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46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四十六1】「(可拉后裔的诗歌,交与伶长。调用女音。)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诗四十六2】「所以,地虽改变,山虽摇动到海心,」

【诗四十六3】「其中的水虽砰訇翻腾,山虽因海涨而战抖,我们也不害怕。(细拉)

  • 本篇的背景可能是希西家王期间,神拯救耶路撒冷脱离亚述王西拿基立的入侵(王下十八13-十九37),但诗中的语言已不着任何历史痕迹,无论是战争、地震、海啸、动乱,还是失业、疾病,我们都可以从中得着安慰和鼓励。因为权能的神永远「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1节),祂的权能高于大自然(1-3节),胜过围攻圣城的仇敌(4-7节),并将在全地得胜(8-11节)。
  • 诗篇第四十六、四十八、七十六、八十四、八十七、一百二十二篇的主题都是颂赞圣城耶路撒冷,所以被称为「锡安歌」(一百三十七3)。
  • 「调用女音」(1节)可能指用女高音颂唱(代上十五20),或用男童的假声。
  • 「避难所 מַחֲסֶה/machaceh」(1节)的意思是「躲避危险的隐敝处」,使人在危险中得庇护。「随时的帮助」原文是「及时可以找到的帮助」。
  • 「砰訇」(3节)原文是「咆哮、吼叫、喧闹」。「翻腾」原文是「骚乱、 混乱」。
  • 「细拉」(3节)是音乐符号,提示读者停顿、思想,让我们的思绪从2-3节惊天动地的危机转到第4节神里面的宁静平安。
上图:莎士比亚生前使用的1611年KJV英王钦定本圣经,收藏在圣三一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Trinity, Stratford-upon-Avon)内莎士比亚墓的旁边,特地被打开在诗篇四十六篇。在KJV圣经中,诗篇四十六篇的第46个单词是「战抖 Shake」(诗四十六3),倒数第46个单词是「枪 Spear」(诗四十六9,古英语拼作Speare),合起来正好是莎士比亚的名字ShakeSpeare。此外,KJV圣经于1610年完成翻译,当时莎士比亚正好46岁。因此,有人认为莎士比亚参与了诗篇四十六篇的KJV版翻译。

上图:莎士比亚生前使用的1611年KJV英王钦定本圣经,收藏在圣三一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Trinity, Stratford-upon-Avon)内莎士比亚墓的旁边,特地被打开在诗篇四十六篇。在KJV圣经中,诗篇四十六篇的第46个单词是「战抖 Shake」(诗四十六3),倒数第46个单词是「枪 Spear」(诗四十六9,古英语拼作Speare),合起来正好是莎士比亚的名字ShakeSpeare。此外,KJV圣经于1610年完成翻译,当时莎士比亚正好46岁。因此,有人认为莎士比亚参与了诗篇四十六篇的KJV版翻译。

【诗四十六4】「有一道河,这河的分汊使神的城欢喜;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圣所。」

【诗四十六5】「神在其中,城必不动摇;到天一亮,神必帮助这城。」

【诗四十六6】「外邦喧嚷,列国动摇;神发声,地便熔化。」

【诗四十六7】「万军之耶和华与我们同在;雅各的神是我们的避难所!(细拉)

  • 当城被围困时,最可怕的就是水源被截断。耶路撒冷建在山上,虽有活泉,但并无河流。「河的分汊」(4节)可能是借用伊甸园的四条河(创二10-14),隐喻耶路撒冷城就是有神同在的伊甸园,神自己是那「活水的泉源」(耶二13)。这道乐河将在新耶路撒冷出现(结四十七1;亚十四8;启二十二1)。
  • 1-3节是动荡不安的大海,4-7节却变成平静美好的河水。因着神的同在(4、7节),水不再是威胁生命的大海,却成了赐生命的「乐河」(三十六8);环境里的难处不再能「吞吃居民」(民十三32),却成了造就百姓的「食物」(民十四9)。
  • 「天一亮」(5节)本来是敌人将要发动进攻的时候,但如果百姓行在神的旨意里,「神在其中,城必不动摇」(5节),「天一亮」反而成了神的帮助将要临到的时候。正如「到了天一亮,海水仍旧复原」(出十四27),淹没了法老的军兵;又如「清早有人起来一看」(王下十九35),神的使者一夜之间已经「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王下十九35)。
  • 「外邦喧嚷,列国动摇」(5节),只不过神显明罪的本质。在历史上,每当「外邦喧嚷」(6节)抵挡神的时候,接下来总是「神发声,地便熔化」(6节),抵挡神的势力很快就归于无有。
  • 神百姓的力量不在于自己、也不倚靠势力,而在于神「与我们同在」(7节),「因为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大」(代下三十二7),也比一切的难处更大。
  • 「避难所 מִשְׂגָּב/misgab」(7节)原文是「保障、稳固的高处」(英文ESV译本),不只是消极地避难,更是把我们带到高处,让一切难处都摸不着我们。

