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09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零九1】「(大卫的诗歌,交与伶长。)我所赞美的神啊,求祢不要闭口不言。」

【诗一百零九2】「因为恶人的嘴和诡诈人的口已经张开攻击我;他们用撒谎的舌头对我说话。」

【诗一百零九3】「他们围绕我,说怨恨的话,又无故地攻打我。」

【诗一百零九4】「他们与我为敌以报我爱,但我专心祈祷。」

【诗一百零九5】「他们向我以恶报善,以恨报爱。」

  • 大卫以善报恶(撒上二十四17),仇敌却「以恶报善,以恨报爱」(5节);但大卫并没有报复,而是「专心祈祷」(4节),本诗就是他向神的倾诉,也是他对神的交托。
  • 2-5节所描述的,既是大卫面临恶人的攻击,也是主耶稣所受世人的对待;既是历代先知的遭遇(耶十八19-23),也是今天每个门徒的经历。因为主耶稣说:「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十五18-19)。
  •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一5),主耶稣的门徒必然是被世界拒绝的一帮人,不可能受到世界欢迎;相反,「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六26)。因此,教会不必担心被世界拒绝而影响传福音,因为「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罗一16),只要教会真正成为「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三15)、活出「彼此相爱」(约十三35)的见证,主自己会负责「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二47)。
  • 「为义受逼迫的人」(太五10)是有福的,因为主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太五11)。但我们更应当求主鉴察,自己到底是为主受逼迫、还是自找苦吃?我们的倾诉到底是恨主所恨,还是发泄内心的苦毒?我们若不明白神的话语,就谈不上遵行神的话语,更没有资格自夸是「为义受逼迫」。

【诗一百零九6】「愿祢派一个恶人辖制他,派一个对头站在他右边!」

【诗一百零九7】「他受审判的时候,愿他出来担当罪名!愿他的祈祷反成为罪!」

【诗一百零九8】「愿他的年日短少!愿别人得他的职分!」

【诗一百零九9】「愿他的儿女为孤儿,他的妻子为寡妇!」

【诗一百零九10】「愿他的儿女漂流讨饭,从他们荒凉之处出来求食!」

【诗一百零九11】「愿强暴的债主牢笼他一切所有的!愿外人抢他劳碌得来的!」

【诗一百零九12】「愿无人向他延绵施恩!愿无人可怜他的孤儿!」

【诗一百零九13】「愿他的后人断绝,名字被涂抹,不传于下代!」

【诗一百零九14】「愿他祖宗的罪孽被耶和华记念!愿他母亲的罪过不被涂抹!」

【诗一百零九15】「愿这些罪常在耶和华面前,使他的名号断绝于世!」

  • 6-19节用「他」代替了「他们」(2-5节),有人因此认为这段是诗人引述恶人对他的咒诅,因为这些咒诅太厉害了。但更合理的是,这是诗人对为首之恶人的咒诅,这些咒诅既是诗人在神面前的倾诉,也是圣灵宣告恶人将「从耶和华那里所受的报应」(20节)。我们不必回避本篇的咒诅,虽然这些咒诅很可怕,但比《申命记》里的咒诅差远了(申二十八15-68)。神的咒诅是可怕的,只有爱、没有审判的神,只是人臆想出来的偶像;「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十31),所以我们「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罗十二19)。
  • 神常常让恶人饱尝恶的可怕,「派一个恶人辖制他」(6节)、对付他。「站在他右边」(6节),指法庭上站在被告右边的控告者。每个「忘记神的外邦人」都是「恶人」(九17),在神面前都会昼夜面临撒但的控告(启十二10),「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但信徒既有主耶稣作中保,就不必再惧怕,「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罗八33)。
  • 「对头 שָׂטָן/sä·tän’」(6、20、29节)原文是「撒但」(代上二十一1;伯一7;亚三1),撒但站在约书亚右边,就像法庭上的「对头」一样「与他作对」(亚三1)。「对头」的动词形式就是「为敌 שָׂטַן/sä·tan’」(4节)。大卫是神的受膏者,他的咒诅,实际上是求神让与受膏者「为敌」的人自作自受、尝到「对头」的滋味。
  • 「愿他的祈祷反成为罪」(7节),因为恶人的祈祷并不是真心悔改,而是「临时抱佛脚」,把神当作偶像。这样的祷告必然会被神拒绝(赛一15),因为「转耳不听律法的,他的祈祷也为可憎」(箴二十八9)。
  • 「愿别人得他的职分」(8节),这节经文是彼得提议另选一位使徒取代犹大职分的根据(徒一20)。
  • 6-8节是对恶人个人的咒诅,9-15节是对恶人家庭的咒诅。父母犯罪,必然殃及儿女(9-10节;出二十5;路十九44);罪人受审判,也会连累全家(9-11节;撒上二31;箴三33)。这是属灵的规律,但真正让全家陷入咒诅的是恶人自己:「因他自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王上二十一25)。
上图:「愿祢派一个恶人辖制他,派一个对头站在他右边」(诗篇109:6)!在以色列的法庭上,控告者站在被告的右边,每个人在神面前都会昼夜面临撒但的控告(启示录12:10),「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但信徒既有主耶稣作中保,就不必再惧怕,「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罗马书8:33)。

