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82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八十二1】「(亚萨的诗。)神站在有权力者的会中,在诸神中行审判,」

【诗八十二2】「说:你们审判不秉公义,徇恶人的情面,要到几时呢?(细拉)

  • 「有权力者的」(1节),就像一个天上的法庭,神在那里审判地上的掌权者。
  • 「诸神」(1节)指地上有权力审判世人的君王和审判官,他们的权柄都是神所授予的,连彼拉多审问主耶稣的权柄也是神所许可的(约十九11)。今天欧美所谓「基督教国家」的国会、法官一味地迎合大众、讨好选民,将来怎样向神交帐、面对神的审判呢?
  • 无论一个人像吼叫的狮子、温柔的绵羊、还是可爱的小兔子,只要是拒绝神、不遵行神旨意的,在神的眼里都是「恶人」(2节)。今天的欧美社会以人为本,崇尚「政治正确」,谁也不敢得罪「弱势群体」,结果往往「徇恶人的情面」,让「弱势群体」利益凌驾于公义之上。神所吩咐的是「不可偏护穷人,也不可重看有势力的人,只要按着公义审判你的邻舍」(利十九15)。

【诗八十二3】「你们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

【诗八十二4】「当保护贫寒和穷乏的人,救他们脱离恶人的手。」

掌权者的首要任务是「施行公义」(3节),不可偏袒任何人。但人间的公义标准却是因时因地变化的:过去的你死我活,今天被看为兄弟阋墙;过去的狂热献身,今天被看为不堪回首。唯有神的公义亘古不变!

【诗八十二5】「你们仍不知道,也不明白,在黑暗中走来走去;地的根基都摇动了。」

无论神怎样警告,不愿认识神的掌权者「仍不知道,也不明白」(5节),就像没有活在光中,「在黑暗中走来走去」(5节),不但不明白自己当向神负的责任,反而制定出种种背离圣经的法律,做出种种动摇人类家庭和社会基础的裁决,以致「地的根基都摇动了」(5节)。人类社会正不可逆转地走向末日,直到主再来审判的日子。

【诗八十二6】「我曾说: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

【诗八十二7】「然而,你们要死,与世人一样,要仆倒,像王子中的一位。」

  • 不管掌权者是否承认神,他们既然掌权,便是神所允许的(罗十三1)。「你们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儿子」(6节),指神交托给掌权者重大的权力和责任,他们是「承受神道的人」(约十35),应该在地上代表神「施行公义」(3节)。
  • 虽然神称他们为「神」和「至高者的儿子」,并不表示他们可以免受审判。虽然许多掌权者真的自以为「神」,但还是和世人一样,都要死后向神交账,并且权力越大、渎职的刑罚越重。「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十二48)。

【诗八十二8】「神啊,求祢起来审判世界,因为祢要得万邦为业。」

当地上「不法的事增多」(太二十四12)的时候,正是主耶稣快要再来「审判世界」(8节)的时候,那时「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启十一15)。因此,当世界越来越与神为敌的时候,我们不必灰心丧气,而应该继续「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祷告(提前二2),并且更有喜乐的心盼望「主耶稣啊,我愿祢来」(启二十二20)。

上图:《最后的审判》(Il Giudizio Universale),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和雕塑家米开朗基罗于1534年至1541年为西斯廷礼拜堂绘制的一幅巨型祭坛画,描绘基督再来审判世界。画面上方与天顶画相接处两个半圆形画面是一些无翼天使,左面一组抱的是十字架,右面一组抱的是耻辱柱。耶稣下方八个吹号角的天使正在唤醒死者宣示审判开始。画面正中央的耶稣正举起右臂宣告审判开始,看着下到地狱的人群。圣母玛丽亚站在耶稣右边,看着升上天国的人群。耶稣周围是十二门徒和殉道者们:耶稣右脚下方是殉道者圣·劳伦斯,他拿着烤肉架,因为他被放在烤肉架上活活烤死;耶稣左脚下方是使徒巴多罗买,手中拿着殉道时被割下的人皮,皮上的脸是米开朗基罗自己。画面下方左侧是升往天国的人群,右侧是将打入地狱的亡魂。画面右下角的船上向亡魂挥舞船桨的是地狱的引渡人,坐上船的亡魂将渡过阿克隆河进入地狱。米开朗基罗所厌恶的教宗儒略二世正在被地狱的蛇怪撕咬。

上图:《最后的审判》(Il Giudizio Universale),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和雕塑家米开朗基罗于1534年至1541年为西斯廷礼拜堂绘制的一幅巨型祭坛画,描绘基督再来审判世界。画面上方与天顶画相接处两个半圆形画面是一些无翼天使,左面一组抱的是十字架,右面一组抱的是耻辱柱。耶稣下方八个吹号角的天使正在唤醒死者宣示审判开始。画面正中央的耶稣正举起右臂宣告审判开始,看着下到地狱的人群。圣母玛丽亚站在耶稣右边,看着升上天国的人群。耶稣周围是十二门徒和殉道者们:耶稣右脚下方是殉道者圣·劳伦斯,他拿着烤肉架,因为他被放在烤肉架上活活烤死;耶稣左脚下方是使徒巴多罗买,手中拿着殉道时被割下的人皮,皮上的脸是米开朗基罗自己。画面下方左侧是升往天国的人群,右侧是将打入地狱的亡魂。画面右下角的船上向亡魂挥舞船桨的是地狱的引渡人,坐上船的亡魂将渡过阿克隆河进入地狱。米开朗基罗所厌恶的教宗儒略二世正在被地狱的蛇怪撕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