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第25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箴二十五1】「以下也是所罗门的箴言,是犹大王希西家的人所誊录的。」

  • 二十五1-二十九27是犹大王希西家派人编撰的「所罗门的箴言」(1节)。希西家在所罗门王去世大约两百年后登基作王(王下十八1),带起了南国犹大的复兴。「所罗门的箴言」第二集的整体结构与第一集(十1-二十二16)正好相反,根据表达方式的不同,可以分为两个部分:
    1. 二十五2-二十七27是第一部分,大都是同义平行句和综合平行句。
    2. 二十八1-二十九27是第二部分,大都是反义平行句,两行诗句一正一反。

【箴二十五2】「将事隐秘乃神的荣耀;将事察清乃君王的荣耀。」

【箴二十五3】「天之高,地之厚,君王之心也测不透。」

  • 2节和27节原文都有两个「荣耀 כָּבוֹד/kä·vode’」,首尾呼应,把2-27节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单元:
    • A. 当得的荣耀(2-3节);
    •  B. 除去恶人(4-5节);
    •   C. 宁可降卑(6-7节);
    •    D. 争讼有方(8-10节);
    •     E. 说话合宜(11-12节);
    •      F. 忠信的使者(13-14节);
    •       G. 有节制地坚持(15-16节);
    •      F1. 良善的邻舍(17-18节);
    •     E1. 待人合宜(19-20节);
    •    D1. 待敌有爱(21-22节);
    •   C1. 宁可退让(23-24节);
    •  B1. 抵挡恶人(25-26节);
    • A1. 不当得的荣耀(27节)。
  • 2-3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神和君王的荣耀。
    • 「将事隐秘乃神的荣耀」(2a),神的创造和管理奇妙难测,人应当归荣耀给神,而不是无视自己的有限、企图掌握宇宙所有的奥秘。人只有探索了一切的可知,才能充分认识自己的无知;而只有承认自己的无知,才可能认识更多的可知。真智慧是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智慧人,只是一个爱智慧的人。
    • 「将事察清乃君王的荣耀」(2b),神在地上设立君王(二十四22),维持社会公义(罗十三1-4),所以君王有责任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将事察清」、辨明是非(十六11-13),使百姓顺服神的旨意。真智慧不会等到所有的奥秘都了解以后再遵行,而是明白什么就遵行什么,承认「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二十九29)。
    • 「天之高,地之厚,君王之心也测不透」(3节),指神赐给君王行使权柄的特殊智慧,「王的嘴中有神语,审判之时,他的口必不差错」(十六10)。新约的信徒也是如此,「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林前二15)。真智慧是在地上学习「将事察清」,与主「一同作王」(提二12),将来与基督一起作王到永远(启二十4、6;二十二5)。信徒若借口将来到了天上就能豁然开朗,所以自作聪明地安于愚昧,就成了对自己不聪明的聪明人,恐怕连能否进入天国都成问题(太七21)。
  • 在神的国度中,君王的地位仅次于神、高于百姓:
    1. 神「照着祂的形象造男造女」 (创一27),所以「人人受造平等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美国《独立宣言》),「欺压贫寒的,是辱没造他的主」(十四31)。但是,罪人已经全然败坏,律法若是没有执行的权柄,罪恶很快就会蔓延。因此,虽然神的百姓都是弟兄,但神也允许在他们弟兄中立一位神所拣选的人作王(申十七15),「秉公行义」(撒下八15)。
    2. 君王应当谨记自己是神的仆人(王上三6),应当谦卑地照着神的旨意作「祂产业的君」(撒上十1),谨慎行使权柄;百姓是神的「产业」(出三十四9),而不是专制君王的私有财产
    3. 君王的职责不是包办社会问题,管理百姓生活,使人以政府为神;而是「秉公行义(代上十八14;代下九8),照着神的心意公正审判(十六10-11)、推行公义(十六12-13)、果断执法(十六14-15),使百姓「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前二2),每个人都能自由地在神面前作出明智的选择,并且自己为选择的后果负责。
    4. 百姓应当谨记神才是国度真正的王(出十五18;撒上八7),顺服君王,就是接受神的仆人(Vassal)管理神的「产业」、牧养神的群羊(诗七十八71)。如果连看得见的君王都不肯顺服,怎么能顺服看不见的神呢?

