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箴十二1】「喜爱管教的,就是喜爱知识;恨恶责备的,却是畜类。」

【箴十二2】「善人必蒙耶和华的恩惠;设诡计的人,耶和华必定他的罪。」

【箴十二3】「人靠恶行不能坚立;义人的根必不动摇。」

  • 本章分为两个长度相同的单元(1-14节;15-28节),两个单元都以一句智慧人肯受教、愚昧人肯不受教的箴言开始(1、15节),又以一句应许的箴言结束(14、28节)。
  • 1-14节是第一个单元,结构是:
    1. 引言(1-3节);
    2. 妻子和家庭(4-7节);
    3. 工作和家庭(8-12节);
    4. 总结(13-14节)。
  • 1-3节是第一个单元的引言,把「耶和华」(2节)的恩惠和定罪放在中心,表明受教和不受教的人(1节)、义人和恶人(3节)结局的不同,乃是神在一切之上管理的结果,也就是属灵的规律。「喜爱管教的」(1a),就是「善人」(2a)、「义人」(3b);「恨恶责备的」(1b),就是「设诡计的人」(2b)、「靠恶行」(3a)的人。
  • 一个人能否听人责备,决定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结局。「恨恶责备的,却是畜类」(1节),换句话说,一个不屑接受批评的人,就不配得着批评。

【箴十二4】「才德的妇人是丈夫的冠冕;贻羞的妇人如同朽烂在她丈夫的骨中。」

【箴十二5】「义人的思念是公平;恶人的计谋是诡诈。」

【箴十二6】「恶人的言论是埋伏流人的血;正直人的口必拯救人。」

【箴十二7】「恶人倾覆,归于无有;义人的家必站得住。」

  • 4、7节前后呼应,把4-7节组成一个子单元,主题是妻子和家庭。「才德的妇人」(4a)和「贻羞的妇人」(4b)分别对应于「义人」(5、7节)和「恶人」(5、6、7节)。4-7节是一个交错平行的结构:
    • A. 才德妇人的影响
    •  B. 贻羞妇人的影响
    •   C. 义人的心思
    •    D. 恶人的心思
    •    D1. 恶人的言语
    •   C1. 义人的言语
    •  B1. 恶人家庭的结局
    • A1. 义人家庭的结局
  • 「才德的妇人」话语充满安慰、鼓励,使丈夫得荣耀、受尊重,成为「丈夫的冠冕」(4a)。因为她的内心思念「公平」(5a),所以言语能够「拯救人」(6b),家庭也「必站得住」(7b)。
  • 「贻羞的妇人」话语充满抱怨、责怪,从里面拆毁人、消耗人,「如同朽烂在她丈夫的骨中」(4b)。因为她的内心筹划「诡诈」(5b),所以言语实际上是「埋伏流人的血」(6a),家庭也必被「倾覆,归于无有」(7a)。
  • 妻子是丈夫「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创二23),智慧的妻子造就丈夫,愚昧的妻子败坏丈夫。男人一生的成败、家庭的兴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选择了怎样的妻子。「才德的妇人」和「贻羞的妇人」都是内心决定了言语,言语决定了家庭。因此,有智慧的人选择妻子,应当透过言语来看内心,而不是以貌取人;而做妻子的智慧,则要从好好说话开始。

