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73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七十三1】「(亚萨的诗。)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

【诗七十三2】「至于我,我的脚几乎失闪;我的脚险些滑跌。」

【诗七十三3】「我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

  • 「清心的人」(1节)原文是「心思纯净的人」,就是那些专心注目神的人,他们一心「思念上面的事」(西三2)、心无旁骛,所以不容易被地上眼见的环境所迷惑、困扰。因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五8)。
  • 「心怀不平」(2节)原文是「嫉妒」。
  • 「恶人」(3节)指离弃神的人(27节)。
  • 诗人见到恶人不但没遭恶报,反而大「享平安」(3节),不免「心怀不平」,信心「几乎失闪」、「险些滑跌」(2节)。经过了苦苦思索和祷告之后,才明白过来(16-17节)。但那些「清心的人」(1节),既不会抱怨神对自己不公,也不会被嫉妒所搅扰,早就明白了同样的结论。所以诗人一开篇就感叹:「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1节)!
  • 我们看世界若只凭眼见、不凭信心,在生命成长的道路上难免都会「几乎失闪」、「险些滑跌」,也会像约伯一样发出疑问:为什么恶人没遭恶报,好人没有好报?神的公义在哪里呢?诗篇三十七、四十九与七十三篇都问到同样的问题。如果我们心中也有此困惑,可以在这三篇里找到亮光。
  • 诗篇第三卷从七十三篇开始,一直到八十九篇,与摩西五经第三卷利未记相对应,非常强调神的圣洁,进入神的圣所。第三卷总共十七篇,其中十一篇(诗七十三-八十三)都是「亚萨的诗」(1节))。
  • 「亚萨」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收集」,他是利未人(代上六39)、大卫的三位诗班领袖之一(代上十六5),也是一位先见(代下二十九30)。

【诗七十三4】「他们死的时候没有疼痛;他们的力气却也壮实。」

【诗七十三5】「他们不像别人受苦,也不像别人遭灾。」

【诗七十三6】「所以,骄傲如链子戴在他们的项上;强暴像衣裳遮住他们的身体。」

【诗七十三7】「他们的眼睛因体胖而凸出;他们所得的,过于心里所想的。」

【诗七十三8】「他们讥笑人,凭恶意说欺压人的话;他们说话自高。」

【诗七十三9】「他们的口亵渎上天;他们的舌毁谤全地。」

  • 4-9节描绘了诗人所嫉妒的恶人。他们虽然骄傲强暴(6节)、狂妄自大(8节),毫无敬畏之心(9节),但却无病无灾,「所得的,过于心里所想的」(7节)。
  • 「体胖」(7节)在古代是令人羡慕的身材,代表丰衣足食,不需要像普通人一样从事体力劳动。

【诗七十三10】「所以神的民归到这里,喝尽了满杯的苦水。」

【诗七十三11】「他们说:神怎能晓得?至高者岂有知识呢?」

【诗七十三12】「看哪,这就是恶人;他们既是常享安逸,财宝便加增。」

【诗七十三13】「我实在徒然洁净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无辜。」

【诗七十三14】「因为,我终日遭灾难;每早晨受惩治。」

  • 「神的民归到这里,喝尽了满杯的苦水」(10节),意思可能是「神的民转过来被恶人所吸引,崇拜他们的成功」。
  • 恶人最喜欢宣扬「神怎能晓得」(11节),因为这样人就可以自己当神,为所欲为、弱肉强食。结果越是「强暴」(7节),越能「常享安逸,财宝便加增」(12节)。
  • 此时,诗人还没有进入「神的圣所」(17节),还没有看到神的慈爱和怜悯「每早晨,这都是新的」(哀三23),神「每早晨显明祂的公义」(番三25)。因此,诗人每天都被眼见的现实所搅扰,不平之心耿耿于怀,以致觉得自己一切的虔诚都是「徒然」(13节),感到「终日遭灾难;每早晨受惩治」(14节)。的确,「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十五19)。

