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78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七十八1】「(亚萨的训诲诗。)我的民哪,你们要留心听我的训诲,侧耳听我口中的话。」

【诗七十八2】「我要开口说比喻;我要说出古时的谜语,」

【诗七十八3】「是我们所听见、所知道的,也是我们的祖宗告诉我们的。」

  • 本诗回顾了从摩西带领百姓出埃及、到大卫在锡安作王的以色列历史,证明人的本相是善变、忘恩的,百姓一直在重蹈历史的覆辙,不断「忘记神的作为」(7节)。因此,人不可能倚靠自己的努力来「遵守神的约」(10节),只能倚靠神所拣选的牧人「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产业以色列」(71节)。
  • 今天信徒的各种软弱,在历史上早已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过了,证明亚当的后裔不可能不重蹈覆辙。但是,我们也可以放心,我们的好牧人基督必然会「按心中的纯正牧养」我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我们(72节),「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来二10)。
  • 本篇是第二长的诗篇,仅次于诗一百一十九。太十三35引用了第2节。

【诗七十八4】「我们不将这些事向他们的子孙隐瞒,要将耶和华的美德和祂的能力,并祂奇妙的作为,述说给后代听。」

【诗七十八5】「因为,祂在雅各中立法度,在以色列中设律法;是祂吩咐我们祖宗要传给子孙的,」

【诗七十八6】「使将要生的后代子孙可以晓得;他们也要起来告诉他们的子孙,」

【诗七十八7】「好叫他们仰望神,不忘记神的作为,惟要守祂的命令。」

【诗七十八8】「不要像他们的祖宗,是顽梗悖逆、居心不正之辈,向着神,心不诚实。」

  • 神起初创造人的心意、今天恢复人的目的,都是要我们「仰望神,不忘记神的作为,惟要守祂的命令」(7节)。但是,神百姓的本相和不信的世人并没有任何不同,都是「顽梗悖逆、居心不正之辈,向着神,心不诚实」(8节)。因此,神拣选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比世人更好,只因耶和华爱你们,又因要守祂向你们列祖所起的誓,就用大能的手领你们出来,从为奴之家救赎你们脱离埃及王法老的手」(申七8)。
  • 虽然诗人苦口婆心,「不将这些事向他们的子孙隐瞒」(4节),但百姓还是不断地「忘记祂所行的和祂显给他们奇妙的作为」(11节),不断地重演失败的历史。最后,这个蒙拣选的族类在蒙拣选的锡安山弃绝了神所赐的王——耶稣基督,证明亚当的后裔已经全然败坏。然而,正如神过去在审判中仍有恩典存留,今天,神向大卫所立的约也不是倚靠人的「不忘记」,而是神自己「亲口应许,亲手成就」(王上八24),我们才可能有「得救的盼望」(帖前五8)。

【诗七十八9】「以法莲的子孙带着兵器,拿着弓,临阵之日转身退后。」

【诗七十八10】「他们不遵守神的约,不肯照祂的律法行;」

【诗七十八11】「又忘记祂所行的和祂显给他们奇妙的作为。」

【诗七十八12】「祂在埃及地,在琐安田,在他们祖宗的眼前施行奇事。」

【诗七十八13】「祂将海分裂,使他们过去,又叫水立起如垒。」

【诗七十八14】「祂白日用云彩,终夜用火光引导他们。」

【诗七十八15】「祂在旷野分裂磐石,多多地给他们水喝,如从深渊而出。」

【诗七十八16】「祂使水从磐石涌出,叫水如江河下流。」

  • 「以法莲的子孙」(9节)指以法莲支派。雅各长子的名分归了约瑟(代上五1),约瑟长子的名分又归了以法莲(创四十八20),带领百姓进迦南的约书亚就属于以法莲支派,士师时代的会幕也在以法莲境内的示罗。因此,从出埃及到士师时代,以法莲支派一直自认为是十二支派中的领导者,骄傲自大(士八1;十二1),代表人肉体的努力。
  • 「临阵之日转身退后」(9节),可能指以色列人在以便以谢被非利士打败,丢失约柜(撒上四10-11),示罗也从此被毁(60节)。
  • 「琐安」(12节)位于尼罗河三角洲东北的泰尼斯(Tanis),在歌珊地附近,可能就是积货城兰塞(出一11),在主前十二至十世纪成为埃及的首都。「琐安田」(12节),指琐安的郊区。
  • 9-11节总结了神百姓的三个本相:软弱(9节)、悖逆(10节)和健忘(11节),不信的世人也是如此。因此,神的百姓和世人都是同样的罪人,没有任何优越之处。
  • 12-16节是回顾神带领百姓出埃及、过红海,用云柱火柱引导百姓,在旷野使磐石出水的历史。但百姓却「忘记祂所行的和祂显给他们奇妙的作为」(11节),并且「不遵守神的约,不肯照祂的律法行」(10节),以致在争战中软弱、「临阵之日转身退后」(9节)。