【诗四十六8】「你们来看耶和华的作为,看祂使地怎样荒凉。」

【诗四十六9】「祂止息刀兵,直到地极;祂折弓、断枪,把战车焚烧在火中。」

【诗四十六10】「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

【诗四十六11】「万军之耶和华与我们同在;雅各的神是我们的避难所!(细拉)

  • 神使地「荒凉」(8节),是为了清除罪恶。神在建立新天新地之前,必先毁坏破灭一切骄傲反对祂的人,使万有都服在祂的权下。
  • 世人若离开神、自己作主,「热战」结束了有「冷战」,「冷战」结束了有「反恐战」,永远也不能「止息刀兵」(9节)。只有当和平之君基督来作王,世界才有可能真正「止息刀兵,直到地极」(9节)。
  • 「你们要休息」(10节)原文是「安静、放松」,意思是「停止努力」(英文NASB译本),不要再靠自己的方法挣扎,如与拜偶像的异邦结盟,而应当全心倚靠神。「知道」(10节)指通过经历神的作为来认识神。我们当相信神必能成就祂美善的旨意,好使祂的名「被尊崇」(10节)。所以当我们耐性等候神的时候,应当安静、信靠,松手让「与我们同在」(11节)的神去做工。
  • 第7、11节都三次宣告了神的名字:「万军之耶和华」是宣告神的权柄;「雅各的神」是宣告祂与以色列的立约关系;而神「与我们同在」,就是主耶稣基督的名字「以马内利」(赛七14;太一23)。
  • 「避难所 מִשְׂגָּב/misgab」(11节)原文是「保障、稳固的高处」(英文ESV译本),不只是消极地避难,更是把我们带到高处,让一切难处都摸不着我们。
  • 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最艰难的阶段,根据本篇写成著名的圣诗《上主是我坚固保障 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 /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被称为「宗教改革的马赛曲」、真正的「德国的国歌」。
上图:有马丁·路德签名的乐谱《上主是我坚固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德语: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这首歌由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最困难的时期作词并作曲,歌词来自诗四十六: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庄严雄峻永坚强; 上主使我安稳前航,助我乘风破骇浪。 恶魔盘踞世上,仍谋兴波作浪, 猖狂狡猾异常。狰狞残暴非常,阴险绝世恶无双。 我若但凭自己力量,自知断难相对抗, 幸有一人挺身先登,率领着我往前方。 如问此人为谁?乃是基督我王, 统管宇宙万方,自古万民共仰,定能将群魔扫荡! 群魔虽然环绕我身,向我尽量施侵凌, 我不惧怕,因神有旨,真理必使我得胜。 幽暗之君虽猛,不足令我心惊, 他怒,我能容忍,日后胜负必分,主言必使他败奔。 主言权力伟大非常,远胜世上众君王, 圣灵恩典为我所有,因主耶稣在我方。 亲戚、货财可舍,渺小浮生可丧, 人或残杀我身,主道依然兴旺,上主国度永久长。

上图:有马丁·路德签名的乐谱《上主是我坚固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德语: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这首歌由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最困难的时期作词并作曲,歌词来自诗四十六: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庄严雄峻永坚强;
上主使我安稳前航,助我乘风破骇浪。
恶魔盘踞世上,仍谋兴波作浪,
猖狂狡猾异常。狰狞残暴非常,阴险绝世恶无双。
我若但凭自己力量,自知断难相对抗,
幸有一人挺身先登,率领着我往前方。
如问此人为谁?乃是基督我王,
统管宇宙万方,自古万民共仰,定能将群魔扫荡!
群魔虽然环绕我身,向我尽量施侵凌,
我不惧怕,因神有旨,真理必使我得胜。
幽暗之君虽猛,不足令我心惊,
他怒,我能容忍,日后胜负必分,主言必使他败奔。
主言权力伟大非常,远胜世上众君王,
圣灵恩典为我所有,因主耶稣在我方。
亲戚、货财可舍,渺小浮生可丧,
人或残杀我身,主道依然兴旺,上主国度永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