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第2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箴二十八1】「恶人虽无人追赶也逃跑;义人却胆壮像狮子。」

  • 「恶人虽无人追赶也逃跑」(1a),形容恶人不敬畏神,自己又靠不住,所以总是缺乏安全感,害怕一切,也打击一切。因此,「恶人」都是自由的仇敌。
  • 「义人却胆壮像狮子」(1b),形容义人敬畏神,可以信靠祂,所以既不会惧怕人的反对,也不会限制人的反对,心里总能有平安。因此,「义人」都是自由的捍卫者。
  • 二十八1-二十九27是犹大王希西家派人编撰的「所罗门的箴言」(二十五1)第二集的第二部分:
    1. 二十五2-二十七27是第一部分,大都是同义平行句和综合平行句。
    2. 二十八1-二十九27是第二部分,大都是反义平行句,两行诗句一正一反。
  • 在第二部分中,用6句平行句以交错的方式同时提到「恶人 רָשָׁע/rä·shä’」和「义人 צַדִּיק/tsad·dek’」(复数),作为分割单元、首尾呼应的标志。这些箴言的中心主题是「人屡次受责罚,仍然硬着颈项;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
    • A. 恶人和义人 (二十八1);
    •  B. 第一单元(二十八2-11);
    • A. 义人和恶人(二十八12);
    •  B. 第二单元(二十八13-27);
    • A. 恶人和义人(二十八28);
    •  B. 中心主题(二十九1);
    • A. 义人和恶人(二十九2);
    •  B. 第三单元(二十九3-15);
    • A. 恶人和义人(二十九16);
    •  B. 第四单元(二十九17-26);
    • A. 义人和恶人(二十九27)。

