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传五1】「你到神的殿要谨慎脚步;因为近前听,胜过愚昧人献祭(或译:胜过献愚昧人的祭),他们本不知道所做的是恶。」

  • 四1-五7的主题是「日光之下凡事都相对」,与一12-二26「日光之下凡事都虚空」平行,包括七个例子:
    1. 活着不一定比没活好(四1-3);
    2. 勤奋不一定比懒惰好(四4-6);
    3. 孤身不一定比同伴好(四7-12);
    4. 智慧不一定比愚昧好(四13-16);
    5. 献祭不一定比聆听好(五1);
    6. 多言不一定比寡语好(五2-3);
    7. 许愿不一定比不许好(五4-7)。
  • 五章1节在希伯来文圣经中是四章17节,是「日光之下凡事都相对」的第五个例子:献祭不一定比聆听好。
  • 人到神面前,必须「谨慎脚步」(1a)、仔细聆听。因为神最看重的不是献祭、事奉,而是人「近前听」(1b)神的话语、顺服神的旨意(撒上十五22)。人若撇开圣经的根据和圣灵在历史上的光照,轻率地按自己的意思事奉,不管献上什么都是恶事。但愚昧人却「不知道所做的是恶」(1b),因为肉体最善于欺骗自己,人永远都不缺乏冠冕堂皇的说辞来维持自己的属灵和道德优越感,但其实都是为了满足自己、荣耀自己,而不是满足神、荣耀神。因此,信徒必须首先接受神在我们身上所做的工(弗二10),然后才能照着神在我们心里的运行、做成神要我们所做的工(腓二13)。

【传五2】「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

【传五3】「事务多,就令人做梦;言语多,就显出愚昧。」

  • 2-3节是「日光之下凡事都相对」的第六个例子:多言不一定比寡语好。
  • 人的祷告若是只说不听,就是在神面前「冒失开口」(2a)和「心急发言」(2a)。「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2b),祂的意念永远高于人的意念,祂看为美的才是真正的美。「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2b),少在神面前标榜「我要做什么」,而要仔细聆听神要我们做什么。
  • 「事务多,就令人做梦;言语多,就显出愚昧」(3节),可译为「因为梦来自太多的事务,蠢话来自太多的言语」(英文ESV译本)。事务太多会导致做梦,言语太多也会导致蠢话,这些蠢话就和梦呓一样毫无意义。
  • 今天,有些人的祷告是把祷告当作讨价还价、操控偶像的方式,就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他们以为话多了必蒙垂听」(太六7)。而有些人的祷告就像向神讲道,只是自我虔诚的表演,甚至连自己都信以为真。这些祷告都是在神面前「显出愚昧」。

【传五4】「你向神许愿,偿还不可迟延,因祂不喜悦愚昧人,所以你许的愿应当偿还。」

【传五5】「你许愿不还,不如不许。」

【传五6】「不可任你的口使肉体犯罪,也不可在祭司(原文是使者)面前说是错许了。为何使神因你的声音发怒,败坏你手所做的呢?」

【传五7】「多梦和多言,其中多有虚幻,你只要敬畏神。」

  • 4-7节是「日光之下凡事都相对」的第七个例子:许愿不一定比不许好。
  • 律法并不要求人向神许愿,也不禁止人向神许愿,而是要求许愿的人「偿还不可迟延」(4节;申二十三21),「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必定向你追讨,你不偿还就有罪」(申二十三21),许愿者反而会成为神不喜悦的「愚昧人」(4节)。许多信徒常常有口无心地向神承诺、当众表态,结果却不了了之。人若把严肃的许愿当作儿戏,把认真的奉献当作自我标榜的幌子,都是在得罪神——「你若不许愿,倒无罪」(申二十三22),所以「你许愿不还,不如不许」(5节)。
  • 不敬畏神的人并不把神当真,只是在情急之下想用许愿来贿赂神,所以才会冒失许愿、又找借口反悔(6a)。神是不好惹的,人这样藐视神,只会惹神「发怒,败坏你手所做的」(6b)使自己受到亏损。
  • 「多梦和多言,其中多有虚幻,你只要敬畏神」(7节),可译为「因为当梦和话增加的时候,就会出现虚空;但神才是你必须敬畏的那位」(英文ESV译本)。人冒失许愿,往往是因为做了噩梦、或害怕其它外界因素,结果许愿和噩梦一样都是虚空。人若「敬畏神」,仔细地听、谨慎地说,就不必害怕任何噩梦,也不会冒失许愿。