【诗七十八17】「他们却仍旧得罪祂,在干燥之地悖逆至高者。」

【诗七十八18】「他们心中试探神,随自己所欲的求食物,」

【诗七十八19】「并且妄论神说:神在旷野岂能摆设筵席吗?」

【诗七十八20】「祂曾击打磐石,使水涌出,成了江河;祂还能赐粮食吗?还能为祂的百姓预备肉吗?」

  • 恩典并不能改变罪人的本相。恩典越多,百姓越不懂得感恩,反而以为恩典是理所当然的,仍旧「得罪祂、悖逆至高者」(17节)。
  • 百姓一面承认神曾经在旷野使磐石出水(20节),一面「妄论」(19节)神不能在旷野「摆设筵席」(19节)。他们不是不承认恩典,而是不认识恩典本是人不配得的,所以才「心中试探神,随自己所欲的求食物」(18节);他们也不是不相信神的能力,而是不肯接受神的权柄,所以才想用激将法让神「为祂的百姓预备肉」(20节)。

【诗七十八21】「所以,耶和华听见就发怒;有烈火向雅各烧起;有怒气向以色列上腾;」

【诗七十八22】「因为他们不信服神,不倚赖祂的救恩。」

【诗七十八23】「祂却吩咐天空,又敞开天上的门,」

【诗七十八24】「降吗哪,像雨给他们吃,将天上的粮食赐给他们。」

【诗七十八25】「各人(或译:人)吃大能者的食物;祂赐下粮食,使他们饱足。」

【诗七十八26】「祂领东风起在天空,又用能力引了南风来。」

【诗七十八27】「祂降肉,像雨在他们当中,多如尘土,又降飞鸟,多如海沙,」

【诗七十八28】「落在他们的营中,在他们住处的四面。」

【诗七十八29】「他们吃了,而且饱足;这样,就随了他们所欲的。」

【诗七十八30】「他们贪而无厌,食物还在他们口中的时候,」

【诗七十八31】「神的怒气就向他们上腾,杀了他们内中的肥壮人,打倒以色列的少年人。」

  • 百姓试探神,质疑「祂还能赐粮食吗?还能为祂的百姓预备肉吗」(20节),以致惹神发怒(21节)。但神并没有简单地斥责他们,而是先赐下吗哪(24节;出十六4)和鹌鹑(26-28节;民十一31),让百姓「随了他们所欲的」(29节),证明神有能力「赐粮食、为祂的百姓预备肉」(20节)。当百姓「吃了,而且饱足」(29节)以后,神才让百姓的「贪而无厌」(30节;民十一32)成为自作自受的刑罚,「杀了他们内中的肥壮人,打倒以色列的少年人」(31节;民十一33)。
  • 今天,当信徒「厌弃住在你们中间的耶和华」(民十一20)、贪爱世界的时候,神也常常会先「随了他们所欲的」的,然后「怒气就向他们上腾」(31节),让他们自食其果。
  • 约六31引用了第24节。

