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23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廿三1】「(上行之诗。)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祢举目。」

  • 在一百二十篇,上行之人看见自己寄居在远离神的米设和基达(一百二十5),神借着急难使我们的灵魂苏醒,把我们从远离神的世界和肉体里带出来,开始往上行走回家的天路。
  • 在一百二十一篇,上行之人「向山举目」(一百二十一1),越过一切的环境和难处,看到「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一百二十一2),一路被神带领上行。
  • 在一百二十二篇,上行之人看到属灵的同伴(一百二十二1),看到「耶路撒冷被建造,如同连络整齐的一座城」(一百二十二3),因此喜乐、赞美、祷告,忘记了旅途的一切艰辛和疲惫。
  • 而到了本篇,上行之人不但踏入了耶路撒冷的城门(一百二十二2),而且来到了圣殿的门口。他从门口向圣所举目,灵里已经看到约柜,看到「坐在天上的主」(1节)也「坐在二基路伯上」(八十1;九十九1)。这时,他不再看世界、也不再看自己,不再看山、也不再看同伴,甚至连地上的耶路撒冷也不看,而是单单举目仰望「坐在天上的主」。主耶稣的祷告也是「举目望天」(约十七1),主祷文首先提到「我们在天上的父」(太六9),就是要我们把心思单单转向天上:「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三1-2)。
上图:所罗门建造的圣殿示意图。

上图:所罗门建造的圣殿示意图。

【诗一百廿三2】「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祂怜悯我们。」

  • 「仆人」(2节),原文是「奴隶」。「使女」(2节),指属于女主人的女仆。「仆人」和「使女」望着主人的手,代表着敬畏、顺服、倚靠和忠心,包括许多的意思:倚赖恩典、等候指示、接受管教、盼望赦免。
  • 「怜悯」(2、3节),原文是「恩待、施恩, 怜恤」。
  • 一个人越靠自己、越远离主,里面就越骄傲,越觉得自己能干、属灵。但一个人越仰望神、越亲近主,里面就越谦卑,越承认自己不过是一个仰赖恩典的无用「仆人」或「使女」。当人脱离了自己、脱离了环境,单单向「坐在天上的主」(1节)举目的时候,眼目就会忠心盯住主引导的手、供应的手、扶持的手和管教的手,承认自己「是重价买来的,不要作人的奴仆」(林前七23),而是要让神的旨意成就在自己身上,留意祂手的每一个动作,随时预备、响应呼召。
  • 当我们时时、事事仰望主的时候,就会越来越「效法基督耶稣」(罗十五5)。因为我们「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三18)。

【诗一百廿三3】「耶和华啊,求祢怜悯我们,怜悯我们!因为我们被藐视,已到极处。」

【诗一百廿三4】「我们被那些安逸人的讥诮和骄傲人的藐视,已到极处。」

  • 「安逸」(4节),原文是「自在安全、平静无事」。「安逸人」自己的生活平静无事,但却成为别人痛苦的来源,甚至「已到极处」(3节)。这样的「安逸」必然招来神的审判,最终把人引向沉沦。
  • 「安逸人」和「骄傲人」倚靠自己的努力,日子越安逸、灵里越骄傲,所以会「藐视」(4节)那些承认软弱、需要求神怜悯的人,「讥诮」(4节)那些拒绝自己、背起十架行走天路的人,就像人讥诮被挂在十字架上的主。
  • 诗人不提皮肉之苦,但却两次提到「藐视」(3、4节),因为「藐视」乃是「骄傲人」的毒箭,能射进灵魂的深处,比任何的伤害和拒绝更甚。所以主耶稣说:「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太五22)。
  • 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祂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祂」(赛五十三3)。因此,一个上行之人,也是拒绝自己(太十六24)、与主一同「钉在十字架上」(加六14)的人。当他在圣殿门口举目仰望神的时候,就把一路的辛酸、一切的苦楚都倒在主的面前,单单等候主的「怜悯」(3节),而不是靠自己去争取「安逸」:「他当由人打他的腮颊,要满受凌辱。因为主必不永远丢弃人。主虽使人忧愁,还要照祂诸般的慈爱发怜悯。因祂并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忧愁」(哀三3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