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箴六1】「我儿,你若为朋友作保,替外人击掌,」

【箴六2】「你就被口中的话语缠住,被嘴里的言语捉住。」

【箴六3】「我儿,你既落在朋友手中,就当这样行才可救自己:你要自卑,去恳求你的朋友。」

【箴六4】「不要容你的眼睛睡觉;不要容你的眼皮打盹。」

【箴六5】「要救自己,如鹿脱离猎户的手,如鸟脱离捕鸟人的手。」

  • 维持美满家庭的第三个智慧,是不可天真替人作保。
  • 「朋友」(1节)原文是「邻居、朋友」,「外人」(1节)原文是「陌生人」。「朋友」与「外人」平行,泛指「任何人」。
  • 「作保」(1节)就是作担保人,对自己无法控制的将来作出承诺。若借贷者无力偿债,就要由担保者负责承担,很可能会超出担保者的能力,使他全家都陷入困境(二十16;二十二27;二十七13)。
  • 「击掌」(1节)指认可协议,愿意作保。
  • 为人「作保」之人,往往不是真心想付代价帮助人,而是心存侥幸,相信借贷者不会违约,所以出于虚荣、做个顺水人情。若是真心救急济困,应该直接「照他所缺乏的借给他,补他的不足」(申十五8),「并要借给人不指望偿还」(路六35)。
  • 神要我们对朋友和邻舍慷慨相助(十四21;十七17;二十七10),却不要我们天真地替人「作保」(十一15;十七18)。「为朋友作保」(1节),意味着「落在朋友手中」(3节),不但要承担无限的责任、「被口中的话语缠住,被嘴里的言语捉住」(2节),而且受制于许多自己不能掌控的因素,实际上是出于内心的骄傲。因此,神要人自己「救自己」(3a),先学会「自卑」(3b),承担错误选择的后果:或者预备承担别人的债务,或者放下面子恳求朋友解除担保(3-4节)。
上图:南地旷野中的两只努比亚公山羊(Nubian ibex),是圣经中常常提到的「鹿」(箴六5)的一种。

上图:南地旷野中的两只努比亚公山羊(Nubian ibex),是圣经中常常提到的「鹿」(箴六5)的一种。

【箴六6】「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

【箴六7】「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

【箴六8】「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时聚敛粮食。」

【箴六9】「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

【箴六10】「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

【箴六11】「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仿佛拿兵器的人来到。」

  • 维持美满家庭的第四个智慧,是不可懒惰不尽本分。
  • 「懒惰人」(6节)的特点是体贴肉体(9-10节)、不尽本分。百姓进入应许之地之前,神就已经应许,百姓若顺服神(申十一13),「祂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也必使你吃得饱足,并使田野为你的牲畜长草」(申十一14-15),但人却有责任按时耕种、收割。「懒惰」走得那么慢,以致「贫穷」(11a)和「缺乏」(11b)很快就能赶上它,连累全家白白错失神所赐的恩典,在认识主的事上也会「闲懒不结果子」(彼后一8)。
  • 「不要为明天忧虑」(太六34),并非「不要为明天努力」;伸手接过神的恩典,也不是「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太六19)。神的百姓辛勤栽种和收割,乃是信靠神、仰望神,因为「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林三7)。我们「竭力多做主工」(林前十五58),也不是倚靠肉体,而是「与神同工」(林前三9)、「照着祂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西一29)。
  • 神以智慧创造天地,蚂蚁的本能(7-8节)也是来自神,所以连「察看蚂蚁的动作」(6节),都可以明白许多智慧。勤劳的蚂蚁被本能驱使而工作,懒惰人却滥用神所赐的自由意志,不肯自律、放纵肉体,实际上是因为被肉体辖制。
  • 「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10节),这是懒惰人的心声。时间是神量给每个人的恩典,人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但却很少有人珍惜自己的时间。人若浪费时间,必然会被生命抛弃;人若浪费恩典,也会被恩典弃绝:「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仿佛拿兵器的人来到」(11节)。
  • 工作原本是神的命令和祝福(创一28),但自从人堕落之后,工作却变成谋生的手段(创三17)。在基督里,工作不再只是为了生存,而是「为荣耀神而行」(林前十31),圣徒都应当「安静做工,吃自己的饭」(帖后三12)。因为滥用恩典是人与生俱来的罪性,我们若真正想帮助人,就不要只提供物质,而要帮助他们开始工作。但在末世信徒所生活的福利时代里,人们已经把恩典视为「权利」,自从奴隶制结束以来,还从来没有如此众多的人觉得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权利」在福利社会里已经成为一个带有魔力的名词,几乎任何人想要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称为理所当然的「权利」,而不需要任何的证据、逻辑、常识和感恩。
上图:一队蚂蚁正在收集树叶作食物。蚂蚁是一种真社会性的昆虫,工蚁负责外出觅食,能扛起比自己重许多倍的东西。蚂蚁可以透过信息素(pheromone)沟通。一个蚂蚁如果发现了食物,就会在回家的路上留下一路的气味,其他的蚂蚁可以沿着这条气味路线去找食物,并不断地留下气味加强。如果这里的食物被采集完了,没有蚂蚁再来,气味就会逐渐消散。如果一只蚂蚁被碾碎,就会散发出强烈的警戒信息素,警告其他的蚂蚁。蚂蚁透过一对触角辨识气味,既能辨别气味的强度,也能辨识气味来源的方向距离。