【箴十二8】「人必按自己的智慧被称赞;心中乖谬的,必被藐视。」

【箴十二9】「被人轻贱,却有仆人,强如自尊,缺少食物。」

【箴十二10】「义人顾惜他牲畜的命;恶人的怜悯也是残忍。」

【箴十二11】「耕种自己田地的,必得饱食;追随虚浮的,却是无知。」

【箴十二12】「恶人想得坏人的网罗;义人的根得以结实。」

  • 8-12节的主题是工作和家庭。
  • 「人必按自己的智慧被称赞;心中乖谬的,必被藐视」(8节),在这个子单元里是指家庭。人的「智慧」未必能得到大众的赞同,心中的「乖谬」也可以伪装,但他家庭的光景,却是人人可见的。「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提前三2)、「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提前三7),最重要的标志就是能否「好好管理自己的家」(提前三4)。家庭比学校、职场和教会更能体现一个人的智慧,所以,「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前三5)。
  • 「人必按自己的智慧被称赞」(8a),对应于「才德的妇人是丈夫的冠冕」(4a),选对妻子的人有智慧的。「心中乖谬的,必被藐视」(8b),对应于「贻羞的妇人如同朽烂在她丈夫的骨中」(4b),选错妻子的人是「心中乖谬的」。因此,人若对自己的另一半有怨言,首先要反省自己是否是拒绝智慧的愚妄人。
  • 9-12节都是第8节的展开,谈论如何借着工作经营好家庭:
    • 「被人轻贱,却有仆人,强如自尊,缺少食物」(9节),意思是「不充面子,但丰衣足食;好过硬充面子,以致忍饥挨饿」。骄傲使人爱慕虚荣,连信徒、传道人也会「贪图虚名」(加五26)。有人打肿脸充胖子,其实已经入不敷出;有人爱揽瓷器活,其实并没有金刚钻;有人假装敬虔,其实早就灵里枯竭。人的虚荣心是因为骄傲,结果使自己成为别人看法的奴隶,所以「骄傲来,羞耻也来」(十一2)。
    • 「义人顾惜他牲畜的命」(10a),指义人存着怜恤的心,所以连低微的牲畜也「顾惜」。「恶人的怜悯也是残忍」(10b),指恶人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所以他们的对牲畜的「怜悯」只是「残忍」的伪装。历史的事实证明,人的内心比外表的行为重要,义人的「错误」强过恶人的「正确」。
    • 一份踏踏实实的诚实工作,就像辛勤「耕种自己田地」(11a),虽然不能一夜暴富,但却「必得饱食」(11a),可以让自己「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多二12)。而那些好高骛远、投机取巧,一心想站对风口、走对捷径的人,都是「追随虚浮的」(11b),虽然可能快速致富、一夕成名,但结果「却是无知」(11b),沦为名利的奴隶。
    • 「恶人想得坏人的网罗;义人的根得以结实」(12节),可译为「恶人想得坏人的猎物;义人的根结出果实」(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这是对第11节的解释和扩充。恶人「追随虚浮」的职业,实际上都是夺取其它恶人掳物的零和游戏,并没有真正创造财富;而「义人的根得以结实」,他「耕种自己田地」的劳动果实是从自己生命的「根」里发出来的。

【箴十二13】「恶人嘴中的过错是自己的网罗;但义人必脱离患难。」

【箴十二14】「人因口所结的果子,必饱得美福;人手所做的,必为自己的报应。」

  • 13-14节通过「嘴」(13节)和「口」(14节)这两个关键词,组成一对平行句,成为1-12节的总结。
  • 「恶人嘴中的过错是自己的网罗」(13a),用言语陷害别人的人,实际上是陷害自己、必然会被自己的诡计所困。「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十二36-37)。而恶人用言语所陷害的「义人必脱离患难」(13b)。
  • 人「口所结的果子」(14a)和「人手所做的」(14b)密不可分,是一个家庭能否兴旺的两个关键。言语和行为都会结出相应的果子,荣神益人的话语和殷勤诚实的工作,都是神所喜悦和祝福的。

【箴十二15】「愚妄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正直;惟智慧人肯听人的劝教。」

  • 15-28节是第二个单元,结构是:
    1. 引言(15节);
    2. 言语的平衡(16-23节);
    3. 言行的合一(24-27节);
    4. 总结(28节)。
  • 一个人要得着智慧,首先需要有足够的智慧。因为「愚妄人」(15a)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不肯受教,结果变得越来越蠢,「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太十三12);「惟智慧人肯听人的劝教」(15b),因此变得更有智慧,「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太十三12)。一个永远正确的人,一定是个「愚妄人」。而在所有的「愚妄人」中,最可悲的是教育程度高的人,因为他们往往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愚妄」。这个悖论表明,真智慧并不是从人的肉体里出来的,「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雅一17;三17)。

