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传四1】「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压。看哪,受欺压的流泪,且无人安慰;欺压他们的有势力,也无人安慰他们。」

「又转念」所罗门转向思考人世间另一个问题。日光之下无人同情安慰,只有在日光之上才有一位同情安慰者,「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传四2】「因此,我赞叹那早已死的死人,胜过那还活着的活人。」

【传四3】「并且我以为那未曾生的,就是未见过日光之下恶事的,比这两等人更强。」

2-3节:拒绝神的人何等可怜,生不如死,活了再死还不如胎死腹中,没有神的人生完全没有意义。

【传四4】「我又见人为一切的劳碌和各样灵巧的工作就被邻舍嫉妒。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

「又见」所罗门又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社会上的问题。有人勤奋工作而事业有成,结果却被人嫉妒、排斥。有人因为嫉妒发奋而努力成功,结果却发现得不偿失。两者都不能让人心灵的有长久的满足。

【传四5】「愚昧人抱着手,吃自己的肉。」

勤奋工作是虚空(4节),懒惰不肯做工更没有好结局。「抱着手」指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吃自己的肉」指自食其果,挨饿终致灭亡。

【传四6】「满了一把,得享安静,强如满了两把,劳碌捕风。」

「满了一把」指殷勤做工并且适可而止,知足常乐,可以「得享安静」,有平安有安息。「满了两把」指工作缺少节制,虽然多劳多得,却不能得着更多的满足和安息,结果是「劳碌捕风」。

【传四7】「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有一件虚空的事:」

「又转念」所罗门又思考人生的另一个问题。

【传四8】「有人孤单无二,无子无兄,竟劳碌不息,眼目也不以钱财为足。他说:我劳劳碌碌,刻苦自己,不享福乐,到底是为谁呢?这也是虚空,是极重的劳苦。」

这个人工作起来废寝忘食,无论赚得多少钱财仍不能满足他的眼目。但这些财富既无亲朋好友可以分享,又无子孙可以继承,最终也不归自己享受。今天许多不顾家庭、亲朋、教会的工作狂,岂不正是如此吗?这样没有目标的劳苦,不但是虚空,而且「是极重的劳苦」。

【传四9】「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

两人配搭工作的效益,比二人相加的果效更大。家庭里夫妇同心,教会里同工配搭,比一个人能得着更大的果效。

【传四10】「若是跌倒,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没有别人扶起他来,这人就有祸了!」

「朋友乃时常亲爱,弟兄为患难而生」(箴十七17)。

【传四11】「再者,二人同睡就都暖和;一人独睡怎能暖和呢?」

【传四12】「有人攻胜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敌挡他;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

圣徒总要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四3)。

【传四13】「贫穷而有智慧的少年人,胜过年老不肯纳谏的愚昧王。」

这里的「贫穷」不一定指钱财,也可包括经验、地位、名声等各方面相对没有老年人那样丰富。在圣经中从青年至中年都可称「少年人」。老年人的优点是经验阅历比较丰富,缺点是容易固执,不肯轻易采纳忠告。

【传四14】「这人是从监牢中出来作王,在他国中,生来原是贫穷的。」

这少年人虽然出身卑微、低贱,刚刚出狱、家境贫寒,但因他有智慧,也能被拥戴做王。

【传四15】「我见日光之下一切行动的活人都随从那第二位,就是起来代替老王的少年人。」

【传四16】「他所治理的众人就是他的百姓,多得无数;在他后来的人尚且不喜悦他。这真是虚空,也是捕风。」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世上的成功、权位和名望,不过是虚浮的荣耀,捕风般的不真实、不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