上图:一队蚂蚁正在收集树叶作食物。蚂蚁是一种真社会性的昆虫,工蚁负责外出觅食,能扛起比自己重许多倍的东西。蚂蚁可以透过信息素(pheromone)沟通。一个蚂蚁如果发现了食物,就会在回家的路上留下一路的气味,其他的蚂蚁可以沿着这条气味路线去找食物,并不断地留下气味加强。如果这里的食物被采集完了,没有蚂蚁再来,气味就会逐渐消散。如果一只蚂蚁被碾碎,就会散发出强烈的警戒信息素,警告其他的蚂蚁。蚂蚁透过一对触角辨识气味,既能辨别气味的强度,也能辨识气味来源的方向距离。

【箴六12】「无赖的恶徒,行动就用乖僻的口,」

【箴六13】「用眼传神,用脚示意,用指点划,」

【箴六14】「心中乖僻,常设恶谋,布散纷争。」

【箴六15】「所以,灾难必忽然临到他身;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

  • 维持美满家庭的第五个智慧,是不可布散纷争。
  • 「无赖的恶徒」(12节),原文是「没有价值的邪恶之人」。
  • 「乖僻的口」(12节),原文是「弯曲的口」。
  • 「用眼传神,用脚示意,用指点划」(13节),都是形容搬弄是非、不光明正大地说话。
  • 喜爱「布散纷争」(14节)的,在神的眼里都是邪恶的小人(12节);因为他们用口、眼、脚、指头和心全力散布纷争,把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工具」(罗六13)。
  • 人若喜欢「布散纷争」,绝不会只给别人制造纷争,在自己的家中却播种和平。相反,「心中乖僻,常设恶谋」(14节)的人,也必自毁家庭、给自己的家「布散纷争」,「所以,灾难必忽然临到他身;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15节)。

【箴六16】「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他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

【箴六17】「就是高傲的眼,撒谎的舌,流无辜人血的手,」

【箴六18】「图谋恶计的心,飞跑行恶的脚,」

【箴六19】「吐谎言的假见证,并弟兄中布散纷争的人。」

  • 「布散纷争的人」(19节)不但会自毁家庭,也会破坏教会。
  • 「六样……七样」(16节),是希伯来诗歌的文学手法,用来列举同一类事物,并把重点放在最后一样。
  • 「吐谎言的假见证」(19节),原文是「呼吸谎言的假见证」(英文ESV译本)。
  • 17-19节所列出的「眼、舌、手、心、脚、呼吸」,都已经被「献给罪作不义的工具」(罗六13)。但是,「弟兄中布散纷争的人」(19节)搬弄是非,会破坏神百姓的合一,影响面更广,所以比「高傲的眼」(17节)、「撒谎的舌」(17节)、「流无辜人血的手」(17节)、「图谋恶计的心」(18节)、「飞跑行恶的脚」(18节)和「吐谎言的假见证」(19节)更加得罪神。因此,我们若对弟兄有意见,就应当首先按照主耶稣的吩咐,「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太十八17);而不是背后说人长短,却让当事人最后一个才知道。