【诗七十三15】「我若说,我要这样讲,这就是以奸诈待祢的众子。」

【诗七十三16】「我思索怎能明白这事,眼看实系为难,」

【诗七十三17】「等我进了神的圣所,思想他们的结局。」

【诗七十三18】「祢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

【诗七十三19】「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

【诗七十三20】「人睡醒了,怎样看梦;主啊,祢醒了也必照样轻看他们的影像。」

  • 「这就是以奸诈待祢的众子」(15节)原文是「这就对祢这一代的众子不忠实了」(15节),「祢的众子」指神的百姓。圣灵提醒诗人,这样的抱怨是以舌头犯罪,一定会误导神的百姓;但他又无法理解为什么,所以「眼看实系为难」(16节)。
  • 当我们遇到这样的疑惑时,最好的方法就是进入「神的圣所」(17节),专心敬拜神、亲近神,「思念上面的事」(西三2),在神面前寻求启示、光照。人若只是站在地上「思索」、「眼看」(16节),只会越来越困惑。
  • 「滑地」(18节)比喻「险恶的情况」,「沉沦」(18节)原文是「荒凉」。
  • 当诗人进入「神的圣所」(17节),就能从「神的圣所」来看待世界、看待人生,从信心的眼光里看到了恶人永恒的「结局」(17节),看出他们其实是活在「滑地」和「惊恐」(19节)之中,「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19节),人生就像梦一样虚幻。「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三十九6),在神面前毫无价值。
上图:河北邯郸黄粱梦镇卢生殿的卢生入睡像。唐朝传奇《枕中记》记载,唐开元七年,卢生进京赶考失败,在邯郸客店中小憩,梦见自己迎娶白富美、中进士、做宰相,5个儿子又有学问又有才干,儿孙满堂,享尽荣华富贵,直到80岁时病死。断气时,卢生一惊而醒,发现店主人蒸的小米饭还没熟,才知道自己已在梦中渡过了一生,顿觉人生如梦、万念俱灰。这就是成语《黄粱一梦》的典故。

上图:河北邯郸黄粱梦镇卢生殿的卢生入睡像。唐朝传奇《枕中记》记载,唐开元七年,卢生进京赶考失败,在邯郸客店中小憩,梦见自己迎娶白富美、中进士、做宰相,5个儿子又有学问又有才干,儿孙满堂,享尽荣华富贵,直到80岁时病死。断气时,卢生一惊而醒,发现店主人蒸的小米饭还没熟,才知道自己已在梦中渡过了一生,顿觉人生如梦、万念俱灰。这就是成语《黄粱一梦》的典故。

【诗七十三21】「因而,我心里发酸,肺腑被刺。」

【诗七十三22】「我这样愚昧无知,在祢面前如畜类一般。」

当我们进入圣所,在神「面前」(22节)得着光照的时候,才会「心里发酸,肺腑被刺」(21节),发现自己像畜类那样「愚昧无知」(22节),用眼见代替了信心,以致一个有永恒应许的人,竟然会抱怨神、嫉妒一场梦(20节)。

【诗七十三23】「然而,我常与祢同在;祢搀着我的右手。」

【诗七十三24】「祢要以祢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

虽然我们常常软弱,信心「几乎失闪」、「险些滑跌」(2节),但只要我们进入圣所敬拜神,常与神同在(23节),神必然会用祂的话扶持我们(23节)、引导我们(24节),让我们明白祂一切安排的目的,都是「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来二10)。

【诗七十三25】「除祢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祢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

【诗七十三26】「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

  • 当诗人进入了「神的圣所」(17节)、看到了人生的结局(17节),就发现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追求无病无灾(4-5节、心想事成(7节)或安逸富足(12节),而是追求与神的亲密关系:「除祢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祢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25节)。因为世人所追求的,「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19节);而义人即使肉体「衰残」(26节),仍然有「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26节),「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
  • 因此,信徒最大的愚昧,是只向神求恩典,却不求得着基督自己:「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西二9-10)。

【诗七十三27】「远离祢的,必要死亡;凡离弃祢行邪淫的,祢都灭绝了。」

【诗七十三28】「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好叫我述说祢一切的作为。」

  • 「行邪淫」(27节),指离开神去敬拜偶像。神是生命的源头,「远离」(27节)神就是与生命隔绝,结局「必要死亡」(27节)。
  • 当我们「进了神的圣所」(17节)、专心「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28节)的时候,就不会继续在信仰上三心二意,不是对恶人「心怀不平」(2节),就是抱怨「我实在徒然洁净了我的心」(13节);而是在世人面前放胆宣告:「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28节),无论逆境、顺境,都能成为神在地上的见证,「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一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