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第3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箴三十一1】「利慕伊勒王的言语,是他母亲教训他的真言。」

【箴三十一2】「我的儿啊,我腹中生的儿啊,我许愿得的儿啊,我当怎样教训你呢?」

【箴三十一3】「不要将你的精力给妇女;也不要有败坏君王的行为。」

  • 本章是「母亲的训诲」(1a),与一至九章「父亲的训诲」(一8)首尾对应,把整卷《箴言》完美地合成一体,一同教给儿女。在教养儿女的事情上,父亲和母亲的角色互补、不可或缺;只要是「从上头来的智慧」(雅三17),父亲和母亲的训诲是相辅相成的。
  • 「利慕伊勒」(1a)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属于神」,以色列历史上并没有叫「利慕伊勒」的王,可能是所罗门王的母亲拔示巴对他的昵称。由于2-4节原文的一些词汇与外来语同源,「利慕伊勒王」也可能是一位归信神的外邦君王。
  • 「真言」(1b),又被译为「默示」(赛十三1;耶二十三33;鸿一1;哈一1;亚九1;玛一1),意思是神的启示。
  • 「我的儿啊,我腹中生的儿啊,我许愿得的儿啊,我当怎样教训你呢」(2节),可译为「我儿,怎么了?我腹中生的儿,怎么了?我许愿而得的儿,怎么了」。「怎么了 מָה/mä」原文也可能是阿拉伯语「留心、听着」。本节的三个「儿 בַּר/bar」,原文都是亚兰语。
  • 「不要将你的精力给妇女;也不要有败坏君王的行为」(3节),「行为 דֶּרֶךְ/deh’·rek」原文也可能是乌加列语「力量」,「君王 מֶלֶךְ/meh’·lek」则是亚兰语。
  • 最容易败坏君王的第一个因素是女色,所以「不要将你的精力给妇女;也不要有败坏君王的行为」(3节)。所罗门一生最大的失败,就是「在法老的女儿之外,又宠爱许多外邦女子」(王上十一1)。
  • 「所罗门的智慧超过东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王上四30),写了本书大部分的箴言,但却因为不听神的警告、恋爱外邦女子(王上十一2-3),「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地顺服耶和华——他的神」(王上十一4),结果空有智慧而行不出来,最终落在神的管教之下(王上十一9-13)。因此,用利慕伊勒王母亲的真言作为本书的结尾,实在是非常合宜。

【箴三十一4】「利慕伊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酒不相宜;王子说浓酒在那里也不相宜;」

