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27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廿七1】「(所罗门上行之诗。)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诗一百廿七2】「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

  • 「房屋」(1节)原文是单数,也被译为「宫」(撒下七1)、「殿宇」(撒下七5)、「家室」(撒下七11)。在大卫之约中,这是一个双关语:大卫住在自己的「宫」中,立志为神建造「殿宇」,但神却反过来应许为大卫「建立家室」(撒下七27)。这「家室」代表大卫的王朝,预表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宝座。本篇虽然称为「所罗门上行之诗」(1节),但未必是所罗门写的,很可能是大卫给所罗门写的,因为神拣选所罗门建造圣殿(代上二十八6)。
  • 因此,「耶和华建造房屋」(1节)是双关语,可以理解为「耶和华建造房屋」、「耶和华建造圣殿」或「耶和华建造家室」。神建造的属灵原则都是一样的:「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四6)。本篇显明了神建造的成果,让我们看见「随从肉体」和「随从圣灵」的区别,用恩典引导我们渴慕脱离肉体的辖制。
  • 人在地上只可能有两种生活:一种是「随从肉体」(罗八4),起早摸黑,「吃劳碌得来的饭」(2节),结果都是「枉然」(2节),「因为仇敌要吃你们所种的」(利二十六16;摩五11);另一种是「随从圣灵」(罗八4),白天尽本分,晚上神「必叫他安然睡觉」(2节)。
  • 神的救赎是要领我们进入安息(来四9),而被肉体辖制的人总是倚靠自己、但自己又靠不住,所以永远都不得安息。而「耶和华所亲爱的」(2节),就是那些「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罗八4),他们若安息在基督里,即使在「安然睡觉」的时候,神也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
  • 今天,教会就是「神的家」(提前三15)和「神的殿」(林前三16),「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弗二20);重生得救的信徒「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彼前二5),以致「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四13)。建造的人只是与神同工,真正「建造、看守」(1节)的乃是神自己。只有圣灵借着我们建造、透过我们看守,我们才不会「枉然劳力」(1节)、「枉然警醒」(1节)。「随从肉体」的人不问神的心意,只顾把自己的草木禾秸硬塞给神,以为这样就是敬虔、就算事奉。「随从圣灵」的人却知道,若有神在其中,一点也是金银宝石;若无神在其中,再多也是草木禾秸。倚靠肉体只能建造巴别塔,却不能建造圣殿;既不能蒙神悦纳,也不能得享安息。
上图:爱丁堡城的徽章,上面用拉丁文写着该城的格言「没有主都是徒然的 Nisi Dominus Frustra」,这是「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诗一百二十七1)的简写版。

上图:爱丁堡城的徽章,上面用拉丁文写着该城的格言「没有主都是徒然的 Nisi Dominus Frustra」,这是「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诗一百二十七1)的简写版。

【诗一百廿七3】「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祂所给的赏赐。」

【诗一百廿七4】「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

【诗一百廿七5】「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

  •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3节),原文是「看哪!儿女是耶和华的产业」。这「产业」是神白白赐给人管理的,但主权却属于神。父母不能把儿女当作私有财产,「他们和你们同有一位主在天上」(弗六9);也不可溺爱儿女,「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弗六4)。
  • 神的建造都是为了生命的增加,「城中街上必满有男孩女孩玩耍」(亚八5)。因此,诗人立刻从「建造房屋」(1节)、「建造圣殿」,转到了「建造家室」,让我们看到「随从圣灵」(罗八4)是怎样蒙神「建立家室」(撒下七27)的。
  • 古代以色列人在四十岁以前,都被称为「少年人」(代下十8)。「少年时所生的儿女」(4节),到父母年老的时候已经可以承担家中的重担。「城门口」(5节)是古代交易和审判诉讼的地方,当父亲受到仇敌诬告时,众多的成年儿女可以起来支持父亲(5节)。
  • 古人制作一支高质量的「勇士手中的箭」(4节),需要一百多道工序,成本昂贵。属肉体的兵器只能用于属地的争战,属灵的争战需要属灵的兵器。因此,父母的责任是用神的话语「殷勤教训」(申六7)儿女,让儿女在灵里直接与神建立关系。但儿女的成才却不是倚靠父母的努力,人的教养常常事与愿违,只有圣灵才能把儿女精心制作成「勇士手中的箭」,可以脱离肉体的吸引、精确地射中靶心。
  • 神所赐的产业都是白白的「赏赐」(3节),并不是倚靠人的努力。肉体不是生命的源头,生养儿女不是倚靠肉体的努力,人只是圣灵借以赐下儿女的管道。「随从肉体」(罗八4)都是要衰残的,但一个「随从圣灵」(罗八4)的人,「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可以不断被神用来生养属灵的儿女。
  • 同样,属灵的生命也是圣灵白白赐给我们的,并不是倚靠肉体的努力:「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九16)。只有神所赐的属灵生命,才能不跟随人、单单跟随主:才能脱离肉体的辖制,被神制作成一支可以争战的「箭」。在神的眼中,「箭」比「射箭」重要、工人比工作重要,因为「箭」是「勇士」所射的、工作是神自己做的。神要得着的「箭」,就是不受肉体辖制的工人。大使命的目的,不是让教会挤满「随从肉体」的金牛犊崇拜者,而是用「随从圣灵」的门徒让基督的「箭袋充满」(5节),好叫神的仇敌羞愧!
上图:装满箭的箭袋。一支箭由箭头、箭杆和箭羽组成,通常箭头是金属的,箭杆采用竹、木,箭羽采用鸟翅,辅料包括鱼鳔胶、牛筋、丝、漆。制作一支箭需要一百多道工序,费时费工、造价昂贵,宋朝十支箭折合一石米的价格。其中箭杆对于工艺、材料和时间的要求最高,材料必须有足够的硬度和弹性,制作时要保证直度、长度和挠度,否则就会影响射击精度。因此,古人造一支箭并不容易,使用后都会尽量回收。但古人造箭非常舍得投入成本,因为如果追求廉价,不能造成有效杀伤,就会浪费战场上极其有限的射击机会,生死攸关。

上图:装满箭的箭袋。一支箭由箭头、箭杆和箭羽组成,通常箭头是金属的,箭杆采用竹、木,箭羽采用鸟翅,辅料包括鱼鳔胶、牛筋、丝、漆。制作一支箭需要一百多道工序,费时费工、造价昂贵,宋朝十支箭折合一石米的价格。其中箭杆对于工艺、材料和时间的要求最高,材料必须有足够的硬度和弹性,制作时要保证直度、长度和挠度,否则就会影响射击精度。因此,古人造一支箭并不容易,使用后都会尽量回收。但古人造箭非常舍得投入成本,因为如果追求廉价,不能造成有效杀伤,就会浪费战场上极其有限的射击机会,生死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