【箴二十八2】「邦国因有罪过,君王就多更换;因有聪明知识的人,国必长存。」

【箴二十八3】「穷人欺压贫民,好像暴雨冲没粮食。」

【箴二十八4】「违弃律法的,夸奖恶人;遵守律法的,却与恶人相争。」

【箴二十八5】「坏人不明白公义;惟有寻求耶和华的,无不明白。」

【箴二十八6】「行为纯正的穷乏人胜过行事乖僻的富足人。」

【箴二十八7】「谨守律法的,是智慧之子;与贪食人作伴的,却羞辱其父。」

【箴二十八8】「人以厚利加增财物,是给那怜悯穷人者积蓄的。」

【箴二十八9】「转耳不听律法的,他的祈祷也为可憎。」

【箴二十八10】「诱惑正直人行恶道的,必掉在自己的坑里;惟有完全人必承受福分。」

【箴二十八11】「富足人自以为有智慧,但聪明的贫穷人能将他查透。」

  • 2-11节是第一个单元,整体是一个交错平行结构:
    • A. 国家需要洞察力(2节);
    •  B. 无知者聪明反被聪明误(3节);
    •   C. 违弃律法失去智慧(4节);
    •    D. 寻找就寻见(5节);
    •     E. 智慧胜过财富(6节);
    • A1. 家庭需要洞察力(7节);
    •  B1. 无知者聪明反被聪明误(8节);
    •   C1. 违弃律法失去智慧(9节);
    •    D1. 寻找就寻见(10节);
    •     E1. 智慧胜过财富(11节)。
  • 2节和7节是一对平行句,联结两句的关键词「聪明 בִּין/bene」(2节)和「智慧 בִּין/bene」(7节)原文是同一个词,意思是「明白、分辨、洞察力」。真智慧是相信国家和家庭都需要洞察力,人若不赶快寻求真智慧,「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邦国因有罪过,君王就多更换」(2a),当一个国家频繁更换领袖的时候,表明这个国家缺乏属灵的洞察力、以人为神。百姓若对神无知,就会失去自由,以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西游记》第七回)。这正是北国以色列的历史,并非百姓之福,而是神的审判。相反,「因有聪明知识的人,国必长存」(2b)。一个国家不管历史上曾经多么蒙福、多么富强,若是领袖不能分辨是非,就必然会衰败下去。「有聪明知识的人」原文是单数,特指能分辨是非的统治者。
    • 「谨守律法的,是智慧之子」(7a),因为「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一7),律法能带来洞察力;而「与贪食人作伴的」(7b),是因为「顽梗悖逆」(申二十一20)、家教失败,所以是「羞辱其父」(7b)。只有家里教出「智慧之子」,国家才会有「聪明知识的人」;有了能持守真理的百姓,才能有分辨是非的君王。因此,国家有英明的领袖,不如家中有智慧的父亲;而人本主义教育摧毁了家庭,所以也败坏了社会。
  • 3节和8节是一对平行句,联结两句的关键词「贫民 דַּל/dal」(3节)和「穷人 דַּל/dal」(8节)原文是同一个词。真智慧是相信无知者必然聪明反被聪明误,人若不赶快放弃小聪明,「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穷人」本来最能理解「贫民」的痛苦,结果却出人意料,反而是「穷人欺压贫民」(3a);就像乞丐不会嫉妒财主,却会嫉妒饭讨得更多的同伴;又像雨水本来应该滋润庄稼,结果却事与愿违,反而成了「暴雨冲没粮食」(3b)。无知者倚靠改朝换代来解决社会问题(2节),但却聪明反被聪明误,更换君王的结果却是「穷人欺压贫民」,用一部分人的暴政代替另一部分人的暴政,用权力的不平等来纠正经济的不平等,用一部分人的自由来交换另一部分人的自由,这都是用新的愚昧接续旧的愚昧。
    • 神的百姓借贷给弟兄,目的是帮补缺乏,所以「不可向他取利,也不可向他多要」(利二十五36)。「人以厚利加增财物」(8a),就是公然违背律法。无知者倚靠向人收取「厚利」赚钱,但却聪明反被聪明误,「加增财物」的结果却是「给那怜悯穷人者积蓄」(8b),自己无福享受。
  • 4节和9节是一对平行句,用关键词「律法 תּוֹרָה/to·rä’」联结。真智慧是相信违弃律法必然会失去智慧,人若不赶快遵行律法,「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违弃律法的」(4a)人,不敬畏神、却害怕人,所以会为了利益而取悦人,是非不分地「夸奖恶人」(4a)。「遵守律法的」(4b)人,只敬畏神、不害怕人,所以单单讨神喜悦,为了持守真理,必然会「与恶人相争」(4b)。今天,许多企业担心利润、政客担心选票、明星担心粉丝,所以只要大众喜欢什么,他们就会「违弃律法」、一面倒地「夸奖」什么;过去只能在黑暗里隐藏的事物,现在纷纷粉墨登场、备受吹捧。这些面对邦国灭亡的先兆而无动于衷的人,其实毫无智慧。
    • 「转耳不听律法的」(9a),一心讨好人、却不敬畏神,因此,「他的祈祷也为可憎」(9b)。无论他们用自由、平等和博爱把自己打扮得多么漂亮,都与公义、良善和爱的真正源头毫无关系,「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论语·八佾》)。这些面对灵性死亡的先兆而无动于衷的人,其实毫无智慧。
  • 5节和10节是一对平行句,联结两句的关键词「坏 רַע/rah」(5节)和「恶 רַע/rah」(10节)原文是同一个词。真智慧是人寻找什么,就会找到什么;人若不赶快选对目标,「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寻找邪恶的「坏人不明白公义」(5a);「惟有寻求耶和华的」(5b),「寻找,就寻见」(太七7),才能具备属灵的分辨能力、「无不明白」(5b)。今天,许多人离开公义的绝对标志去追求「社会正义 Social Justice」,结果必然是缘木求鱼,一无所获。
    • 人寻找什么,就会找到什么,因为神「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二6)。恶人既然一心寻找罪恶,所以「诱惑正直人行恶道的,必掉在自己的坑里」(10a);而「凡恒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就以永生报应他们」(罗二7),所以「惟有完全人必承受福分」(10b)。
  • 6节和11节是一对平行句,用关键词「富足 עָשִׁיר/ä·sher’」联结。真智慧是相信智慧胜过财富,智慧能带来财富,财富却不能带来智慧;若不赶快选对重点,「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行为纯正的穷乏人胜过行事乖僻的富足人」(6节),因为「行为纯正」可以造就别人,「穷乏」可以让人学会谦卑、操练仰望神;而「富足」只能满足自己,「行事乖僻」还会祸害社会。人不能把财富带进棺材,但财富却可能把人带进棺材;人不会把贫穷带进天国,但贫穷却可能让人得着天国(太五3)。
    • 「富足人自以为有智慧」(11a),骄傲自大。「但聪明的贫穷人能将他查透」(11b),能透过富人眼前的兴旺,看到等待他们的结局。今天,许多人着迷于某些理念美丽的远景,以致看不到这些理念在现实中制造的丑陋。这些人「自以为有智慧」,却不明白理念经过现实的检验才能知道对错。实际上,人类历史上大多数的理念都是错的,而今天大部分的理念在历史上早已试过。因此,「你见自以为有智慧的人吗?愚昧人比他更有指望」(二十六12)。