【箴二十五4】「除去银子的渣滓就有银子出来,银匠能以做器皿。」

【箴二十五5】「除去王面前的恶人,国位就靠公义坚立。」

  • 4-5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除去恶人。
  • 君王是神的仆人,不能随心所欲地统治,而要「秉公行义」(撒下八15)。「除去银子的渣滓就有银子出来,银匠能以做器皿」(4节);同样,「除去王面前的恶人,国位就靠公义坚立」(5节)。
  • 「除去银子的渣滓」,指用灰吹法(cupellation)炼银,需要匠人高超的技巧;同样,「恶人」的脸上没有写着「恶人」,要「除去王面前的恶人」,也需要君王有从上头来的智慧。
  • 人害怕什么,就打击什么;喜欢什么,就吸引什么。真智慧是喜爱公义,让人知道说真话不会得罪自己,此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除去王面前的恶人」。君王周围若有许多「恶人」,是因为众人都知道他爱听奉承、害怕公义,所以真话必受打击、谄媚必受欢迎。一个人若有许多坏朋友,也是因为逐臭之夫都知道这人是「鲍鱼之肆」。
上图:古埃及壁画,一群金匠正在吹火冶炼金属。银子一般结合在铅矿之中,首先需要把方铅矿冶炼成粗铅(银铅合金),然后用灰吹法(cupellation)把银从粗铅中提炼出来。灰皿是用骨灰等多孔物质造成的浅器皿,先把粗铅放在灰皿中加热,铅会先熔化,然后吹进新鲜空气,把铅转化成氧化铅,被灰皿吸收,最后只有银留下来。

上图:古埃及壁画,一群金匠正在吹火冶炼金属。银子一般结合在铅矿之中,首先需要把方铅矿冶炼成粗铅(银铅合金),然后用灰吹法(cupellation)把银从粗铅中提炼出来。灰皿是用骨灰等多孔物质造成的浅器皿,先把粗铅放在灰皿中加热,铅会先熔化,然后吹进新鲜空气,把铅转化成氧化铅,被灰皿吸收,最后只有银留下来。

【箴二十五6】「不要在王面前妄自尊大;不要在大人的位上站立。」

【箴二十五7】「宁可有人说:请你上来,强如在你觐见的王子面前叫你退下。」

  • 6-7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宁可降卑。
  • 「大人的位」(6节),意思是大人物的位置。
  • 「不要在王面前妄自尊大;不要在大人的位上站立」(6节),意思是不要自视过高。正如老子所说的:「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道德经》) 。
  • 「宁可有人说:请你上来」(7a),意思是人不要高抬自己,宁可先降卑、等候别人认可,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一个人受尊重的程度,通常会和他的自负成反比。
  • 「在你觐见的王子面前叫你退下」(7b),意思是人其实并没有资格来觐见王子,但却太过自信,结果自取其辱。
  • 主耶稣也用请客坐席的比喻,教导门徒当存谦卑的心:「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十四7-11)。真智慧是「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二5),甘心降卑、存心顺服,被神升高(腓二6-11)。

