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41篇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诗一百四十一1】「(大卫的诗。)耶和华啊,我曾求告祢,求祢快快临到我这里!我求告祢的时候,愿祢留心听我的声音!」

【诗一百四十一2】「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祢面前!愿我举手祈求,如献晚祭!」

  • 「香」(2节),指每天烧在圣所金香坛上的圣香(出三十36),可以上升到神面前,是整个会幕中唯一让神享用的东西。人必须按照神的指示调和制作圣香(出三十34-35),「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为自己做香」(出三十37)。
  • 「晚祭」(2节),指大祭司每天晚上献祭(民二十八8),并在圣所金香坛上烧香(出三十8)。本篇可能是一篇晚祷的诗。
  • 「举手」(2节)是古代以色列人祷告的姿势。大卫的祷告「如香陈列、如献晚祭」(2节),表明他每天的祷告就像献晚祭一样,是持之以恒的习惯。
  • 我们的「祷告如香陈列」(2节),也要象圣香一样按着神的定规调和;我们的祷告「如献晚祭」(2节),也要象献祭一样洁净自己、付上代价。只有谦卑自省、恒心寻求的祷告,才能「如香陈列」在神面前、「如献晚祭」蒙神悦纳。祷告不是向人讲道,也不是向神表演,更不是操纵偶像,有口无心、以自我为中心的祷告,神必不垂听。
上图:金香坛示意图。金香坛并不像约柜和陈设饼桌那样在四脚上有四个金环,而只有「两个金环安在牙子边以下,在坛的两旁,两根横撑上,作为穿杠的用处,以便抬坛」(出三十4)。这个设计非常特别,因为「两个金环」并不容易维持平衡,抬的时候需要加倍小心。

上图:金香坛示意图。金香坛并不像约柜和陈设饼桌那样在四脚上有四个金环,而只有「两个金环安在牙子边以下,在坛的两旁,两根横撑上,作为穿杠的用处,以便抬坛」(出三十4)。这个设计非常特别,因为「两个金环」并不容易维持平衡,抬的时候需要加倍小心。

上图:以色列圣殿研究所制作的献香铲子(香炉),用金或银做成,用来从燔祭坛上取炭带进圣所,放在金香坛上。在赎罪日,这铲子也用来「从耶和华面前的坛上盛满火炭,又拿一捧捣细的香料,都带入幔子内,在耶和华面前,把香放在火上,使香的烟云遮掩法柜上的施恩座」(利十六12)。

上图:以色列圣殿研究所制作的献香铲子(香炉),用金或银做成,用来从燔祭坛上取炭带进圣所,放在金香坛上。在赎罪日,这铲子也用来「从耶和华面前的坛上盛满火炭,又拿一捧捣细的香料,都带入幔子内,在耶和华面前,把香放在火上,使香的烟云遮掩法柜上的施恩座」(利十六12)。

【一百四十一3】「耶和华啊,求祢禁止我的口,把守我的嘴!」

【诗一百四十一4】「求祢不叫我的心偏向邪恶,以致我和作孽的人同行恶事;也不叫我吃他们的美食。」

  • 在难处和危机面前,大卫不是急于抱怨恶人、求神拯救,也没有陷在自怜之中,而是首先求神「禁止我的口,把守我的嘴」(3节)、「不叫我的心偏向邪恶」(4节),对自己的肉体更加警惕。因为人越是困苦的时候,就越容易「以口犯罪」(伯二10),越容易暴露里面的自义和苦毒。
  • 人最难管住自己的「口」和「心」,不受约束的「口」和「心」是神最憎恶的。大卫认识自己肉体的本相,所以没有倚靠自己的敬虔和努力来自我约束,而是求神看住自己的「口」和「心」,既不让里面的怨言出来、也不让外面的邪恶进去。这是既认识自己、又认识神的祷告。
  • 我们在仇敌的攻击面前,若没有求神看住自己的心「口」和「心」,必然会「偏向邪恶」,以恶行报复恶行、以恶言回敬恶言,结果成了「和作孽的人同行恶事」(4节)的人。
  • 「不叫我的心偏向邪恶」,也就是「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太六13)。「不叫我吃他们的美食」(4节),意思是不和恶人密切来往、甚至同流合污。

【诗一百四十一5】「任凭义人击打我,这算为仁慈;任凭他责备我,这算为头上的膏油;我的头不要躲闪。正在他们行恶的时候,我仍要祈祷。」

【诗一百四十一6】「他们的审判官被扔在岩下;众人要听我的话,因为这话甘甜。」

  • 大卫在被神追赶的经历中,学会了把义人的「击打」和「责备」(5节)「算为头上的膏油」(5节),凡事都能接受神的造就、看出神的美意(撒下十二1-13),因为「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箴二十七6)。「我的头不要躲闪」(5节),意味着否定和拒绝自己的肉体。因为人的本相是自义、自傲、自恋、自怜,常常是一点就炸、一碰就碎,别人说话或轻或重,都有可能使自己感到受伤、委屈,更不用说义人的「击打、责备」了。
  • 大卫在被神追赶的经历中,也学会了怎样应对恶人的毁谤和中伤(一百四十2-3),所以说「正在他们行恶的时候,我仍要祈祷」(5节)。祷告是神的百姓唯一应该使用的武器,「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罗十二19)。人若倚靠肉体对付肉体,有理也会变成没理,越过界线的义人也会变成恶人。信徒所当祷告的,是求神自己来刑罚罪恶(6节),也求神拯救罪人的灵魂(太五44)。

【诗一百四十一7】「我们的骨头散在墓旁,好像人耕田、刨地的土块。」

【诗一百四十一8】「主——耶和华啊,我的眼目仰望祢;我投靠祢,求祢不要将我撇得孤苦!」

【诗一百四十一9】「求祢保护我脱离恶人为我设的网罗和作孽之人的圈套!」

【诗一百四十一10】「愿恶人落在自己的网里,我却得以逃脱。」

  • 第7节可译为「我们的骨头散落在阴间的口,就像人耕田刨地一样」(和合本修订版),可能是比喻大卫陷入极大的苦难之中(结三十七1-14)。
  • 「求祢不要将我撇得孤苦」(8节),可译为「求祢不要使我的性命陷入危险」(和合本修订版)。爱世界的人,总是用世界的忙碌和享乐来麻醉自己,让自己在热闹中觉得很充实、很稳妥安全。但爱神的人却无法离开神的同在,所以灵里一刻感觉不到神,就会觉得自己被神「撇得孤苦」、没有安全感,转而寻求神。
  • 恶人是可恶的,更可恶的是恶人为义人所设的「网罗」和「圈套」(9节),让神的百姓不知不觉被困于其中。但神允许恶人为我们「暗设网罗和绳索」(一百四十5)、「在路旁铺下网,设下圈套」(一百四十5),是为了让我们认识自己的本相,也提醒我们自己不是神,所以随时都需要求神保护我们远离试探、逃脱陷阱。祂也会借着恶人自食其果、「落在自己的网里」(10节),向世人显明祂公义审判的法则:「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滚石头的,石头必反滚在他身上」(箴二十六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