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25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廿五1】「(上行之诗。)倚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永不动摇。」

【诗一百廿五2】「众山怎样围绕耶路撒冷,耶和华也照样围绕祂的百姓,从今时直到永远。」

  • 「锡安山」(1节)原指耶路撒冷城南面的山丘,北面是圣殿所在的摩利亚山,两座山相连。圣殿建好以后,「锡安山」被用来代指圣城耶路撒冷(赛八18)。
  • 耶路撒冷城四周群山环绕,有不少都比锡安山高,东面的橄榄山(海拔826米)比锡安山(海拔740米)高出八十多米。因此,「众山怎样围绕耶路撒冷」(2节),不是形容耶路撒冷被高举,而是比喻被保护。耶路撒冷是神在地上的见证,所以神应许「要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并要作其中的荣耀」(亚二5),保守自己的见证。
  • 「倚靠耶和华的人」(1节),原文是复数,就是「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罗八4)。神的百姓虽然一直有各种软弱和失败,但蒙拣选的地位却「永不动摇」(1节),始终被神「围绕」(2节)保护。信徒个人也是如此,连撒但都知道神「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伯一10)。我们若以为自己还有一点良善,就「随从肉体」,想倚靠肉体来维持敬虔,结果必然会跌倒;我们若承认肉体的全然败坏,转而「随从圣灵」,「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来七25),因为谁也不能从祂和父神的手里「把他们夺去」(约十28-29)。
  • 从一百二十到一百二十四篇的第一组上行之诗,让我们看见一个属神的人怎样从远离神的光景里苏醒过来,离开世界,在神的保护下一步一步地上行到耶路撒冷、来到圣殿,仰望坐在天上的主。当他在那里回顾过去的时候,就不得不承认:「我们得帮助,是在乎倚靠造天地之耶和华的名」(一百二十四8)。而在一百二十五到一百二十九篇的第二组上行之诗里,我们将看见这个上行之人进入圣所,进入圣灵的亮光里面,在神面前认识了肉体的败坏,不但能脱离世界的捆绑,也能脱离肉体的辖制。
上图:耶路撒冷的地形图。图中可见,圣殿所在的锡安山位于群山之间,但周围的许多山都比锡安山高。其中橄榄山比锡安山高80多米。

上图:耶路撒冷的地形图。图中可见,圣殿所在的锡安山位于群山之间,但周围的许多山都比锡安山高。其中橄榄山比锡安山高80多米。

【诗一百廿五3】「恶人的杖不常落在义人的分上,免得义人伸手作恶。」

  • 「恶人的杖」(3节)指恶人的权柄,包括外邦君王的势力。「义人的分」(3节),指义人的产业,包括旧约百姓的应许之地,也包括新约信徒蒙神所赐的信心。「恶人的杖」也在神的管理之下:当百姓跟随世界的时候,神就会允许「恶人的杖」落到「义人的分」上,「好叫他们知道,服事我与服事外邦人有何分别」(代下十二8);当我们「随从肉体」(罗八4)的时候,神也会允许「恶人的杖」落到「义人的分」上,让百姓认清肉体的本相。
  • 「义人」只是在地位上「得称为义」(赛四十五25),并不是不会犯罪。他们的产业若被恶人辖制,为了生存,也难免仰人鼻息、被迫妥协;正如末后的时候,「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太二十四12)。但是,神为了保守自己的见证「永不动摇」(1节),一定会限制恶人的作为,「免得义人伸手作恶」(3节):「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林前十13)。
  • 因此,「义人」的「义」不是得救的基础,而是称义的结果;不是蒙恩的根据,而是恩典的确据。「义人」之所以能在困难之中站立得稳、不「伸手作恶」,并不是因为肉体里面的良善或刚强,而是因为神没有让我们遇见难以承受的环境,所以并没有什么可以自夸的。

【诗一百廿五4】「耶和华啊,求祢善待那些为善和心里正直的人。」

【诗一百廿五5】「至于那偏行弯曲道路的人,耶和华必使他和作恶的人一同出去受刑。愿平安归于以色列!」

  • 「一同出去受刑」(5节),原文是「一同出去」(英文ESV译本)。
  • 「以色列」(5节)代表神的国度,在旧约是以色列人,在新约就是教会。「愿平安归于以色列」(5节),表明神百姓的平安只能来自上面,人无法倚靠肉体的努力赚得平安。
  • 神的百姓受到肉身的限制,其中有「为善和心里正直的人」(4节),也有「偏行弯曲道路的人」(5节)。但神必会管理祂的百姓,一面「善待」(4节)顺服圣灵的人、一面使偏行己路的人「和作恶的人一同出去」(5节),好让平安临到教会。我们若凭血气去纠正肢体,结果往往是肉体碰撞肉体,只会让教会失去平安。
  • 同样,我们里面有「随从圣灵」(罗八4)、「为善和心里正直」的新人,但也有「随从肉体」(罗八4)「偏行弯曲道路」的旧人。里面没有争战的人,不是因为太属灵,而是因为习惯了「随从肉体」。神允许我们里面的新人常常被旧人所困扰、辖制,要让我们认清肉体的败坏、盼望脱离肉体,所以神也不允许「恶人的杖」(3节)常常落在「义人的分上」(3节)。但我们若想倚靠肉体的努力来脱离肉体,「自表谦卑,苦待己身,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西二23),越挣扎越没有平安。唯有神才能使旧人「和作恶的人一同出去」,让我们脱离肉体的辖制,「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罗十五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