【箴三十一5】「恐怕喝了就忘记律例,颠倒一切困苦人的是非。」

【箴三十一6】「可以把浓酒给将亡的人喝,把清酒给苦心的人喝,」

【箴三十一7】「让他喝了,就忘记他的贫穷,不再纪念他的苦楚。」

【箴三十一8】「你当为哑巴(或译:不能自辩的)开口,为一切孤独的伸冤。」

【箴三十一9】「你当开口按公义判断,为困苦和穷乏的辨屈。」

  • 最容易败坏君王的第二个因素是喝酒。
  • 「君王喝酒,君王喝酒不相宜;王子说浓酒在那里也不相宜」(4节),可译为「君王不宜,君王不宜喝酒,王子寻找烈酒也不相宜」(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君王并非必须禁酒,而是要节制喝酒,「恐怕喝了就忘记律例,颠倒一切困苦人的是非」(5节)。一切容易使君王忘记神的律法、颠倒是非的因素,都要远离。节制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加五23),真智慧的首要任务就是拒绝肉体、抵制天性的冲动;任何能释放我们的天性,却不能让我们有所节制的事物,最终都是祸害。
  • 「酒 יַיִן/yah’·yin」(4节)可以指一切经过发酵的葡萄汁(创九21),也可以指尚未发酵的葡萄汁(赛十六10;耶四十八33;哀二12),又被译为「清酒」(6节)、葡萄自核至皮「所做的物」(4节)。「清酒」通常可能用四分水对一分酒冲淡。
  • 「浓酒 שֵׁכָר/sha·kär’」(4节)原文是「会使人醉的酒」,指未经稀释的发酵饮料,容易使人喝醉。
  • 3、4、8、9节原文的动词都是单数,而第6节原文的动词是复数,表示6-7节并非像其它各节那样、是明确地吩咐君王用酒去麻醉「将亡的人」(6a)和「苦心的人」(6b),而是讽刺「浓酒」一无是处,唯一可能的作用就是麻醉心灵、逃避问题(7节)。相反,8-9节则明确地吩咐君王「当开口按公义判断」(9节),为弱势群体秉公行义。
  • 今天,许多福利社会的执政者既没有「公义判断」的智慧,也拒绝「公义判断」的标准,而是另辟蹊径,帮助「将亡的人」和「苦心的人」在各种麻醉品中永远昏迷不醒、逃避现实,似乎是解决了社会的问题,实际上制造了更多的问题,不过是以爱心之名、行谋杀之实。

【箴三十一10】「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

【箴三十一11】「她丈夫心里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

【箴三十一12】「她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

  •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10a),可译为「出色的妻子谁能得着呢」(英文ESV、NASB译本)。这种修辞方法,是为了激发男人不要追求那些庸脂俗粉(3节),而是渴望寻找这样一位出色的妻子。
  • 「才德 חַיִל/khah’·yil」在圣经中也被译为「才能」(出十八21)、「大能」(书六2)、「贤德」(得三11)、「力量」(诗十八32)、「财宝」(出六十二10)、「精力」(3节)。因此,这位「才德的妇人」(10a)实际上是一位大能的女英雄、勇猛的母狮子(15节),「才德」这个词的内涵是如此丰富,以致需要用13-27节的事例详加描述。
  • 「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10b),意思是值得有智慧的男人不惜代价迎娶,并且努力寻找她的价值,乃是神所赐的礼物(十九14)。「珍珠」原文是「宝石」,可能指珍珠、红宝石或珊瑚。才德的妇人都是在婚姻生活中成长起来的,爱情需要明智的经营和浇灌,礼物需要智慧的珍惜和欣赏;愚昧人就是得着了才德的妇人,照样也会失去,比如拿八(撒上二十五3、38)。
  • 「她丈夫心里倚靠她」(11a),这是圣经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倚靠 בָּטַח/bä·takh’」原文在《箴言》中出现了十次,四次是指倚靠神(三5;十六20;二十八25;二十九25),三次是负面地指倚靠自己(十一28;十四16;二十八26),两处是指义人内心的安稳(十一15)和胆壮(二十八1),只有这里是正面地说「她丈夫心里倚靠她」。《箴言》谴责倚靠神以外的人、事、物,但「才德的妇人」却是唯一的例外。一位敬畏神的出色妻子,不是与丈夫互相辖制、互相伤害(创三16),而是与丈夫「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专心作为丈夫一生稳固可靠的帮手(创二18),所以在丈夫心中的信赖程度仅次于神。许多婚姻的悲剧,是妻子倚赖丈夫,却总是得不到所要的满足。但在神的设计里,妻子才是丈夫「倚靠」的对象;她的智慧不是被动地拴住丈夫、防备第三者,而是主动地成为丈夫的支柱和全家的灵魂。这位大能的女英雄所得到的回报,乃是永久的幸福和爱情(18、28-29节)。
  • 「必不缺少利益」(11b),原文是「必不缺少掳物」,用战利品来比喻「利益」,暗示这位妻子就像一位将军,运筹帷幄、进退得当,所以能胜过世界,获取生活的必需品。
  • 这位「敬畏耶和华」(30节)的「才德的妇人」,是「智慧妇人建立家室」(十四1)的榜样,成就了神起初「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二18)的心意。她丈夫与她真正「二人成为一体」,「心里倚靠她」,相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智慧的,因此「必不缺少利益」。她并不是家中的保姆,也不是社交的花瓶,更不是生儿育女的工具,而是丈夫一生的属灵同伴。她对丈夫的帮助绝不是空谈智慧,而是具体地在生活中实践出智慧,「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12节)。
  • 10-31节是一首离合诗,每节的第一个字母按照希伯来文22个字母的顺序排列,分为三大部分:
    1. 她的价值(10-12节);
    2. 她所做的工作(13-27节);
    3. 她所得的称赞(28-31节)。

