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箴二十一1】「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

【箴二十一2】「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

  • 本章继续二十26-30神借着王施行公义的话题,主题是神对万民的至高主权。本章是一个对称结构,1-2节与30-31节首尾呼应,分别作为序言和结尾:
    • A. 神的全能和全知(1-2节);
    •  B. 神衡量人心的标准(3-8节);
    •   C. 神对恶人的计划(9-19节);
    •  B1. 神衡量人心的标准(20-29节);
    • A1. 神的主权不可敌挡(30-31节)。
  • 1-2节是一对平行句,强调神的全能和全知。
    • 「陇沟」(1b)并不是固定流向的天然河道,而是根据农夫的需要进行调整的灌溉水渠。「陇沟的水」(1b)随着农夫的意思「流转」(1b),目的是为了滋润田地,而不是带来破坏。真智慧是相信神是全能的,「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十三1),「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1a),一切都在神主权的管理之下,被神用来成就祂至高的旨意(赛十6-7;四十一2-4;但四31-35;拉七21),最终带来生命的活水。
    • 人在伊甸园的堕落,就是想「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结果却是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神,以自己为判断善恶的标准。因此,「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2a),所有的罪恶都始于清白,每一片雪花在雪崩时都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但人的悲剧在于,这人「看为正」的事,那人可能看为不正;这类人「看为正」的事,那类人可能看为不正;这个世代「看为正」的事,那个世代可能看为不正。而人又从来都不缺乏辩解的理由,也从来都不缺乏反驳的能力,所以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无休无止的纷争和罪恶史(十六2、25)——有多少人以公义之名践踏公义,就有多少人奉自由之名限制自由;有多少人借平等之名谋取特权,就有多少人举博爱之名宣扬堕落。真智慧是相信神是全知的,「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2b),只有神才是判断善恶的唯一绝对标准;我们需要的是求神衡量自己,而不是用自己去衡量别人。
    • 神既是全能的,又是全知的,更是公义良善的。因此,真智慧是相信只有神才能施行公义,也相信神必会施行公义,所以「你不要说,我要以恶报恶;要等候耶和华,祂必拯救你」(二十22)。神设立了维持公义的权柄,「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罗十三1),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罗十三4)。「神的用人」若是出了问题,神自己负责会管教;我们若是僭越权柄、「以恶报恶」,却会使自己沦为恶人,成为罪恶之链的一环。真智慧是斩断罪恶的传播路径,不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延续无限的罪恶之链。
上图: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灌溉系统,农夫用「陇沟」把河流中的水引到田间。