【诗七十八32】「虽是这样,他们仍旧犯罪,不信祂奇妙的作为。」

【诗七十八33】「因此,祂叫他们的日子全归虚空,叫他们的年岁尽属惊恐。」

【诗七十八34】「祂杀他们的时候,他们才求问祂,回心转意,切切地寻求神。」

【诗七十八35】「他们也追念神是他们的磐石,至高的神是他们的救赎主。」

【诗七十八36】「他们却用口谄媚祂,用舌向祂说谎。」

【诗七十八37】「因他们的心向祂不正,在祂的约上也不忠心。」

【诗七十八38】「但祂有怜悯,赦免他们的罪孽,不灭绝他们,而且屡次消祂的怒气,不发尽祂的忿怒。」

【诗七十八39】「祂想到他们不过是血气,是一阵去而不返的风。」

  • 「日子全归虚空、年岁尽属惊恐」(33节),指当时被数点过的以色列人全部死在旷野中,无法进入迦南的安息(民十四35)。
  • 当百姓经历管教的时候,他们的悔改不是因为痛恨罪恶,而是因为害怕惩罚(33-34节),所以「才求问祂,回心转意,切切地寻求神」(34节)。虽然他们「也追念神是他们的磐石,至高的神是他们的救赎主」(35节),但神很清楚,百姓只是「用口谄媚祂,用舌向祂说谎」(36节),他们的悔改只是表面的。然而,神却「有怜悯,赦免他们的罪孽,不灭绝他们」(38节),因为神知道亚当后裔的本相就是如此:「祂想到他们不过是血气,是一阵去而不返的风」(39节),若不「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结十一19),人永远「心向祂不正,在祂的约上也不忠心」(37节)。
  • 今天,神的救恩也不是倚靠信徒的属灵光景来成就的,因为我们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是真心悔改,还是向神「谄媚、说谎」(36节)。人已经全然败坏,我们的「心向祂不正,在祂的约上也不忠心」;因此,不管我们有多么属灵、多么热心,神都说:「你们的良善如同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何六4),不能长久。我们之所以能得救,并不是因为我们能「仰望神,不忘记神的作为,惟要守祂的命令」(7节),完全是因信称义,白白接受神不离不弃的救恩,正如神向旧约的百姓所说的:「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何十一8)?

【诗七十八40】「他们在旷野悖逆祂,在荒地叫祂担忧,何其多呢!」

【诗七十八41】「他们再三试探神,惹动以色列的圣者。」

【诗七十八42】「他们不追念祂的能力(原文是手),和赎他们脱离敌人的日子;」

【诗七十八43】「祂怎样在埃及地显神迹,在琐安田显奇事,」

【诗七十八44】「把他们的江河并河汊的水都变为血,使他们不能喝。」

【诗七十八45】「祂叫苍蝇成群落在他们当中,嘬尽他们,又叫青蛙灭了他们,」

【诗七十八46】「把他们的土产交给蚂蚱,把他们辛苦得来的交给蝗虫。」

【诗七十八47】「祂降冰雹打坏他们的葡萄树,下严霜打坏他们的桑树,」

【诗七十八48】「又把他们的牲畜交给冰雹,把他们的群畜交给闪电。」

【诗七十八49】「祂使猛烈的怒气和忿怒、恼恨、苦难成了一群降灾的使者,临到他们。」

【诗七十八50】「祂为自己的怒气修平了路,将他们交给瘟疫,使他们死亡,」

【诗七十八51】「在埃及击杀一切长子,在含的帐棚中击杀他们强壮时头生的。」

【诗七十八52】「祂却领出自己的民如羊,在旷野引他们如羊群。」

【诗七十八53】「祂领他们稳稳妥妥地,使他们不至害怕;海却淹没他们的仇敌。」

  • 「含的帐棚」(51节)指埃及,因为古埃及人是含的子孙「麦西」(创十6)的后裔。
  • 43-53节回顾了神带领百姓出埃及(43-51节)、过红海(53节)、越旷野(52节)的过程,提到了出埃及十灾中的七个:第一灾(44节;出七20)、第二灾(45节;出八6)、第四灾(45节;出八24)、第五灾(49节;出九6)、第七灾(47-48节;出九25)、第八灾(46节;出十15)和第十灾(50-51节;出十二29)。提醒百姓,神向埃及施行了十灾,却对悖逆的百姓「有怜悯,赦免他们的罪孽,不灭绝他们」(38节);神淹没他们的仇敌(53节),「却领出自己的民如羊,在旷野引他们如羊群」(52节)。这都不是百姓配得的,而是神的信实和应许。
  • 百姓经历了那么多神迹,但对神带领他们出埃及却不知感恩,所以「不追念祂的能力,和赎他们脱离敌人的日子」(42节),反而「悖逆祂、叫祂担忧」(40节),「再三试探神,惹动以色列的圣者」(41节),证明他们暂时的悔改只是「用口谄媚祂,用舌向祂说谎」(36节)。这是罪人的本相,我们若是出于自己的理性、情感和意志来跟随主,也会很快忘记十字架的救赎,对神的爱心和热心也不能持续多久。

