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23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廿三1】「(大卫的诗。)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 二十二至二十四篇是一首弥赛亚三部曲,二十二篇是说那位为羊舍命的好牧人基督(约十11),本篇是那位为群羊从死里复活的大牧人基督(来十三20),二十四篇是说那位在荣耀中再来的牧长基督(彼前五4)。
  • 「牧者」整天与羊群生活在一起,是羊的引导者、保护者和医治者,也就是羊的一切。神不只是众人的「牧者」,更是「我的牧者」。祂不是「过去曾是」,也不是「将来才是」,而是「现在就是」我个人的牧者。祂引导、保护我们,与我们同在,供给我们一切的需要。
  • 主耶稣是「好牧人」(约十11),祂来「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所以跟随祂的羊「必不致缺乏」。拒绝神的世人「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赛五十三6),自以为是摆脱约束,来到自由的天地,其实是进入危机四伏的旷野:「他们如同羊群派定下阴间;死亡必作他们的牧者」(诗四十九14)。
上图:2005年,土耳其有1500只绵羊跳下15米的山崖,其中450只摔死,后面的羊落在死羊堆上才没有死。绵羊不会单独行动,总是喜欢跟随头羊,结果头羊跌落山崖,后面的羊也跟着头羊跳崖。所谓的「羊群效应」,就是说人和羊一样喜欢随大溜,以为人多的就是对的,不料「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十四12)。

上图:2005年,土耳其有1500只绵羊跳下15米的山崖,其中450只摔死,后面的羊落在死羊堆上才没有死。绵羊不会单独行动,总是喜欢跟随头羊,结果头羊跌落山崖,后面的羊也跟着头羊跳崖。所谓的「羊群效应」,就是说人和羊一样喜欢随大溜,以为人多的就是对的,不料「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十四12)。

【诗廿三2】「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 绵羊没有独立寻找水草的能力,因此,正如约柜要在以色列人前头「为他们寻找安歇的地方」(民十33),牧者也要负责为群羊寻觅水草。他知道哪里有草,哪里没有狮子埋伏在水边,羊群可得「安歇」。神也是这样使我们一无挂虑地「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身、心、灵都得着神的供应。将来祂也必领我们到「生命水的泉源」(启七17),让我们得着祂所赐永远的安息。
  • 跟随主的人,第一要学会「吃喝」,借着读经、祷告和灵修,「躺卧」和「安歇」在主里面。这样才能得着圣灵的力量,得着超越环境的安息,一生之久行走天路。一个不肯好好「躺卧」和「安歇」在主面前「吃喝」的人,只能靠着一时的激情和热心「为主做工」,是走不了多远的。
  • 我们若在灵里不能得着饱足,就会追求世界的满足;我们若在灵里得着了饱足,在世界才能知足、喜乐。因为「在祢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祢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十六11),又如主耶稣所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四14)。
上图:一群羊在Qelt旱溪(Wadi Qelt,or Nahal Prat‎)喝水。以色列的绵羊在雨季放牧在雨水滋润的草地上,旱季则吃杂草和田中收割剩下的残茬。在雨季,绵羊从嫩草中获得水分,可以几周不喝水;但在旱季,成年的绵羊每天需要喝4-12升水。山羊能独立找水,但会迷路,而绵羊则完全倚靠牧人寻觅水草。

上图:一群羊在Qelt旱溪(Wadi Qelt,or Nahal Prat‎)喝水。以色列的绵羊在雨季放牧在雨水滋润的草地上,旱季则吃杂草和田中收割剩下的残茬。在雨季,绵羊从嫩草中获得水分,可以几周不喝水;但在旱季,成年的绵羊每天需要喝4-12升水。山羊能独立找水,但会迷路,而绵羊则完全倚靠牧人寻觅水草。

【诗廿三3】「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 「祂使我的灵魂苏醒」,可以指把迷路的羊领回,也可以指把跌倒的绵羊扶起来。当羊群吃完一个草场的草之后,需要由牧者「引导」前往远处的另一个草场。犹大的旷野沟壑纵横,如果没有牧者引导,绵羊根本找不到另一处草场。人所发明的宗教、哲学或者心灵鸡汤,既不能使我们的「灵魂苏醒」,也不能领我们走活路,只有主耶稣说:「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约十9)。
  • 当我们愁闷、犯罪、软弱的时候,不是人、也不是天使的工作让我们回转,而是宇宙的创造主亲自「使我的灵魂苏醒」!尘土所造的人怎能配得祂如此的照顾?但神要在罪人身上得荣耀,要祂的形象在我们身上重新彰显,所以祂要「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这「义路」是主耶稣先走过的,所以祂不是在羊的后面驱赶,而是用爱在前面「引导」,祂「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祂,因为认得祂的声音」(约十4)。因为祂爱的「引导」,我们才能甘心「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十二1-2)。
上图:在牧场上经常会看到绵羊四脚朝天躺在地上,通常是因为滑倒、过肥、过重或怀孕。绵羊无法自己翻身,它会一直躺在地上,直到成为食肉动物的猎物。即使没有猛兽,绵羊胃里的草也会发酵产生气体,躺倒的羊无法排出胃里的气体,最后气体压迫肺,使绵羊窒息而死。因此,这时需要有人帮助它翻转过来。绵羊翻身以后,可能会晕一会儿,然后就会跑到其它同伴中间。正如诗二十三3所说:「祂使我的灵魂苏醒」。