上图: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灌溉系统,农夫用「陇沟」把河流中的水引到田间。

上图:以色列北部迦密山沿海平原的罗马时代引水渠(Nahal Taninim)。

上图:以色列北部迦密山沿海平原的罗马时代引水渠(Nahal Taninim)。

【箴二十一3】「行仁义公平比献祭更蒙耶和华悦纳。」

【箴二十一4】「恶人发达(发达:原文是灯),眼高心傲,这乃是罪。」

【箴二十一5】「殷勤筹划的,足致丰裕;行事急躁的,都必缺乏。」

【箴二十一6】「用诡诈之舌求财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财乃是吹来吹去的浮云。」

【箴二十一7】「恶人的强暴必将自己扫除,因他们不肯按公平行事。」

【箴二十一8】「负罪之人的路甚是弯曲;至于清洁的人,他所行的乃是正直。」

  • 3-8节是一个单元,主题是「耶和华衡量人心」(2节)的标准。
  • 3-4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神喜爱「仁义公平」(3节):
    • 神是全知的,「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2节),而「仁义公平」是祂衡量人心的标准。「行仁义公平比献祭更蒙耶和华悦纳」(3节),神对人的要求就是「秉公行义」(创十八19;撒下八15;诗七十二1;九十九4)。「仁义」原文就是「公义 צְדָקָה/tsed·ä·kä’ 」。「公平 מִשְׁפָּט/mish·pät’」原文是「正义 Justice」,也就是今天流行的「社会正义 Social Justice」。但「公平」是以神为标准,而「社会正义」是以人为标准,十个人可能有十一个不同的定义。真智慧是认定「仁义公平」是神的性情(诗三十三5;三十六6;伯三十七23),外表的形式和「社会正义」都可以装假,内心的「仁义公平」却只能从神而来。
    • 「恶人发达,眼高心傲,这乃是罪」(4节),可译为「眼高心傲,就是恶人的灯,都是罪」(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骄傲是人肉体生命的本相,实质是高举人、代替神,自以为「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尤其是行了一点「仁义公平」、有了一点成就的人,更容易有意无意地高举「眼高心傲」的灯,用自己定义的善恶标准来代替神的「仁义公平」。因此,真智慧是否定人从肉体里行出来的一切事,无论善恶成败,神一概看不上。
  • 5-6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仁义公平」的实质:
    • 「仁义公平」不是结果平均、成绩相同,而是「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真智慧是认定「殷勤筹划的,足致丰裕;行事急躁的,都必缺乏」(5节),收获和付出成正比,这才是神所要求的「仁义」,也是神必要成就的「公平」——财富的增长是如此,学问的增加也是如此,属灵的成长更是如此。而所谓的「社会正义 Social Justice」却是不问平等付出,只想平等收获,无论「殷勤筹划的」、还是「行事急躁的」,都要求获得同样的成果,结果只能是向下看齐——大家一样平庸、大家一样懒惰。这样的「正义」和「平均」无视整个社会所要付出的代价,实际上是对「公平」的嘲讽。末世的信徒生活在网络的时代,这个世代比以前更加浮躁,一夕成名、一夜暴富的诱惑比以前更大,让人以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规律已经过时了,越来越「行事急躁」地想去收割别人,结果却一茬又一茬地成为被人收割的「韭菜」。因为圣灵早已宣告:「行事急躁的,都必缺乏」。
    • 「用诡诈之舌求财的」(6a),包括那些「行事急躁的」。人一旦「行事急躁」,就会倾向「用诡诈之舌求财」,而不是「殷勤筹划」、踏踏实实付上代价。愚昧人只看见贼吃肉、却不见贼挨揍,所以总是羡慕效仿那些成功的神话,结果却是挨了揍也吃不上肉。而真智慧是不必试水、就知深浅,认定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来路不正的钱财是祸不是福,实际上「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财乃是吹来吹去的浮云」(6b)。
    • 金钱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它不会使人幸福,却能麻醉人的神经;它能带来快乐,更会带来烦恼;钱少会有许多烦恼,钱多却有更多的烦恼;贫穷会导致许多罪恶,贪财却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10)。但人的悲剧在于,每个世代都觉得自己比从前更进步,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被愁苦「刺透」,所以都渴望尝试一下有钱人的烦恼,结果「就是自己取死」。社会的浮躁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从古至今,世人都如飞蛾扑火,一代又一代地被快速致富的幻象吸引,也一次又一次地在泡沫破裂之后痛哭,但却永远也学不到教训。因为人性从来没有进步,所以黑格尔(G. W. F. Hegel,1770-1831年)说:「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学到教训。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we do not learn from history」。
  • 7-8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偏离「仁义公平」的代价:
    • 「恶人的强暴必将自己扫除,因他们不肯按公平行事」(7节),最终都会自食其果(士九23-24);凡是以「强暴」和「诡诈」掠夺别人的人,最终自己也会遭到更加「强暴」和「诡诈」的人掠夺,神会让「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里」(诗七15)。因此,真智慧是提醒自己「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加六7),无论是过去的奴隶制,还是今天的任何主义,只要偏离了神的「仁义公平」、「不肯按公平行事」,最终都要付出代价。
    • 「负罪之人」(8a)想欺骗大众、掩盖其偏离「仁义公平」的事实,所以道路必须「甚是弯曲」(8a),才能「用诡诈之舌」把自己描绘得合理合法、值得同情。而「至于清洁的人,他所行的乃是正直」(8b),因为真理一点也不复杂,就是「殷勤筹划的,足致丰裕」。真智慧是清醒地认识到,虚拟往往比真实渲染得更逼真,谬误常常比真理看起来更高深,正如一个人的内心越贫乏、装扮就越华丽,内心越丰富、外表就越简单。
    • 世界若是公平的,勇气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不肯按公平行事」需要代价,坚持「正直」则需要勇气。「所以,你们不可丢弃勇敢的心」(来十35),才能「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腓二15),避免付出生命的代价。