【诗七十八54】「祂带他们到自己圣地的边界,到祂右手所得的这山地。」

【诗七十八55】「祂在他们面前赶出外邦人,用绳子将外邦的地量给他们为业,叫以色列支派的人住在他们的帐棚里。」

【诗七十八56】「他们仍旧试探、悖逆至高的神,不守祂的法度,」

【诗七十八57】「反倒退后,行诡诈,像他们的祖宗一样;他们改变,如同翻背的弓。」

【诗七十八58】「因他们的邱坛惹了祂的怒气;因他们雕刻的偶像触动祂的愤恨。」

【诗七十八59】「神听见就发怒,极其憎恶以色列人,」

【诗七十八60】「甚至祂离弃示罗的帐幕,就是祂在人间所搭的帐棚;」

【诗七十八61】「又将他的约柜(原文是能力)交与人掳去,将祂的荣耀交在敌人手中;」

【诗七十八62】「并将祂的百姓交与刀剑,向祂的产业发怒。」

【诗七十八63】「少年人被火烧灭;处女也无喜歌。」

【诗七十八64】「祭司倒在刀下,寡妇却不哀哭。」

  • 「翻背的弓」(57节)原文是「诡诈的弓、松弛的弓」,指会射偏靶的弓。
  • 在士师时代,神的会幕和约柜在「示罗」(60节;书十八1;士十八31;撒上四4),后来非利士人摧毁了示罗、掳走了约柜(60-61节;撒上四10-11)。
  • 「祂的产业」(62节)指以色列人。
  • 「火」(63节)比喻战争。「喜歌」(63节)指婚礼中所唱的颂歌。
  • 「祭司倒在刀下」(64节),可能指以利的两个儿子在战场上被杀(撒上四11)。「寡妇却不哀哭」(64节)指被杀祭司的寡妇没有哀哭(撒上四19-22)。
  • 神带领百姓进入迦南(54-55节),但百姓却对进入应许之地不知感恩,「仍旧试探、悖逆至高的神,不守祂的法度,反倒退后,行诡诈」(56-57节),并且进一步用偶像来得罪神(58节),以致惹神发怒,让「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59-64节;撒上四22)。
上图:亚述弓箭手在瞄准。

上图:亚述弓箭手在瞄准。

【诗七十八65】「那时,主像世人睡醒,像勇士饮酒呼喊。」

【诗七十八66】「祂就打退了祂的敌人,叫他们永蒙羞辱;」

【诗七十八67】「并且祂弃掉约瑟的帐棚,不拣选以法莲支派,」

【诗七十八68】「却拣选犹大支派——祂所喜爱的锡安山;」

【诗七十八69】「盖造祂的圣所,好像高峰,又像祂建立永存之地;」

【诗七十八70】「又拣选祂的仆人大卫,从羊圈中将他召来,」

【诗七十八71】「叫他不再跟从那些带奶的母羊,为要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产业以色列。」

【诗七十八72】「于是,他按心中的纯正牧养他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他们。」

  • 「主像世人睡醒,像勇士饮酒呼喊」(65节),是比喻神好像刚刚醒过来;而之前百姓悖逆、偏离、拜偶像的时候,神好像睡着了、喝醉了,任凭百姓落在失败和黑暗中。实际上,神的手始终在那里管理,祂的宽容和忍耐不是不闻不问,是要让人彻底认识自己的全然败坏,然后才能甘心接受神所拣选的牧人「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产业以色列」(71节)。
  • 「约瑟的帐棚」(6节),可能指以法莲地示罗的帐幕,以法莲支派是约瑟的后代。约柜被掳走后,就再也没有回到示罗,后来被大卫迎入耶路撒冷(撒上六12)。
  • 「锡安山」(68节)指耶路撒冷。
  • 「从羊圈中将他召来」(70节),指大卫王本来是放羊的牧童(撒上十六11)。
  • 「纯正」(72节),原文是「正直、完全、纯真」。「巧妙」(72节)原文是「理解力、技能」。
  • 神借着以法莲的失败(9节)显明,人靠着自己的努力,无论如何也不能专心顺从神;所以神就「弃掉约瑟的帐棚」(67节),显明了祂救赎的原则:救恩并不是根据人的努力,完全是神自己的作为;神百姓的盼望不在于自己的行为,而在于神的选择。因此,无论人的本相怎样善变忘恩、全然败坏,也不能阻挡神救赎的旨意成就。既然人已经「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不能凭着自己的自由意志来「拣选生命」(申三十19),神就主动来拣选人,一面「拣选犹大支派——祂所喜爱的锡安山;盖造祂的圣所」(68节),显明祂与百姓的同在;一面「又拣选祂的仆人大卫」(70节),「为要牧养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产业以色列」(71节),一步一步地引导悖逆的百姓走正路。
  • 过去,神借着大卫牧养自己的百姓;如今,「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太一1)亲自作我们的「好牧人」(约十11)。无论我们在行走天路的历程上遭遇怎样的环境际遇、陷入怎样的软弱跌倒,都有我们的大牧者在「按心中的纯正牧养」我们、「用手中的巧妙引导」我们。我们得救的确据并不是根据自己的属灵光景,因为「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祂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提后一9)。只要是神所拣选的人,谁也不能从圣父和圣子的「手里把他们夺去」(约十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