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90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九十1】「(神人摩西的祈祷。)主啊,祢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

本篇可能是年纪老迈的摩西在快要行完旷野的路程时所写。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四十年,居无定所,但即便是在神震怒的三十八年中,祂还是作自己百姓的「居所」,从没停止吗哪的供应和云柱火柱的带领。历代神的儿女在地上寄居的年日,都像以色列人一样被分散在世界,但也正像神向以色列人所应许的:「我还要在他们所到的列邦,暂作他们的圣所」(结十一16)。我们若能与神同在,无论什么地方都是我们甜蜜的家。本篇是诗篇卷四的开始,诗篇卷四从诗篇九十至一零六,与民数记相对应。在这一卷里,我们能看见以色列人行程中的许多情景的描述。

【诗九十2】「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祢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祢是神。」

这是关于神的永恒最美的一句诗。在旷野飘流的四十年里,摩西眼看着同他出埃及的那代人一个个倒毙在路上,其中有他自己的哥哥和姐姐,有他熟悉的亲朋好友,这在人看是何等的凄凉。但摩西的生命和永恒的神连在一起,他不是看眼前,而是看「从亘古到永远」的神,因自己必死、亲人朋友必死而产生的一切痛苦,都从神的永生得到真正的安慰。

【诗九十3】「祢使人归于尘土,说:你们世人要归回。」

与永恒的神相反,罪人终有一死,肉体要「归于尘土」,灵魂要「归回」到赐灵魂的父那里(传十二7)。罪人永远不死,这是多么可怕!人「归于尘土」的宿命反倒使罪人能回转归向神,得以在圣灵里重生。

【诗九十4】「在祢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

一分钟和一百亿年之间还有一些比例,但时间和永恒之间则完全没有。人类最长的千年之寿(玛土撒拉活了九百六十九岁),在神看来,与一日、一更没有什么两样。人活得长短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得在神面前有意义、有价值。「一更」约四个钟头,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将一夜分为三更:自日落到10时,自10时至清晨2时,自2时至日出。

【诗九十5】「祢叫他们如水冲去;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

5-6节:始祖犯罪以后,人的生命就成了一种「如水冲去」正在死去的生命,从一出生就开始死去,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带我们更接近死亡。人的生命也是一种「如睡一觉」做梦般的生命,人不思想永恒,做着荣华富贵、功名霸业的南柯一梦,直到死亡唤醒我们。人的生命更是一种「如生长的草」短暂无常的生命,早上看起来青绿喜人,晚间就被割下枯干,失去了一切美容。

【诗九十6】「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干。」

【诗九十7】「我们因祢的怒气而消灭,因祢的忿怒而惊惶。」

神起初造人,人是不必死的。今天人类必死的结局,是因为犯罪而亏欠了神的公义,招致了神的忿怒,衰老、疾病都是神忿怒的果子。

【诗九十8】「祢将我们的罪孽摆在祢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祢面光之中。」

在神面前,世界上一个义人都没有(诗十四3),自以为义不肯悔改的人只会招致神更大的怒气。每一个「义人」,只要被神的面光一照,每一样「罪孽」、「隐恶」都会清清楚楚显明在神面前,丑陋不堪,以致我们会像约伯一样「厌恶自己,在尘土炉灰中懊悔」(伯四十二6)。

【诗九十9】「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祢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

若我们没有活在神的旨意之中,我们一生的日子就像以色列人在旷野中绕行的三十八年一样在神的「震怒之下」,从加低斯起行,过了三十八年还是回到加低斯(民二十1),「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时间完全虚度,不被神记念。

【诗九十10】「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以色列人因为没有专心跟从神,出埃及时二十岁以上的人都不得进入应许之地(民三十二11),只有专心跟从神的少壮领袖约书亚和迦勒可以进去,而现在他们也已都八十岁。人若不行在神的旨意里,活得再长寿也不过是延长他们的悲惨,让他们的死更加乏味,因为旷野绕行的人生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进不到迦南的安息,得不着真正的平安和喜乐。

【诗九十11】「谁晓得祢怒气的权势?谁按着祢该受的敬畏晓得祢的忿怒呢?」

人没有圣灵的光照,就不能明白神的事。人越藐视神,就越显出自己的愚蠢。

【诗九十12】「求祢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一百二十岁的摩西还要求神「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我们更应当思想应该怎样过一个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世人照着自己的意思而活,人生不过是在旷野绕行,在旷野「发芽生长」(6节),又在旷野「割下枯干」(6节),结果都是倒毙旷野。只有专心跟从神的人,人生的路才不是绕行,而是跟着云柱火柱进入迦南的安息、进入基督的丰盛。

【诗九十13】「耶和华啊,我们要等到几时呢?求祢转回,为祢的仆人后悔。」

「后悔」人一旦回转归向神,神就会用怜悯代替惩罚,在本应惩罚的时候施恩。

【诗九十14】「求祢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

「早早」直译是「在早晨」。在以色列人三十八旷野绕行的日子里,神的震怒(9节)如漫长的黑夜,但祂对人不变的慈爱,必如清晨来临。

【诗九十15】「求祢照着你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

「那耕地为要撒种的,岂是常常耕地呢?岂是常常开垦耙地呢」(赛二十八24)?神管教和试炼的目的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造就。只要我们接受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祂管教和试炼我们的结果,必然使我们的生命被改变,得着超越环境的平安和喜乐,足以补偿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愁苦。

【诗九十16】「愿祢的作为向你仆人显现;愿祢的荣耀向他们子孙显明。」

往事已过,站在迦南地的边缘,摩西不是沉湎于往事、哀叹上一代的失败,而是满有信心地盼望神的「作为」、神的「荣耀」,盼望下一代能照着神的应许进入迦南。

【诗九十17】「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愿祢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我们手所作的工,愿祢坚立。」

  • 圣洁是我们神的荣美,愿在我们一切言行上,这荣美都能「归于我们身上」,让我们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我们手所作的工」是我们当尽的本分,但我们所做的一切唯有靠神「坚立」才能达成荣耀祂的目的。
  • 《普世欢腾》的作者、被称为英国圣诗之父的以撒·华滋(Isaac Watts,1674-1748年)根据本篇写成了《神是我们千古保障》(Our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在英国素有「第二国歌」之称。国家举行庆典时唱颂、处于危急存亡之际也唱颂。这首歌也是信徒随时的帮助,无论身处何种处境,从这首歌中可以得着出人意外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