【箴二十一9】「宁可住在房顶的角上,不在宽阔的房屋与争吵的妇人同住。」

【箴二十一10】「恶人的心乐人受祸;他眼并不怜恤邻舍。」

【箴二十一11】「亵慢的人受刑罚,愚蒙的人就得智慧;智慧人受训诲,便得知识。」

【箴二十一12】「义人思想恶人的家,知道恶人倾倒,必至灭亡。」

【箴二十一13】「塞耳不听穷人哀求的,他将来呼吁也不蒙应允。」

【箴二十一14】「暗中送的礼物挽回怒气;怀中搋的贿赂止息暴怒。」

【箴二十一15】「秉公行义使义人喜乐,使作孽的人败坏。」

【箴二十一16】「迷离通达道路的,必住在阴魂的会中。」

【箴二十一17】「爱宴乐的,必致穷乏;好酒,爱膏油的,必不富足。」

【箴二十一18】「恶人作了义人的赎价;奸诈人代替正直人。」

【箴二十一19】「宁可住在旷野,不与争吵使气的妇人同住。」

  • 9节和19节原文用「宁可住在」和「争吵的妇人」首尾呼应,10节和18节用「恶人」首尾呼应,把9-19节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单元,主题是神对恶人的计划。既然神既是全能、又全知的(1-2节),祂允许恶人存在,就一定有祂特殊的计划:
    • A. 不与争吵的妇人同住(9节);
    •  B. 恶人是义人的镜子(10-12节);
    •   C. 恶人必受无怜悯的审判(13-15节);
    •  B1. 恶人聪明反被聪明误(16-18节);
    • A1. 不与争吵的妇人同住(19节)。
  • 9节和19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争吵的妇人」:
    • 「宁可住在房顶的角上,不在宽阔的房屋与争吵的妇人同住」(9节)。以色列人的屋顶是平的,夏天可以居住(撒上九25-26)。但这里所描绘的并非凉爽的夏夜,所以下一句用「旷野」代替了「房顶」:「宁可住在旷野,不与争吵使气的妇人同住」(19节)。家庭的幸福不在于房屋有多「宽阔」,而在于房屋里的「争吵」有多少。建造家室需要两个人,而拆毁家庭只需要一个人;「争吵」是不幸家庭的「潘多拉盒子」,而钥匙通常掌握在「愚妄妇人」(十四1)的手中。
    • 夫妻之所以会「争吵」,是因为每个人都「眼高心傲」(4节),自以为「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所以都坚持自己是对的。女人通常比男人更加伶俐、也更固执,所以丈夫很难吵得过妻子,即使在妇女地位低下的古代,竟然也要在恶劣的天气躲到「房顶的角上」、像野驴一样(伯二十四5-8)躲到「旷野」,何况是女权主义高涨的今天呢?「争吵的妇人」总是想用争吵来讲理,但能言善辩并不能证明什么,男人认错通常只是不想吵架,而不是承认自己有错;这样的争吵除了让肉体痛快、让丈夫厌恶,又有什么益处呢?因此,愚妄妇人在婚姻中最大的愚昧,就是对外人客气、对亲人苛刻,把最丑陋的一面都留给了最亲近的人。妻子必不可少的智慧,就是在错的时候愿意认错,在对的时候懂得闭口。
    • 当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二18)的时候,并没有说丈夫若比妻子强,妻子就该作帮手;丈夫若比妻子弱,妻子就可作领导。当保罗说「男人是女人的头」(林前十一13)的时候,也没有说丈夫若有资格「作头」,妻子就可以顺服;丈夫若没有资格作头,妻子就应当出头(彼前三1)。作妻子的悲剧,是总爱替神定义「作头」的资格,又总能找到丈夫没有资格作头的理由。真智慧是认识到,妻子无论以何种理由、何种形式取代丈夫做了一家之主,实际上都是「亲手拆毁」(十四1)了自己的家。
  • 10-12节是第一个子单元,以12节的「义人 צַדִּיק/tsad·dek’」作为段落标志,主题是恶人是义人的镜子:
    • 「恶人的心乐人受祸;他眼并不怜恤邻舍」(10节),可译为「恶人的心渴想邪恶,他的眼并不怜悯邻舍」(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因为「恶人的心渴想邪恶」,所以虽然「他的眼并不怜悯邻舍」,但心中却不觉得有错。夫妻之间的争吵(9节),也是因为「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2节);谁在道理上都没有输,所以谁在立场上都不肯让步。
    • 「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十六4),恶人在神的计划中也是有用的,因为「亵慢的人受刑罚,愚蒙的人就得智慧」(11a),而「智慧人受训诲,便得知识」(11b)。「知识」原文的意思是「知识、洞察力、智慧」。
