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9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九1】「(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调用慕拉便。)我要一心称谢耶和华;我要传扬祢一切奇妙的作为。」

  • 我们「称谢」神,就要传扬祂在我们身上「一切奇妙的作为」。没有见证的「称谢」,并不是最美的「称谢」。
  • 「慕拉便」字义是「死亡」,意思不能确定。早期教父耶柔米(Jerome,主后370-420年)认为是「圣子之死」,塞浦路斯的狄奥多勒(Theodoret of Cyrus,主后393-458年)认为本诗预言了圣子胜过死亡的奥秘(13-14节)。
  • 第九和第十篇在《七十士译本》中合并成一篇,但在希伯来圣经中是分开的两篇。希伯来原文可能是同一篇离合体诗,基本上每隔一节都以连贯的希伯来文字母开始。
  • 诗篇第九、十、二十五、三十四、三十七、一百一十一、一百一十二、一百四十五篇是离合体诗,每一句都按顺序以一个希伯来字母(共22个字母)开始。诗篇一百一十九篇则包含22组,每组8句,同一组内的每一句都以相同的字母开始。

【诗九2】「我要因祢欢喜快乐;至高者啊,我要歌颂祢的名!」

大卫在得胜的时候,并没有留一点荣耀给人、武器和势力,而是把所有的荣耀都归于神。

【诗九3】「我的仇敌转身退去的时候,他们一见祢的面就跌倒灭亡。」

【诗九4】「因祢已经为我伸冤,为我辨屈;祢坐在宝座上,按公义审判。」

【诗九5】「祢曾斥责外邦,祢曾灭绝恶人;祢曾涂抹他们的名,直到永永远远。」

【诗九6】「仇敌到了尽头;他们被毁坏,直到永远。祢拆毁他们的城邑,连他们的名号都归于无有。」

历史上曾出现过许多逼迫神百姓的外邦「仇敌」,如埃及、非利士、亚兰、以东、摩押、亚述帝国、新巴比伦帝国、波斯帝国、希腊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第三帝国,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仇敌」,现在早已「归于无有」,被掩埋在废墟中,唯有神的百姓还在!这正是「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十二19)的最好证明。

【诗九7】「惟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祂已经为审判设摆祂的宝座。」

世上的掌权者最多不过几十年的权柄,世人尚且要敬畏他们,为什么不敬畏「坐着为王,直到永远」的神呢?因为他们是无知者无畏,不知道神「已经为审判设摆祂的宝座」,不相信「审判」即将来临。

【诗九8】「祂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正直判断万民。」

【诗九9】「耶和华又要给受欺压的人作高台,在患难的时候作高台。」

「高台」意思是「高处、避难所、高处的堡垒」,又译为「避难所」(四十六7、11)、「保障」(赛三十三16)。

上图:世界遗产马萨达(Masada)是犹大旷野与死海交界处的一座岩石山顶,位于大卫躲藏的隐·基底(撒上二十三29)南边22公里。马萨达东侧悬崖高约450米,西侧悬崖高约100米,山顶平整,道路险峻,是以色列最有名的一个「高台」,也是大卫写诗时最容易联想到的「高台」(撒下二十二3)。

上图:世界遗产马萨达(Masada)是犹大旷野与死海交界处的一座岩石山顶,位于大卫躲藏的隐·基底(撒上二十三29)南边22公里。马萨达东侧悬崖高约450米,西侧悬崖高约100米,山顶平整,道路险峻,是以色列最有名的一个「高台」,也是大卫写诗时最容易联想到的「高台」(撒下二十二3)。

【诗九10】「耶和华啊,认识祢名的人要倚靠祢,因祢没有离弃寻求祢的人。」

【诗九11】「应当歌颂居锡安的耶和华,将祂所行的传扬在众民中。」

神是全地的神,祂要使用以色列在「众民中」做自己的见证,吸引万民来归向祂。「锡安」在大卫时代指「大卫城」(撒下五7;王上八1),后来也指圣殿山(弥四2)以及整个耶路撒冷(赛十32),约柜被大卫安置在大卫城(撒下六12)。

【诗九12】「因为那追讨流人血之罪的——祂记念受屈的人,不忘记困苦人的哀求。」

【诗九13】「耶和华啊,祢是从死门把我提拔起来的;求祢怜恤我,看那恨我的人所加给我的苦难,」

【诗九14】「好叫我述说祢一切的美德;我必在锡安城(原文是女子)的门因祢的救恩欢乐。」

大卫先赞美(1-12节)、再祈求(13节)。因为神的救恩不只是要救人脱离「死门」(13节),更是要把人带到「锡安城的门」,「述说神一切的美德」。「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西一13),「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死门」比喻诗人所体验过的死的滋味。「锡安城的门」比喻神在世人面前的见证。

【诗九15】「外邦人陷在自己所掘的坑中;他们的脚在自己暗设的网罗里缠住了。」

【诗九16】「耶和华已将自己显明了,祂已施行审判;恶人被自己手所做的缠住了(或译:他叫恶人被自己手所做的累住了)。(细拉)

罪人都是在自掘坟墓,罪恶会使人自食其果(15-16节):「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他必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箴五22)。「坑」(15节)是猎人诱捕猎物的陷阱,「网罗」(15节)是猎人捕鸟的器具(一百二十四7)。

【诗九17】「恶人,就是忘记神的外邦人,都必归到阴间。」

「归到阴间」,表明这些「忘记神的外邦人」生来就带着死亡的成份,本来就属于阴间,死亡对他们来说只是「回老家」。

【诗九18】「穷乏人必不永久被忘;困苦人的指望必不永远落空。」

恶人会「忘记神(17节),但神却「不忘记困苦人的哀求」(13节),因为他们所经历的难处都是神所允许、所安排的,为要造就祂自己的百姓。「穷乏人、困苦人」不仅是经济上的贫困人,也是单单仰望神、不与「忘记神的外邦人」(17节)同流合污的人。

【诗九19】「耶和华啊,求祢起来,不容人得胜!愿外邦人在祢面前受审判!」

【诗九20】「耶和华啊,求祢使外邦人恐惧;愿他们知道自己不过是人。(细拉)

骄傲的世人已经越来越以神自居,每一代都觉得自己与从前的世代不同了,已经有能力人定胜天,因此总是变着花样地试图建立新的巴别塔。「凡这样夸口都是恶的」(雅四16),神绝「不容人得胜」(19),祂必「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9)。因此每一代「张狂夸口」(雅四16)的人最终都在神面前失败,「归到阴间」(17节),不得不承认「自己不过是人」,不过是「尘土」(创三19)和「一口气」(诗一百四十四4)。