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传二1】「我心里说:『来吧,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谁知,这也是虚空。」

在第一章,传道者发现智慧和知识都不能让人满足,所以他又试试喜乐和享受,结果发现它们也是虚空。没有神的喜乐和福气都不能让人满足。

【传二2】「我指嬉笑说:『这是狂妄。』论喜乐说:『有何功效呢?』」

「嬉笑」指放纵的娱乐,如追逐声色和节日狂欢。「喜乐」指具有节制的娱乐,如旅游、戏剧、小说等。但无论哪一种,剧终人散以后剩下的都是失落,又怎么能满足人呢?

【传二3】「我心里察究,如何用酒使我肉体舒畅,我心却仍以智慧引导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当行何事为美。」

传道者从精神层面的探索,转到肉体的层面,想要藉酒的力量试着使肉体得到放松而畅快。明知喝酒是愚昧的行为,却仍然小心翼翼地想要藉酒来搞清楚,在人短暂的一生年日里,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叫人得着满足。

【传二4】「我为自己动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种葡萄园,」

这些工程可以满足人居住和饮食的欲望。

【传二5】「修造园囿,在其中栽种各样果木树;」

「园囿」指享乐的乐园。

【传二6】「挖造水池,用以浇灌嫩小的树木。」

【传二7】「我买了仆婢,也有生在家中的仆婢;又有许多牛群羊群,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众人所有的。」

【传二8】「我又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爱的物,并许多的妃嫔。」

「妃嫔」原文可以指妃嫔、艺人、以及各种赏心悦目的珍品奇物等。

【传二9】「这样,我就日见昌盛,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

「日见昌盛」指财富、名声、权力等渐趋壮大。「我的智慧仍然存留」指还能头脑清醒。

【传二10】「凡我眼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它的;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这就是我从劳碌中所得的分。」

「凡我眼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他的」指凡我「眼目的情欲」所向往的,我一定会满足它。「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指凡我「肉体的情欲」所追求的,我必定竭力去得而享之。「因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指事业的成功使我很快乐。

【传二11】「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作为一个有事业心的成功男人,所罗门在追求事业的过程中物质和精神都得着了享受,但享受之后却是怅然若失。他发现白忙了一场,所有的享受都不能提供长久的满足。

【传二12】「我转念观看智慧、狂妄,和愚昧。在王以后而来的人还能作什么呢?也不过行早先所行的就是了。」

属世的智慧、狂妄和愚昧看起来不同,但三者的结局都是一样,都是虚空,并不能满足人。「在王以后而来的人还能作什么呢?」以所罗门君王的身份,拥有那么大的资源和过人的智慧,还探索不出答案,别人还能做什么呢?充其量也不过是重复所罗门早先所试验过的事罢了。

【传二13】「我便看出智慧胜过愚昧,如同光明胜过黑暗。」

「智慧胜过愚昧」虽然属世的智慧不能解决人生虚空的问题,但总比愚昧无知对人更为有益。最低限度,在光明中能够看清目前的处境,以及自己正在朝什么方向行进。

【传二14】「智慧人的眼目光明(原文是在他头上),愚昧人在黑暗里行。我却看明有一件事,这两等人都必遇见。」

「这两等人都必遇见」属世的智慧虽然优于愚昧,但结局都一样,都必遭遇同样的死亡命运。

【传二15】「我就心里说:『愚昧人所遇见的,我也必遇见,我为何更有智慧呢?』我心里说,这也是虚空。」

既然愚昧人和智慧人都同样要遭遇死亡的结局,那么,智慧人何必比别人更有智慧呢?属世的智慧既然找不到人生的答案,岂不「也是虚空」!

【传二16】「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样,永远无人记念,因为日后都被忘记;可叹智慧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

从永恒的角度来看,智慧人和愚昧人的差别只是暂时的。

【传二17】「我所以恨恶生命;因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为烦恼,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我所以恨恶生命」指前述的情形使他对活着感到厌烦,费尽心力去探索人生的问题,却得不到解答。「都是虚空,都是捕风」这是第三次得到同样的结论(一14;二11)。

【传二18】「我恨恶一切的劳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劳碌,因为我得来的必留给我以后的人。」

「因为我得来的必留给我以后的人」指劳碌所得对自己没有益处。实际上,连「留给我以后的人」都没能做到,所罗门时代的伟大工程今天没有剩下多少遗迹。

【传二19】「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谁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劳碌所得的,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这也是虚空。」

「那人」指继承所罗门劳碌所得的人。所罗门千辛万苦用智慧所得的,竟要归给智愚不明的人全权控制,完全不知道那人是否配得、能否掌控,会不会因此毁坏了他的一生。事实上,他的儿子罗波安就几乎完全毁坏了先祖的功业(王上十二)。今天的富二代常常被上代遗留的财产所害,爱他们反而害了他们。

【传二20】「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

「转想」所罗门换一个思想的角度,从劳碌的成果,转到劳碌的工作本身,一个工作接一个工作的察看。「心便绝望」发现所有的工作都没有令人满意的回报,所以感到绝望透顶。今天许多「工作狂」沉迷于工作本身,为工作而工作,工作就是人生,但所罗门发现,到头来一切工作都令他绝望。

【传二21】「因为有人用智慧、知识、灵巧所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分。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

上一辈的财富,是下一辈的「大患」,常常会败坏他们。既然如此,积攒财富又有什么意义呢?

【传二22】「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

「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指付出与收获不成比例。

【传二23】「因为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这也是虚空。」

不但奋斗到终点的成功人士是虚空,奋斗过程中的人也是虚空,都不能让人得着长久的满足。

【传二24】「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我看这也是出于神的手。」

人能吃能喝,劳碌的代价有相应的回报,就是最好的福气了。神要我们在地上知足常乐,不要追求过多的物质和精神享受,因为那些都是虚空。

【传二25】「论到吃用、享福,谁能胜过我呢?」

「谁能胜过我呢」宜译作:「离开祂,谁能有呢?」。指在神以外,人没有真实的吃喝享福。

【传二26】「神喜悦谁,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乐;惟有罪人,神使他劳苦,叫他将所收聚的、所堆积的归给神所喜悦的人。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

人最要紧的是行在神的旨意中,凡事讨祂喜悦,才能得着属天的智慧、知识和喜乐,才能得着永远的满足。人若离开了神的旨意,凡他劳苦所得的,都要归与别人。「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诗三十九6)。「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这是第四次得到同样的结论(一14;二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