【箴二十五8】「不要冒失出去与人争竞,免得至终被他羞辱,你就不知道怎样行了。」

【箴二十五9】「你与邻舍争讼,要与他一人辩论,不可泄漏人的密事,」

【箴二十五10】「恐怕听见的人骂你,你的臭名就难以脱离。」

  • 8-10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争讼有方。
  • 「不要冒失出去与人争竞,免得至终被他羞辱,你就不知道怎样行了」(8节),可译为「不要冒失出去与人争讼,免得你的邻舍羞辱你,最后你就不知怎么做」(和合本修订版)。不是说不要争讼,而是说争讼之前要准备周详。
  • 「你与邻舍争讼,要与他一人辩论,不可泄漏人的密事」(8节),可译为「要与邻舍争辩你的案情,不可泄漏他人的隐密」(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不是说不要争讼,而是说争讼时不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牺牲他人的隐私或名声。
  • 神的百姓「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罗十二1),意思是不要报私仇,而不是说不要依据法律程序讨回公道,否则神又何必设立律法和审判官。当神的百姓与邻舍发生争讼时,应当争讼有方、合乎圣徒的体统,有准备、有分寸,「不要冒失」、「不可泄漏人的密事」,免得成为在弟兄之间搬弄是非的人。
  • 神的百姓在争讼时尚且「不可泄漏人的密事」,更何况是平时呢?今天,有些人的「交通」,是到东家说西家的是非,到西家说东家的长短;有些人的「劝勉」,是好话抢着自己说,不好听的话却说别人说的。这些都是「泄漏人的密事」、自欺欺人的「属灵」,不但不能建造身体,而且迟早都会穿帮,「恐怕听见的人骂你,你的臭名就难以脱离」(10节)。人若用别人的秘密去交朋友,是因为自己内心的贫乏;信徒若用别人的秘密去传福音,也是因为自己灵命的干枯。真智慧是只说自己的事实,不说别人的隐私;只说自己的看法,不把别人当挡箭牌;「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五37)。

【箴二十五11】「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

【箴二十五12】「智慧人的劝戒,在顺从的人耳中,好像金耳环和精金的妆饰。」

  • 11-12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说话合宜。
  • 「银网子」(11b)也可译为「银底座」,与「金苹果」(11b)非常般配。「金苹果在银网子里」(11a),比喻「一句话说得合宜」(11a),不但内容宝贵,表达的方式也很吸引人「金苹果在银网子里」,不但说话的内容要对,语气也要对;不但说话的态度要对,顺序也要对;不但说话的时机要对,场合也要对;不但要鉴察自己的动机,更要顾念对方的益处和感受。而说话不合宜的人,就像人的手里如果只有一把锤子,就会把什么都当作钉子(工具定律,亚伯拉罕·马斯洛《Psychology of Science》),内容不是根据对方的需要,只是基于自己的所有;方式不是根据圣灵的感动,而是出于自己的肉体。
  • 「金苹果」的内容并不是「谄媚」(二十六28),而是「智慧人的劝戒」(12a)。虽然淫妇的「谄媚话」(七5)也很动听、方式也很吸引人,但「金苹果在银网子里」与「用舌头谄媚人」(二十八23)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为了对方的好处,后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前者是体贴圣灵,后者是体贴肉体。
  • 「金耳环和精金的妆饰」(12b),比喻话语被人合宜地领受,并且看为宝贵。一句话若不能被人当作「金耳环和精金的妆饰」,就不是「智慧人的劝戒」,还不如不说,因为「愚昧人若静默不言也可算为智慧;闭口不说也可算为聪明」(十七28)。
  • 「一句话说得合宜」,才能被人领受得合宜(12节)。「智慧人的劝戒」应当用智慧的方式来表达,才不会把真理变成空洞的说教或冷漠的指责。无论是夫妻关系、教养儿女还是传福音,真智慧都是首先操练好好说话,「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我们若把「别来无恙」说成了「你没病吧」,怎么能「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四2)呢?我们若习惯性地使用「虽然、但是」,无论是先否定、再肯定,还是先肯定、再否定,都只能让人看出虚伪,怎么能「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二十二6)呢?这样的人所关心的只是把话说得四平八稳,并不是真诚地鼓励别人。