【箴三十一13】「她寻找羊绒和麻,甘心用手做工。」

【箴三十一14】「她好像商船从远方运粮来,」

【箴三十一15】「未到黎明她就起来,把食物分给家中的人,将当做的工分派婢女。」

【箴三十一16】「她想得田地就买来;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

【箴三十一17】「她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

【箴三十一18】「她觉得所经营的有利;她的灯终夜不灭。」

  • 13-18节是一个交错平行的单元,主题是才德的妇人运用智慧,使家中富足。这个单元原文每一节都以动词开始,并用相同的关键词前后呼应:
    • A. 她用「手 כַּף/kaf」做工,从事纺织业(13节);
    •  B. 她通过「贸易 סָחַר/sä·khar’」换取粮食(14节);
    •   C. 她在「夜 לַיִל/lah’·yil」里起来分配食物和工作(15节);
    • A1. 她用「手 כַּף/kaf」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16-17节);
    •  B1. 她从「贸易 סַחַר/sakh’·ar」中得利(18a);
    •   C1. 她的灯终「夜 לַיִל/lah’·yil」不灭,享有长久的财富(18b)。
  • 「她寻找羊绒和麻,甘心用手做工」(13节),可译为「她寻找羊毛和麻,欢喜用手做工」(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羊毛和麻是纺织的原料,表明她有纺织和编织技术(19、21-22、24节),这样的妇女在古代备受敬重,是梦寐以求的好妻子。根据主前5世纪的埃及象岛古卷(Elephantine papyri)记录,当时上好的羊毛衣价值两个月的工资,亚麻衣价值一个半月的工资。在任何时代,妻子都需要有一技之长。无所事事的女人会变成一潭死水,滋生出无事生非的蚊虫;她们用来杀死婚姻的不是外遇,而是厌倦和时间。因此,婚姻需要「舍己」(太十六24),但却不是失去独立的自己,而是拒绝自己;「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是两个人的合一,并非只剩一个人。
  • 「好像商船从远方运粮来」(14节),是比喻她从事贸易,用纺织品为全家换取粮食。「商船」原文是复数,表示她做买卖不止一次。
  • 「未到黎明她就起来,把食物分给家中的人」(15节),原文是「还在夜间她就起来,把猎物分给家中的人」(15节)。「食物 טֶרֶף/teh’·ref」原文在圣经中七成都是指狮子的猎物(创四十九9;民二十三24;伯四11;诗七十六4;赛五29;结十九3;摩三4;鸿二12)。因此,本节实际上是一幅母狮子夜间捕猎的景象,这位才德的妇人就像勇猛的母狮子,有能力养活全家。
  • 「她想得田地就买来;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16节),指她不但纺织事业有成,而且很有计划和执行力,用纺织的收益购买田地、栽种葡萄园。
  • 「她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17节),指她亲自参与葡萄园的劳动,并非四体不勤、只会颐指气使的贵妇人。
  • 「她觉得所经营的有利」(18a),可译为「她认为自己的商品有利可图」(英文ESV译本),因此可以享有长久的财富。「她的灯终夜不灭」(18b),比喻她享受长久的幸福(十三9;二十20;二十四20)。
上图:耶斯列平原的葡萄园。以色列盛产葡萄,葡萄酒是古代中东人的重要饮料。