    • 每个环境都不会缺少恶人,但每个恶人都有「各适其用」的目的。真智慧是不抱怨神为什么让自己遇到恶人,而是知道恶人是神放在自己环境中的一面镜子,好让「义人思想恶人的家,知道恶人倾倒,必至灭亡」(12节),因而「就得智慧」,学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 13-15节是第二个子单元,以15节的「义人 צַדִּיק/tsad·dek’」作为段落标志,主题是恶人必受无怜悯的审判:
    • 「塞耳不听穷人哀求的,他将来呼吁也不蒙应允」(13节),因为「他眼并不怜恤邻舍」(10a),所以「那不怜悯人的,也要受无怜悯的审判」(雅二13;太十八33;二十五45)。
    • 「暗中送的礼物挽回怒气;怀中搋的贿赂止息暴怒」(14节),这是无视律法。因为神说:「不可受贿赂;因为贿赂能叫明眼人变瞎了,又能颠倒义人的话」(出二十三8)。
    • 「秉公行义使义人喜乐,使作孽的人败坏」(15节),可译为「当公义施行,是义人的喜乐,却是作孽人的恐惧」(英文ESV译本)。虽然恶人一面「塞耳不听穷人哀求的」,一面用「怀中搋的贿赂止息暴怒」。但是,当神「秉公行义」的时候,恶人却将陷入恐惧之中。
    • 每个世代都有猖狂一时的恶人,但每个恶人都不能脱离神「秉公行义」的手。真智慧是不抱怨恶人得势,而是知道他们必将重蹈历史上恶人的覆辙,并对他们的结局心存战兢和怜悯。
  • 16-18节是第三个子单元,以18节的「义人 צַדִּיק/tsad·dek’」作为段落标志,主题是恶人聪明反被聪明误:
    • 「迷离通达道路的,必住在阴魂的会中」(16节),可译为「人偏离智慧的路,必与阴魂为伍」(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通达 שָׂכַל/sä·kal’」原文与「训诲 שָׂכַל/sä·kal’」(11b)、「思想 שָׂכַל/sä·kal’」(12a)是同一个词,意思是「有洞察力、教导、成功、顺利」。「人偏离智慧的路」,目的是更加自由地享受人生,但这条路的终点却是死亡,「必与阴魂为伍」。
    • 「爱宴乐的,必致穷乏;好酒,爱膏油的,必不富足」(17节),人若一心想满足肉体,最后都会失去自己最看重的「富足」、陷入自己最想避免的「穷乏」。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太十六25)。
    • 「恶人作了义人的赎价;奸诈人代替正直人」(18节),意思是恶人本来是要欺压义人,结果神却扭转局面,反过来让恶人代替义人遭殃(斯七10),让「他的毒害必临到他自己的头上;他的强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诗七16)。
    • 每个人都能看到恶人在人前显贵,却很少看到他们在人后受罪。真智慧是不羡慕恶人风光,因为知道他们必将聪明反被聪明误,所以感谢神没让自己也沦为恶人。而「争吵的妇人」也应当清醒地知道,自己也会像恶人一样聪明反被聪明误。
  • 9节和19节谈到「争吵的妇人」,8-18节却岔出去谈论似乎不相干的「恶人」。实际上,「妇人 אִשָּׁה/ish·shä’」原文与「恶人 רָשָׁע/rä·shä’」(10、12、18节)押尾韵,暗示那位「争吵的妇人」就是家中的「恶人」。活在肉体里的人,在神的眼中都是恶人。当人的肉体碰撞肉体的时候,连最亲密的「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关系也难以为继。但神为什么还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呢?因为「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既然神允许家中有「争吵的妇人」、家外有「恶人」,我们就应当把他们当作自己的镜子(10-12节)。「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太十九6),但婚姻的悲剧却是埋怨神配错了另一半,所以总是希望改变对方,却不愿首先改变自己。配偶是神给我们的镜子,用来显明我们肉体的污秽。婚姻中的真智慧,就是看到镜子里的脸不干净时,不要只顾擦镜子,而要照着镜子洗净自己。
上图:主前1300-600年典型的以色列房子。1、入口;2、庭院(A. 火坑;B. 水箱);3、居住区;4、储藏室、工作间、厨房;5、屋顶(C. 用来刷屋顶的滚筒。雨季之后,屋顶需要重新用灰泥刷一遍。在温暖的天气可以用作额外的吃饭、工作、睡觉的场所);6、畜栏。