【箴二十五13】「忠信的使者叫差他的人心里舒畅,就如在收割时有冰雪的凉气。」

【箴二十五14】「空夸赠送礼物的,好像无雨的风云。」

  • 13-14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忠信的使者。
  • 以色列收割的季节是五至八月炎热的夏季,若有「冰雪的凉气」(13b),会叫人「心里舒畅」(13a)。「忠信的使者」(13a)说到做到,「就如在收割时有冰雪的凉气」(13b),令人愉快。
  • 相反,人若「空夸赠送礼物」(14a),说的时候令人兴奋,最后却没有兑现,就会像「无雨的风云」(14b)一样令人失望。夸大其词就是欺诈,让人盼望越大、失望越大。真智慧是不可轻易开口,一旦许诺就要言出必行。愚昧人却喜欢随便张口,只是把「立志、奉献、翻转」当作套话,实际「好像无雨的风云」,什么都没有兑现过,最终是自己和自己所传的道理一同被人轻看。传道人尤其要注意信实守约,因为信任就像一张纸,皱了就难以再抚平,伤害的却是生命。

【箴二十五15】「恒常忍耐可以劝动君王;柔和的舌头能折断骨头。」

【箴二十五16】「你得了蜜吗?只可吃够而已,恐怕你过饱就呕吐出来。」

  • 15-16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有节制地坚持。
  • 15-16节是2-26节对称结构的中心,15节与2节以「君王」前后呼应,16节与27节以「吃」和「蜜」前后呼应。
  • 「恒常忍耐可以劝动君王;柔和的舌头能折断骨头」(15节),忍耐和坚持是有果效的(路十一5-8)。但是坚持也要有节制,即使是蜜这样的美物,也要约束自己不要贪食,「只可吃够而已,恐怕你过饱就呕吐出来」(16节)。今生任何美好的事物,过度了都是不好的;若是没有节制,贪多必腻。节制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加五23),任何能让我们兴奋,却不能让我们节制的事物,都不是出自圣灵。传福音、教导人若没有节制,也只是出于肉体。
  • 真智慧是有节制地坚持,也就是拒绝肉体、顺服圣灵的引导,而不是坚持自己的意思、随从天性的冲动。正如主耶稣用比喻「要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十八1-8),也要人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他们以为话多了必蒙垂听」(太六7)。

【箴二十五17】「你的脚要少进邻舍的家,恐怕他厌烦你,恨恶你。」

【箴二十五18】「作假见证陷害邻舍的,就是大槌,是利刀,是快箭。」

  • 17-18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良善的邻舍。
  • 良善的邻舍,首先要做有节制的睦邻。和睦的邻舍和蜜一样,都是宝贵可喜的,但邻里之间来往也要和吃蜜一样有所节制(16节),所以「你的脚要少进邻舍的家」(17a),恰如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年)所说:「鱼和客人,三日发臭 Fish and visitors stink in 3 days」。如果我们以主内一家为名,干扰个人的隐私和空间,「恐怕他厌烦你,恨恶你」(17b),反而影响身体的合一。
  • 良善的邻舍,其次是不能「作假见证陷害邻舍」(18a),谎言相当于杀人的凶器(18b),不合圣徒的体统(弗五3-4)。
  • 真智慧是凡事都有原则、凡事都适度。无论是美食、社交,还是传福音、彼此相爱,不但要有圣灵所结节制的果子(加五23),也要有圣徒的体统。

【箴二十五19】「患难时倚靠不忠诚的人,好像破坏的牙,错骨缝的脚。」

【箴二十五20】「对伤心的人唱歌,就如冷天脱衣服,又如硷上倒醋。」

  • 19-20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待人合宜。
  • 「破坏的牙,错骨缝的脚」(19b),比喻患难中不可靠的朋友。朋友本来是人最需要的,不可靠的朋友却成了令人痛苦的根源。
  • 「冷天脱衣服」(20b)会立刻起寒颤,「硷上倒醋」(20b)会立刻起泡,比喻激烈的反应。「对伤心的人唱歌」(20a),比喻不合时宜的安慰会让人产生更加激烈的反应,不但不能抚慰忧伤、反而加增痛苦。「伤心的人」需要用爱心去聆听、理解、同情和安慰,此时若说一些空洞、没有同理心的属灵高调,只会带来反效果。
  • 真智慧是合宜地看人,也合宜地待人。人若以自我为中心,心中的欲望使我们瞎眼,就很难合宜地看待别人,也很难合宜地对待别人。我们想要的,就觉得是别人能提供的;我们能给的,就以为是别人所需要的。