【箴六20】「我儿,要谨守你父亲的诫命;不可离弃你母亲的法则(或译:指教),」

【箴六21】「要常系在你心上,挂在你项上。」

【箴六22】「你行走,它必引导你;你躺卧,它必保守你;你睡醒,它必与你谈论。」

【箴六23】「因为诫命是灯,法则(或作:指教)是光,训诲的责备是生命的道,」

【箴六24】「能保你远离恶妇,远离外女谄媚的舌头。」

  • 维持美满家庭的第六个智慧,是不可贪恋别人的妻子、违反第十诫。
  • 「系在你心上,挂在你项上」(21节),比喻牢记在心、随时提醒(耶三十一33),正如摩西所吩咐的:「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申六8;十一18)。这句话与第三章开头的「系在你颈项上,刻在你心版上」(三3)前后对称、首尾呼应,把三-六章组成一个整体;三-四章是教导尚未成家的儿子,五-六章是教导已经成家的儿子。
  • 20-35节所谈论的,并非普通的淫妇,而是有夫之妇,也就是第十诫「不可贪恋人的妻子」(出二十17)。
  • 「你行走,它必引导你;你躺卧,它必保守你;你睡醒,它必与你谈论」(22节),对应于摩西所吩咐的:「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申六7)。说明父母所教导的智慧,都是对律法原则的实践;他们所说的不但是律法,而且带着全部的生活。
  • 「恶妇」(24节)原文是「邪恶的女人」,「外女」(24节)原文是「外邦女子」,都是指在婚姻关系之外引诱人的女人。「谄媚」(24节)原文是「圆滑」。「恶妇」与「外女谄媚的舌头」平行,表示「恶妇」看上去并不可怕,而且还很温柔可爱,因为她们口舌伶俐、说话中听,专门针对人肉体的软弱。年轻人若没有牢记父母所教导的「诫命、法则、训诲」(23节),就很难抵挡「恶妇」甜言蜜语的诱惑;传道人若没有把神的话「存在心内,留在意中」(申十一18),也很容易被「外女谄媚的舌头」恭维得飘飘然。

【箴六25】「你心中不要恋慕她的美色,也不要被她眼皮勾引。」

【箴六26】「因为,妓女能使人只剩一块饼;淫妇猎取人宝贵的生命。」

【箴六27】「人若怀里搋火,衣服岂能不烧呢?」

【箴六28】「人若在火炭上走,脚岂能不烫呢?」

【箴六29】「亲近邻舍之妻的,也是如此;凡挨近她的,不免受罚。」

【箴六30】「贼因饥饿偷窃充饥,人不藐视他,」

【箴六31】「若被找着,他必赔还七倍,必将家中所有的尽都偿还。」

【箴六32】「与妇人行淫的,便是无知;行这事的,必丧掉生命。」

【箴六33】「他必受伤损,必被凌辱;他的羞耻不得涂抹。」

【箴六34】「因为人的嫉恨成了烈怒,报仇的时候决不留情。」

【箴六35】「什么赎价,他都不顾;你虽送许多礼物,他也不肯干休。」

  • 「恋慕」(25a),表明淫乱的罪是从心而起。「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五28)。「眼皮」(25b),指涂上眼影的眼睛,富有魅力。罪恶知道自己的丑陋,所以总是打扮得非常迷人。
  • 魅力是淫妇的通行证,可以不必辩论,就能通过理性的审核;不必争战,就使强者纡尊降贵;不必要求,就能获得所要的一切。因此,魅力是神向我们敲响的警钟,「你心中不要恋慕她的美色,也不要被她眼皮勾引」(25节)。圣洁的妇女不应当打扮得像个靠「美色」和「眼皮」来吸引异性的淫妇,免得自取其辱、被人看为卑贱(创三十八15);「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前三4)。
  • 「只剩一块饼」(26节),指倾家荡产。
  • 「因为,妓女能使人只剩一块饼;淫妇猎取人宝贵的生命」(26节),可译为「因为妓女的价格只是一块饼,但有夫之妇会猎取宝贵的生命」(英文ESV译本),意思是妓女只是要钱,淫妇却是要命。人若与有夫之妇通奸,必然会付上生命的代价。
  • 「火 אֵשׁ/ash」(27节)和「妻 אִשָּׁה/ish·shä’」(29节)原文相似,偷人的妻子,就像「怀里搋火」(27节),必然玩火自焚(27-28节)、承受恶果(29节)。但许多喜欢玩火、也鼓动别人玩火的人,甚至都不知道火是热的。
  • 与有夫之妇通奸,就是偷人的妻子。窃贼若因肚腹的「饥饿」(30节)偷窃,虽然不被藐视(30节),也要「赔还七倍」(31节),付上极重的代价,因为一般的赔偿只是二至五倍(出二十二1、4、7)。相比之下,因情欲的「饥饿」而偷人妻子「便是无知」(32节),因为他「必丧掉生命」(32节)、永远蒙羞(33节)。被偷的忿怒丈夫绝不肯接受任何赔偿(34-35节),只要求执行律法:「与邻舍之妻行淫的,奸夫淫妇都必治死」(利二十10;申二十二22)。
  • 末世的信徒生活在一个喜欢玩火的时代,面临着另外一种「无知」:人若不想犯吸毒罪,就把毒品合法化;人若不想犯奸淫罪,就修改婚姻家庭的定义。但无论人怎样骄傲地自我安慰、怎样把罪恶合理化,神的公义标准却是永远不变的。家庭是人类文明的避风港、「是非之心」(罗二15)的最后堡垒,人类社会最美好的东西都在家庭中被培养、持守和传承;破坏家庭必然是玩火自焚,姑息纵容者是一边站在池边喂鳄鱼、一边幻想自己不会被吃。人若任着自己「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神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祂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二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