【传五8】「你若在一省之中见穷人受欺压,并夺去公义公平的事,不要因此诧异;因有一位高过居高位的鉴察,在他们以上还有更高的。」

【传五9】「况且地的益处归众人,就是君王也受田地的供应。」

【传五10】「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这也是虚空。」

【传五11】「货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物主得什么益处呢?不过眼看而已!」

【传五12】「劳碌的人不拘吃多吃少,睡得香甜;富足人的丰满却不容他睡觉。」

  • 五8-六9的主题是「人应当满足于神的恩赐」,与三1-22「人应当顺应于神的定时」平行,整体是一个交错对称结构:
    • A. 不知足导致虚空(五8-12);
    •  B. 不会享福的人生是黑暗的(五13-17); 
    •   C. 人生的美善是享受神所赐的分(五18-20); 
    •   C1. 人生的祸患是不能享受神所赐的分(六1-2); 
    •  B1. 不会享福的人生是黑暗的(六3-6); 
    • A1. 不知足导致虚空(六7-9)。 
  • 8-12节的主题是「不知足导致虚空」,与六7-9平行。
  • 「因有一位高过居高位的鉴察,在他们以上还有更高的」(8b),指欺压穷人的,还要受到更上层的人欺压。因此,我们「不要因此诧异」(8a),因为这是罪人的社会必然的现象。
  • 「况且地的益处归众人,就是君王也受田地的供应」(9节),可能指低层农夫耕种的收获,还要供养上面的各个阶层,所余的只够自己糊口。穷人偏爱平等、富人偏爱自由,但维持平等和自由都需要付出代价,罪人的社会需要有君王及其制度来维持秩序。
  • 「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10节),指欺压者并不比被欺压者更快乐,剥削者也不比被剥削者更知足。他们烦恼并没有减少,只是转换了一种形式。因为欺压者必须拥有欺压的势力,剥削者必须保持剥削的制度,大公司必须维持大公司的开销,所以「货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11a)。 「物主得什么益处呢」(11b),「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一个人并不能享受多少,辛苦得来的大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自己「不过眼看而已」(11b)。
  • 人能否得享安息,并不在于财富的多少,乃在于内心是否知足、平安。因为金钱可以买床榻,却不能买睡眠;可以买食物,却不能买胃口;可以买武器,却不能买平安。穷人的问题往往可以用钱解决,而富人的问题却常常很难用钱解决。因此,富足人虽然物资更丰富,但挂虑也更多(12b);所以劳碌者坦然而睡(12a),富足者却忧虑难眠,反而羡慕穷人「睡得香甜」(12a)。
上图:古埃及社会的金字塔结构。人类的国家制度总是呈现这样的金字塔结构,由少数上层的人管理多数下层的人,而上层的人又被更少数的上层者统治。下层的劳动所得,一定会被许多的上层分走;而上层维持这样的金字塔结构,必然要付出许多代价。

上图:古埃及社会的金字塔结构。人类的国家制度总是呈现这样的金字塔结构,由少数上层的人管理多数下层的人,而上层的人又被更少数的上层者统治。下层的劳动所得,一定会被许多的上层分走;而上层维持这样的金字塔结构,必然要付出许多代价。

【传五13】「我见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祸患,就是财主积存资财,反害自己。」

【传五14】「因遭遇祸患,这些资财就消灭;那人若生了儿子,手里也一无所有。」

【传五15】「他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他所劳碌得来的,手中分毫不能带去。」

【传五16】「他来的情形怎样,他去的情形也怎样。这也是一宗大祸患。他为风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传五17】「并且他终身在黑暗中吃喝,多有烦恼,又有病患呕气。」

  • 13-17节的主题是「不会享福的人生是黑暗的」,与六3-6平行。
  • 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15节),人只不过是今生受托管理钱财。但「财主积存资财」(13b),却不知照着神的旨意善用财富,结果就沦为财富的奴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左传·桓公十年》),人所积攒的财富不但会夺走人的睡眠(12b),也会夺走人的性命,最终「反害自己」(13b)、「遭遇祸患」(14a)。
  • 赚取财富不是罪,但「积存」财富却会害了自己,所以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年)劝人「尽可能赚取,尽可能给予,尽可能节省 Earn all you can, give all you can, save all you can」。人若不能善用恩典,也不能享用恩典,早晚「这些资财就消灭」(14a;路十二16-20)——「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太二十五29)。人生只是「为风劳碌」(16b),空忙一场。
  • 「终身在黑暗中吃喝」(17a),可能指在身心的烦恼或消沉中度日,也可能指从日出到日落都在忙碌赚钱,所以只能在日出之前和日落之后吃饭。两者都毫无喜乐,却「多有烦恼,又有病患呕气」(17节)。所以不会享福的人生只是一场悲剧,「也是一宗大祸患」(16b)。

【传五18】「我所见为善为美的,就是人在神赐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劳碌得来的好处,因为这是他的分。」

【传五19】「神赐人资财丰富,使他能以吃用,能取自己的分,在他劳碌中喜乐,这乃是神的恩赐。」

【传五20】「他不多思念自己一生的年日,因为神应他的心使他喜乐。」

  • 18-20节的主题是「人生的美善是享受神所赐的分」,与六1-2成为对比。
  • 人享福有两个条件:1、神「赐人资财丰富,使他能以吃用」(19节),有福可享;2、神使人「能取自己的分,在他劳碌中喜乐」(19节),有福能享。有福可享、又有福能享,这两样「都是神的恩赐」(19节)。
  • 「他不多思念自己一生的年日」(20节),指满足于神赐给自己的时间,既不叹息人生苦短,也不觉得日子难熬。「因为神应他的心使他喜乐」(20节),可译为「因为神使他的心充满喜乐」(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指只有神所赐的喜乐,才能使人不再抱怨人生的虚空,而是尽情享用恩典。
  • 知足的人不必「为风劳碌」(16b)、「多有烦恼」(17a),而是满足于神赐给自己的那份时间和恩典,善加使用、尽情享用(18节),「在他劳碌中喜乐」,因为这是神对日光之下人生的美善旨意。人在黑夜里赶路,眼睛总要盯住灯光,才能走对方向;人在虚空中度日,心里总要明白神的美意,才能活对人生,「在神赐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劳碌得来的好处」(1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