【箴十二16】「愚妄人的恼怒立时显露;通达人能忍辱藏羞。」

【箴十二17】「说出真话的,显明公义;作假见证的,显出诡诈。」

  • 16和23节首尾呼应,把16-23节组成一个子单元,用「口」(19、22节)、「舌」(18、19节)、「心」(20、23节)把各个平行句联系在一起,主题是言语的平衡。
  • 16和23节是一个交错对称结构,谈论言语的节制:
    • A. 「愚妄人的恼怒立时显露」(16a);
    •  B. 「通达人能忍辱藏羞」(16b);
    •  B1. 「通达人隐藏知识」(23a);
    • A1.「愚昧人的心彰显愚昧」(23b)。
  • 17节和22节也是一个交错对称结构,谈论言语的诚实:
    • A. 「说出真话的,显明公义」(17a);
    •  B. 「作假见证的,显出诡诈」(17b);
    •  B1. 「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22a);
    • A1.「行事诚实的,为祂所喜悦」(22b)。
  • 16-17节是一对平行句,模式是「反-正-正-反」,谈论言语节制和诚实的平衡。
    • 「节制」(加五23)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加五22),「恼怒」(16a)是肉体被肉体惹动的结果。「愚妄人」体贴肉体,所以放纵情绪、言语急躁(16a),越说越暴露骄傲和无知(23节)。而「通达人」(16b)的肉体已经在神面前衰微到轻易不能被惹动的地步,所以言语收敛,能「忍辱藏羞」(16b)、谦卑节制(23a)。
    • 「通达人」若是为了自己,应当言语节制、「忍辱藏羞」;若是为了别人的好处,却应当「说出真话」(17a),不可「作假见证」(17b)。但言语乃是内心的外露,只有内心「公义」(17a)的人,才能「说出真话」;一个内心「诡诈」(17b)的人,总是习惯性地「作假见证」。

【箴十二18】「说话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头却为医人的良药。」

【箴十二19】「口吐真言,永远坚立;舌说谎话,只存片时。」

  • 18-19节是一对平行句,模式是「反-正-正-反」,谈论言语安慰人和说真话之间的平衡。
  • 「说话浮躁的,如刀刺人」(18a),轻率鲁莽的言语能像刀子一样打击人、伤害人,伤痕深入在心。因此,「心直口快」、「争辩真理」、「用爱心说诚实话」(弗四15),都不是我们放纵口舌的借口。而「智慧人的舌头却为医人的良药」(18b),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利,而是为了别人的好处、成为「医人的良药」;不是为了赢得争论,而是为了安慰鼓励、造就引导、使人和睦。
  • 但是,「医人的良药」并不是用好话来迎合人,用「舌说谎话」(19b)来应付人。真诚的话并不会伤人,我们若要安慰人,诚实才是上策,因为「口吐真言,永远坚立;舌说谎话,只存片时」(19节)。「真言」建立在真理和爱心之上,并非出于血气,所以有长久的安慰和造就果效。

【箴十二20】「图谋恶事的,心存诡诈;劝人和睦的,便得喜乐。」

【箴十二21】「义人不遭灾害;恶人满受祸患。」

  • 20-21节是一对平行句,模式是「反-正-正-反」,谈论言语利人和利己之间的平衡。
    • 「图谋恶事的」(20a)人,一心想给别人制造痛苦,所以「心存诡诈」(20a)。而一个人心里充满「诡诈」的结果,是使他们的心「充满麻烦」(21b英文ESV译本),所以「满受祸患」(21b),害人者反害己。
    • 「劝人和睦的」(20b)人,一心要帮别人得着喜乐,结果自己的心里也充满了「喜乐」(20b)。而「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十七22),所以他们「没有疾病」(21a英文ESV译本)、「不遭灾害」(21a),利人者终利己。

