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23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廿三1】「(上行之诗。)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祢举目。」

这位天路的旅客现在不但进了耶路撒冷的城门,而且进到圣殿的外院了。在一百二十篇,他看见自己是污秽,看见环境的艰难。人越看自己就越软弱,越看环境就越丧胆,但神拯救的道路乃是要把我们从环境里、从自己里带出来,叫我们往上看。一百二十一篇他就举目看山,就看到创造天地的主,看到神的帮助;一百二十二篇他再看周围,就看到属灵的同伴,看到圣城、宝座和圣殿;现在他到了圣殿的外院,举目往圣所看,虽然眼睛看不见什么,但他属灵的眼睛已经看到里面神的约柜,在约柜上的神就是「坐在天上的主」。此时他不看自己、不看环境、不看人,甚至连高山也不看,地上的耶路撒冷也不看,他的思想是在天上,他只看「坐在天上的主」!

【诗一百廿三2】「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祂怜悯我们。」

一个人越与神脱节、越与神远离,他里面就越是高傲,觉得自己很能干、很渊博、很属灵。但是一个人越与神联合、越与神亲近,他里面就越谦卑。当他脱离了自己、脱离了环境,单单与坐在天上的主联合的时候,他里面的感觉乃是:我不过是一个无用的「仆人」,无用的「使女」,都是主重价买赎的奴隶,愿意照你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他眼目单单仰望主引导的手、供应的手、扶持的手和管教的手。

【诗一百廿三3】「耶和华啊,求祢怜悯我们,怜悯我们!因为我们被藐视,已到极处。」

【诗一百廿三4】「我们被那些安逸人的讥诮和骄傲人的藐视,已到极处。」

世人不认识神,依靠自己的聪明和力量偏行己路,很安逸、也很骄傲,他们固然讥诮属神的人「已到极处」。但神的百姓中也有「安逸人」,他们不肯接受主的管教和训练,日子越安逸,灵里越骄傲,甚至讥诮那些背起十架走天路的人也「已到极处」,就像人讥诮被挂在十字架上的主。但是一个上行的人、一个与主联合的人,他宁可死在十字架上,单求神的怜悯,也不要安逸,也不要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