上图:在牧场上经常会看到绵羊四脚朝天躺在地上,通常是因为滑倒、过肥、过重或怀孕。绵羊无法自己翻身,它会一直躺在地上,直到成为食肉动物的猎物。即使没有猛兽,绵羊胃里的草也会发酵产生气体,躺倒的羊无法排出胃里的气体,最后气体压迫肺,使绵羊窒息而死。因此,这时需要有人帮助它翻转过来。绵羊翻身以后,可能会晕一会儿,然后就会跑到其它同伴中间。正如诗二十三3所说:「祂使我的灵魂苏醒」。

【诗廿三4】「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

  • 「死荫的幽谷」指幽暗的山谷,与「青草地」、「可安歇的水边」(2节)一样,也都是牧者所引导的「义路」(3节)的一部分。因为牧者知道,经过「死荫的幽谷」才能到达另一处草场,并且一路都有水草供应。
  • 跟随主的人,第二要学会「行走」(3-4节),只要是神所引导的「义路」(3节),即便是「死荫的幽谷」,也要跟着走进去。因为我们知道,神的带领是让我们在行走中认识自己生命的实际,在行走中生命得着新的供应,在行走中生命切实地成长。
  • 神的带领在哪里,仇敌的干扰也跟到那里,所以猛兽也会在「死荫的幽谷」里出没。因此,牧者不再是走在羊群前面「引导」(3节),而是「与我同在」,在周围护卫。祂早有预备,带着「杖」和「竿」一路保护羊群。羊感受到了危险,就一路紧紧跟随牧者,与牧者的关系也得着了更新:从遥远的「祂」(3节),变成了面对面的「祢」。
  • 当我们跟随主行过人生「死荫的幽谷」时,仿佛宇宙之间只有「祢与我同在」,那时我们将经历与神最亲密的关系:神与我同行,「祢的杖」保护我,「祢的竿」引导我,「我」的眼不看环境,不看难处,单单注目「祢」。
  • 但神的旨意不是让我们停留在「死荫的幽谷」,只是领我们「行过」,让我们的生命在「死荫的幽谷」得着更新。因为主耶稣早已「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
  • 「杖」和「竿」都是古代中东牧人的传统工具。「杖」是牧人挂在腰间的短棍,用来数点羊群,赶走野兽;「竿」是牧人的长棍,上有弯柄,用来引导羊群。
上图:Qelt旱溪(Wadi Qelt,or Nahal Prat‎)中「死荫的幽谷」。Qelt旱溪发源于耶路撒冷附近,经过耶利哥流入约旦河,无水的季节成为从耶利哥到耶路撒冷最著名的一条道路,大卫从这里逃离耶路撒冷躲避押沙龙(撒下十五23),西底家王从这里逃王亚拉巴(王下二十五4)。每逢三大节期,犹太人从这里前往耶路撒冷过节(路二39-51),主耶稣带领门徒和瞎子巴底买从这里经过(可十52)。而主后70年,罗马第十军团也从这条路行军,前往摧毁耶路撒冷。

上图:Qelt旱溪(Wadi Qelt,or Nahal Prat‎)中「死荫的幽谷」。Qelt旱溪发源于耶路撒冷附近,经过耶利哥流入约旦河,无水的季节成为从耶利哥到耶路撒冷最著名的一条道路,大卫从这里逃离耶路撒冷躲避押沙龙(撒下十五23),西底家王从这里逃王亚拉巴(王下二十五4)。每逢三大节期,犹太人从这里前往耶路撒冷过节(路二39-51),主耶稣带领门徒和瞎子巴底买从这里经过(可十52)。而主后70年,罗马第十军团也从这条路行军,前往摧毁耶路撒冷。

【诗廿三5】「在我敌人面前,祢为我摆设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 「筵席」原文是「桌子」,可能形容经过「死荫的幽谷」(4节)后到达的另一座山上的草场。牧者所预备的新草场是群羊丰盛的「筵席」,虽然哪里有草场,哪里就会有猛兽,但牧者偏偏就在这些「敌人面前」为群羊「摆设筵席」,让我们学习「摆阵站着,看耶和华为你们施行拯救」(代下二十17),「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四十六10)。
  • 每一次经过「死荫的幽谷」,都让我们经历了一次神的信实和大能,生命得着了一次更新和建造,因此就越发在「敌人面前」放胆吃喝。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在神所预备的「筵席」上,一切仇敌、难处都能成为让我们生命成长的「食物」(民十四9)。
  • 用上等的油抹额头,是古代中东人请客时对客人的盛情款待。我们虽然不配,但神却「用油膏了我的头」,因为祂看每一个得救的灵魂为宝贵。神以圣灵的「恩膏」膏抹在祂家中赴席的信徒(约壹二20),让我们有喜乐(诗四十五7),让我们有得救的凭据(林后一21-22),也教训我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壹二27),这「恩膏」使我们常带着基督的香气(林后二14-16)。
上图:以色列一个山头上的草场,就像一张绿色的桌子,正如诗二十三5所说「祢为我摆设桌子」。

上图:以色列一个山头上的草场,就像一张绿色的桌子,正如诗二十三5所说「祢为我摆设桌子」。

【诗廿三6】「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 「恩惠」和「慈爱」就像两只牧羊犬,帮助我们紧紧跟随神。律法使人知罪,使生命枯干,恩典使人得力,使生命成长。
  • 「住在耶和华的殿中」原文是「回在耶和华的家中」,指回到会幕敬拜,大卫的时代还没有圣殿。
  • 我们重生得救以后,就开始品尝神丰盛的「筵席」(5节),在世就尝了属天的滋味,因此就满心盼望永远「住在耶和华的殿中」,不想只成为神「筵席」上的宾客,更想成为神家里的人,「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八38-39)。
  • 神对每个信徒的带领,正如本篇所描绘的,让我们一生学习「吃喝、「行走,到那佳美之地与神同住。越住越不想离开,越住越得着真安息,越住越像基督,因为「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三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