【箴十二22】「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祂所喜悦。」

【箴十二23】「通达人隐藏知识;愚昧人的心彰显愚昧。」

  • 22-23节是一对平行句,模式是「反-正-正-反」,谈论言语诚实和虚心之间的平衡。
    • 「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22a),在神面前没有白谎、黑谎之分;谎言就是谎言,所谓善意、谦虚的谎言,都是自欺欺人,「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五37)。
    • 「通达人」(23a)应当虚心谨慎、「隐藏知识」(23a),不可骄傲炫耀。但虚心并不是故作谦卑,而是「行事诚实」(22b),「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论语·为政》),不必自夸,也不必虚伪地「说谎言」(22a)。心里没有愚昧,言语才不会「彰显愚昧」(23b)。

【箴十二24】「殷勤人的手必掌权;懒惰的人必服苦。」

【箴十二25】「人心忧虑,屈而不伸;一句良言,使心欢乐。」

【箴十二26】「义人引导他的邻舍;恶人的道叫人失迷。」

【箴十二27】「懒惰的人不烤打猎所得的;殷勤的人却得宝贵的财物。」

  • 24和27节首尾呼应,把24-27节组成一个子单元,主题是言行的合一。殷勤的工作和谨慎的话语从来都是不可分割的。
  • 24和27节是一个交错对称结构,对比殷勤和懒惰:
    • A. 「殷勤人的手必掌权」(24a);
    •  B. 「懒惰的人必服苦」(24b),事与愿违;
    •  B1. 「懒惰的人不烤打猎所得的」(27a),半途而废;
    • A1.「殷勤的人却得宝贵的财物」(27b)。
    • 「殷勤人的手必掌权;懒惰的人必服苦」,这是属灵的规律。过去,「殷勤人」的成就会被认为是鼓舞,而不是「懒惰的人」的委屈;但经过人本主义的教育之后,「懒惰的人」不再懊悔和检讨自己的失败,而是嫉妒和怨恨「殷勤人」的成就,因为「懒惰的人」都很愿意相信自己的问题是由「殷勤人」造成的。在人本主义泛滥的国家,从来没有一个世代能像今天一样,把「懒惰的人」描绘成受害者,把占便宜美化成争取平权。
    • 一个言语有智慧的人,工作也是殷勤的;一个信靠神的人,绝对不是懒惰的。人的知行若不能合一,就不是真智慧,更不是真属灵。神百姓的工作并没有圣俗之分,作基督的见证并不等于作全职传道人(徒一8)。人若没有神清楚的呼召,就应当殷勤工作,不要「什么工都不做,反倒专管闲事」(帖后三11),而「要安静做工,吃自己的饭」(帖后三12)。
  • 25和26节也是一个交错对称结构,对比良言和恶语:
    • A. 「人心忧虑,屈而不伸」(25a);
    •  B. 「一句良言,使心欢乐」(25b);
    •  B1. 「义人引导他的邻舍」(26a);
    • A1.「恶人的道叫人失迷」(26b)。
  • 言语的力量超乎人的想象。「人心忧虑,屈而不伸」(25a),而「一句良言」(25b),就能「使心欢乐」(25b)。义人的良言不但能叫人欢乐,而且「引导他的邻舍」(26a);而恶人的恶语不但叫人忧愁,而且所指的道会「叫人失迷」(26b)。但良言和恶语都是从心而出,「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太十二34-35)。我们若想说合宜的话,首先需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十二2)。
上图:明火烤羊,需要在炭火上架起支架,不停转动,才能受热均勻,过程比打猎还麻烦,所以「懒惰的人不烤打猎所得的」(箴言十二27)。

上图:明火烤羊,需要在炭火上架起支架,不停转动,才能受热均勻,过程比打猎还麻烦,所以「懒惰的人不烤打猎所得的」(箴言十二27)。

【箴十二28】「在公义的道上有生命;其路之中并无死亡。」

  • 本节是第二个单元、也是本章的总结。
  • 「在公义的道上有生命」(28节),所以选择「公义」,就是选择「生命」。本章从妻子和家庭(4-7节)、工作和家庭(8-12节)、言语的平衡(16-23节)与言行的合一(24-27节)几个方面,比较了智慧和愚昧、义人和恶人的言行,目的都是为了让神的百姓能选择「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