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20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二十1】「(上行〔或作登阶,下同〕之诗。)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祂就应允我。」

本篇至一百三十四篇是「上行之诗」,是圣经中最宝贵也最美妙的章节之一。传统有三种解释:1) 圣殿从女院到以色列院共有十五个阶梯,这十五篇是利未人站在每个阶梯上所唱的诗;2) 以色列人一年三次登山前往耶路撒冷守节时所唱的诗;3) 以色列人从远方回国、从被掳之地归回的时候,在途中也可能唱这些上行诗。不管哪种解释,都是说神的百姓从离开神很远的地方,一步一步上行到耶路撒冷的圣殿中,最后住在神的殿里称颂神的名。因此这十五篇诗能指导我们一生的经历,藉着各种环境和际遇,在基督里面一步一步地上行、成长,直到在基督与神完全地联合。这十五篇上行之诗的作者可能不同,但都是在说大卫的经历。有人把这十五篇分作三个段落,每五篇有一个主题。本篇可能是大卫回忆他刚开始逃亡躲避扫罗追杀的时候的遭遇。

我们刚得救的时候,主的灵在我们里面非常新鲜,我们里面的感觉非常敏锐,一点罪恶、一点肉体都会让我们灵里很不舒服。但人是最会适应环境的,如果没有马上对付罪恶、对付肉体,我们灵里的感觉逐渐就会迟钝,与世界分别的感觉慢慢弱了,向着神的心远离了,追求的灵也冷淡了。今天许多基督徒就落在这种危险的光景里,说他爱主吧,他对主的心实在是冷淡;说他爱世界吧,他还没有完全落在世界里头。这样的人安于停在远离神的可怜光景里,自认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因此不冷不热,不愿意上行。这时候神就会让我们经历一点「急难」,让我们浪子回头醒悟过来,看见自己已经落到世界里面,看见自己已经落在不正常的光景中。这样的「急难」能让我们「求告耶和华」,这就是我们上行的开始。

【诗一百二十2】「耶和华啊,求祢救我脱离说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

「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一个住在基督里的人,他的嘴唇就被主保守;一个嘴唇诡诈的人,证明他是在基督的外面。口舌是一个人属灵光景的标志,因为「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雅三2)。世界的灵是撒谎的灵,世界的真相就是「撒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什么时候我们落在世界里面,什么时候我们就落在「撒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里。「撒谎的嘴唇」在大卫的经历里可能指扫罗或以东人多益(撒上二十二22)。「舌头」的原文是单数,指自己的舌头,或某一个人的舌头。

【诗一百二十3】「诡诈的舌头啊,要给你什么呢?要拿什么加给你呢?」

【诗一百二十4】「就是勇士的利箭和罗腾木(小树名,松类)的炭火。」

我们的话就像「勇士的利箭」,射出去就收不回来,又像「罗腾木的炭火」,点燃了就不容易熄灭。一个管不住自己口舌的人,常常用口舌来伤害人,迟早要在话语上受更大的亏损,因为神的刑罚也是「利箭」和「炭火」。「罗腾木」是一种耐烧的松木,制成的木炭易燃耐烧。

【诗一百二十5】「我寄居在米设,住在基达帐棚之中,有祸了!」

「米设」是中东北部的一个民族(创十2),「基达」是以实玛利的后裔(创二十五13),阿拉伯的古名,他们都是迦南地以外强悍好战的民族。此时大卫还住在迦南地,但是难处惊醒他,叫他发觉自己实际的情形,让他知道自己灵里已经离开了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而落在「米设」和「基达」之中了。 多少时候我们自以为住在基督里,自以为在神面前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当神兴起环境和难处,把我们逼到神面前的时候,我们就被圣灵光照,发现自己早已堕落在基督之外,寄居在「米设」和「基达」之中,「有祸了」!让我们每天都省察自己:我是住在基督里面,还是住在世界里面?我享受到的奶和蜜,还是口舌是非的痛苦?

【诗一百二十6】「我与那恨恶和睦的人许久同住。」

属神的人若与属世的人「许久同住」,必受其害。「恨恶和睦」可能指扫罗王。

【诗一百二十7】「我愿和睦,但我发言,他们就要争战。」

大卫尽量要与扫罗和他邪恶的谋士们和平相处,所得到的却是仇恨和敌意。爱主的人住在世界,就会遭遇世界的反对。因此他心里就有一种觉醒:「起来,回到神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