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22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二十二1】「(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调用朝鹿。)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

【诗二十二2】「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祢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

  • 当世人的罪都压在主耶稣身上的那一刹那间,父神掩面不看圣子,那时祂在十字架上就引用第1节,发出了痛苦的呼喊(太二十七46;可十五34)。这是大卫在痛苦煎熬中向神呼求的祷告诗,也是预言弥赛亚受苦的诗,因为诗中所描写的受苦情景已经远远超过大卫的经历,只有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可以相比。
  • 二十二至二十四篇是一首弥赛亚三部曲,本篇是说那位为羊舍命的好牧人基督(约十11),二十三篇是那位为群羊从死里复活的大牧人基督(来十三20),二十四篇是说那位在荣耀中再来的牧长基督(彼前五4)。
  • 「调用朝鹿」,可能该曲调的主题是「清晨时的帮助」,或者是要人注意神的拯救。
  • 「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祢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这并非只是我们的经历,也是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经历(路二十二44;来五7)。「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来四15)。

【诗二十二3】「但祢是圣洁的,是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宝座(或译:居所)的。」

【诗二十二4】「我们的祖宗倚靠祢;他们倚靠祢,祢便解救他们。」

【诗二十二5】「他们哀求祢,便蒙解救;他们倚靠祢,就不羞愧。」

  • 神用祂百姓的赞美作为祂在地上的「宝座」(3节),祂的心意是让我们用赞美在地上高举神、见证神。因此,神必然会让我们因着经历祂而不能不发出赞美。
  • 我们在人生低谷、天灾人祸中的祷告,首先必须承认只有神是「圣洁的」(3节),而不是我们;只有神是「公义、慈爱、信实的」,而不是我们。这样的祷告才能调对频道,看清神在前面带领我们的云柱火柱,而不是陷入怨天尤人、自义自怜。
  • 诗人正在经历神的「离弃」(1节),正如我们有时所经历的一样。但是他并没有像愚顽人那样说:「没有神」(十四1),而是不住地呼喊:「我的神,我的神!」(1节)。因为他知道神会按着自己的智慧和怜悯来带领我们,而不是按人所期望的时间和方式来应允我们;他也知道神是信实的神、是唯一可以倚靠的神(4-5节),「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一百一十八9);他更知道神是不变的神,祂过去如何解救列祖,今天也必不让仇敌胜过倚靠祂的人。因此,「他们倚靠祢,就不羞愧」。

【诗二十二6】「但我是虫,不是人,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

【诗二十二7】「凡看见我的都嗤笑我;他们撇嘴摇头,说:」

【诗二十二8】「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耶和华可以救他吧!耶和华既喜悦他,可以搭救他吧!」

  • 我们的救主在十字架上不但被父神「离弃」(1节),而且竟然甘心降卑到一条「虫」(6节)的地步,被自己所要拯救的百姓「羞辱、藐视」(6节)。我们这些尘土做的人如果受不了别人一点点的误解、怠慢、冷落或轻视,就不要自诩「效法基督」(罗十五5)。
  • 真正的「效法基督」,就要甘心让人看自己「是虫,不是人」(6节),以致低到一个地步,不但仇敌的「羞辱」摸不着自己,弟兄的「藐视」也碰不到自己(6节),地上的荣辱都与我们无关,单单向着神所设立的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4)。
  • 「虫」象征低贱、羞辱,原文指雌胭脂虫(coccus ilicis),也常译作「朱红色」,即雌胭脂虫被压死、干燥后制成的染料。当主耶稣被披上朱红色袍子遭兵丁嘲弄的时候(太二十七28),就像这红色的虫,不被当人对待。正因为主耶稣像这渺小的虫一样被压而死,我们才能身披救恩荣耀的衣裳。
  • 「撇嘴」表示藐视、轻蔑、嘲笑(太二十七39)。
  • 「交托耶和华」指「为耶和华而活」。第8节正是无知的世人在十字架下嘲笑为他们而死的主耶稣的话(太二十七43)。

【诗二十二9】「但祢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怀里,祢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诗二十二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祢手里;从我母亲生我,祢就是我的神。」

【诗二十二11】「求祢不要远离我!因为急难临近了,没有人帮助我。」

9-11节是诗人回应仇敌的讥讽。他自出母腹就经历了神的看顾,所以对神有绝对的信心。同样,当我们在人生低谷的时候,也应当数算神在自己身上的恩典和作为,才能不让眼见的难处使灵里变得昏暗。

【诗二十二12】「有许多公牛围绕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

【诗二十二13】「它们向我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

「巴珊」(12节)位于约旦河东岸,包括今天的戈兰高地,以肥沃的牧场和肥美的牲畜著称。先知阿摩司把喜爱奢侈生活的以色列人比作「巴珊母牛」(摩四1)

上图:与以色列国防军坦克和睦共处的「巴珊大力的公牛」。巴珊地的南部就是现代的戈兰高地,自古就以肥沃的牧场和肥美的牲畜著称,属于玛拿西的河东半个支派,罗马帝国开始称之为戈兰。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以色列击败了叙利亚,占领戈兰高地。