上图:主前1300-600年典型的以色列房子。1、入口;2、庭院(A. 火坑;B. 水箱);3、居住区;4、储藏室、工作间、厨房;5、屋顶(C. 用来刷屋顶的滚筒。雨季之后,屋顶需要重新用灰泥刷一遍。在温暖的天气可以用作额外的吃饭、工作、睡觉的场所);6、畜栏。

【箴二十一20】「智慧人家中积蓄宝物膏油;愚昧人随得来随吞下。」

【箴二十一21】「追求公义仁慈的,就寻得生命、公义,和尊荣。」

【箴二十一22】「智慧人爬上勇士的城墙,倾覆他所倚靠的坚垒。」

【箴二十一23】「谨守口与舌的,就保守自己免受灾难。」

【箴二十一24】「心骄气傲的人名叫亵慢;他行事狂妄,都出于骄傲。」

【箴二十一25】「懒惰人的心愿将他杀害,因为他手不肯做工。」

【箴二十一26】「有终日贪得无厌的;义人施舍而不吝惜。」

【箴二十一27】「恶人的祭物是可憎的;何况他存恶意来献呢?」

【箴二十一28】「作假见证的必灭亡;惟有听真情而言的,其言长存。」

【箴二十一29】「恶人脸无羞耻;正直人行事坚定。」

  • 20-29节是一个单元,与3-8节前后呼应,继续谈论「耶和华衡量人心」(2节)的标准:
    1. 有节制的是智慧人(20-21节);
    2. 能自律的是智慧人(22-23节);
    3. 骄傲懒惰的是恶人(24-25节);
    4. 动机伪善的是恶人(26-27节);
    5. 无耻说谎的是恶人(28-29节)。
  • 20-21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有节制的是智慧人:
    • 「智慧人家中积蓄宝物膏油」(20a),愚昧人也不缺乏神的恩典,区别是愚昧人缺乏节制,所以「愚昧人随得来随吞下」(20b),最后还是两手空空。
    • 有节制的智慧人知道为长远打算,所以「追求公义仁慈」(21a),结果「就寻得生命、公义,和尊荣」(21b)。节制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加五23),真智慧的首要任务就是拒绝肉体、控制天性的冲动;任何能释放人的天性、却不能让人节制的事物,最终都是祸害。
  • 22-23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能自律的是智慧人:
    • 「智慧人爬上勇士的城墙,倾覆他所倚靠的坚垒」(22节),是比喻智慧人能够「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林前九27),因为「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十六32)。
    • 「谨守口与舌的,就保守自己免受灾难」(23节)。因为「攻克己身」的关键是控制口舌,「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雅三2)。真智慧是控制自己,得着真自由。自由就是不受捆绑,不但脱离人的捆绑、也脱离罪的捆绑,但最难脱离的却是肉体的捆绑。惟有「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2),让人不再作肉体的奴隶。
  • 24-25节是一对平行句,「行事 עָשָׂה/ä·sä’」和「做工 עָשָׂה/ä·sä’」原文相同,主题是骄傲懒惰的是恶人:
    • 「心骄气傲的人名叫亵慢;他行事狂妄,都出于骄傲」(24节)。人若是「出于骄傲」做工,不合神心意。
    • 「懒惰人的心愿将他杀害,因为他手不肯做工」(25节)。人若是出于懒惰不做工,也不合神心意。
    • 骄傲人和懒惰人,都是活在肉体中的人。世上的难处常常来自那些想要改变一切的骄傲人,或者什么也不想改变的懒惰人。因为肉体会玷污一切工作,所以无论做工不做工,都不合神心意。真智慧是云柱不动、人就不动;云柱一动、人马上跟上(民十35-36)。惟有「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十一36)的工作,才能将荣耀归给神。
  • 26-27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动机伪善的是恶人:
    • 「恶人的祭物是可憎的」(27a),因为他「终日贪得无厌」(26a),表面敬虔、心里却没有神;献祭的动机只是为了贿赂神、谋求更多的好处,所以在神眼中只是伪善地「存恶意来献」(27b)。
    • 真智慧是承认一切都是恩典,所以「义人施舍而不吝惜」(26b);他们献祭的动机是为了感谢恩典、求神悦纳,而不是为了交换利益、谋求人前的荣耀。因此,「行仁义公平比献祭更蒙耶和华悦纳」(3节)。
    • 神一面斥责「终日贪得无厌的」,一面称许「义人施舍而不吝惜」,并且宣告属灵的定律是「懒惰人的心愿将他杀害,因为他手不肯做工」,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耶和华衡量人心」的标准。但神也允许百姓中存在懒惰的人和贪得无厌的人、殷勤的人和不吝施舍的人,让他们在神面前自由地作出选择,并且承担选择的后果。在神的旨意里,君王的责任是制止「欺压贫寒的」(十四31),而百姓的本分是「怜悯穷乏的」(十四31),并不需要假借政府之手来施舍。今天的福利社会却是「政府施舍而不吝惜」,伪善的政客把别人的钱施舍给更有可能投票给自己的人,使人越来越习惯于贪恋别人的钱财(出二十17)。结果懒惰人认为自己不必工作,会有殷勤人来照顾他们;而殷勤人却认为工作无济于事,因为懒惰人会拿走他们的工作成果——这时,这个伪善的制度就来到了终点。
  • 28-29节是一对平行句,主题是无耻说谎的是恶人:
    • 「作假见证的必灭亡;惟有听真情而言的,其言长存」(28节)。真智慧是永远说真话,所以不必刻意记住以前说过什么,也不必发明新的谎言去掩盖旧的谎言;而说谎者不管如何心思缜密,总会百密一疏,迟早都会被戳穿。
    • 「恶人脸无羞耻」(29a),是放弃廉耻、坚固自己的脸皮;而「正直人行事坚定」(29b),是拒绝肉体、坚固该走的正道。人生是一系列选择的过程,选择就是决定放弃还是坚持。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而真智慧是知道该放弃什么,也懂得该坚持什么。最明哲的选择是放弃自己,而不是坚持自我;是胜过自己,而不是征服世界。

【箴二十一30】「没有人能以智慧、聪明、谋略敌挡耶和华。」

【箴二十一31】「马是为打仗之日预备的;得胜乃在乎耶和华。」

  • 30-31节是一对平行句,与1-2节首尾呼应,作为本章的总结,主题是神的主权不可敌挡。
    • 「没有人能以智慧、聪明、谋略敌挡耶和华」(30节)。因为真正的「智慧、聪明、谋略」都来自神,所以真智慧必然是与神同工,绝不会与神反对。敢于宣告「上帝已死」(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人,不但疯了,而且早已化为泥土(尼采写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四年后得了精神病,死于1900年)。
    • 「马是为打仗之日预备的;得胜乃在乎耶和华」(31节),可译为「马是为打仗之日预备的;但胜利属于耶和华」(英文ESV译本)。马拉的战车是当时最强大的武器(士一19),是古代人类战争智慧的巅峰之作,但神却从来都不喜悦祂的百姓倚靠马匹(申十七16;书十一6;撒下八4;赛三十一1;何一7;亚九10;诗二十7)。今天的属灵争战也是如此,无论人的核能、航天或人工智能技术怎样进步,最终都是「胜利属于耶和华」。
    • 几千年来,无数的仇敌用各种「智慧、聪明、谋略」来敌挡神,但他们都已经灰飞烟灭,「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杨慎《廿一史弹词》)。「敌挡耶和华」,乃是人类最大的无知和狂妄,但史上却总是不乏这样的愚昧人,造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悲剧。若是神不存在,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若是神不干预,人间早已成为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