【箴二十八12】「义人得志,有大荣耀;恶人兴起,人就躲藏。」

  • 这里的「义人」(12a)和「恶人」(12b),都是指掌权者。
  • 百姓的命运,取决于掌权者是「义人」、还是「恶人」。但一个国家有什么样的百姓,就会有什么样的掌权者;君王的暴政始于百姓的败坏,离弃神的百姓自己会去寻找一个主子。因为世人只有两种选择:或者接受神的管理,或者接受暴君的辖制。历史的循环常常是这样的:当百姓持守真理的时候,就会使掌权者中的「义人得志」,然后国家蒙福、「有大荣耀」(12a);但他们蒙福的后代很快就会在恩典中堕落,变得悖逆无知,结果「恶人兴起」(12b)、「人就躲藏」(12b);当百姓败坏到没有能力建立其它形式的政府以后,就会欢呼专制强人的登场。
  • 但是,「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十三1),「义人得志」和「恶人兴起」都在神的管理之下,一面让人承担后果、学到教训,一面把历史推向神所预定的终点。
  • 12-28节是第二个单元,结构是:
    1. 从义人得志到恶人兴起(12节);
    2. 对比神的管理和人的统治(13-18节);
    3. 对比诚实工作和急速发财(19-24节);
    4. 对比倚靠神和倚靠自己(25-27节);
    5. 从恶人兴起到恶人败亡(28节)。

【箴二十八13】「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

【箴二十八14】「常存敬畏的,便为有福;心存刚硬的,必陷在祸患里。」

【箴二十八15】「暴虐的君王辖制贫民,好像吼叫的狮子、觅食的熊。」

【箴二十八16】「无知的君多行暴虐;以贪财为可恨的,必年长日久。」

【箴二十八17】「背负流人血之罪的,必往坑里奔跑,谁也不可拦阻他。」

【箴二十八18】「行动正直的,必蒙拯救;行事弯曲的,立时跌倒。」

  • 13-18节是一组平行句,对比神的管理和人的统治。人若不赶快接受神的管理,就会受到人的辖制,「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A. 神的管理(13-14节);
    •  B. 人的辖制(15-16节);
    • A1. 神的管理(17-18节)。
  • 13-14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神的管理:
    • 「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13a),这是神公义的管理法则。人若为罪过辩解,往往使罪过越发显大;就像给一个小破孔打补丁,反而是欲盖弥彰。所以,「心存刚硬的,必陷在祸患里」(14b)。人若文过饰非、为罪开脱,就是在神面前撒谎,人生的道路就不可能顺利;人若拒绝认罪,就是抵挡神、否认神的公义,使自己心地刚硬、自取灭亡。
    • 「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13b),这是神怜悯的管理法则。因此,「常存敬畏的,便为有福」(14a),「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被人揭穿罪恶是失败,自己承认错误却是得胜。
  • 15-16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人的辖制:
    • 一个国家的百姓若拒绝神的管理,一定会让「恶人兴起」(12b)。「暴虐的君王辖制贫民」(15a),目中无神,所以「无知的君多行暴虐」(16a);神却任凭他「好像吼叫的狮子、觅食的熊」(15b)掠夺百姓,让百姓自食其果。但世人却始终不能学到教训,一代一代地重蹈覆辙:「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杜牧《阿房宫赋》)。
    • 一个国家的百姓若接受神的管理,就能让「义人得志」(12a),神就会借着这些明辨是非的掌权者祝福有智慧的百姓,让那些「以贪财为可恨的,必年长日久」(16b)。但百姓若心中顽梗,连敬虔的约西亚王也无力回天(代下三十五24),不一定能「年长日久」。
  • 17-18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神的管理:
    • 「坑」(17a)代表死亡。「谁也不可拦阻他」(17b)可译为「愿无人帮助他」(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背负流人血之罪的,必往坑里奔跑」(17a),意思是谋杀者必要自食其果。这是神公义的管理法则,「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创九6)。因此他不但「必往坑里奔跑」,而且「行事弯曲的,立时跌倒」(18b)。
    • 「行事弯曲的」(18b)刚愎自用、不肯听劝,定意奔向灭亡,所以「谁也不可拦阻他」,「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论语·述而》)。但「行动正直的」(18a),却是谦卑受教,所以「必蒙拯救」(18a)。一个人最在意的地方,往往是他最自卑的;一个人最反感的话,往往是他最需要听的。掌权者若禁止人说自己不爱听的话,就是定意奔向灭亡,「谁也不可拦阻他」。
上图:米吉多遗址(Tel Megiddo)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米吉多印(Megiddo Seal)。印上刻有吼叫的狮子,上方写着「示马」(申六4-9),下方写着「耶罗波安的仆人」,主人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一个高级官员。

