因为空中的鸟必传扬这声音,有翅膀的也必述说这事。」

上司、名人常常是人在背后议论的对象,但「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太七1~2)。「君王」指掌权者。「富户」指有财有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