【箴二十五21】「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饭吃;若渴了,就给他水喝;」

【箴二十五22】「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耶和华也必赏赐你。」

  • 21-22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待敌有爱。
  • 「给他饭吃、给他水喝」(21节),比喻要恨恶罪,但要爱仇敌(利十九17-18;太五44),必须满足他的基本需要。没有什么能比宽恕更能让仇敌惧怕的了,因为化敌为友是消灭仇敌最好的方法。
  • 「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22节),可能指古埃及的赎罪礼,犯人把一盆炭火顶在头上以示悔悟。表示以善报恶,可以令人改过自新、以善胜恶。真智慧是把宽恕当作给予仇敌最好的报复,因为宽恕好像野地的花把馨香留在践踏自己的脚上,可以把神的名传得更远,所以「耶和华也必赏赐你」(22b)。

【箴二十五23】「北风生雨,谗谤人的舌头也生怒容。」

【箴二十五24】「宁可住在房顶的角上,不在宽阔的房屋与争吵的妇人同住。」

  • 23-24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宁可退让。
  • 以色列的雨都是从西边的地中海来的,寒冷的北风很少会带来雨。「北风生雨」(23a),比喻不可预期;「谗谤人的舌头」(23b)所带来的伤害也是突如其来的。「北」和「谗谤」原文谐音,「北 צָפוֹן/tsä·fon’」的词根「צָפַן/tsä·fan’」和「谗谤 סֵתֶר/sa’·ther」意思都是「隐藏」,是双关语。「争吵的妇人」(24b)就像「北风生雨」那样不可预期,突如其来地给丈夫带来伤害。
  • 「宁可住在房顶的角上,不在宽阔的房屋与争吵的妇人同住」(24节)。以色列人的屋顶是平的,夏天可以居住(撒上九25-26)。但这里所描绘的并非凉爽的夏夜,而是「北风生雨」的冬天。家庭的幸福不在于房屋有多「宽阔」,而在于房屋里的「争吵」有多少。建造家室需要两个人,而拆毁家庭只需要一个人;「争吵」是不幸婚姻的「潘多拉盒子」,而钥匙通常掌握在「愚妄妇人」(十四1)的手中。
  • 夫妻之所以会「争吵」,是因为每个人都「眼高心傲」(二十一4),自以为「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所以都坚持自己是对的。女人通常比男人更加伶俐、也更固执,所以丈夫很难吵得过妻子,即使在妇女地位低下的古代,竟然也要在恶劣的天气躲到「房顶的角上」,何况是女权主义高涨的今天呢?「争吵的妇人」总是想用争吵来讲理,但能言善辩并不能证明什么,男人认错通常只是不想吵架,而不是承认自己有错;这样的争吵除了让肉体痛快、让丈夫厌恶,又有什么益处呢?因此,愚妄妇人最大的愚昧,就是对外人客气、对亲人苛刻,把最丑陋的一面都留给了最亲近的人。妻子必不可少的智慧,就是在错的时候愿意认错,在对的时候懂得闭嘴。
  • 律法允许离婚:「人若娶妻以后,见她有什么不合理的事,不喜悦她,就可以写休书交在她手中,打发她离开夫家」(申二十四1),但这位丈夫却「宁可住在房顶的角上」,也不与「争吵的妇人」离婚。离婚并不需要智慧,所以《箴言》每次提到「争吵的妇人」(十九13;二十一9、19;二十五24;二十七15),都没有把离婚当作可以考虑的选项。男人错误地娶了「愚妄妇人」(十四1)是愚昧,错上加错地与「愚妄妇人」离婚则是双倍的愚昧;因为他不但不肯承认自己的愚昧,反而想用愚昧去纠正愚昧。好的婚姻可以建立家室(十四1),但神也允许祂的百姓遇上「争吵的妇人」,因为坏的婚姻也可以让人学会谦卑。不管一个人有多么伟大,「争吵的妇人」都可以提醒他记得自己不是神。因此,当一位丈夫抱怨妻子的时候,首先要反省自己的肉体是否正好需要一位「争吵的妇人」来对付。幸福婚姻的重点不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而是学会做一个合适的人,约束自己要比改变别人更容易,经常反省自己就无暇顾及别人的缺点。真智慧是宁可退让、也不争吵,并且绝不离婚。智慧人与愚昧人若长时间争吵,就是两个人在泥坑里摔跤,结果只是双方都是一身泥。

