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39篇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诗一百卅九1】「(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耶和华啊,祢已经鉴察我,认识我。」

【诗一百卅九2】「我坐下,我起来,祢都晓得;祢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

【诗一百卅九3】「我行路,我躺卧,祢都细察;祢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

【诗一百卅九4】「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祢没有一句不知道的。」

【诗一百卅九5】「祢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

【诗一百卅九6】「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

  • 人总是很难认识自己里面的真实状况,常常要等到我们的肉体被惹动以后,里面的败坏和不堪才会显露出来。但神早「已经鉴察我,认识我」(1节),祂比我们更「知道」(2节)我们里面藏着什么。因此,我们千万不要在神面前自以为义,而要承认自己的全然败坏,求祂为我们造清洁的心,使我们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五十一10)。
  • 神虽然高居天上,但却「从远处」(2节)关注我们这些渺小的人。如果我们明知自己的心思(2节)、行为(2-3节)和言语(4节)都被神「细察」(3节)和「深知」(3节),怎么还能在神面前耍自己的小聪明呢?每一个重生得救的人都应当在神面前存战兢事奉的心,因为祂「深知我一切所行的」(3节)。我们若不肯让神「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把神排在工作、家庭、生活之后,就应当反省自己是否真是一个重生得救、敬畏神的人。
  • 我们若知道神「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5节),不但要感谢何等的恩典,也要感到何等的惶恐!只有那些无知无畏的人,才敢在神的「环绕」在下偏行己路。
  • 1-6节是描述神的全知。诗人不是在讲述教条,而是以敬拜的态度分享经历。神不但是全知的,而且祂的全知是与我们有关的:祂鉴察我们(2-4节 )、保守我们(5节),对我们内心的了解超过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对这个伟大的事实,我们的第一个反应,可能是「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6节),但第二个反应也许就是一种想逃跑的冲动(7节)。

【诗一百卅九7】「我往哪里去躲避祢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祢的面?」

【诗一百卅九8】「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祢也在那里。」

【诗一百卅九9】「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

【诗一百卅九10】「就是在那里,祢的手必引导我;祢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诗一百卅九11】「我若说: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围的亮光必成为黑夜;」

【诗一百卅九12】「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祢不见,黑夜却如白昼发亮。黑暗和光明,在祢看都是一样。」

  • 虽然「阴间」(8节)是死人居住的地方,神照样在那里。
  • 「清晨的翅膀」(9节),可能是形容黎明的朝霞像长了翅膀,迅速布满天空。指从东飞到西,日出在东方,地中海在以色列西面。
  • 神的百姓无论到了哪里,「祢的手必引导我;祢的右手也必扶持我」(10节)。神的同在既是鉴察(1节),也是「引导、扶持」。无论多么孤独的事奉,都能因着神的同在而得着安慰和力量。
  • 黑夜可以躲避人,但却无法躲避神。恶人在黑暗中只是掩耳盗铃,义人在黑暗中也能确信保护他的必不打盹,因为在神面前,「黑夜却如白昼发亮。黑暗和光明,在祢看都是一样」(12节)。
  • 7-12节是描述神的全在。躲避神的面(7节),是人堕落以后挥之不去的冲动(创三8),也是难以摆脱的愚昧。神无处不在,顺服神的人无论到哪里,都有神的引导和扶持,因为无论什么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八39)。而悖逆神的人无论躲到哪里,都无法躲避神的审判和追讨,因为神说:「他们虽然挖透阴间,我的手必取出他们来;虽然爬上天去,我必拿下他们来」(摩九2)。
上图:宁录出土的亚述帝国主神亚述(Ashur)浮雕,形象是带翅膀的太阳。几乎每份亚述年鉴叙述战争的部分都有这样的字句:「奉亚述神之令」。

上图:宁录出土的亚述帝国主神亚述(Ashur)浮雕,形象是带翅膀的太阳。几乎每份亚述年鉴叙述战争的部分都有这样的字句:「奉亚述神之令」。

【诗一百卅九13】「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

【诗一百卅九14】「我要称谢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祢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

