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39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三十九1】「(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耶杜顿。)我曾说:我要谨慎我的言行,免得我舌头犯罪;恶人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要用嚼环勒住我的口。」

【诗三十九2】「我默然无声,连好话也不出口;我的愁苦就发动了,」

【诗三十九3】「我的心在我里面发热。我默想的时候,火就烧起,我便用舌头说话。」

  • 学习「勒住」(1节)舌头,乃是我们一生的课程。「舌头犯罪」(1节)都是大罪,如同火种,能够点燃大火,管住舌头实在比管理世界还难(雅三2-8)。在悖逆神的恶人面前,我们的言行更应当谨慎,免得同流合污、羞辱主名。
  • 「默想」(3节)是灵性上最有益的工夫。当我们勒不住舌头的时候,当我们的心冷淡的时候,最需要在神面前「默想」交通,让我们心中的灵火重新「烧起」(3节),单单说出造就人、荣耀神的话。  「火就烧起」,形容情绪激动,不能再忍耐。
  • 本篇被称为「诗篇中最优美的哀歌」,常在丧礼时诵读。
  • 「耶杜顿」(1节)又名以探,与亚萨和希幔一同担任大卫的三位伶长(代上十五19;二十五1)。

【诗三十九4】「耶和华啊,求祢叫我晓得我身之终!我的寿数几何?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长!」

【诗三十九5】「祢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数,在祢面前如同无有。各人最稳妥的时候.真是全然虚幻。(细拉)」

【诗三十九6】「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

  • 「手掌」(5节)原文是「一掌」,是古代的长度单位,相当于从食指到无名指的宽度「四指」(耶五十二21)。
  • 「幻影」(6节)和「形象」(创一26)原文是同一个词。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但人堕落以后,就破坏了神的「形象」,人生的一切行动成为虚无的「幻影」。
  • 「虚幻」(5节)和「枉然」(6节)原文是同一个词,意思是「蒸汽、呼吸、虚空」。
  • 「忙乱」(6节)原文是「喧闹、嘈杂」,意思是忙着「积蓄财宝」(6节)。
  • 年轻人总是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时间,我们实在需要求神「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长」(4节),稍纵即逝,所以应当爱惜光阴,让我们的人生有永远的价值,免得成为「全然虚幻」(5节)。
  • 神巴不得我们赶快醒悟,我们以为可以大干一场的人生,其实「窄如手掌」(5节),只是「一声叹息」(诗九十9)、「一片云雾」(雅四14),「比梭更快」(伯七6)、「比跑信的更快」(伯九25)、「如快船」(伯九26)、「如急落抓食的鹰(伯九26)」、「如花」(伯十四2)、「飞去如影」(伯十四2)、「如烟云消灭」(诗一百零二3)。从古至今,所有的人都是匆匆而来,忙忙碌碌;又匆匆而走,转眼成空,什么都没留下,什么都没带走。今天许多信徒也跟着世人「忙乱」,岂不也是「幻影」和「枉然」(6节)吗?但这些「枉然」的「幻影」却耗费了我们人生大部分的精力,让我们以为可以今生做财主、来世做拉撒路(路十六19-31),明明「不知将来有谁收取」(6节),却还是习惯性地「积蓄财宝」,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呢(引自罗隐的《咏蜂》)?
  • 1822年,芬尼(Charles Grandison Finney,1792-1875年)开始见习律师的工作,他问自己:「你见习完了之后,要做什么呢?」——「当然是挂牌自己开业」;「以后怎样呢?」——「以后要赚许多钱」;「以后呢?」——「成了财主,就可退休了」;「以后呢?」——「以后就要死了」;「再以后呢?」——「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从此芬尼幡然醒悟,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神,后来成为北美第二次大觉醒的领导者,被称为「现代复兴之父」。
上图:古代以色列的度量衡单位。一掌就是四指,大约是7.4厘米。

上图:古代以色列的度量衡单位。一掌就是四指,大约是7.4厘米。

【诗三十九7】「主啊,如今我等什么呢?我的指望在乎祢!」

若没有神,人的生命完全是虚空。但有了神,一切就有了意义。祂使我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罗十五13),因为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乃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我们既然有了这样的指望,还要「等什么呢」?

【诗三十九8】「求祢救我脱离一切的过犯,不要使我受愚顽人的羞辱。」

【诗三十九9】「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祢,我就默然不语。」

  • 「不要使我受愚顽人的羞辱」(8节),原文是「不要将愚顽人的羞辱放在我身上」(英文ESV、NASB、KJV译本)。
  • 当我们落在神的管教之中,最重要的不是求神救我们脱离患难,而是「救我脱离一切的过犯」(8节),才能不像「愚顽人」那样自己蒙羞、也羞辱主。
  • 「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祢,我就默然不语」,直译是「我默然,我不开口,因为这是祢做的」(英文ESV、NASB、KJV译本)。
  • 既然我们的神是全能、全知、慈爱、公义的神,我们就当知道「我所遭遇的是出于祢」(9节),因为所有的遭遇都是经过神的手量给我们的,目的是为了管教或造就。既然我们相信主耶稣所说的:「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二十八18), 就应当「默然不语」地顺服祂量给自己的一切际遇,放心地把自己交在祂的手中,只要思想自己是否活出了基督的样式、是否忠心地尽了本分。如果我们在难处面前怨天尤人、忧虑怀疑,岂不是说我们会比神管理得更好吗?

【诗三十九10】「求祢把祢的责罚从我身上免去;因祢手的责打,我便消灭。」

【诗三十九11】「祢因人的罪恶惩罚他的时候,叫他的笑容(的笑容:或译所喜爱的)消灭,如衣被虫所咬。世人真是虚幻!(细拉)」

  • 神的「责罚」(10节)并不是要「消灭」人(10节),乃是要消灭「人的罪恶」(11节),让人不要沉溺于罪中之乐。因此,我们应当求神在管教的时候,给我们「开一条出路」(林前十13)。而不是继续硬着颈项,像「用脚踢刺」的笨牛(徒二十六14),和罪一起被「消灭」(11节)。

【诗三十九12】「耶和华啊,求祢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祢不要静默无声!因为我在祢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列祖一般。」

【诗三十九13】「求祢宽容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力量复原。」

  • 「宽容我」(13节)原文是「不要盯住我」,意思是赦免。
  • 「力量复原」(13节)原文是「展现微笑、看起来喜乐」,意思是恢复喜乐。
  • 人若在一切难处面前「默然不语」(9节),才能坦然地求神「不要静默无声」(12节),因为我们已经完全地把自己交托在神的手里。
  • 「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12节)原文是「我与你一起是客旅,是寄居的」(英文ESV、NASB、KJV译本),表明神的百姓并不会长久活在这地上,而是与神同行、前往天国的客旅,一路有神陪伴我们。因此,我们不必求神让我们永远停在路上,而要盼望早点回到好得无比的天家。我们求神「不要静默无声」,并非是求神救我们脱离难处,而是叫我们「力量复原」(13节),在难处中也能有与神同行的喜乐。
  • 我们有一天都要「去而不返」(13节),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们在走那「去而不返」之路以前,一定要在真道上站稳了、与神交通亲密了,才能满有喜乐地去迎见我们的神(摩四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