上图:与以色列国防军坦克和睦共处的「巴珊大力的公牛」。巴珊地的南部就是现代的戈兰高地,自古就以肥沃的牧场和肥美的牲畜著称,属于玛拿西的河东半个支派。罗马帝国开始称之为戈兰,即「高卢人的地方」。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以色列击败了叙利亚,占领戈兰高地。

【诗二十二14】「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熔化。」

【诗二十二15】「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我牙床上。祢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

  • 14-15节所描述的正是在十字架上的极端痛苦,虽然罗马时代才发明十字架酷刑,但圣灵提前一千年把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痛苦感受启示给大卫。无论我们如何借着绘画、电影来想象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情形,都无法真正体会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极端痛苦,唯有诗篇第二十二篇把主耶稣自己的感受发表了出来。
  • 「脱了节」原文直译是「离散」(伯四11;四十一17;诗九十二9),比喻成群的猛兽吞吃猎物,各自分得一块。

【诗二十二16】「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

【诗二十二17】「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着眼看我。」

【诗二十二18】「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

  • 古代迦南地的狗经常在郊外(诗五十九6、14)或城内(王上十四11)的垃圾堆中觅食,因此,称人为「犬类」(16节)在圣经中表示嘲笑轻蔑。
  • 「数过」(17节)是因为诗人骨瘦如柴,所以能数出来。
  • 衣服是古人的重要财物,「为我的里衣拈阄」是因为敌人认为诗人即将死亡,所以准备瓜分他的衣服。此事应验在主耶稣身上(太二十七35)。

【诗二十二19】「耶和华啊,求祢不要远离我!我的救主啊,求祢快来帮助我!」

【诗二十二20】「求祢救我的灵魂脱离刀剑,救我的生命(原文是独一者)脱离犬类,」

【诗二十二21】「救我脱离狮子的口;祢已经应允我,使我脱离野牛的角。」

  •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最大的痛苦,不是肉体的痛苦,也不是门徒的离开,而是因为担当世人的罪孽,而感受到被父神「远离」(19节)的感觉。地狱的最大痛苦就是永远与神分离,连主耶稣都难以忍受这种暂时的痛苦经历,我们怎么敢藐视神的救恩呢?
  • 「祢已经应允我」是十字架转为荣耀冠冕的转折。虽然有时我们还在「刀剑」(20节)、「犬类」(20节)、「狮子」和「野牛」的围困之中,但我们一旦知道神「已经应允我」,没有向我们「掩面」(24节),沮丧和忧愁就能变成平安、喜乐和赞美(22-23节)。

【诗二十二22】「我要将祢的名传与我的弟兄,在会中我要赞美祢。」

【诗二十二23】「你们敬畏耶和华的人要赞美祂!雅各的后裔都要荣耀祂!以色列的后裔都要惧怕祂!」

【诗二十二24】「因为祂没有藐视憎恶受苦的人,也没有向他掩面;那受苦之人呼吁的时候,祂就垂听。」

来二12引用22节来形容主耶稣与信徒的关系。

【诗二十二25】「我在大会中赞美祢的话是从祢而来的;我要在敬畏耶和华的人面前还我的愿。」

【诗二十二26】「谦卑的人必吃得饱足;寻求耶和华的人必赞美祂。愿你们的心永远活着!」

  • 我们对神的赞美是从神而来的(25节),一个不会赞美神的人,要求神赐下赞美的愿望、理由和力量,让我们因着经历祂而不能不赞美祂。
  • 「还我的愿」(25节)指献上平安祭。「吃得饱足」指分享平安祭的筵席。诗人邀请肯谦卑接受神的人一同享受平安祭的筵席,不但肉体得饱足,更因着神的救恩而得着永生。

【诗二十二27】「地的四极都要想念耶和华,并且归顺祂;列国的万族都要在祢面前敬拜。」

【诗二十二28】「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祂是管理万国的。」

虽然困苦的环境还没有改变,但诗人不再因注目苦难而痛苦,却因着注目神而欢喜赞美。赞美不但使诗人脱离了自己,而且使他的灵里透亮,眼光不但从自己转到「以色列的后裔」(23节),而且扩大到「列国的万族」(27节),远远地看见新约的教会和千年国度。

【诗二十二29】「地上一切丰肥的人必吃喝而敬拜;凡下到尘土中——不能存活自己性命的人——都要在祂面前下拜。」

【诗二十二30】「他必有后裔事奉祂;主所行的事必传与后代。」

【诗二十二31】「他们必来把祂的公义传给将要生的民,言明这事是祂所行的。」

  • 「吃喝而敬拜」(29节)指献上平安祭以后分享祭物,不是世人的吃喝宴乐。
  • 当基督再来的时候,无论是「丰肥的人」(29节),还是「下到尘土中」(29节)的人,都要和「谦卑的人」(26节)一起放下自己,「在祂面前下拜」(29节)。
  • 30-31节预言了福音的宣扬。基督在十字架上为罪人而死,正是要成全神的「公义」,正如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伟大宣告:「成了」(约十九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