【诗一百卅九15】「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祢隐藏。」

【诗一百卅九16】「我未成形的体质,祢的眼早已看见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或译:我被造的肢体尚未有其一),祢都写在祢的册上了。」

【诗一百卅九17】「神啊,祢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

【诗一百卅九18】「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祢同在。」

  • 「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13节),可译为「我在母腹中,祢已编织我」。
  • 「在地的深处被联络」(15节),可译为「在地的深处被塑造」。
  • 无论是义人还是恶人,每个人都是神精心创造的,每个人的受造都是「奇妙可畏」(14节),但却不是每个人都会称谢神。惟有那些承认神的「作为奇妙」(14节)的人,才会把祂当得的荣耀归给祂。
  • 虽然人在堕落以后,自以为「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但实际上,「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四13)。人的本相没有一样不袒露在神面前(15-16节),人生的道路没有一样不在神的管理之中,实在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资本。
  • 「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箴十六4)。无论是义人还是恶人,一生的日子都是神「所定的」(16节),一生的道路早已写在神的「册上」(16节),为要成就祂的「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徒四28)。人的被造不是偶然,灭亡不是偶然,得救更不是偶然。我们的生命不是没有目标的,每一个被神拣选的人,都应当顺服神对我们的宝贵意念(17节)。人若拒绝神对我们一生的计划、管理和使用,这样「用脚踢刺是难的」(徒二十六14)。
  • 「我未成形的体质,祢的眼早已看见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写在祢的册上了」(16节),表明神不是因为预先知道我们会决志信主,所以才拣选我们得救。而是在人还没怀胎之前、「善恶还没有做出来」(罗九11),就已经预定了我们的一切,甚至在「万世以前」就已经「预定使我们得荣耀」(林前二7)。「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罗九11)。
  • 「我睡醒的时候」(18节),可能指诗人数点神在他身上的奇妙作为,多如海沙难数,疲极入睡,醒来仍为神的思念所覆盖;也可能指诗人从死里复活时,仍与神同在。
  • 13-18节描述神的全善。祂精心创造了每一个人,又在人身上显出祂宝贵的美意(17节)。人在堕落之后,每个人所走的都是死亡之路(罗三23;六23);但神却按着祂的主权,拣选了一些人脱离死亡,「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来二20)。因此,得救的人是神预定的(徒十三48;林前二7;弗一5、11),灭亡的人也是神所预定的(彼前二8)。重生得救的人不必问神为什么预定某些人灭亡,而要感谢神竟然拣选我们这些不配的人得救;抵挡神的人也不必质疑神为什么任凭自己灭亡,而要质问自己为什么始终拒绝福音、硬着颈项不肯归向神。

【诗一百卅九19】「神啊,祢必要杀戮恶人;所以,你们好流人血的,离开我去吧!」

【诗一百卅九20】「因为他们说恶言顶撞祢;祢的仇敌也妄称祢的名。」

【诗一百卅九21】「耶和华啊,恨恶祢的,我岂不恨恶他们吗?攻击祢的,我岂不憎嫌他们吗?」

【诗一百卅九22】「我切切地恨恶他们,以他们为仇敌。」

【诗一百卅九23】「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

【诗一百卅九24】「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

  • 神是全然圣洁的,神的百姓应当爱神所爱,也应当恨神所恨(21-22节),远离神的仇敌(19节)。
  • 我们应当恨恶不敬畏神的恶人,以他们为仇敌,也当恨恶我们自己里面的旧人,以肉体为仇敌。「因为肉体的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肉体相争,这两个彼此敌对」(加五17和合本修订版)。但人却很难认识自己肉体的真实光景,所以需要求神「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23节)。
  • 19-24节是描述神的全圣。我们常常以为「思无邪」,但神却把我们的恶念看为「恶行」(24节),因为只要给肉体以合适的条件,恶念一定会变成「恶行」。有谁敢说自己没有动过恶念呢(太五28)?神「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一百三十4)?神怜悯我们的软弱,「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但神也不让我们安于自己的软弱,因此,我们应当时时求神「鉴察、试炼」自己的里面,好让我们远离「恶行」,专心走「永生的道路」(2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