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传一1】「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

传道书是一卷讲如何享受的书。基督徒一生要学两个功课,一个是在万有中享受神,另一个是在神里面享受万有。在五卷智慧书里,约伯记说到如何受苦,诗篇说到如何祷告,箴言说到如何行事,传道书说到如何享受,雅歌说到如何爱。一个人如果还不认识主,会认为传道书里充满了自相矛盾,唯有从日光之上来看,才能读懂这卷书,学会在神里面享受万有。「大卫的儿子」指所罗门王。「传道者」指召集者,聚会中的讲演者。

【传一2】「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虚空」原文意思是「无用的,不满足的,暂时的,像雾气或泡沫一样迅速消散的」。世界就是这样,它似乎给人一点满足,但是人刚开始享受它,它却消失了,青春、美貌、智慧、财富、爱情……没有任何东西能真实存留,最终留给人的是一个令人心痛的空洞:「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是希伯来文的表达法,指虚空到极点。人若将自己所未曾经历过的事、物说成「虚空的虚空」,会被人认为是酸葡萄心态。但所罗门王一生享受了许多人没有经历过的财富、爱情、事业、快乐、尊荣和世上许多事物,也曾落进了极大的罪中,也曾经历悔改。当他晚年回顾这自己一生的时候,得出了一个结论:离开了神,「凡事都是虚空」。

【传一3】「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神的事在「日光之上」,「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指人在神之外所有的劳心和劳力。

【传一4】「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

人若失去神的生命,肉体短暂的生命在时间和空间里如白驹过隙,虚无缥缈,毫无意义。

【传一5】「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

人若没有永生的盼望,不管如何大富大贵,一日复一日的生活还是那么单调而劳累。

【传一6】「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

【传一7】「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

「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指水在自然界的循环。

上图:现代科学家发现的地球的大气环流(Atmospheric circulation)模型,证明「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传一6)。大气环流是地球表面大规模的空气流动,重新分配了地球上的热量和水汽,地球上的风带和天气现象主要由极地环流(Polar cell)、中纬度环流(Ferrel cell)和低纬度环流(Hadley cell)三个大环流相互作用而产生。

上图:现代科学家发现的地球的大气环流(Atmospheric circulation)模型,证明「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传一6)。大气环流是地球表面大规模的空气流动,重新分配了地球上的热量和水汽,地球上的风带和天气现象主要由极地环流(Polar cell)、中纬度环流(Ferrel cell)和低纬度环流(Hadley cell)三个大环流相互作用而产生。

上图:现代科学家发现的地球水循环(Water cycle)模型,证明「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传一6)。

上图:现代科学家发现的地球水循环(Water cycle)模型,证明「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传一6)。

上图:位于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莫里纪念碑,立于1923年,上面写着:莫瑞发现海洋航道的灵感来自诗篇8:8、诗篇107:23-24和传道书1:6。美国科学家马太·方丹·莫里(Matthew Fontaine Maury,1806-1873年)是海洋航道的发现者,他提出了横渡大西洋的最佳航道,他所绘制的航海图、海洋图和风场图大幅缩短了从美国到欧洲之间的航程,并且减低了遇到恶劣天气的机会。

上图:位于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莫里纪念碑,立于1923年,上面写着:莫瑞发现海洋航道的灵感来自诗篇8:8、诗篇107:23-24和传道书1:6。美国科学家马太·方丹·莫里(Matthew Fontaine Maury,1806-1873年)是海洋航道的发现者,他提出了横渡大西洋的最佳航道,他所绘制的航海图、海洋图和风场图大幅缩短了从美国到欧洲之间的航程,并且减低了遇到恶劣天气的机会。

【传一8】「万事令人厌烦(或作“万物满有困乏”),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

「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有二意:(1)人世间所有的事物都不能满足人心,人无法尽述其厌烦的程度;(2)人世间所有的哲理言论,无穷无尽,却都不能赋与人真实的价值。「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指人世间一切事物和言论,都无法使人得到精神上的饱足。唯有基督是我们的满足。

【传一9】「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自始祖堕落以来,人性没有什么改变,今天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历史的重演,「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虽然知识增加了、科技进步了、文化翻新了,但还是新瓶装旧酒,本质未变。惟有万有的创造主才是一切新事物的起源,「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

【传一10】「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在网络时代,每年都出现许多科技创新、金融创新、制度创新、娱乐创新、社交创新……,但「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今天世界上各种花样翻新的新鲜事物,无非还是要满足「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约壹2:16),古人早就经历过了,结局都是「虚空的虚空」。但神要却作一件真正的「新事」(赛四十三19)。

【传一11】「已过的世代,无人纪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纪念。」

人是健忘的,前人所犯的错误,后人仍会重蹈覆辙。今天许多所谓的「新路和新事」,不过是「旧路和旧事」翻新个花样罢了。

【传一12】「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

【传一13】「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

「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指神任凭世人熙熙攘攘、利来利往,自行其是,自以为充实,其实只是「极重的劳苦」。

【传一14】「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离开神在「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本于神、依靠神神所作的一切事,都有功效,都能归荣耀于神。

【传一15】「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

人凭着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无论如何努力,总不能臻于完美。神任凭我们落在这样的光景中,因为祂不是改正我们的所作,乃是要从根本改造我们的所是。

【传一16】「我心里议论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而且我心中多经历智慧和知识的事。」

「我得了大智慧」所罗门自认为他的智慧胜过众人,不但有知识,而且有经历,但这还只是地上的智慧,也只是「捕风」。

【传一17】「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

来自地上的智慧、狂妄和愚昧看起来不同,但三者的结局都是一样,都是虚空,并不能满足人。

【传一18】「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敬畏神是智慧和知识的开端(诗一百十一10,箴九10),离开神以后所得的智慧和知识越多,愁烦和忧伤也越多。因为智慧和知识会让人看到地上没有出路,没有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