上图:耶斯列平原的葡萄园。以色列盛产葡萄,葡萄酒是古代中东人的重要饮料。

【箴三十一19】「她手拿捻线竿,手把纺线车。」

【箴三十一20】「她张手周济困苦人,伸手帮补穷乏人。」

【箴三十一21】「她不因下雪为家里的人担心,因为全家都穿着朱红衣服。」

【箴三十一22】「她为自己制作绣花毯子;她的衣服是细麻和紫色布做的。」

【箴三十一23】「她丈夫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为众人所认识。」

【箴三十一24】「她做细麻布衣裳出卖,又将腰带卖与商家。」

【箴三十一25】「能力和威仪是她的衣服,她想到日后的景况就喜笑。」

【箴三十一26】「她开口就发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则。」

【箴三十一27】「她观察家务,并不吃闲饭。」

  • 19-27节是一个交错对称的单元,主题是才德的妇人运用财富,成为家庭和社会的祝福:
    • A. 她用手做工,周济穷困人(19-20节);
    •  B. 她不因下雪为家人担心(21a);
    •   C. 她使全家都穿着朱红衣服(21b);
    •    D. 她为自己做毯子和高档衣服(22节);
    •     E. 她丈夫在城门口得着敬重(23节);
    •    D1. 她做高档衣服和腰带卖给商家(24节);
    •   C1. 她以能力和威仪为衣服(25a);
    •  B1. 她为日后的景况喜笑(25b);
    • A1. 她开口发智慧,管理家务(26-27节)。
  • 19-20节和26-27节前后对应:
    • 19-20节是一对平行句,原文用两个不同的「手」字形成交错对称的结构。「她手(יָד/yäd)拿捻线竿,手(כַּף/kaf)把纺线车」(19节),原文是描述一种高超的纺织技巧;「她张手(כַּף/kaf)周济困苦人,伸手(יָד/yäd)帮补穷乏人」(20节),是描述她乐于帮助穷人。她握紧「手」从事生产,张开「手」帮助穷人,所以「人手所做的,必为自己的报应」(十二14)。
    • 26-27节是一对平行句,以「开口」(26a)与「张手」(20a)对应。「她开口就发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则」(26节),可译为「她开口就发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教诲」(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她观察家务」(27a),可译为「她管理家务」(和合本修订版),指确保家中各项事务有序地进行。这位才德的妇人的「口」是用「智慧」来帮助丈夫(23节),而不是用来抱怨(十二4)、「争吵」(二十七15);她的「口」是用「仁慈」来教导儿女,而不是训斥、唠叨(十七27-28);她的「口」是用来殷勤地管理家务,而不是用来「吃闲饭」(27b)、「传舌」(二十六22)。善用「口」的女人必能得着回报:「人因口所结的果子,必饱得美福」(十二14)。
  • 21节与25节前后对应:
    • 「她不因下雪为家里的人担心」(21a),因为她给家人已经安排妥当,活在神的祝福里。因此,「她想到日后的景况就喜笑」(25b),不为将来忧虑。
    • 她在下雪天能让「全家都穿着朱红衣服」(21b),所以「能力和威仪是她的衣服」(25a),集少年人的「强壮」(二十29a)和老年人的「荣耀」(二十29b)于一身。「朱红衣服」指昂贵的羊毛衣服,因为亚麻布不容易染色,通常是白色的。这个词也可能是指「双层衣服」。
  • 22节与24节前后对应:
    • 「她为自己制作绣花毯子;她的衣服是细麻和紫色布做的」(22节),表明她在妥善地照顾了穷人(20节)和家人(21节)之后,自己也能活在恩典和荣耀里。「细麻和紫色布」都是高档的布料,「细麻」是从埃及进口的昂贵布料,紫色是从推罗进口的昂贵颜料。
    • 「她做细麻布衣裳出卖,又将腰带卖与商家」(24节),表明她的高超技术也给别人带来了华美和荣耀。「细麻布衣裳」是高级的外套(利六10;代下五12;路十六19),「腰带」可能是华丽的刺绣腰带(出二十八39;赛三24)。
  • 23节是这个单元的中心句。「她丈夫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23a),指妻子持家有道,使丈夫没有后顾之忧,成为社区的领袖。「为众人所认识」(25b),意思是「被众人所尊敬」。「城门口」是古代集会、买卖、审判的公共场合,本城的长老在这里讨论和决定地方事务。妻子像母狮子(15节),丈夫就像公狮子;妻子有才德,丈夫才有资格成为城里的长老。因此,「才德的妇人是丈夫的冠冕」(十二4),她只需要丈夫本身,就可以共同创造一切;而愚妄妇人却是需要丈夫的一切,除了丈夫本身。一个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成就,就是娶到一位「才德的妇人」——有了她,就能有一切成就;没有她,所有的成就只是意外的。
上图:拉吉(Lachish)城门口的遗址及复原示意图。从城门进来,两侧各有3个房间,平时作为交易、诉讼、公告的公共会所,战时作为防御工事。基色、米吉多、夏琐、撒玛利亚和但的遗址都有相同的城门结构。