上图:「愿祢派一个恶人辖制他,派一个对头站在他右边」(诗篇109:6)!在以色列的法庭上,控告者站在被告的右边,每个人在神面前都会昼夜面临撒但的控告(启示录12:10),「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但信徒既有主耶稣作中保,就不必再惧怕,「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罗马书8:33)。

【诗一百零九16】「因为他不想施恩,却逼迫困苦穷乏的和伤心的人,要把他们治死。」

【诗一百零九17】「他爱咒骂,咒骂就临到他;他不喜爱福乐,福乐就与他远离!」

【诗一百零九18】「他拿咒骂当衣服穿上;这咒骂就如水进他里面,像油入他的骨头。」

【诗一百零九19】「愿这咒骂当他遮身的衣服,当他常束的腰带!」

【诗一百零九20】「这就是我对头和用恶言议论我的人从耶和华那里所受的报应。」

  • 16-20节列出恶人被咒诅的原因。他们不是与大卫有个人恩怨,而是要作神受膏者的「对头」(20节)。「恶言议论」(20节)神的受膏者,就是「恶言议论」神,所以必将面临「从耶和华那里所受的报应」(20节)。今天,基督的「对头」、「恶言议论」基督的人,将从神那里受到更严厉的报应。
  • 神「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人」(彼前一17),每个人所受的「报应」都是自己行为的后果。神早已「将祝福与咒诅的话都陈明在你们面前」(申十一26),让人选择祝福、远离「咒诅」。人若明知故犯,就是自食其果,自己「成了被咒诅的」(书七12)。
  • 「咒骂」(17、18节),原文就是「咒诅」(申十一26)。「他爱咒骂,咒骂就临到他」(17节),原文是「他爱咒诅,就让咒诅临到他」(英文ESV译本)。恶人之所以被「咒诅」,是因为他喜欢「咒诅」别人;恶人之所以遭报应,是因为他「自招咒诅」(撒上三13)。这「咒诅」就像「水」和「油」(18节)一样渗入人心,像「衣服」和「腰带」(19节)一样如影随形,成为恶人伤害自己的致命毒素。因此,虽然大卫可以被圣灵感动写咒诅诗,但我们却不可妄称圣灵的名咒诅人,而要小心咒诅反过来临到自己。

【诗一百零九21】「主——耶和华啊,求祢为祢的名恩待我;因祢的慈爱美好,求祢搭救我!」

【诗一百零九22】「因为我困苦穷乏,内心受伤。」

【诗一百零九23】「我如日影渐渐偏斜而去;我如蝗虫被抖出来。」

【诗一百零九24】「我因禁食,膝骨软弱;我身上的肉也渐渐瘦了。」

【诗一百零九25】「我受他们的羞辱,他们看见我便摇头。」

  • 21节原文的开头是「但你,……」,这是本诗的转折,因着思想神的「名」和「慈爱」,诗人的情绪完全改变过来。
  • 「慈爱」(21节)可译为「不变的爱」(英文ESV译本),是盟约中的用语,特指神向祂的百姓信守圣约的「不变的爱」。大卫之所以能放胆求神施恩拯救,不是因为人有配得的功德或品行,而是因为神有信实守约的慈爱。
  • 「如蝗虫被抖出来」(23节),表示大卫就像一只被厌弃的蝗虫一样,备受恶人的羞辱(25节)。「摇头」(25节)表示鄙视。

【诗一百零九26】「耶和华——我的神啊,求祢帮助我,照祢的慈爱拯救我,」

【诗一百零九27】「使他们知道这是祢的手,是祢——耶和华所行的事。」

【诗一百零九28】「任凭他们咒骂,惟愿祢赐福;他们几时起来就必蒙羞,祢的仆人却要欢喜。」

【诗一百零九29】「愿我的对头披戴羞辱!愿他们以自己的羞愧为外袍遮身!」

【诗一百零九30】「我要用口极力称谢耶和华;我要在众人中间赞美祂;」

【诗一百零九31】「因为祂必站在穷乏人的右边,要救他脱离审判他灵魂的人。」

  • 「使他们知道这是祢的手」(27节),表明这难处并非人力能够解决。但大卫的软弱和无能,却能见证神手所做的工。同样,信徒的软弱,也能见证基督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
  • 苦难之后是荣耀(来二9),十字架道路的终点是「不能坏的冠冕」(林前九25)。虽然仇敌「咒诅」(28节「咒骂」原文),但神却反其道而行之,把「咒诅」变为「赐福」(28节)。「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八31),因此,我们应当「任凭他们咒骂」(28节),因为「他们几时起来就必蒙羞」(28节)。
  • 神「站在穷乏人的右边」(31节),但却不是控告他、作他的「对头」(6节),而是保护那些只能仰望神拯救的「穷乏人」。
  • 「脱离审判他灵魂的人」(31节),原文是「脱离定他死罪的人」(英文ESV译本)。
  • 大卫(五十八6-9;六十三9-11;六十九22-28;一百零九6-20;撒上二十六19)、先知(王下二24;耶十八21-23)、尼希米(尼十三25)和其他的诗篇作者(一百三十七8-9)都发出过咒诅,主耶稣自己也发出过咒诅(太二十三35-36、38;路十13-15),这都是出于圣灵的义怒。但我们的「义怒」却很容易东施效颦、放纵肉体,所以保罗虽然也发咒诅(加一8-9),但却劝勉我们:「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罗十二14),应当「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罗十二20),这样才能「以善胜恶」(罗十二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