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85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八十五1】「(可拉后裔的诗,交与伶长。)耶和华啊,祢已经向祢的地施恩,救回被掳的雅各。」

【诗八十五2】「祢赦免了祢百姓的罪孽,遮盖了他们一切的过犯。(细拉)

【诗八十五3】「祢收转了所发的忿怒和祢猛烈的怒气。」

  • 「雅各」(1节)指代以色列人。1-3节的原文都是过去式,可能是回顾神带领被掳的百姓从巴比伦回归。
  • 神「收转了所发的忿怒」(3节),并不是因为人主动的悔改,而是神主动的「施恩」(1节)、「赦免」(2节)和「遮盖」(2节)。因为神在百姓被掳之前就早已宣告:「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以后,我要眷顾你们,向你们成就我的恩言,使你们仍回此地」(耶二十九10)。现在,神管教的计划已经完成,下一步的计划是恢复(该二6-9)。

【诗八十五4】「拯救我们的神啊,求祢使我们回转,叫祢的恼恨向我们止息。」

【诗八十五5】「祢要向我们发怒到永远吗?祢要将祢的怒气延留到万代吗?」

【诗八十五6】「祢不再将我们救活,使祢的百姓靠祢欢喜吗?」

【诗八十五7】「耶和华啊,求祢使我们得见祢的慈爱,又将祢的救恩赐给我们。」

  • 「求祢使我们回转」(4节)原文是「求祢使我们恢复」(英文ESV、NASB译本),指求神使百姓与祂恢复正常的关系(4-7节)。
  • 「救活」(6节)原文是「复兴」(英文ESV、NASB译本),指恢复到原来丰盛的光景里。
  • 「求祢使我们得见祢的慈爱」(7节),是因为神是信实守约的神。「慈爱」原文是「守约的慈爱和忠诚」。
  • 「将祢的救恩赐给我们」(7节),是因为神喜悦赐下救恩,祂「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结三十三11)。
  • 本诗原文使用了动词「转 שׁוּב」的各种不同的形式作为关键词,如「救回」(1节)、「收转」(3节)、「回转」(4节)、「再」(6节)、「转去」(8节)。人只会「转去」妄行,却不能主动回转;只有神才能主动「收转」怒气,「救回」人、领人「回转」。因此,在4-7节中,诗人紧紧抓牢神的性情和旨意,祷告越来越有力。

【诗八十五8】「我要听神——耶和华所说的话;因为祂必应许将平安赐给祂的百姓——祂的圣民;他们却不可再转去妄行。」

【诗八十五9】「祂的救恩诚然与敬畏祂的人相近,叫荣耀住在我们的地上。」

  • 「平安」(8节)原文的意思包括「完全、健康、兴旺、 和平」。
  • 「圣民」(8节)原文是「敬虔的人」,「妄行」(8节)原文是「荒唐、愚蠢」。
  • 4-7节是一段集体的祷告,第8节则转为「我要听」(8节),变成了个人的默想。在祷告中,仔细聆听神对我们所说的话,比我们向神倾诉(4-7节)更加重要。因为人只有不以自己的需要为中心,而是专心「听神——耶和华所说的话」(8节),才可能「专心顺从耶和华」(王上十一6),得着神所应许的平安。
  • 神主动「应许将平安赐给祂的百姓」(8节),但百姓却不可滥用恩典、「再转去妄行」(8节),因为「恶人必不得平安」(赛四十八22)。百姓对恩典的正确回应,并不是换取神应许的方法,而是保守自己长久活在恩典中的途径。
  • 「荣耀住在我们的地上」(9节),指神将亲自与祂的百姓同在。神恢复百姓的目的(该二6-9),是为了「叫荣耀住在我们的地上」(9节),「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启二十一3)。

【诗八十五10】「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

【诗八十五11】「诚实从地而生;公义从天而现。」

  • 第10节是诗篇中最美丽的经文之一。「慈爱」(10节)原文是「守约的慈爱和忠诚」,「诚实」(10节)原文是「信实、真理」,「彼此相亲」(10节)原文是「亲吻」。
  • 10-11节原文都是将来式,表示不是在谈论将来发生的事,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慈爱和诚实」、「公义和平安」(10节)是密不可分、缺一不可的。
  • 人类曾经尝试过各种主义和理论,想倚靠自己的努力实现地上天国。结果不是为了「慈爱」而践踏「真理」,就是为了「平安」而妥协「公义」,从来都没有实现过「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10节)。因为「慈爱和诚实」、「公义和平安」都是神的性情,人若没有神儿子的生命,就不可能用「诚实从地而生」(11节)来回应「公义从天而现」(11节)。

【诗八十五12】「耶和华必将好处赐给我们,我们的地也要多出土产。」

【诗八十五13】「公义要行在祂面前,叫祂的脚踪成为可走的路。」

  • 「公义要行在祂面前,叫祂的脚踪成为可走的路」(13节),直译是「公义要行在祂面前,为祂的脚步预备道路」(英文ESV、NASB译本)。表明神「将好处赐给我们」(12节)、使地「多出土产」(12节),前提是神的公义得着了满足。
  • 12-13节,是神的「荣耀住在我们的地上」(9节)以后,全地得着恢复的光景。今天,人类想倚靠科技、经济的手段,使地「多出土产」;结果物质越丰富、道德越堕落、贫富越悬殊。唯有神与人同住的时候,天与地、物质与精神才能实现真正的和谐。
上图:拿破仑三重冕(Napoleon Tiara),是拿破仑于1805年送给教宗庇护七世的三重冕(Triregnum),虽然用珠宝装饰得非常华丽,却故意做得又小又重,难以佩戴。每道箍的中间原来都有一个美化拿破仑的浮雕,后来被圣经经文所取代:上层是徒二十28,中间是启十一4,底层是诗八十五10。 教宗本笃十五世卖掉头饰的珠宝为一战受难者筹款,代之以玻璃复制品。

上图:拿破仑三重冕(Napoleon Tiara),是拿破仑于1805年送给教宗庇护七世的三重冕(Triregnum),虽然用珠宝装饰得非常华丽,却故意做得又小又重,难以佩戴。每道箍的中间原来都有一个美化拿破仑的浮雕,后来被圣经经文所取代:上层是徒二十28,中间是启十一4,底层是诗八十五10。 教宗本笃十五世卖掉头饰的珠宝为一战受难者筹款,代之以玻璃复制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