上图:米吉多遗址(Tel Megiddo)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米吉多印(Megiddo Seal)。印上刻有吼叫的狮子,上方写着「示马」(申六4-9),下方写着「耶罗波安的仆人」,主人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一个高级官员。

【箴二十八19】「耕种自己田地的,必得饱食;追随虚浮的,足受穷乏。」

【箴二十八20】「诚实人必多得福;想要急速发财的,不免受罚。」

【箴二十八21】「看人的情面乃为不好;人因一块饼枉法也为不好。」

【箴二十八22】「人有恶眼想要急速发财,却不知穷乏必临到他身。」

【箴二十八23】「责备人的,后来蒙人喜悦,多于那用舌头谄媚人的。」

【箴二十八24】「偷窃父母的,说:这不是罪,此人就是与强盗同类。」

  • 19-24节是一组平行句。人若不赶快踏实工作、追求「急速发财」(20b),「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19-20节是一对平行句:
    • 「耕种自己田地的,必得饱食」(19a),因为他满足于神所赐的恩典,踏实工作、知足感恩,满有神所赐的「日用的饮食」(太六1)和平安喜乐,所以「诚实人必多得福」(20a)。「自己田地」代表神所赐的那份恩典。「诚实人」原文是「忠诚、坚定不移」,指信守与神所立的圣约,所以必能蒙神赐福。
    • 「追随虚浮的,足受穷乏」(19b),是不满足于神所赐的恩典,不肯踏实工作、却走歪门邪道,不切实际地追求快速发财;结果却成为金钱的奴隶。「急速发财」(20b)有许多穷亲戚,人一旦把「急速发财」引进心里,它所有的穷亲戚都会接踵而来,把人榨干。因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10),在物质和灵命上都会陷入「穷乏」。所以「想要急速发财的,不免受罚」(20b),必然会「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提前六9)。
  • 21-22节是一对平行句:
    • 「看人的情面乃为不好;人因一块饼枉法也为不好」(21b),可译为「看人情面是不好的;却有人因一块饼而犯法」(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人一旦肉体中起了欲望,做什么困难都不会太大;人一旦「想要急速发财」,道德底线很快就会失守,有点空子就想钻、有点权柄就想用来交换利益。但贿赂不管多少,都「能叫智慧人的眼变瞎了,又能颠倒义人的话」(申十六19);即使贪了「一块饼」,神的审判就已经在路上了。
    • 「人有恶眼想要急速发财」(22a),可译为「守财奴想要急速发财」(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想要急速发财」的人,必然会沦为钱财的奴隶,一心想牢牢抓住钱财,「却不知穷乏必临到他身」(22b)。因为财富乃是神所赐的恩典,不是靠着吝啬省出来的。恩典是越分享越丰盛,就像水渠越流越通畅;我们若慷慨大方地「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前四10),恩典的主必会说:「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太二十五21)。
  • 23-24节是一对平行句:
    • 「责备人的,后来蒙人喜悦,多于那用舌头谄媚人的」(23节),原文是「责备人的,后来将寻得比那用舌头谄媚人的更多的恩惠」(英文ESV译本)。一旦人「想要急速发财」,就会放弃自己的人格和尊严,为了利益而「用舌头谄媚人」(23b),结果却适得其反。因为用慈爱和诚实「责备人的」,「必在神和世人眼前蒙恩宠」(三4)。
    • 「偷窃父母的,说:这不是罪,此人就是与强盗同类」(24节),可译为「抢夺父母竟说『这不是罪过』,此人与毁灭者同类」(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一旦人「想要急速发财」,不但对外人诡诈不义,更会心安理得地把父母的财产据为己有。今天那些不肯自立的「啃老族」,就是「抢夺父母」的人。他们实际上是自寻死路,「因耶和华必为他辨屈;抢夺他的,耶和华必夺取那人的命」(二十二3)。