上图:拉吉(Lachish)城门口的遗址及复原示意图。从城门进来,两侧各有3个房间,平时作为交易、诉讼、公告的公共会所,战时作为防御工事。基色、米吉多、夏琐、撒玛利亚和但的遗址都有相同的城门结构。

上图:别是巴遗址(Tel Beer Sheva)的城门口。本城的审判官在这里断案,才德妇人的「丈夫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箴三十一23)。

上图:别是巴遗址(Tel Beer Sheva)的城门口。本城的审判官在这里断案,才德妇人的「丈夫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箴三十一23)。

【箴三十一28】「她的儿女起来称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称赞她,」

【箴三十一29】「说: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独你超过一切。」

【箴三十一30】「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

【箴三十一31】「愿她享受操作所得的;愿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

  • 28-31节是才德的妇人所得的称赞。28-29节是家人的称赞,30-31节是社会的称赞。
  • 才德的妇人的工作得到了家人的承认:因为「未到黎明她就起来(קוּם/küm)」(15a)工作,所以「她的儿女起来(קוּם/küm)称她有福」(28a)。「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独你超过一切」(29节),表明这位妻子是丈夫心中的最爱。一个女子是否真的「才德」,儿女和丈夫的见证是最好的证据。「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列夫·托尔斯泰),都是妻子觉得「他真的爱我」,丈夫认为「她值得我爱」。但许多「愚妄妇人」(十四1)的悲剧,是自己觉得非常努力地「建立家室」(十四1),一心都是为了家人好,结果却得不到家人的认可;不但「亲手拆毁」(十四1),而且贻害后代(王下十一1)。
  • 「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30a),可译为「魅力是骗人的,美丽是徒然的」(英文ESV译本),这是对世人观点的彻底否定。无论是古代中东的文学,还是今天的时尚,都是诱导女性把年轻美貌当作资本。但「魅力是骗人的」,「艳丽」和「美容」消逝的速度比人想象的更快;它答应给人一生幸福,但却中途溜走,快乐和希望也如泡沫破灭,取而代之的是青春易逝的焦虑。因此,「美丽是徒然的」,人若靠脸吃饭,也必因脸被弃;当人没有更好的办法展现自己的时候,才会倚赖穿着打扮。但「看得见的是暂时的,看不见的才是永远的」(林后四18),外表的美丽只能暂时取悦人的眼目,里面的美丽才能免受时间的伤害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只要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彼前三4),外面就能长久地活出美丽和尊荣,这样的美丽既不会「骗人」、也不会「徒然」,一生都能感染丈夫的心。所以,「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30b)。
  • 才德的妇人不「惧怕」(21a「担心」原文)下雪天,却「敬畏耶和华」。「敬畏耶和华」是她「智慧」(26a)的开端,使她不必惧怕环境,也不必忧虑未来。
  • 才德的妇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最终成了众人称赞的中心,「享受操作所得的」(31a),圆满地活过了一生。过去她在城门口行善(23、24节),现在「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31b)。她「顺服自己的丈夫」(彼前三5),神就使她在家中和社区被高举(28-31节)。这正是「尊荣以前,必有谦卑」(十五33)。