【箴二十五25】「有好消息从远方来,就如拿凉水给口渴的人喝。」

【箴二十五26】「义人在恶人面前退缩,好像趟浑之泉,弄浊之井。」

  • 25-26节是一组平行句,主题是抵挡恶人。
  • 古代的通讯缓慢,等待远方的消息尤其令人心焦。当一个人已经为远方的状况焦虑得精疲力竭的时候,「有好消息从远方来,就如拿凉水给口渴的人喝」(25节),可以让他重新振作、恢复精神。福音的好消息,就是那喝了就永远不渴的活水(约四13-14)。
  • 相反,义人若「在恶人面前退缩」(26a)、向罪恶的屈服妥协,就像「趟浑之泉,弄浊之井」(26节),有名无实,不能给人提供帮助。
  • 真智慧是该退让时退让(24节),该坚持时坚持(26节)——在真理上坚持,在琐事上包容,在一切的事上有爱;抵挡恶人,包容愚昧人,爱所有的人。

【箴二十五27】「吃蜜过多是不好的;考究自己的荣耀也是可厌的。」

  • 27节是总结,主题是不当得的荣耀。
  • 本节和2节原文都有两个「荣耀 כָּבוֹד/kä·vode’」,首尾呼应。本节也和对称结构的中心16节以「吃」和「蜜」前后呼应。
  • 「荣耀」(27b)是令人喜悦的,信徒都是「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罗二7)的人,神的旨意是让我们与基督「一同得荣耀」(罗八17)。但是,正如「吃蜜过多是不好的」(27a),今生任何美好的事物,都会物极必反,所以「考究自己的荣耀也是可厌的」(27b)。事奉神的人若不肯「忘记背后」(腓三13),反而常常数算成就、沾沾自喜,荣耀就会成为羞辱。因为如果我们对「人的荣耀」(太六2)恋恋不舍,「就不能得你们天父的赏赐了」(太六1)。
  • 人不管如何警醒,肉体总会被「蜜」吸引人,所以「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面对众多的「蜜」,真智慧是承认自己无法招架,所以迅速逃离,而不是找出各种理由,欣然接受弟兄姊妹的爱心和美意。

【箴二十五28】「人不制伏自己的心,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

  • 二十五28和二十六28以「没有墙垣」和「败坏」(推倒墙垣)首尾呼应,把二十五28-二十六28组成一个单元,描绘了七种不合神心意的人。神允许这七种人生活在选民中,也掺杂在教会里;他们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为自己的愚昧支付代价:「你若有智慧,是与自己有益;你若亵慢,就必独自担当」(九12)。「爱人如己」(利十九18)并不是替这七种人学功课,而是从这七种人身上学到功课;不是去论断这七种人,而是知己知彼,也提醒自己别成为这七种人:
    1. 不能自律的人(二十五28);
    2. 愚昧的人(二十六1-12);
    3. 懒惰的人(二十六13-16);
    4. 好管闲事的人(二十六17);
    5. 恶作剧的人(二十六18-19);
    6. 传舌的人(二十六20-22);
    7. 谄媚怨恨的人(二十六23-28)。
  • 「没有墙垣」(28b)的城市就没有抵抗能力,人若「不制伏自己的心」(28a),就会任凭仇敌蹂躏,成为肉体的奴隶。活在肉体中的人对罪恶和情欲的引诱毫无抵抗能力,「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28b)。
  • 要正确地「爱人如己」,就要分辨对方是不是不能自律的人。对不能自律者的「爱人如己」,不是让他们有求必应,而是帮助对方顺从圣灵、结出节制的果子(加五23)。相反,对孩子最残酷的恨,就是让他们「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