【箴二十八25】「心中贪婪的,挑起争端;倚靠耶和华的,必得丰裕。」

【箴二十八26】「心中自是的,便是愚昧人;凭智慧行事的,必蒙拯救。」

【箴二十八27】「周济贫穷的,不至缺乏;佯为不见的,必多受咒诅。」

  • 25-27节是一组平行句,对比倚靠神和倚靠自己。人若不赶快倚靠值得倚靠的对象,「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二十九1b):
  • 「心中贪婪」(25a)的人不会知足、不懂感恩,所以会不断越过界限、「挑起争端」(25a)。而「倚靠耶和华的」(25b)人知足感恩,所以「必得丰裕」(25b)。真智慧是知道,人的「丰裕」与知足的程度成正比;富足并不是根据人的外面有多丰富,而是根据人的内心有多满足。
  • 「心中自是的」(26a),原文是「信靠自己」(英文ESV译本),是把虚假的安全感建立在自己的所有上;但人的所有永远都会捉襟见肘,所以「便是愚昧人」(26a)。而「凭智慧行事」(26b)的人单单信靠神,是把安全感建立在自己的所无上;神的供应和保障是无限量的,所以无论什么情况都「必蒙拯救」(26b)。真智慧是知道,人内心的安稳与自我的大小成反比:人担心失去的越少,安全感就越强;人担心失去的越多,受到的捆绑就越大。正如约翰·洛克(John Locke,1632-1704年)所说的:「你担心什么,什么就控制你。What worries you masters you.」
  • 「周济贫穷」(27a)的人信靠神,相信是神供应恩典,所以甘心作神恩典的好管家,结果恩典的管道越来越通畅、「不至缺乏」(27a)。而「佯为不见」(27b)的人是信靠自己,认为财富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所以不肯分享神的恩典,结果自己堵塞了恩典的管道、「必多受咒诅」(27b)。真智慧是知道,人舍弃得越多、拥有得也越多,活水流出得越快、流入得也越快。不流动的恩典就像一潭死水,不会增加,却会蒸发腐臭、滋生蚊虫;流动的恩典却像活水,不但「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吕氏春秋·尽数》),而且加上了自己的怜悯和温暖,浇灌了存在天上的生命果子(太十九21)。因此,给财富以生命,胜过给生命以财富。

【箴二十八28】「恶人兴起,人就躲藏;恶人败亡,义人增多。」

  • 这里的「恶人」(28a)和「义人」(28b),都是指掌权者。
  • 本节是第二单元的结尾,与12节交错对称:
    • 12节是从「义人得志,有大荣耀」(12a)开始,但百姓蒙福之后,后代很快就会在恩典中堕落,所以「恶人兴起,人就躲藏」(12b)。比起暴力和突然的篡夺,人们的自由更容易丧失于自己的堕落和掌权者渐进无声的侵蚀。
    • 28节是从「恶人兴起,人就躲藏」(28a)开始,当百姓尝到苦果,照着11-27节的智慧行事以后,情况就变为「恶人败亡,义人增多」(28b)。人是最奇怪的受造物:鞭打总是比训诲更能让人铭记在心,反面教材总是比正面教导更容易让人深刻领会。
    • 在日光之下,百姓和掌权者迟早都会败坏的,因此,一个国家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哪种政策或制度更理想,而在于哪种政策或制度在没有理想人选的情况下可以更有效。
  • 无论是「恶人兴起」,还是「恶人败亡」,都在神的管理之下。「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罗十三1),但百姓却可以「躲藏」。人若倚靠肉体、以暴易暴,自己也会变成「穷人欺压贫民」(3a)的恶人,所以「邦国因有罪过,君王就多更换」(2a)。人若在恶人的辖制下学到功课,回转接受神的管理,神就会让「恶人败亡,义人增多」,这才是政权更替的真智慧,如此就会「因有聪明知识的人,国必长存」(2b)。所以说:「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罗十二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