  • 《箴言》并不强调爱情是婚姻的基础,但却指出家庭因智慧建造(二十四3另译),所以我们要远离「愚妄妇人」(十四1)。《箴言》并不看重容貌学历和门当户对,但却认为口舌是婚姻成败的关键(十五2;十七27-28;三十一26),所以我们要远离「争吵的妇人」(二十一9)。《箴言》很少提到婚前怎样找对象,但却更多地教导婚后怎样过日子,所以我们只需把恋爱当作婚姻的广告,不要太长地停留和执着。人在婚前看到的固然是光鲜的对方,婚后面对的也未必是真实的彼此,因为时间会改变一切——婚前的眼光再精准,婚后的对方也会走样;婚前的爱情再火热,婚后的双方也会厌倦;婚前的承诺再真诚,婚后的环境也会变化。岁月是涓涓细流,不停地冲蚀人的外貌、脾气、能力和情感,但却把罪性的沟壑越刻越深。许多婚姻的失败,并不是婚前选错了另一半,而是面对婚后的变化作出了错误的选择:不同的选择可以把婚姻变成地狱,也可以变成天堂;可以变成沉重的枷锁(十九13),也可以变成自由的保障(五18)。婚姻是两个罪人「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所以并不存在圆满的婚姻,但神却乐意教导我们营造幸福——幸福婚姻的秘诀不是爱情,而是舍己;不是消极地忍耐,而是积极地满足;不是被动地包容对方,而是主动地约束自己;不是越来越看透别人的败坏,而是越来越认清自己的罪性。神所设计的婚姻不是牢笼,而是堡垒;不是浪漫的结束,而是成熟的开始;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艺术的课堂。神陶造我们的旨意蕴藏于日常的家庭生活当中,一个人不管事奉有多摆上、传福音有多热心,若是不肯在婚姻中操练「舍己」(太十六24)和「彼此相爱」(约十三34),不肯在家庭里见证基督(徒一8)、实践大使命(太二十八19-20),所谓的属灵都是虚的。因为「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前三5)。
  • 家庭是人类文明的避风港、「是非之心」(罗二15)的最后堡垒,人类社会最美好的东西都在家庭中被培养、持守和传承。仇敌试图借着愚妄妇人(十四1)和淫妇(三十20),里应外合地攻破这个堡垒;但神却兴起才德的妇人,「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17节),成为这个堡垒中最有力的守护者、这个避风港里最明亮的灯塔。因此,圣灵在31节用了两个命令句,命令所有的人都称赞她;因为不称赞真正的美丽是丑陋的,不爱慕真正的智慧是愚蠢的。愚昧并非不知智慧,而是主动放弃智慧;愚蒙并非缺乏理性,而是懒得运用理性;愚蠢并非不会思考,而是没有勇气思考。傲慢、懒惰、怯懦和实惠使人不愿摆脱愚昧,不肯分辨美丽和丑陋、勇敢和懦弱、生存和毁灭、永恒和短暂,最终必将自食其果,铸成一生难以挽回的错误。信徒若不肯学习明智的选择——敬畏耶和华(一7)、不交坏朋友(一10;四14)、别娶也别做愚妄妇人(十二4;十四1)——将来在基督台前(林后五10;太二十五14-30)如何为自己失败的人生交账呢?
上图:箴言三十一篇10-31节所描绘的才德的妇人,是一个母狮子的形象。妻子是母狮子,丈夫才能成为坐在城门口的公狮子,孩子才能成长为小狮子:「她的儿女起来称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称赞她」(箴三十一28)。

上图:箴言三十一篇10-31节所描绘的才德的妇人,是一个母狮子的形象。妻子是母狮子,丈夫才能成为坐在城门口的公狮子,孩子才能成长为小狮子:「她的儿女起来称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称赞她」(箴三十一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