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08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百零八1】「(大卫的诗歌。)神啊,我心坚定;我口(原文是荣耀)要唱诗歌颂!」

【诗一百零八2】「琴瑟啊,你们当醒起!我自己要极早醒起!」

【诗一百零八3】「耶和华啊,我要在万民中称谢祢,在列邦中歌颂祢!」

  • 本篇1-5节引自诗五十七7-11,6-13节引自诗六十5-12。五十七篇和六十篇的开头都是患难,五十七篇是大卫遭扫罗追杀,六十篇是大卫与亚兰、以东同时作战,但两篇的结尾都刚强有力。诗人把这两篇的结尾部分融合在一起,应用在新的处境之中,鼓励历代的圣徒在一切的环境中都能「我心坚定」(1节),依靠神「施展大能」(13节)。
  • 1-3节的赞美,是大卫躲在亚杜兰洞的时候写的。在人看来,此时大卫刚刚在迦特装疯(撒上二十一10-15),狼狈不堪、穷途末路,没有好见证。但大卫经过了迦特的软弱,却在神面前学到了功课,因此宣告「我心坚定;我口要唱诗歌颂」(1节)。软弱者若把神在自己身上的工作见证出来,也能成为流出神供应和扶持的管道,成为众多软弱者的祝福和安慰:「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大卫那里;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撒上二十二2)。
  • 「我自己要极早醒起」(2节)原文是「我要唤醒黎明」,不是因忧虑而失眠,而是指主动起来,在头脑最清醒的黎明祷告、赞美、亲近神。
  • 神借着环境把大卫从非利士仇敌那里带回到被膏立做王的犹大地,虽然环境还是那么艰难,虽然他还有许多软弱,但一旦他的灵里苏醒,就能欢然歌唱:「我要在万民中称谢祢,在列邦中歌颂祢」(3节)。
上图:亚杜兰洞。亚杜兰位于以拉谷南侧一条自耶路撒冷通往拉吉的道路上,是一处战略要地。这里有很多洞穴,可供几十人居住,大卫离开迦特以后,就逃到亚杜兰洞(撒上二十二1),许多人来投奔他。大卫可能在亚杜兰洞中写下了诗篇34、57、142篇。

上图:亚杜兰洞。亚杜兰位于以拉谷南侧一条自耶路撒冷通往拉吉的道路上,是一处战略要地。这里有很多洞穴,可供几十人居住,大卫离开迦特以后,就逃到亚杜兰洞(撒上二十二1),许多人来投奔他。大卫可能在亚杜兰洞中写下了诗篇34、57、142篇。

【诗一百零八4】「因为,祢的慈爱大过诸天;祢的诚实达到穹苍。」

【诗一百零八5】「神啊,愿祢崇高过于诸天!愿祢的荣耀高过全地!」

【诗一百零八6】「求祢应允我们,用右手拯救我们,好叫祢所亲爱的人得救。」

  • 大卫虽然还躲在洞中,但他已经经历了神的「慈爱」和「诚实」(4节),心思早已离开眼前的那点难处,翱翔在「诸天」和「穹苍」之间(4节),认识诸天和全地都在神的权柄之下(5节),因此能够脱离环境,专心寻求神的荣耀和拯救。
  • 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是神「所亲爱的人」(6节),就是在失败中,也可以放心地向神祈求。祂既是爱我们,岂不更要帮助我们吗?

【诗一百零八7】「神已经指着祂的圣洁说(说:或译应许我):我要欢乐;我要分开示剑,丈量疏割谷。」

【诗一百零八8】「基列是我的;玛拿西是我的;以法莲是护卫我头的;犹大是我的杖;」

【诗一百零八9】「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东抛鞋;我必因胜非利士呼喊。」

  • 「示剑」(7节)在约旦河西,「疏割谷」(7节)在约旦河东,「基列」(8节)在河东,「玛拿西」(8节)支派横跨约旦河两岸,「以法莲」(8节)是河西的北方主要支派,「犹大」(8节)是河西的南方主要支派。列举这些地点,表明约旦河东西两岸、整个以色列都在神的手中。
  • 神也拥有「摩押、以东、非利士」(9节),这三个民族是以色列的东方、南方和西方的传统仇敌。「沐浴盆」(9节)可能代表战败沦为洗脚的奴仆。「抛鞋」(9节)代表征服。古代中东的主人脱了鞋,会扔给家中的奴仆;既然摩押是洗脚盆,那么自然就可以把鞋扔到毗邻的以东地。
上图:大卫时代所控制的最大范围,非利士、以东、摩押都在以色列的版图之内。

上图:大卫时代所控制的最大范围,非利士、以东、摩押都在以色列的版图之内。

【诗一百零八10】「谁能领我进坚固城?谁能引我到以东地?」

【诗一百零八11】「神啊,祢不是丢弃了我们吗?神啊,祢不和我们的军兵同去吗?」

【诗一百零八12】「求祢帮助我们攻击敌人,因为人的帮助是枉然的。」

【诗一百零八13】「我们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因为践踏我们敌人的就是祂。」

  • 「坚固城」(10节)可能指以东的首都波斯拉,需要通过狭窄的峡谷才能进入,两边都是峭壁,入侵者很难攻入。
  • 「祢不是丢弃了我们吗」(11节),指大卫陷入两线作战的危机(六十篇诗题),似乎神抛弃了他们。但这只是暂时的难处,神后来使约押反败为胜,征服了以东(王上十一15-16)。在天路旅程上,我们也不能以一时一事的得失来论断自己、论断人、论断神,我们不要强求赢在起跑线上、赢在途中,只要追求赢在神为我们设立的终点,就是主耶稣基督里。
  • 当「大卫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撒下八1-6)的时候,肉体难免就会出头;此时,神突然让大卫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危机之中,好让他清醒过来,认识到「人的帮助是枉然的」(121节),回转呼求神。「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你们」(赛三十18),当我们认识到「人的帮助是枉然的」的时候,神所等候的时间就到了。
  • 我们「倚靠神」(13节),不是说什么都不做,反而要「施展大能」(13节),努力事奉,好做成我们自己当做的工,完成我们当尽的本分。但人已经全然败坏,每当我们的事奉稍有一点成就、灵里稍有一点亮光,骄傲膨胀、自以为义就会随之而来。这时,神常常会用难处让我们感觉自己被「丢弃」,提醒我们谦卑下来,时刻谨记「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13节)。既然「践踏我们敌人的就是祂」(13节),事奉的人就应当注意藏在祂里面,这是神对祂「所亲爱的人」(6节)最好的保护和拯救!
上图:波斯拉(Bozrah)三面悬崖,地势险要,防守坚固,控制从以旬迦别来的南北王道,主前800年左右是以东的首府。先知以赛亚、耶利米和阿摩司用波斯拉来代称整个以东(赛六十三1;耶四十九13;摩一12)。

上图:波斯拉(Bozrah)三面悬崖,地势险要,防守坚固,控制从以旬迦别来的南北王道,主前800年左右是以东的首府。先知以赛亚、耶利米和阿摩司用波斯拉来代称整个以东(赛六十三1;耶四十九13;摩一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